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戏剧艺术

长生殿(精)

  • 定价: ¥49.8
  • ISBN:9787549269471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长江
  • 页数:379页
  • 作者:(清)洪昇|责编:罗...
  • 立即节省:
  • 2020-06-01 第1版
  • 2020-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作者洪昇用浪漫细腻的戏曲语言将整个故事娓娓道来,并将人物情感与社会背景很好的结合在一起,讲述感人爱情的同时又兼顾了历史更迭的厚重。
    此部作品是中国古典戏曲史和古典文学史上当之无愧的丰碑。
    译文由青年作家蒋见深根据《长生殿》戏曲原文创作,力求用唯美雅致且通俗易懂的现代白话传达戏曲语言的优美、至美爱情的深情。

内容提要

  

    《长生殿》是清代戏曲作家洪昇的代表作,与《牡丹亭》《桃花扇》《西厢记》并称为“中国古典四大名剧”。
    此戏曲讲述的是唐明皇与杨贵妃二人的爱情故事:七月七日,明皇杨妃在长生殿上约定盟誓,不料安禄山叛乱,众人逃离长安时杨妃被军队逼迫,身死马嵬驿,李杨二人生死两隔。但最终二人的真情感动牛郎织女,两人在仙人的帮助下飞升至天宫相会,再续了人间前缘。

目录

埋玉
冥追
闻铃
情悔
哭像
刺逆
看袜
弹词
舞盘
归天
改葬
觅魂
重圆
第一出  传概
第二出  定情
第三出  贿权
第四出  春睡
第五出  禊游
第六出  傍讶
第七出  幸恩
第八出  献发
第九出  复召
第十出  疑谶
第十一出  闻乐
第十二出  制谱
第十三出  权哄
第十四出  偷曲
第十五出  进果
第十六出  舞盘
第十七出  合围
第十八出  夜怨
第十九出  絮阁
第二十出  侦报
第廿一出  窥浴
第廿二出  密誓
第廿三出  陷关
第廿四出  惊变
第廿五出  埋玉
第廿六出  献饭
第廿七出  冥追
第廿八出  骂贼
第廿九出  闻铃
第三十出  情悔
第卅一出  剿寇
第卅一一出  哭像
第卅三出  神诉
第卅四出  刺逆
第卅五出  收京
第卅六出  看袜
第卅七出  尸解
第卅八出  弹词
第卅九出  私祭
第四十出  仙忆
第卌一出  见月
第卌二出  驿备
第卌三出  改葬
第卌四出  怂合
第卌五出  雨梦
第卌六出  觅魂
第卌七出  补恨
第卌八出  寄情
第卌九出  得信
第五十出  重圆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长夜将尽时的天色最是晦暗——月已西沉,星子隐没,不见半分天光。
    杨玉环莲步轻移,将手中的宫灯置于门边。镂着锦云纹饰的华灯悬在终日遭受风蚀虫咬的破门前,好似落入尘泥的桃花,须尾皆是与周遭格格不入的凄美。
    夜风袭来,灯影摇曳。她定定地立着,仿佛一尊玉琢观音,美得失了烟火气。她听见身前的李隆基叹了一声,那一声极轻却极长。
    李隆基必是知道杨玉环来了的,可他的目光不改,依旧落在远处。
    一片静默中,他凭栏北望,可惜一盏孤弱的宫灯照不透迢递万里的路途。关山阻断,永夜难明,眼前满是乱岩老树,视野尽头唯有叠嶂重峦——他望不见他的长安。
    安禄山叛乱是他未曾想到的,往日也有不少臣子上奏说安禄山叛迹昭然,他却不信,如今想来真是可恨。
    连日颠沛,慌乱里他几乎无暇生出愁绪。但此时此刻,在这瓦烂槛坏的马嵬驿,满目孤山死水化作幢幢鬼影袭来,稀疏草木在风里低语,六军甲士于驿外紧逼……周遭的一切无不在向他宣告,盛景已成昨日。
    那声叹息拂过杨玉环心间,触动了她的心弦。她轻声低唤:“陛下。”
    李隆基默然不答,更未转身,他的手搭在栏杆上,五指紧握,指骨泛出青白色。
    “陛下……”她又轻轻唤他。
    他终于转过了身,面上眉峰紧蹙,声音似风过松林般裹着“沙沙”的喑哑:“贵妃,累日劳顿,你怎不在屋内歇息?”
    歇息?
    杨玉环眉目低垂,轻颤的眼睫宛如蝶翅扑闪。她闭上了眼,似乎又听见方才那些杀了她兄长的甲士的高声叫喊——不杀贵妃,誓不护驾。
    她沉吟良久才抬眼看向他:“臣妾受皇上深恩,杀身难报。今事势紧急,望赐自尽,以定军心。”
    李隆基瞧见她那双含情的眸子里有水光流转,如平湖秋水被风荡开,那风从她眼底一路呼啸,直直卷入他心底,悄然无息,却掀起万丈波澜。
    他是堂堂天子,在法在政,手掌千万人生杀之权,于情于爱,却不及寻常百姓,竟不得与所爱厮守白头。
    “妃子怎说胡话?”他心下思绪翻涌,口中苦涩难言,“朕虽是九五之尊,四海之富,但你若捐生,它又有何用?”  杨玉环见他深情款款,不舍之情更甚,赴死之心却也更坚决:“若舍妾之身,能得陛下安稳至蜀,保全宗室社稷,臣妾虽死犹生。”
    他一拂袖,恨声道:“保什么宗室社稷?朕宁可国破家亡,也决不肯抛舍你在这异乡荒野!”
    “臣妾知陛下恩深情重,但甲士在外,兵戈已起——”
    “由他们去闹,朕只装聋作哑。再不得,便是朕代妃子殒命于此,也定要保全你性命。”
    “陛下……”她声已哽咽,“事到如今,你我皆知妾已是穷途之人,已无路可以求生了!”
    这一句话刺在了李隆基心尖上,他一时如鲠在喉,再说不出话来。
    “不杀贵妃,誓不护驾!”
    围在驿亭外的兵士又骚动起来,纷纷高喊。其声如擂鼓,响声震天,震得他心乱如麻。
    一阵寒风自山野吹来,他狂咳不止,几欲呕血。良久,他总算缓过来,长长呼出一口气,颤声哀叹:“贵妃啊……”
    “圣上……”高力士躬身站在门旁,不敢抬头,“众将士义愤难平,陈元礼将军弹压不住,请旨处死……处死贵妃娘娘。”
    宫灯已灭,篝火却旺,楼下金戈照火,寒芒入眼,刺得李隆基眼睛生疼。
    P1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