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医药.卫生 > 医药.卫生 > 基础医学

理性与本能(大脑的神奇平衡术)

  • 定价: ¥79
  • ISBN:978711165995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机械工业
  • 页数:337页
  • 作者:(英)彼得·C.惠布...
  • 立即节省:
  • 2020-08-01 第1版
  • 2020-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重塑未来,我们首先需要更好地理解和重塑自己。人类正在进步的道路上,但这种进步会危及我们的未来吗?这本书发人深省,探讨了我们如何调整大脑,使其做出更好的决定,创造一个更光明的未来。
    本书的写法引人入胜,令人耳目一新,爱不释手。阅读此书让译者感觉自己正在与一位学识渊博、口齿伶俐的人进行一场激烈的辩论。书中讲述的“亨利的传奇”让译者印象深刻,“高贵的野鸡陷入富足,它的行为背离了常识”。

内容提要

  

    为什么我们吃得太多,即使我们不饿?
    为什么我们的橱柜已经塞满东西,我们还在继续买?
    为什么我们抑制不住欲望,总是不可避免地陷入债务?
    很多塑造并赋予我们行为意义的线索,都根植于我们的文化习俗、信念和直觉思维习惯。在当今以需求驱动的市场文化中,要想更好地调整行为来适应生活和工作中面临的诸多机遇和风险,我们必须更好地理解习惯和直觉是如何运作的。大脑如何对我们所处的世界做出反应?为什么我们看起来贪得无厌?难道我们通常认为是有意识的选择,实际上是一种无意识的心理反应,受本能、想象力和作为社会动物的条件制约吗?为什么我们在面对未来的挑战时倾向于短视的行为,大脑的哪一部分会做出这样的重要选择?
    本书从神经科学角度,提供了对于以上问题和悖论的一个吸引人的分析,并告诉我们能做些什么改变。作为这个星球目前的主人,人类经历了漫长的生物进化,而迅猛发展的现代消费社会,已经让人类迷失,我们已经忘记了我们由远古进化而来的本能和目标。平衡良好的大脑,就是人类进步的意义,让我们拥有可持续的生活保障,以及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

媒体推荐

    本书结合了扣人心弦的宏大主题和大量迷人的故事,主题围绕着人类的古老习惯、经常处于自动驾驶状态的大脑和现代市场经济诱人的物质利益之间的碰撞而展开。你会发现这本书内容既丰富又发人深省,读来令人着迷。
    ——贾雷德·戴蒙德,著有普利策奖获奖作品《枪炮、病菌与钢铁》
    尽管近年来关于平衡良好的大脑有很多强大的研究,但本书最打动人心之处在于它哲学式的深思。彼得·C.惠布罗思考如何过上最好的生活,才能创造出最好的世界。这本书是一本关于人类脆弱性的勇敢宣言,描述了我们需要如何对待自己和周围的人。我们忽视了这当中隐含的信息,付出了可怕的个人和社会代价。
    ——安德鲁·所罗门,美国图书馆协会年度100部好书作家之一,著有美国国家图书奖获奖  作品《忧郁》及美国国家书评奖获奖作品《背离亲缘》等
    当我们面对人类文明所面临的最大问题(首先是气候变化)时,我们必须理解为什么我们的大脑被错误的方向劫持。这本书正是这样做的,它使我们能够重新燃起感恩之情和必要的意志,去做正确的事。
    ——比尔·麦吉本,著有《自然的终结》《地球:在一个艰难的新星球上生活》等

作者简介

    彼得·C.惠布罗(Peter C.Whybrow),出生于英格兰,英国著名精神科医生,皇家精神病学院的创始成员和研究员,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科学工作者。曾任教于达特茅斯医学院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目前担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神经科学与人类行为研究院主任,David Geffen医学院精神病及行为科学系主任,美国精神病协会会员,美国前沿科学协会会员,主要研究兴趣在于精神病学和神经科学对人类行为的影响。著有畅销书《美国狂热》(American Mania: When More Is Not Enough),该书获得2006年美国精神分析发展协会授予的Gradiva奖。

