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某某

  • 定价: ¥49.8
  • ISBN:978755943983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327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畅销书作家木苏里热血青春力作,口碑爆棚,备受期待。
    《某某》是作者木苏里的首部校园题材作品,作者文风幽默且细腻,通过主角江添和盛望,展现了少年们极具现实感的日常、学习、情感和家庭,真实温暖,又热血上头。
    校园故事背景设定在年级里的强化班,男主江添和盛望都是超强学霸,作者在推进剧情的同时,还能给读者提供学习干货,被读者笑称为一部趣味性的“劝学宝典”。

内容提要

  

    盛望转到附中的第一天,就和江添“不打不相识”。
    最让他感到魔幻的是,江添当晚就被认证为他哥。
    在盛望捍卫面子和领土的过程中,一段嚣张恣意的人生就此开启,两人也从一开始的不对付到后来的惺惺相惜。
    本以为这段时光只是生命中短暂的一程,直到他们成为了彼此不可或缺的某某……

作者简介

    木苏里,晋江大神级作者,文风简练幽默,涉猎题材广泛。
    每一个笔下世界或有糖有刀、有爱有恨,或温柔缱绻、热血惊心。
    已出版作品:《一级律师》。

目录

第一卷 薄荷
  第一章 转学
  第二章 搬家
  第三章 喜乐
  第四章 感冒
  第五章 罚站
第二卷 山楂
  第六章 打架
  第七章 老丁
  第八章 月考
  第九章 竞赛
  第十章 三好
  第十一章 旧事
第三卷 青梅
  第十二章 没收
  第十三章 住宿
  第十四章 超A
  第十五章 惊喜
  第十六章 遭贼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转学
    附中明理楼顶层的大课间向来吵闹,高二A班的学委从走廊漂移进教室,叫道:“报一咱班要进人了!”
    “敬事房的小太监又来骗人了。”有人揶揄。
    “你才小太监,我说真的。”
    “又不是期中,又不是期末的,进什么人?”
    “转校生啊。”
    这话一说,教室里醒着的人都来了精神:“男的女的?保真?”
    “千真万确!我刚看见了,男的,白白净净,挺帅。”学委咂摸了一下,补充道,“不知道哪个老师不做人,把别人家校草拔来了。”
    教室里响起一片起哄的鬼叫,几个女生趁乱瞄向最后一排的角落。那里有个趴在桌上补觉的男生,一只手罩着后脑勺儿,长指微曲,腕骨突出。
    周围实在太吵,他抓了抓短发,侧头换了个方向。
    女生们收回视线,声音顿时轻了许多:“从哪儿转来的?”
    学委报了个学校名。
    “什么玩意儿?周围有这学校?”
    “我也没听过,但肯定也是个省重点吧,不然也不可能转进咱班呀。”
    “等下,我查查。”说话的男生做贼一样从桌肚里摸出手机,“没老师过来吧?帮我盯着点。”
    他手速飞快地搜了一下,搜完,呆若木鸡:“啊?”
    “怎么了?”
    那男生握着手机展示了一圈,剩下的人也傻了。
    半晌才终于有人回过神来:“他外省的?外省的上完高一转学来江苏?参加高考啊?那帅哥脑袋被门夹啦?”
    脑袋被门夹了的盛望正在政教处听候发落。
    蝉在浓荫里嘶声长鸣,他离开窗边又塞上耳机才听清他爸新发的语音。接连三条,每条长达一分钟,是盛明阳一贯的风格。
    “你小陈叔叔刚给我打电话说你自己上楼了。怎么不等他一起?新地方、新同学,有人带着比较好一”
    “学校氛围怎么样,跟之前的一中相比差别大吗?虽说都是省重点,但毕竟不是一个省——”
    “你见到老徐没——”
    政教处的空调有点旧,只能局部制冷,适合中老年朋友。盛望站在出风口,头发梢的轻微汗湿被吹得冰凉。他手指点着屏幕,每段语音只听个前情概要就掐断,听一条翻一个白眼,翻到第三条的时候有点蒙。
    小陈叔叔他当然知道,那是送他来报到的司机。教学区不让车进,停车场离得又远,盛望多走一步都嫌费劲,干脆让他先回去了。
    那么……
    “老徐是谁啊?”盛望摁着发送键说。
    “你又掐我语音了?”盛明阳秒回。
    盛望拎着领口给自己扇风,假装断网了。
    盛明阳一个电话追过来,语气很无奈:“老徐是政教处主任,个头不算太高,长得挺端正,可能有点严肃。按理说他该接你的,见到没?”
    盛望顺着他的描述回忆:“没吧。接我上楼的老师挺和蔼的,一直在笑,就是长得像大嘴猴。”
    还矮,打眼一看刚够到盛望的肩膀,说话得仰着脸。他把盛望安置在这里就去了楼下,说是找人拿新教材。
    盛明阳卡了一下壳:“噢,差不多,那就是他。”
    盛望:“……”
    他想了想说:“爸,那你看我长得端正吗?”
    盛明阳想打他。
    作为一个生意人,他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功夫炉火纯青,唯独在儿子这里绷不住。
    门外传来人声,盛望勾头看了一眼:“猴……不是,徐主任来了,我先挂了。”
    盛明阳加快了语速:“行,好好表现,第一天争取给老师留个好印象,别瞎取外号。”
    “噢。”盛望拖拖拉拉地应声。
    “晚上让小陈去接你,我那个时候差不多也能到家了,带你——”
    他迟疑片刻,又故作轻松自然地说:“我们一起请你江阿姨吃个饭,就是上次爸爸跟你商量的那事,行吧?”
    盛望抿了一下嘴唇。
    江阿姨名叫江鸥,有个儿子。他没见过江鸥本人,只看过两张照片,还看得相当敷衍。
    这个名字他断断续续听了快一年,频率从两三个月一次到近乎每天都出现,他真的快要习惯了。不得不说盛明阳在把控节奏上是个高手,挑不出什么错。以至于盛望就连发脾气,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切入点。
    上个月,盛明阳说他下半年会翻倍地忙,在家待不了几天,又说江鸥那边出了点变故,房子没法住了。所以他想让江鸥搬过来,既有落脚的地方,又能帮忙照看盛望。
    其实照看是假,打扫做饭都有专门的阿姨。变故也不一定是真,不过就是找个突破口罢了,真住在一起了难道还能走吗?
    这件事说是商量,实则没等盛望点头,家里已经开始出现新的用品了,一切都在为迎接那个女人做准备,哦,还有她那个儿子。
    今晚这顿饭吃不吃,都只有一个结果。
    迟迟听不到盛望的应答,盛明阳在电话那头叫了他一声。
    那位长得像大嘴猴的徐主任恰巧走进门,盛望动作顿了一下把电话挂了。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