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心理学

恐惧心理指南

  • 定价: ¥45
  • ISBN:978722116042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贵州人民
  • 页数:286页
  • 作者:(美)克里斯滕·乌...
  • 立即节省:
  • 2020-11-01 第1版
  • 2020-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关于“恐惧”,“最勇敢运动员”有话说。
    本书的作者是一位极限运动的运动员,又是一位心理咨询师,这意味着本书对恐惧的解构将兼具实践经验和理论知识,能够给读者带来比较全面的有关恐惧的论述。相较于同类图书,本书的实用性更强!
    别总想着战胜恐惧,尝试和“他”交个朋友吧。
    本书的观点与绝大多数主流观点有所不同,作者不是要人们抑制恐惧、逃离恐惧、战胜恐惧而是恰恰相反,她希望人们能够拥抱恐惧,与恐惧建立良好的关系。
    通俗质朴的小故事、轻松幽默的语言,一次搞定所有有关恐惧的问题。
    本书的语言风格风趣幽默,理论论述较为口语化,同时本书还运用了大量带有寓言性质的小故事,使得本书读起来较为轻松。同时作者通过各种各样的案例(这些案例囊括了现代人生活中可能会遭遇的种种恐惧)分析来告诉人们应对恐惧的终极方法——与它对话。让读者通过这一本书,能够将社恐、选择恐惧症、幽闭恐惧症,所有有关恐惧的问题,全部搞定!

内容提要

  

    《恐惧心理指南》是一本以独特视角深入剖析人性情感的佳作。尽管这早已不是一个新颖的话题,但作者克里斯滕另辟蹊径,以其独到的观点、细腻的分析,为我们展示了与负面情绪相处的另一种方式。在本书中,作者的核心观点是——面对恐惧,我们应该积极拥抱它而不应想着战胜它或是逃避它。
    本书共有四个部分,十二个章节。第一、二部分作者主要论述了人们对于恐惧的认知误区并教导我们应该如何走出这种误区,三、四部分则着重探讨恐惧的本质、恐惧的作用与价值,以及与恐惧相类似的其他负面情感的作用与价值。在作者的观念中,恐惧以及其他的负面情感才是激励我们走向成功的关键。所以,只要学会与这些负面情感相处,获得成功就绝非难事!

媒体推荐

    “本书将实用主义、个性化描写、哲学内涵完美融合。克里斯滕·乌尔默的这本书大大扩展了我的视野,甚至改变了我的人生。”
    ——畅销书《森林里的陌生人》的作者  迈克尔·芬克尔
    “如果说,要找一个人来教导我们如何将恐惧化敌为友,那我认为,恐怕非克里斯滕·乌尔默莫属了!而且,这本书里所说的,还远不止于此,在本书中作者还将告诉我们,如何张开臂膀去拥抱生命中的每一个瞬间!
    ——《为爱冥想》的作者  萨利·肯普顿
    “恐惧一直困扰着我,直到我遇到了克里斯滕。在我的生活变得紧张而又忙碌的时候,她的建议总能帮助到我,听取了她的建议,我便能更好地工作,睡觉也更踏实。相信我,你会爱上这本书的。”
    ——鲍勃·罗尔  前专业自行车运动员、作家、体育运动评论员

目录

前言  你对恐惧的所有认知都是错的
第一部分  明晰事理
  第一章  恐惧与人生
  第二章  了解恐惧
  第三章  徒劳无果的逃避
第二部分  抛弃过往
  第四章  牢笼
  第五章  茶杯
第三部分  转变:一万种智慧的游戏
  第六章  采用全新方法
  第七章  倾听内心
  第八章  恐惧之声
第四部分  崇敬恐惧
  第九章  亲吻恐惧
  第十章  终极动力
  第十一章  光明与黑暗
  第十二章  坚持到底
后记  与恐惧的最后一次对话
致谢
出版后记

前言

  