目录

前言
导言  人类时代:进步与追求
第一部分  你认为你是谁
  第一章  失衡:富足的意外之殇
  第二章  习惯和直觉:平衡大脑
  第三章  启蒙运动与理性时代:发明市场社会
  第四章  选择:大脑内部市场
  第五章  混乱的市场:博物馆和货币
第二部分  如何生活
  第六章  爱:编织信任的网
  第七章  性格:教育和自制
  第八章  栖息地:为人类量身定制
  第九章  食物:民以食为天
  第十章  想象力:爱玩、有创造力的大脑
终曲  智慧:重新平衡大脑,构建持续未来
致谢
译者后记
注释

前言

  

    2008年,在美国房地产泡沫破裂以及由此引发的全球金融动荡之后,我第一次开始有了这些思考,这些想法后来成为本书写作的基础。早在几年前,《美国狂热》(American Mania)一书就已经出版了,并且基本上预言了这种崩溃。但我问自己,为什么这种疯狂在西方文化中如此普遍?我们在想什么?回首过去,人们普遍认为,任何经济体系,尤其是全球化的市场体系,都可能依靠债务和投机来维持,这有点违背常理。
    在次级抵押贷款、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多变的经济气候的废墟中,我并不是唯一一个陷入沉思的人。随着每天的工作节奏放慢,欧洲和美国的集体焦虑加剧,这种情绪反映出人们的愤怒、困惑。在公共论坛上,也许是出于恐惧,也许是出于希望,我们反复讨论,试图找到罪魁祸首并挖掘可能的原因。当然我们也讨论了可能的“恶棍”——在大多数榜单上银行家都“高居榜首”。但对于我们每个人在经济崩溃中可能扮演的角色的自我反省和讨论,却无声无息平淡得多。总的来说,我们更偏爱“在别处”,而不是从我们的个人行为和作为知情公民的责任中寻找解释。
    这让我着迷。人类的缺点不是秘密,但是在我们人类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当我们思考我们是谁时,我们的优点也是清晰明了的。这个时代令人惊奇的事情之一是,我们在理解大脑的生命机理及其在塑造人类文化中的作用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然而,当我们思考我们的社会和政治组织时,尤其是在管理我们自己的行为时,往往忽略了这些见解。在本书中,我着重强调科学知识如何能够提高自我认识,这些洞见如何能够服务于我们所有人,以及未来的共同利益。但这只是我著作内容的一部分。作为一种高度社会化的生物,我们有许多品质,其中一些有被我们遗忘的危险。这些品质,对于我们如何在这个我们为自己创造的、信息饱和的疯狂世界中建设性地共同生活至关重要。我的努力是将这些不同的元素结合在一起,将历史、心理学和神经科学与社会文化洞察和经济评论结合起来,创造一种连贯的叙事,在此基础上构建一种平衡的未来愿景。
    我充分认识到这是一项雄心勃勃的事业。正因为如此,我用谦卑来磨砺我的雄心壮志。关于人类行为,我们仍有许多东西要学,我的分析难免有不足之处。但多年来,我明白了,批评比建设更容易,回首过去比展望未来更容易。因此,虽然我对进行这种综合性剖析的尝试负全部责任,但我不会道歉。
    2014年9月于牛津郡,伍德斯托克

后记

  

