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生活之歌/C.E.摩根作品系列

  • 定价: ¥39
  • ISBN:978702015309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页数:190页
  • 作者:(美)C.E.摩根|责...
  • 立即节省:
  • 2020-06-01 第1版
  • 2020-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为长篇小说。阿罗玛是一位年轻女性,她抛弃了自己的生活和梦想,搬到了她的情人沃伦的农场。沃伦的家人最近在一次事故中丧生,他现在生活在巨大的悲伤和压力之下,他迫切需要他的烟草农场恢复运转,但他们遇到了一次干旱。当阿罗玛和沃伦在土地上劳作时,她发现沃伦变得比她想象得更孤僻,他们的关系只剩下彼此的沉默。当阿罗玛遇到了当地的传教士,她感受到了一种吸引力……

内容提要

  

    阿罗玛是个孤儿,从小由她的叔叔和阿姨养大,之后被送进肯塔基州封闭山区的教会学校上学。在学校,她学会了弹钢琴,并梦想凭借这个技能可以逃离到更广阔的外面世界。在她的恋人奥伦遭遇了一次严重家庭变故后,阿罗玛搬到了奥伦家的烟草农场,这是一片荒蛮、安静的地方,奥伦因为家庭的变故以及需要独立管理农场的压力,与阿罗玛日益疏远。阿罗玛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独自适应着自己身份以及周围一切的变化。她似乎只是从一种封闭的学校生活到了另一种封闭的家庭生活,在这样的孤独中,她寻求着改变和刺激…

媒体推荐

    很少有处女作具有如此深刻的地域感。描写是如此生动、完整,读者几乎可以感觉到沉闷的潮湿空气里的疲乏,闻到温暖的土地的味道,看到那犁沟纵横的田野和远处漆黑的群山…一慢慢地具有诱惑性地让读者潜入另一个时间和地点,一个深沉的、安静的空间。
    ——《波士顿环球报》
    C·E·摩根的处女作,既是一部具有古老冲突的戏剧,也是对现代生活的写照…一本关于生命力量的书,关于宝贵的生存意志的书,关于所有能把一个人吸干的东西的书。
    ——《洛杉矶时报》
    摩根的这部处女作圣经体的寓言式结构很大程度上承袭于弗兰纳里·奥康纳和卡森·麦卡勒斯但它本身却是一部意义重大的作品。
    ——《卫报》

