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工业技术 > 化工、轻工、手工业 > 轻工业、手工业

水绿瀛洲(大洋湾)/盐城地标

  • 定价: ¥26
  • ISBN:978721413285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人民
  • 页数:171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水绿瀛洲(大洋湾)/盐城地标》通过讲述大洋湾国家公园,以高水平讲好盐城故事,高品质传承好盐城的历史文化,让一代一代盐城人更好地品味盐城的文化内涵,让盐城的历史遗存、红色文化和自然精华在新时代绽放出华彩烁辉,为绘就“强富美高”新盐城的宏伟画卷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和文化支撑。

内容提要

  

    国家城市湿地公园大洋湾位于盐城市区东北部亭湖区南洋镇境内,距离盐城市中心12公里,北接入海河流新洋港,紧靠盐城南洋国际机场、东环路,市区公交、机场专线巴士、出租车及大洋湾樱花节专线均可直达,交通十分便捷,区位优势明显,是一个集城市观光、休闲度假、游乐观赏、健康养生为一体的生态度假区和健康养生谷。本书围绕“水、绿、古、文、秀”五大要素,突出古典园林风格,融合五大主题景观,呈现大洋湾水网密布、花团锦簇的美丽盛景。

作者简介

    徐向林,江苏东台人,供职于报社。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报告文学学会常务副秘书长,盐城师范学院文学院兼职教授,盐城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盐城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系中宣部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入选作家,江苏省作协重大题材文学创作工程签约作家。已出版《白方礼》《春天的第七扇门》《追捕糯康》《蝮蛇行动》《欲望红颜》《闯荡好莱坞》等著作多部。部分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曾获中国工业文学奖、中国法制文学奖、江苏大众文学奖、盐城市政府文艺奖等奖项四十余项。

目录

序言
一道秀湾揽古今
飞阁流丹登瀛阁
渔舟唱晚小登瀛
时绕温泉望翠华
水墨神韵话古镇
碧波廊桥忆三相
奇湾奇观金楠馆
乡愁难却八大碗
一寸春心樱花恋
棹桨飞舞赛龙舟
后记

前言

  

    “盐城地标”丛书,是一部记录盐城历史、反映盐城文化、展示盐城风采、弘扬盐城精神、讲好盐城故事的系列图书。
    盐城地处黄海之滨。长江水系、黄河水系、淮河水系、大运河水系历史上都曾分分合合在盐城奔流而过。黄河文明、长江文明、淮河文明、大运河文明都曾在盐城汇聚,又从盐城辐射至广袤的大干世界。
    盐城有漫长的海岸线,幅员辽阔,地势平坦。自春秋战国以来这里就是东周封国的屯兵存粮之所,吴、楚两国的战略供给基地。秦以后,这里作为楚汉相争之地数度易手。到了东汉末年,吴大帝孙权的父亲孙坚曾在盐城任过八年县令,这里成为孙坚培训孙策、孙权称霸东吴学习军政、学习民政的大学堂。孙权称帝以后,为了感念盐城对东吴帝国的建国之功,无论在动乱还是和平时期,东吴都把盐城当成制胜创业的福地,始终掌握着对盐城的实际控制权。纵观数千年盐城史,先有楚汉之争,再有孙坚置县,范仲淹兴修水利,陆秀夫匡扶南宋王朝,明嘉靖首辅李春芳在盐城修建东岳庙,明万历县令杨瑞云为铭记治水功绩将东岳庙改名为泰山庙。抗日战争时期,新四军在泰山庙重建新四军军部,领导华东、华中、华南的抗日游击战,在盐城上演了一幕又一幕伟大的民族抗争。
    海华盐晶,盐阜大地因有盐而变得有滋有味、坚韧厚重;
    鹤翔鹿鸣,世界遗产因为有了盐城的绵长湿地,增添华彩丰润;
    苦难辉煌,新四军在盐城重建军部,纵横驰骋砥柱中流,书写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壮美华章中不可或缺的一页……
    盐城有太多的人文历史,沧桑厚重;盐城有太多的大自然的神奇,鲜活灵动;盐城有太多的不可预期的崭新未来,美好璀璨。“盐城地标”丛书,一定会以其独特的文化视角纵览盐城千年历史的风光,也更加关注当今盐城人民为实现新时代的繁荣强盛所取得的辉煌成就:
    承载着新四军战斗历史的盐城新四军纪念馆,展现着新四军将士用忠诚与热血铸就的铁军精神,已经永远载入中华民族的光辉史册;
    淮剧,历史上曾与京剧、黄梅戏、评剧、秦腔一起,共同唱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盐城正是淮剧的故乡;
    丹顶鹤,是盐城人民引以为骄傲的珍禽。盐城是中国丹顶鹤最大的越冬地,建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纳入“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网络”;
    麋鹿,原产中国,长相独特,像马、像鹿、像骆驼、像驴,又不全像,各占一部分,所以又名“四不像”,为世界珍稀动物。盐城中华麋鹿园,也是世界唯一以“湿地生态、麋鹿保护”为主题的国家5A级旅游景区,每年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在201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位于盐城的该项目,填补了我国滨海湿地类遗产的空白,成为全球第二块潮间带湿地遗产;
    人与大自然争夺土地,已成为人类社会发展史上难以避免的抗争。上天眷顾盐城这片沧桑又厚重的土地,由于海潮的自然减退,盐城每年都新增数万亩土地,将共和国的疆域不断扩大……
    这一切都是讲好盐城故事,做好“盐城地标”丛书的素材。