    前言  你对恐惧的所有认知都是错的
    我一朝成名。
    一切始干从盐湖城到加利福尼亚的那次兴奋之旅。我开着一辆破旧的7972年生产的丰田卡罗拉轿车,朋友们都称它是“银色死亡陷阱”。我穿着全套滑雪装备,戴着手套,因为当时正值寒冷的一月,而丰里又没有暖气,甚至连车载收音机也坏了。靠着磨秃了的旧轮胎,我以每小时80英里的速度(7英里约等于7.6 7公里)在路上疾驶,伴随着脑中臆想的音乐,我不停地摇摆着,为自己正前去拍摄一部滑雪电影而感到激动。一部滑雪电影啊!
    不知怎么的,我说服了一位著名滑雪电影制作人,埃里克·珀尔曼(Eric Perlman),让他在最新的作品里收录一些我的镜头。我那时是一名雪上技巧。选手,在当地此赛中排名第七。我的雪上技巧水平还不赖,但在说服埃里克(告诉他我是一个极其出色的滑雪者)这一点上,我倒是更胜一筹,以至干他能让我参与一部得到行业赞助的电影。
    不过他也挺容易上当的,我不禁偷笑。事实上,当地举办的雪上技巧此赛只有七位女选手参加。
    早上四点,我开到了斯阔谷滑雪场。(Squaw Valley)的停车场。栽把丰媳火,靠在不能倾斜的破旧座椅上,试图睡上一觉。
    三小时之后,有人敲打车窗。我睁开眼看到一群男性职业运动员,他们都穿着颜色鲜亮的防水滑雪服,栽发现自己曾在滑雪杂志上见过他们。老天爷!他们拿着滑雪扳,已经准备好出发了。其中一人问:“你一定是克里斯滕吧?”我立刻从车里冲了出去。
    天气宾在太冷,我在车里根本没睡着,所以我的神智异常清醒。我套上冷冰冰的滑雪靴,拿起滑雪板、雪杖,还有一条燕麦棒,追上那些超级巨星然后一起坐上了滑雪缆车。
    我们赶的是早场,也就是说,滑雪场大概会在早上7点15分启动缆车,从而让我们能登上山顶,进而赶在其他人来滑雪之前开始拍摄。一路上,那些男运动员无视我的存在,他们兴奋地聊着足足有9英寸(7英寸≈2.54厘米)厚的新雪。我安静地坐着。在栽摇晃的脚下,新雪看起来既柔软又诱人。
    坐了两趟缆车之后,我跟着他们爬上一个叫作“岩壁”的地方。等我们爬到岩壁顶端,所有人都默不作声了。那是一个有400英尺(7英尺≈30.5厘米)长的平坦雪地,下方是一道陡峭的悬崖。我看到男运动员们分散开来,开始讨论要从哪一段悬崖跳下,并和下方处在落地区的摄影师商量着拍摄计划,而后者的16毫米摄影机已经做好了准备。与此同时,一位跟随我们爬上岩壁的摄影师也在调整着拍摄角度。
    那些男运动员一个接一个地跳下悬崖,做出后屈跳动作,而两位摄影师则将这些全都拍了下来。后屈跳是当时盛行的一种特技动作,需要滑雪者在腾空时身体向后屈,用滑雪板触碰背部。
    我意识到,很显然,如呆我想出现在这部滑雪电影里,那么我就需要从其中一处悬崖跳下去,而且在跳的过程中必须做出后屈跳。
    但是我从来没有滑过悬崖。我甚至也从没见过有人滑过悬崖,更别说还要做后屈跳了。
    我从悬崖边往下看了看,挑了一处大约25英尺高,尚未有人跳过的悬崖。我和两位摄影师说明了意图,穿上滑雪板,然后往后退了一些,以便加速。最后,我学着那些男运动员的样子,以让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大声喊:“三,二,一,出发!”
    干是我蹬雪启动。
    你也许注意到了,在这个故事里我没有提到过恐惧。为什么呢?
    如果之前从没有滑过悬崖,25英尺是很大的落差,而且这是数十年前的事情,当时使用的是轻便滑雪板,不如现在的结实厚重。也就是说,我几乎是以40英里的时速落在了两根牙签上。我的滑雪偶像在一旁观看,两位专业摄影师用昂贵的器材对准我拍摄,而我正在做一个从没做过、毫无概念且未曾练习的高难度动作……现在你想知道我是在什么时候进行了充满焦虑的思想斗争(比如思考“如果我失败会怎样”这样的问题)的吗?