目录

《生活之歌/C.E.摩根作品系列》无目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她从未在一栋独立的房子里住过,现在看到它,她不再肯定自己 是否像过去一样想住在一栋房子里。这是一栋完美无缺的房子,这一 点她早就知道了。这栋房子和他之前的描述一模一样。在开车驶过长 长的斜坡时,她挡住刺眼的阳光让眼睛免受伤害,卡车颠簸了起来。 那片低洼地懒洋洋地进入了眼帘,她看见一片片田野,初生的烟草在 干燥的地里摇动着,田野的那一边是山脉。周围的土壤沉浸在阳光下 的白垩灰尘中。她寻找着沃伦曾经告诉过她的那栋较新的小房子,但 是没有看到。矗立在她眼前的只有这栋老结构的建筑,还有一片片的 田野和房子前面一斜坡的高秆草。她把卡车停了下来,眺望远方,她 的舌头困惑地在牙齿内侧晃动。暴露在正午的骄阳下,房屋前一点阴 影都没有。
    那个破烂不堪的门廊很勉强地倚在房子的墙壁上,地板压条从门 下角延伸出来,合成地板的碎片一目了然。当她用一只脚测试一块板 子时,木板翘起并发出了吱呀声,还好,地板没有移动。她绕着一台 泥浆挖掘机和一排做鸡栏的细铁丝走到门口,在那里她发现一个纸质 的爱心贴在木头上。这个东西的形状让她暂停下了脚步。她看了看纸 上的内容,没有动它。上面写着:
    阿罗玛:
    如果你到的时候我不在,那是因为拖拉机出故障了,我去汉森维尔配零件了。请进屋,我很快就会回来。
    沃伦
    走进房子里,她还在琢磨着房子是新的吗?她直起身子,犹豫了 一下。在她的头上,门廊上挂着的一台风扇纹丝不动,像老年人的头 发拖着没有蜘蛛的蜘蛛网。她转身凝视后方的碎石车道。扬起的灰尘 仍然弥漫在她卡车的挡泥板后面,这些灰尘不愿意再无聊地躺着。这 里很安静,无论是在弯曲的柏油路上,还是门廊上。自打她开着卡车 出发开始,一路上就没有见过一辆车经过。而门廊在没有微风吹拂的 时候也寂静无比。只有几只晌午的昆虫在那里窃窃私语,就这些声音 了。她转身走进了房子。
    这不是一栋被遗弃的房子,它不是空的。旧得发白的窗帘悬挂在 灰色的墙上,破烂的地毯垫散落在地板上。在向上延伸着的楼梯和楼 梯的过渡平台下面靠着墙的位置,矗立着一架老式的钢琴,上面摆着 一枝像一条抑郁的眉毛般的玫瑰。沃伦曾经告诉过她,在这栋房子里 有一架钢琴,一架她可以用来练习的钢琴,但不应该是这样的一架钢琴。阿罗玛从这架钢琴凹下去的框架边上走了过去,没有动它。她往 回走,穿过一个阳光从南方直射进来的餐厅,走过一张盖满了账单和 信件等纸质物品的桌子,来到了厨房。厨房的天花板又高又白,看上 去很干净,主要是因为它非常宽敞、空旷。空得就像一间教堂。她在房子里转了一圈,用力地拉开抽屉和橱柜,眼睛盯着里面的东西却又 似乎什么都没看见,她的思绪回到了从前。她向后转身,慢慢地走进 了第一个房间。她用手向后摆弄着窗框下的木窗板,手指碰到了象 牙。钥匙缓缓地滑落到床上,从她的手指下面零碎地分开,这和她预想得一模一样,声音沉闷得像肉落在了地上。她漫不经心地将木窗板拍掉了,木头跌落在木头上的声音像撞碎的波浪一样回荡在房子里, 接着就消失了。她带着一副倦怠的神情扭过脸去,就像某人不情愿却 又不得不隐忍一样。但当她转过身时,她停了下来。一面照片墙矗立 在她面前:被熏黑的壁炉架周围聚集着用相框裱起来的各式照片,一双双眼睛从地板一直延伸到天花板。她从远处仔细地研究着这些照片。照片上的人也凝视着她。
    她像进来时一样迅速地离开了这个房间,追寻着之前的步伐回到了厨房,在那里,她发现了一扇通向外面的门。她把门开得大大的, 迎接这六月的天气。从站着的地方,她对后面的地产可以一览无余。 在距离房子一百码的上坡上种植着满地的烟草,靠近烟草地旁边是一 块荒地,地床凸起,像新坟墓一样。荒地上有一个黑色养护谷仓,仓 梁上挂着些许烟草,像棕褐色鸟儿的翅膀被捆住了而垂了下来。有点 太早了,也有点不合时宜,她说不出为何她会有这种感觉。在她的左 边是另一个谷仓,这个谷仓是红色的,谷仓的一边有一个大的带门的 动物饲养圈,还有一个地下通道。牧场空空如也。奶牛们从山坡漫步 到了一排青铜色的树林边,黑压压的一群,站立在树木边缘的阴影 里。它们的眼睛凝视着远方,身体像披上了一件黑夜的斗篷,但它们 的头却光芒四溢,宛如阳光照耀下的黑色硬币一般。在远低于它们一 动不动的面孔下方就是那栋朝南的新一点的房子。这栋房子并不比联 拼房子大多少、高多少、漂亮多少。房子为奶牛牧场有刺的边缘筑起 了一道堤坝,但这些没有更吸引阿罗玛的目光。相反,阿罗玛将目光 投向了远处,因为远处矗立着山脉细尖如刺的山脊,她不能将它们强行地赶走抑或是将它们从地球上抹去。她大笑了起来,笑声中没有丝 毫的诙谐。这就是她所有的希望,它们就在那里。如果它们离得再近一点的话,她能听到它们回应的笑声,她一定会感到痛苦的。
    当他来时,她看到阳光在通向北方的路最远处的树林之间闪烁, 她朝前面走去,边走边等,焦急地望着那排树的尽头。接着,当那辆 卡车穿出了最后几棵树时,她知道这辆车就是他的。她又向前走了一 步,她的手自觉地合在一起,但她没有离开门廊。他的卡车像她早已 熟悉的一张面孔一样,转向了车道,玻璃开始发光。她的眼睛尾随着他卡车行进的轨迹一直到了山上,车后尘土滚滚,卷起一个个金色的 漩涡再慢慢地扫向地面,接着慢慢地变形,化为乌有。起初,她只能 看到他那只是黑影的形象,以及当他转动方向盘时太阳炙热地照射在 他右手臂的手表上。当他终于开到了她面前,刹车,身体略微倾斜在 遮阳板的阴凉处,并从点火开关中拉出钥匙时,她看到了他轮廓分明 的面颊和皮肤的颜色。他的肤色比上次她见到时要黝黑得多。上次见 到他是三周前他刚参加完葬礼的第二天,他来到学校在她身边坐下, 抛给她一个问题。他问:“你会跟来吗?”她回答说:“会,会。”就这 样语无伦次也没有关系吗?她摇摇头,用手捧着他苍白的脸,亲吻了他。这在她后来看来是一种奇怪的逆转。通常都是他先伸出手来将她 拉过去。但她也是后来回想时才想到这一点,她回想起当时他的嘴唇 对着她的嘴唇,却没有任何动静。这使她的心中燃起了一种恐惧感, 但这种感觉如此轻微,又消失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她都搞不清楚那到 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现在,她的目光一刻也不能离开他,他也 正坐在卡车里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她从门廊里走了下来,最初还有 些迟疑,但是很快,她便半跑了起来,直到她站在了他的车门边上, 她把手放在滚烫的车门把手上。他睫毛的尖部现在像稻草一样柔弱无力,经过太阳的漂白之后,他现在看起来似乎根本就没有睫毛,这让 他的凝视毫无遮掩。她使劲地拉开了卡车的门,或者是他把门推开 的;她现在正半坐在他的腿上,他们正在热吻。她叫着他的名字,他对着她的嘴,什么也没说。当阿罗玛抽出身来时,她发现沃伦眼睛周 围的阴影比以前更深了。他被抽空了,整个人看上去比参加完葬礼时 还要虚脱。阿罗玛没有去参加葬礼,因为她不得不陪同学校的合唱团 去格雷森,校长没有准她的假。她有自己的事情必须去处理。毕竟, 他们不是她的亲人。
    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