后记

  

    我在接受《水绿瀛洲:大洋湾》这本书的写作任务时,虽然多次耳闻大洋湾生态景区的盛名,也曾多次因从南洋国际机场乘坐飞机出差,与大洋湾有过擦肩而过的缘分,但许是“熟悉的地方无风景”的顽固思想作祟,我竞没真正去过一次大洋湾。
    直到2019年的春夏之交,盐城市文联原主席、盐城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王效平先生转交一项任务给我,让我来写“盐城地标”丛书中的《水绿瀛洲:大洋湾》这本书。这本书本应是王效平先生亲自采写的,但因他另有创作重任,恐有贻误,故向丛书编委会推荐我来接手写作。说实话,初听此任务,我还有点惶恐不安,因为王效平先生交代我,大洋湾就是一件无法衡量其价值的“艺术品”,千万不能写只有价格的“工艺品”。这更加重了我的紧张感,好在,向以扶掖后进为乐事的王效平先生又说了一句:“向林,我对你了解,你放开来写,肯定能写好。”
    我勉强领命后,王效平先生又将我介绍给本丛书的执行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原社长朱冬生先生,朱主编在他安排得满满的日程里,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来给我详细讲解此书的构思与创作提纲,并给我送上参考书籍,他们的话语,在我心里点了一盏明灯,让我一下子坚定了信心。
    在几个月的创作中,我多次到大洋湾采风。登瀛阁上,我俯瞰到大洋湾神奇的“W”形湾;盐渎古镇里,我感受到阵阵古风悠悠入怀;金丝楠木馆,我亲眼见证了那散发着金泽光芒的人间奇木;广袤的樱花园、造型优美的三相桥……每一个景点,我都用眼睛去观察,用双手去触摸,用心灵去感受。大洋湾的美丽景观,不仅在我的视线里出现,更钻进了我的内心深处,成为构筑在我心灵深处的一道风景线。 相对而言,大洋湾的不少景点如盐渎古镇、金丝楠木馆等,是“整体迁移”或者“嫁接引进”过来的,但是,这些景点融入大洋湾后,却不是客居他乡为异客,而是在规划者与建设者们的匠心独运之下,“万涓细流成江河”,有机、协调、和谐地融为一体,好像大洋湾与它们前世就有约定,才换来今生的亲密牵手。 它们融入大洋湾,是大洋湾之幸,是盐城人之幸。而对于它们本身来说,融入一个更为适合的舞台和天地,奇湾配奇景,又何尝不是它们的幸运呢。正如我写这本书,也是我的一次幸运之旅。 由于我的才疏学浅,对大洋湾的认识还存在局限性、片面性,恐书中有遗珠抑光之处,希望大家能给予批评和指正。 最后,还要特别感谢为采风提供方便的盐城城投集团董事长任连璋先生,以及盐城城投集团办公室李有爱先生、郭亚先生,并感谢为本书提供图片的戚晓云、郭亚、刘朝晖等摄影专家,因本书相关篇章主题明晰,相关配图与文字相呼应,故部分配图未详加图片说明,在此做一说明,诚望广大读者能够理解包容。 徐向林 2019年10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回……