    我希望能够告诉你们我是如何克服它的,但我不能,因为它并没有发生。这个故事中没有提到恐惧,是因为那天我从没有感受到恐惧。这听上去也许不可思议。对于冒险家而言,这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浪漫的理想:“我不觉得害怕!”但真相是,这一点也不浪漫,也远非理想。
    自那一天起,我踏上成名之路,也找到了心之所向。但那也标志着我陷入了所有人都会有的一种通病之中:抑制内心的恐惧。在之后的15年里,我也像其他人一样,完全抑制了恐惧。正因如此,我收获了业内媒体的盛赞,得到了赞助商的支持,受到了全球各地滑雪爱好者的关注。从好的一面来看,这让我逃离自我毁灭;而从坏的一面来看,它几乎夺走了我的性命。我能够幸存,不过是凑巧走运而已。
    为什么要读这本书?
    为什么应当由我来写这本关于恐惧的书?恐惧如此繁复晦涩,如同一条在你的血管中潜行着的蛇。或许你也同样想要无视它?
    答案很简单:我的整个人生都和恐惧有关。
    ……
    还有那些呼吸练习,指导你去“想想开心的事情”或者“把注意力从恐惧转移到平静上来”,这些似乎也都有用。在试图彻底摆脱恐惧困扰的种种努力之中,这些方法确实能让人的情绪短暂平复。
    想要取得积极成效的出发点无可厚非,但仔细回想所用的方法,你是否能意识到如果这么做,其实你就是在试图战胜宇宙和自然的规律呢?
    人类比自然规律更胜一筹吗?
    恐怕未必如此。
    在此,请迁就一下我的私心,先让我们选择遵循第二种说法(即承认恐惧的确与生俱来),来看一看恐惧并不是一种能够通过劝说或是思考而摒弃的情感。像悲欢离合一样,我们也会理所应当地感受到恐惧。
    现在,你能体会到内心中有怎样的感觉吗?在出现恐惧时,将它当作一种自然的情感流露。这样你能感受到如释重负吗?
    那么如果所有人都这么做呢?如果我们能够理解、接受、崇敬恐惧——不光是一个人,而是所有人——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样的世界,要如何才能实现?
    我想告诉大家,实现这一切比想象的要简单。而只需这样做,你会在所有方面显著改变你的人生,还有周围的大千世界。
    那就让我们来试一试吧,好吗?停止那些释放恐惧、摒弃恐惧、说服恐惧的方法,采用一些本质上完全不同的方法——真正有效的方法。让我们学会用最简单的方法减少随恐惧而生的问题,无论称之为压力、焦虑还是紧张,但内心里你明白那就是恐惧,对吧?想要获得心灵自由,就需要正视恐惧,直呼其名。让我们学会拥抱这种原始的情感,让它变成使生命充满意义的积极动力。这,就是恐惧的艺术。
    那天早上栽跳下了三道悬崖,全都顺利着陆——也就是说栽没有摔倒,动作干净利落。对待每一跳我都冷静平淡,好像一个正在处理工作的商人。过了两个小时,电影结束拍摄,山顶被来滑雪的游客所覆盖,这时那些男运动员才开始滔滔不绝地夸赞我。当时全世界都还没有女性滑雪运动员做过悬崖跳跃,更别说做后屈跳了,那更是完全没有。
    到了那天晚上,我的大名传遍整个小镇。不出一个星期,便传遍了整个滑雪业界。不到一个月,栽不仅获得了全部赞助,而且还收到了四家美国主流滑雪杂志的来电,沟通采访事宜。
    这感觉太奇怪了,我甚至算不上是一个很出色的滑雪运动员。但那无关紧要。每当听到称赞,我的自负便不断膨胀,这铸就了我的命运。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不过是我遇到了绝佳的机会,具备适当的性格,同时,也把自己与恐惧之间的关系处理得恰到好处罢了。