    《理性与本能:大脑的神奇平衡术》——浮躁社会的一股清流
    本书作者彼得·C.惠布罗,医学博士,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塞梅尔神经科学和人类行为研究所主任。他出生于英国并在英国接受教育,一生著作颇丰,获奖作品有《美国狂热:当更多还不够时》。在《理性与本能》这本积极乐观而鼓舞人心的书中,彼得·C.惠布罗再次为人类真正的进步开出了处方。
    当今社会的许多问题——肥胖、债务、压力,等等,都源于三个方面:人类本能地追求短期回报,大脑依靠习惯驱动,以及当代物质文化的富足。正如奥格登·纳什(Ogden Nash)在1971年指出的那样,问题在于“过去的进步也许一帆风顺,但它已经持续了太久”。大脑原始本能、习惯和环境造就了一场完美风暴,冲走了我们更好的自我:我们的平衡感、自控力、同情心和深思熟虑的决策力。
    彼得·C.惠布罗清醒地认识到,我们的行为之所以偏离正轨,是由于我们的直觉(“基于潜移默化的社会思维习惯的反射性自我认知”)已经背离了深思熟虑的特质。当谈及针对这些问题的基本解决方法时,他呼吁我们自己去觉醒。他敏锐地指出,个人自由和个人责任是在这种生态环境中形成的。重塑未来,我们首先需要更好地理解和重塑自己。人类正在进步的道路上,但这种进步会危及我们的未来吗?这本书发人深省,探讨了我们如何调整大脑,使其做出更好的决定,创造一个更光明的未来。
    本书的写法引人入胜,令人耳目一新,爱不释手。阅读此书让译者感觉自己正在与一位学识渊博、口齿伶俐的人进行一场激烈的辩论。这个人既是神经学家、哲学家,又是历史学家,他通过巧妙的类比和生动的视觉效果,帮助译者了解了大脑的结构以及它是如何工作的。他仿佛把译者介绍给了不同领域的学者,让他们的工作跃然纸上。惠布罗博士不仅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学者,更是一个天生的善于讲故事的人。他叙述个人逸事,采用类比手法,甚至还引用一个或两个寓言来彰显他的深刻见解。书中讲述的“亨利的传奇”让译者印象深刻,“高贵的野鸡陷入富足,它的行为背离了常识”。 《理性与本能》改变了我们的认知。虽然不情愿,但它让我们意识到富足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我们开始相信作者说的是对的,其结果是一种浮士德式的联盟,人们目光短浅地追求回报,从而导致肥胖、过度消费和对未来挑战的否定。这本书让我们思考我们的生活方式和我们所做的决定,让我们意识到,为了自己和他人,我们需要打破某些习惯。这增强了我们的自我认知,使我们更有可能成为问题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不是问题的一部分。正如惠布罗博士在本书终曲部分所说,“正是通过自我意识——在一生自我调整中获得的智慧,我们才会逐步掌控自己的行为”。惠布罗博士指出我们并不总是使用逻辑和理性,因为我们大脑的情感部分凌驾于逻辑和理性之上。他从脑科学的角度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在贪婪、快节奏、物欲横流的文化中很难做出正确的决定,“受困于”想要获取我们其实不需要的东西。“为了塑造一个可持续的未来,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挑战前意识的个人习惯。通过这个有意识的过程,利用人类理性的非凡力量——感知、分析、想象和选择,生物、生态和文化的变化可以被有机地结合起来,从而让社会变得更加和谐。” 我们始终认为,译者的使命就在于把自己读到的外文好书通过自己的译笔与中文读者分享。我们觉得很幸运,此生翻译的第一本书就是一本让我们非常喜欢、获益匪浅的书。从2018年年底到2019年年中,我们都在全心翻译这本书,前后花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才把这本书翻译完。我们之前并没有翻译长篇心理学相关著作的经验,以至于在写后记时仍然忐忑不安。但是我们在翻译此书时查阅了大量资料,尽量做到认真求解,我们认为这是一个译者应有的态度。书写后记之时,译者仍然发现翻译时过于拘泥于原文,导致表达有很多不顺畅、不够自然的地方。但译者谨记严复先生的翻译原则——“信”“达”“雅”,所以我们的译文绝对忠实原文。如果重印,译者乐意再花时间把一些可以改进的地方重译一次,让读者的阅读体验多一些“冬日午后阳光的温煦感”。 有一个可能会终结翻译相关话题的说法是:“那还是读原著好了。”不过,这本译作如果能激发读者去读原著的期待,也算是完成了一部分使命,毕竟,在浮躁的社会,能静下心来读书,已属不易,更毋庸说看了译作又去读原著了。本书由姚育红翻译20万字,剩下的15万字由甘露翻译。由于译者水平和学识的局限,本书无疑存在不少错误和不足之处,特别是对于一些专有名词的翻译。诸如此类,不一而足。在此,真诚地希望各位读者批评指正。本书得以出版,离不开家人、朋友的帮助,他们或分担了家务琐事,或与我们讨论,指出不足,在此一,并致谢! 姚育红  甘露 2020年6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人类时代
