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哲学总论

大众哲学

  • 定价: ¥49.8
  • ISBN:978752081193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商业
  • 页数:305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大众哲学》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通俗著作,引领一代又一代人选择了正确的人生道路,影响了中国几代读者。
    艾思奇为了适应中国革命斗争和群众的需要,系统回顾所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大量使用例证方法使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通俗易通。
    本书是中国学者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大众化、通俗化的开山之作,曾长时间地影响了我国的哲学界。

内容提要

  

    全书用通俗易懂的语言,简单明了的事例,诠释了哲学是什么、哲学的两大类别、感性认识与理性认识的关系、质和量互相转变的规律等诸多哲学的思想问题,引导读者进一步去研究、读懂辩证唯物论哲学,并在实践中加以应用。

媒体推荐

    本书将深刻的哲理寓于生动的事例之中,通俗易懂,使我从中受到了理性主义的启蒙教育。
    ——宋平

作者简介

    艾思奇,原名李生萱,云南省保山市腾冲县人。我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教育家和革命家,他于1933年在上海走上革命道路,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奉调到延安,先后担任过延安抗日军政大学主任教员,《解放日报》总编、副刊部主任,并兼任新华通讯社副总编等重要职务。解放后,历任中央党校哲学研究室主任、副校长等重要职务。毕生致力于哲学研究和宣传,为传播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作出了重要贡献。

目录

第一章  绪论
  一  哲学并不神秘——哲学与日常生活的关系
  二  果树林里找桃树——哲学是什么
第二章  唯心论、二元论和唯物论
  三  两军对战——哲学的两大类别
  四  一块招牌上的种种花样——主观唯心论和客观唯心论
  五  三分像人,七分像鬼——二元论、机械唯物论
  六  为什么会有不如意的事——辩证唯物论
第三章  辩证法唯物论的认识论
  七  用照相作比喻——反映论
  八  卓别麟和希特勒的分别——感性认识与理性认识的矛盾
  九  原来是一家人——感性认识与理性认识的关系
  十  由胡桃说起——认识和实践
  十一  是朋友还是豺狼——真理论
第四章  唯物辩证法的基本规律
  十二  天晓得——立场、观点和方法
  十三  无风不起浪——事物的普遍的有机联系
  十四  不是变戏法——事物自己运动发展的规律
  十五  追论雷峰塔的倒塌——质和量互相转变的规律
  十六  岳飞是怎样死的——对立统一的规律
  十七  没有了——否定之否定的规律
第五章  唯物辩证法的几个范畴
  十八  七十二变——现象和本质
  十九  “谈虎色变”——形式和内容
  二十  规规矩矩——规律与因果
  二十一  “在劫者难逃”——偶然、必然与自由
  二十二  “猫是为吃老鼠而生的”——目的性、可能性与现实性

前言

  