后记

  

    后记  与恐惧的最后一次对话
    我:你好,恐惧。
    恐惧:怎么了?
    我:你觉得这怎么样?
    恐惧:你早就该这样了。
    我:你不生我的气了吧?之前我全都搞砸了。
    恐惧:不,我再也不会生你的气了。
    未来
    20世纪60年代,美国总统肯尼迪前往位于卡纳维拉尔角的航天中一心考察。在一段著名对话中,他询问一位穿着工装裤正在擦地板的男士:“你在这里做些什么?
    对方回答道:“我在为把人类送上月球出自己的一份力。”
    无论是清洁工、我们自己还是美国总统,所有的人都在很大程度上心怀恐惧,我们都是深受非理性大脑掌控的生物。
    然而我们所有人都在发生改变。在古希腊时代人们完全拥有对子孙后代的处置权。那时,人类即等同于物品,假如父亲想要弄瞎自己的儿子,他就有权这么做。人们对此也习以为常。直到近代,奴隶制仍被一些人视为平常事物。
    但正如我们所知,改变的洪流无法阻挡。当下,我们正在见证人类在各个领域中的沧桑巨变。我们会嘲笑一百年前被视为正常的事物,而一百年后我们的后人也会如此看待我们,更遑论是一千年、一万年以后了。
    所以,如果仍按照一百年前、十年前,甚至一年前的老办法行事,那就意味着你一定做错了。多么激动人心啊!我们从历史中汲取精华,汇通今日之发现,然后创建一个超越过往、充满希望的美好未来。 我们付出的努力并非永远恰到好处,它也会出现偏差。我们彼此擦肩而过,却无法察觉身边的人所蕴含的智慧。因为我们都将恐惧视为一种障碍。但正如不断调整航线的航班最终仍会飞向目的地一样,恐惧只不过是让我们稍稍偏离了道路,而转变练习便是调整方向的办法。 一旦我们转变看待恐惧的态度,找到正确的方向,那么不出一百年,整个世界都将变得截然不同。我们用如此激进的方式重新对待恐惧,谁又能预知将会发生什么呢?也许恐惧会在人类变革中发挥一臂之力,新皮质或许会掌控大局。也许是在一百年以后,也许是在一千年、一万年甚至一百万年以后,但这一天终将到来。 我在这场心灵之旅的初始曾提到过我自己会有自己特定的、主观意味明显的立场。就此而言,我甚至说过我们会永远无法摆脱恐惧、自我意识或是思维头脑。但这只是我的个人见解——读者在细细品味之后定会自有论断。 也许一百年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实现这一点?这是肯定的。因为,这场试验还远没有结束。 不过此时此刻,我们还没有抵达终点。如果继续摒弃或是压制生命中的这些重要组成部分,我们恐怕永远也无法取得成功。尤其是在对待恐惧时,它迫切需要获得我们的尊敬和关注。 但我要说:如果坚持到底,一切皆有可能。 一个村子里生活着一位国王,据说他聪明异常,很多人跨越千山万水来请他答疑解感。 在同一个村子里,有一个男孩认为自己此国王更聪明。为了证明自己,一天旱上他捉了一只蝴蝶藏在手,心里,然后打算去问问这位国王蝴蝶是死是活。 假如国王说“活的”,那他就偷偷掐死蝴蝶,再伸出手给国王看,以此证明国王错了;假如国王说“死的”,那他就会伸出手让蝴蝶飞走,而这也会证明国王说错了。 男孩排了一整天队,终干轮到他面见国王了。他沉着冷静地伸出手臂问道:“我手中有一只蝴蝶,你知道它是死是活吗?” 国王稍作停顿,看着这位男孩,又看了看男孩的手,然后与他对视。最后国王用最和蔼的口气说道:“蝴蝶是死是活完全取决于你。” 读者朋友们,现在一切都取决于你。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恐惧与人生
    你是一万名员工组成的公司
    你是谁?你在做什么?
    你是否问过自己这些大问题?如果问过,恐怕你也不会为此考虑很久,冈为它们实在太难回答。然而这些问题的难度却决定了你的生活质量。所以,为了能够顺利开启探索恐惧之旅,我会提供一些可供思考的简单答案。在本书中,你就是如下所述的样子:一个南一万名员工组成的公司。请务必接受这个设定,因为这个设定将贯穿全书。