    进步与追求
    ……进步,是人类独有的标志,不是上帝的,也不是野兽的。
    ——罗伯特·布朗宁,《沙漠之死》("A Death in the Desert", 1864)
    我们生活在成就的阴影下。
    我们这个引人注目、技术丰富、动力强劲的世界,诞生于经济爆炸性增长的时代。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地球上的人口自1950年以来增长了一倍多,而同期全球经济产出增长了近8倍。在发达的西方国家,这种前所未有的发展导致了物质产品和市场选择的大量增加,在美国消费社会中尤为明显。一个多世纪以来美国一直是全球商业和经济领袖之一。
    “现代世界”这一发明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资本市场和欧洲启蒙运动精神,而美国则已成为欧洲启蒙运动的实验品。我们现在所享有的物质成就,证实了启蒙运动关于个人自由的原则,证实了实现科学和技术进步的最佳途径是在一个竞争的市场中驾驭人类的理性。这种对人类状况的宏大重构,即我们努力控制自己在自然中的位置,并将经济增长最大化作为个人福祉的源泉,我们现在将其描述为“进步”。
    从大约一万年前的最后一次冰河时代以来,地球的气候一直特别稳定——地质学家称之为“全新世”。这种稳定,帮助人类成功“上位”,成为地球的主宰。然而,在过去的两三百年间——事实上,是自启蒙运动以来,我们目睹了一场文化的革命,它比历史上任何事物都更迅速、更深刻地推动了人类的这种主导地位。在贪得无厌的好奇心的催化下,我们运用高超的智商,设法释放出化石燃料的能量,以暂时摆脱生物世界以有机物为基础的能源循环,从而收获对我们有利的地球上巨大的自然资源。
    在这个能源丰富的“现代世界”,健康和财富前所未有地丰富,我们的寿命更长,后代绝大多数都能安然度过童年时光,我们大都受过教育。在发达的经济社会中,许多人享受着几个世纪以来连国王都无法企及的物质财富。这还不是全部,由于经济持续快速增长,以及贫困人口减少,当代美国物质进步的理想也正好塑造了人们对中国、印度和其他新兴国家的发展期望。正如特勒斯研究所(Tellus Institute)的约翰·斯图茨(John Stutz)所描述的那样,“我们是一个处于富裕边缘的全球消费社会”。
    也许我们正在招致灾难?在这种轻率的物质追求中,我们发现,我们的物质文明在个人和环境方面都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后果。在不到一个世纪的时间里,我们已经使地球的地质环境和生物圈发生了大规模的变化。我们一些最“雄心勃勃”的项目的痕迹,现在很容易被距地球表面200英里的轨道卫星侦测到——正在消失的成海,以及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北部的阿萨巴斯卡油砂的大面积挖掘仅是其中的两个例子,这证明我们的发展热忱可能适得其反。然而,鉴于我们对化石燃料的依赖,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人类的欲望在气候变化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如今,卡特里娜飓风和桑迪等“超级风暴”更是证实了这一观点。
    在一个全球化的商业世界里,人类的干预突然变得无处不在。为了我们人类独有的福祉,我们垄断了生态系统,扰乱了生态系统的平衡。今天的世界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这是一个新的星球(Eaarth),正如比尔·麦吉本(Bill McKibben)描述的,其与养育人类物种的原始环境大相径庭。著名生物学家E.O.威尔逊(E.O.Wilson)计算出,目前地球上生活着约70亿人,地球必须维持的人类生物量大约是以往所有大型动物物种生物量的100倍。事实上,一些科学家认为,我们不能再孤立地研究人类活动之外的“自然”世界。在诺贝尔奖得主、化学家保罗·克鲁岑(Paul Crutzen)的带领下,他们认为,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地质时代,更确切地说,是人类世,这是人类的时代。