    这是诗仙李白脍炙人口的诗作《将进酒》中的首句。读者朋友们也许要问,本书明明写的是盐城大洋湾,为何与黄河扯上了关系?事实上,大洋湾的形成正是黄河这条母亲河给黄海湿地的一个馈赠品。
    盐城有人类活动的历史,可追溯到远古新石器时代晚期。那时候盐城的东部区域还是一片汪洋大海,临海处十分低洼,上游的客水流经盐城汇人大海。但因人海河道疏于治理,客水人海时受到阻滞,又由于海平面的落差较大,客水也无法回流,遂在浅海处“安营扎寨”,故而在黄海的浅海处形成了一个又一个古澙湖。
    “漏”这个字比较生僻,它的读音同“息”,意指盐碱地。那时海潮经常倒灌进陆地,盐城东部的临海区域受海潮的冲刷,遍布盐碱地。上游客水因近海浅湾且被湾口淤积的泥沙所阻滞,遂在这片盐碱地上形成湖泊,这样的湖泊被后人称为古澙湖。那时,大洋湾也在古澙湖之中。古澙湖,也可看作是大洋湾的前世。
    远古时期居于盐城的先民们,就是在这片古漏湖与盐碱地交错的土地上,四处捕获猎物,捕鱼拾贝为生。他们顽强地与大自然艰苦的环境抗争着、生存并繁衍着,燃起了这片土地上人类文明的星星之火。
    古澙湖当然不会是一成不变的,由于海拔较低,它们会随着上游客水的大量压境和汛期时的降雨湖水猛涨、四处漫溢,于是湖与湖之间就形成了自然互通且密集分布的沟河港汊,此地也成为名副其实的水乡泽国。
    早期栖居在盐城的先人们,充满着生存的智慧,发明了“煮海为盐”的技术,形成了最早也是最原始的海盐生产体系。成规模的海盐生产历史,可追溯到战国时代。产出的海盐,通过境内遍布的沟河港汉往外输送。随着海盐生产的发展和水运交通的便捷,被称为“淮夷,,之地的盐城,逐渐有更多的移民涌入,开始呈现出人口众多的繁荣景象。
    到秦汉时期,人烟渐稠的盐城境内开始“煮海兴利、穿渠通运”,官府组织人力,或治水疏通,或人工开凿,梳理出井井有条的运盐河道。西汉武帝元狩四年(前119年),朝廷将古射阳县东部靠黄海的一部分划出来单独设县,因这里遍地皆为煮盐亭场,到处是运盐的盐河,故称盐渎县。东晋安帝义熙七年(411年),盐渎因“环城皆盐场”而更名为盐城,一直沿用至今。
    那时临海的大洋湾,还没有出现湿地奇观“w”形湾,历史上的大洋湾,是古灶场的一部分,所产的海盐通过古洋河(现新洋港河)往外输运。古洋河是上游客水蟒蛇河人海段的河名,西起蟒蛇河,经皮岔河汇入后,穿过串场河、通榆运河,经南洋岸、黄尖,至新洋港闸入黄海,全长69.8公里,流域面积2478平方公里,河面宽度140米至240米,河底宽70米至170米。它是盐城市区通往黄海的一条自然形成的潮河,也是古盐城对外交流的一条重要水上通道。
    P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