    这个身体公司会有一个名字。我的叫作克里斯滕,你的可能叫苏珊(Susan)、毕夫(Biff)、王,或者是出生证明上填写的任何姓名。像苹果或者本田这些公司一样,名字只不过是一个头衔,一个品牌名称而已,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公司的实质取决于一万名员工在做些什么,发挥怎样的作用。
    现在,想象一下在这家叫作“×××”(你的名字)的公司里,一万名员工中没有一个人知道自己的职位和职责是什么,也不知道谁是老板,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要生产什么。这样的公司能够妥善运行吗?
    此刻应当有警报声响起。
    这就是人类面临的情况:我们的身体中大概只有五种感官功能来应付一切,这毫无疑问会让人心力交瘁,思路混乱。这五种感官无视或者奴役了其他身体机能,而受奴役者自然非常沮丧,它们暗中发起了持续数十年的反抗,然而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而且没有人(尤其是你自己),能明白到底是谁在占据主导。这家公司的人力资源管理已经完全失控。事实上,又能有谁会知道到底自己要干些什么呢?
    这不是让一家公司事业成功的良方,显然也不是使人获得成功人生的仙丹。
    恐惧便是身体公司的一万名员工之一。尽管恐惧发出的声音不过只占总数的万分之一——我也会把这些员工称作“声音”——但它却是一位重要成员,因为它通常是身体反抗运动的领军人物。正因如此,它会在我们的生活中随时引发轩然大波。恐惧的起源:非理性大脑
    为什么小鸡会要过马路?因为非理性大脑让它这么做。
    ——塞恩·戈丁(Seth Godin)
    你知道吗?单细胞的变形虫如果遇到火,会往远处移动以求活命。它没有四肢,也没有脊椎,甚至没有大脑可以让它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即便如此,它仍知道如何求生。
    这就是恐惧——或者称作“安全与危险对抗”机制——最初的体现。这种与生俱来的智力是所有生物能够存活、进化,进而取得卓越成就的基础。
    五亿年前,现代人类大脑的一部分——杏仁体——在鱼类中首先形成。大约两百万到三百万年前,伴随着早期人类的出现,杏仁体开始统领人类生活。与塞思·戈丁一样,我也倾向于把它叫作“非理性大脑”。
    非理性大脑是位于脊髓神经顶端的两个杏仁核大小的神经中枢,它是大脑中最小且埋藏最深的部分——这里的“小”是相对于数目庞大的外层大脑皮质(也形成于大约两百万到三百万年前)而言的。虽说如此,目前为止它仍是大脑中最强大的部分。这是显而易见的:从最原始的单细胞变形虫,进化到鱼、蜥蜴、穴居人,当然了,还有现在的你,非理性大脑与有机体的存活和进化息息相关。如果没有它,人类根本不会存在。
    今天,非理性大脑不仅负责传递感情信息,它也仍然具有防范任何潜在生命危险的作用。虽然它对人非常有帮助,但它并不能分辨危险程度。在它眼里似乎遍地都是生命危险:求职面谈犹如公开行刑;同事间的闲聊仿佛都是尖酸刻薄的批评;坠入爱河好似坠落悬崖。它会记住你当众犯下的所有蠢事,并且时刻提醒你千万不要再这么做,否则你就会死去。
    如果有人向你提议做些什么,非理性大脑会立刻拒绝,因为这意味着要做出改变,全新的事物有可能威胁到非理性大脑已经设定好的一切正常生活——毕竟,你还活得好好的。
    P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