    我是怎样写成大众哲学的(代序)
    我写成了一本通俗的《大众哲学》,并且获得了不为不多的读者,在我自己,实在是一件意外的事。
    理论的通俗化,现在是大家都知道它的重要性,而且对于它所关涉到的一切问题,也有很多人热烈地讨论过了。但在两三年前,在《读书生活》中《大众哲学》以及柳混先生的《街头讲话》等没有出世以前,就很少人注意到通俗化的问题,甚至于对于通俗化的工作轻视的人也是有的。老实说,我自己就多少有点偏见,把理论的深化看得比通俗化更重要。就是到了现在,虽然读者们接受《大众哲学》的热情教训了我,使我深深地领悟到通俗化工作的意义了,但就我个人的兴趣来说,仍是想尽量偷空做些专门的研究。我的这一种兴趣上的偏好使我成为一个爱读死书的人。如果不是为着做了《读书生活》的一个编者,不能不服从编者的义务的逼迫,如果不是朋友们的鼓励和督促,《大众哲学》也许就永远不会开始写,而我也许永远没有机会使这么多的读者们认识了。
    回想起来,我觉得自己真是对不起读者。因为读者诸君对于这本书虽然给予了极大的热情的代价,而我在写作的时候,却没有投下了同样的热情的资本。我对于这件工作是时时刻刻抱着踌躇的心情,并不是勇猛地做下来的。我对于自己的工作的意义实在认识得不够了。
    但也得要声明,我只是没有用很大的热心来写,这并不是说写的时候没有用力。热心不热心是一回事,用力不用力又是一回事。是的,《大众哲学》实在花费了我不少的精力。如果我用同样的精力来做专门的学术研究,我想至少也可以有两倍以上的成绩了罢。一本不到十万字的小册子,前后竞经过了一年才写完。虽然这一年中我还做了其他的事情,但至少四分之一的时光是用在《大众哲学》上的。这就是说,我至少写了三个月的工夫,而写出来的东西又是这么幼稚,在内容和形式上都没有做到完善的地步。
    这是为什么呢?这一方面要归罪于我的不大敏活的头脑,一方面也是由于这件工作的本身有着许多的困难。
    第一,写通俗文章比专门学术文章更难。专门学术的文章,不十分着重写作技术,只要有材料、有内容,即使用了艰涩的文字和抽象的把握,也不是十分要紧的。通俗的文章却要求我们写得具体、轻松,要和现实生活打成一片。写作技术是第一要义,同时理论也切不可以有丝毫的歪曲,这就是一个困难。这困难在哲学这一门最一般的学问上更是显著,而把这一个困难的重担担负到了我的肩上,就尤其是更大的困难。我掮着这个担子是极不胜任愉快的,因为真能当这重担的人,应该对于生活有充分的经验,而我缺少的却正是这一个东西。我生性不大活泼,向来就是在学校生活中过去了大半的时光,生活经验尝得极少。朋友们当我的面时,常常称我做“学者”,背地里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换上一个“书呆子”的称呼。是的,叫一个“书呆子”来把生活和理论打成一片,不是妄想吗?不客气地说:我自己还不至于这样完全不能自信。近几年来,我也在不断地向生活学习;但我所懂得的生活究竞很少,不能够运用自如地把材料装进作品里去。这是我在写作《大众哲学》时最感困难的一点。
    ……
    以上就是我努力接近读者所取的路径。这样的路径自然不很正确的。论理说,我们应该有更直接的路径,但为着自己的缺点和环境的困难,我只好把更直接的路径回避了。这是消极地从形式上接近读者,而不是积极地使内容和读者的生活发生密切的关联。
    像这样写出来的《大众哲学》,自然不能算是一本很好的读物了。我同意有一个刊物所批评的话说:“现在不是没有人能写出更好的同类的书,而是没有人来努力。”是的,我承认中国应该有更好的书出来。我把这不大好的一本投到读者的面前.是很惶愧的。但这一部书竞写成了,而且竞意外地获得了不少的读者。这又使我的心里感到了一些安慰,感觉到一年的工夫也并没有白花。但这样的现象,与其说是《大众哲学》本身的成功,毋宁说是中国一般大众的智识饥荒是太可怕了。读者对于我们的期望的热烈,实在是远远地超过了我们的才能和努力之上,因此才使这样一本蹩脚的书获得了广大的读者的欢迎。我所感到安慰的是,因为《大众哲学》的出现,因为读者诸君对于这本书的热烈的爱好,研究专门学问的许多人(连我自己也在内)也许会因此深切地明白了中国大众在智识上需要些什么,因此也才知道自己为了他们应该写些什么。我自己正是因为这样才把当初写作时的那种踌躇的心情抛弃了,更有勇气地来做一些我认为应该做的工作。我相信另外的许多朋友也会有这种同感。要是这样,那么目前中国哲学上的同道者也许有人会起来努力做一件更好的工作的。《大众哲学》如果能产生这样一种“抛砖引玉”的效果,那就更是我私心所要引为慰藉的了。
    艾思奇
    一九三六年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绪论
    一  哲学并不神秘——哲学与日常生活的关系
    哲学的踪迹可以在日常生活里找到
    提起哲学,有的人会想到旧社会大学校教室里的一种难懂的课程,也有的人会想到那些算命先生。许多人总以为哲学是一种虚无缥缈的学问,或者是一种谈命运说鬼神的神秘思想,以为哲学和我们的日常生活是隔得天地一般的远,普通人决难过问。其实,哲学和人类社会生活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随时随地都可以找到哲学的踪迹。只因为是日常生活,我们太习惯了,太觉得平淡了,因此即使有了哲学,如果不仔细反省和体会一下,也就不觉得它是哲学。例如你有一个朋友,抗日战争以后和你离别七八年,现在又相见了。这时你作何感想?你首先就会觉得他和以前有种种不同,你觉得他的面容多少有些苍老了,但是,经过八年抗战的锻炼磨折,你会看出他的思想知识更进步,经验更丰富更成熟了。你们再攀谈攀谈,把七八年来各人的经历再叙述一番,就会使你有更多的感触。你会觉得一切都不同了。世界变了样,中国变了样。希特勒没有了,墨索里尼没有了,在中国的领土上也没有日本军阀横行霸道了。中国有很大的地方成了解放区,广大的人民在政治上和经济上都翻了身,另外的地方却仍在国民党反动派专制独裁统治之下,在那里,美帝国主义代替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地位,蒋介石的国民党代替了汪精卫的国民党的地位,广大人民遭受着比以前更厉害的压迫和痛苦,也更加积极更加团结地要起来反对这种压迫。就你们以前的朋友亲戚的情形来说,变化一定也很多。有的由小孩变成青年,有的由衰老而死亡了。有的人参加过抗战成了英雄,有的成了牺牲者,有的发了国难财或者胜利财,有的穷困失业。总之,你们会感到一切和以前都有不同,你们会觉得在七八年的时间过程中,有的事物新生出来,有的事物毁灭了,有的事物正欣欣向荣,成为新世界的主人,有的事物衰老没落,或者奄奄一息地进了坟墓,或者正在作疯狂的临死挣扎。这一切现象会使你们感动、叹息、兴奋,并且在你的头脑里,深深地印上一个“一切都变了”的观念。这时,即使你是对哲学毫无研究的人,你在无意中已经有了一个真真实实的哲学思想了。你能觉察到这就是一种哲学思想吗?你只以为朋友的久别重逢是人们生活里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在这件事情当中你的一切感想也只是日常生活里很平常的感想。你以为这种感想和你平常想象中的那种高深玄妙的哲学毫不相干。你不但不了解这里面就有哲学,而且如果听见有人说这就是一种哲学思想,说不定你会大吃一惊,说:为什么这样普通的一件事和这样普通的感想中也有哲学呢?其实,你本来一点也用不着吃惊,你所以吃惊,只因为你向来有一个错误的观念,以为只有那种哲学专家们所写的书本里才有哲学,而忘记了千万人在生活中和社会斗争中所发生的思想里面,到处包含着哲学思想的根苗。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