    从逻辑上可以推论,在这个人类时代,人类的命运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这就提出了一些棘手的问题。当我们推行一项致力于持续增长的经济政策时,作为一个资源有限的星球上的物种,我们打算如何生存?如果我们坚持最大限度地消耗资源,我们如何有希望生活在这样一个脆弱而有限的生物圈内?这些问题,不仅挑战了在竞争激烈的全球经济持续扩张的框架内人类“进步”的可持续性,而且也表明,我们否认了我们作为进化生物的基本生命机理——仰仗地球栖息地而生存。
    我们的集体行为无视生命机理和人类价值,缺乏理性。因此,虽然偶尔关注碳排放管理及其潜在的生态陷阱,但我们尚未认真谋划应对气候变化的方案。我们不愿改变我们的行为,我们把希望寄托在科学技术上,期待从中能找到一种“灵丹妙药”,药到病除。我们已经开始探索其他能源替代地球上有限的化石燃料供应;对气候变化的恐惧同样促进了“绿色环保”建筑规范的制定和更清洁的运输系统。但是,总的来说,我们对未来的展望是短期的,在很大程度上是源于我们过去对促进经济“发展”的经验之谈。作为一种文化习惯,我们已习惯了一种物质利己主义的、消费主义的和持续经济增长的商业精神,而几乎忽略了这些政策对人类和环境的影响。在这个世界,个人和企业鼠目寸光,将奖励集中在竞争和短期利益上,很少考虑健康的生态和社会基本机制,而这些才是市场赖以生存的长期基础。
    显而易见,在个人生活中,我们同样目光短浅,急功近利。因此,面对充足的食物,我们暴饮暴食,而且大多是不健康的东西,我们没有接受这样的事实,而是求助于医学,希望能迅速缓解日益严重的肥胖问题,忽视了推动肥胖的社会文化和经济因素。随着能源成本的上升,我们觉得自己被石油公司剥削了,但是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减少个人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当数以百万计的“理性的”公民背负着无法承受的债务,去购买他们买不起的房子,然后用这些“理性头脑”假想出来的资产抵押贷款,以维持超出他们能力范围的消费时,我们首先指责的是银行家和监管机构,而不是我们的挥霍无度和驱动这种消费方式的文化环境。
    每个人都认为,我们所面临的危机不是个人所能控制的,而是由政府、大企业或他人的轻率行动造成的。”但是这样的思维方式,并没有让我们的智力判断以及我们对人类行为的了解发挥出应有的作用。我们要认真思考我们的责任并做出明智的选择,这样既能避免造成严重的健康后果,又能构建一种平衡的人类命运。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做出努力来更好地了解自己。展望未来,我们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因为我们的痛苦根源就在那里。
    这就是我写作这本书的初衷。我认为,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愿意理性地解决问题,进行前瞻性规划,但首先,我们必须接纳自己。我调查的主要文化焦点是美国——这个养育了我30年的国家,但本质上,我的论据范围更广、含义更深。我认为是时候反思我们从西方大众市场物质主义的兴起中了解到的关于人类的东西了,包括积极和消极的方面。通过将我们现在从神经行为科学中对大脑的了解与我们遗忘的作为社会文化动物的自我相结合,我们可以重新构想人类进步的概念,使日常生活更加和谐。然而,重要的是,我们所采取的步骤必须是明智的,并能适应环境的变化,因为摆在我们面前的陷阱既有思想上的,也有生理上的。如果我们坚持走现在选择的道路,我们就有可能把自己变成没有头脑的消费者,从而沉迷于追求一种“市场”意识形态,而在这种意识形态中,利润是最大的奖赏,社会资本和可持续发展的栖息地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在实践中,为了重塑未来,我们需要先更好地理解并重塑自己。
    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