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屋顶上的炊烟/祖国与童年

  • 定价: ¥25
  • ISBN:978757070720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安徽少儿
  • 页数:187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是著名散文家、诗人项丽敏创作的散文集,每篇文章都是一幅鲜活又生动的图画,也是一曲富有怀旧感的童谣。江南淳朴的人情风俗与优美的自然风光,驱使作者以朴实的情感和谦逊的态度,去描绘那湖光山色、春野花开,去倾听那人声犬吠、万物生息,以充满灵性的笔触,向小读者展示了一个牧歌悠悠、生机盎然的美丽中国。

内容提要

  

    本书用清新细腻的笔调,描绘了山野里的故乡和童年。这里的天是蓝的,水是清的,孩子们在草地上和泥土中打滚,在淳朴的人情风俗中长大。
    糕饼坊的点心甜脆酥香,孩子背上的茶箩里春茶跳跃,红艳艳的端午锦热烈开放……作者用朴实的情感和谦逊的态度,带你欣赏湖光山色、春野花开,倾听人声犬吠、万物生息,感受牧歌悠悠、生机盎然的美丽中国。

作者简介

    项丽敏,居于皖南太平湖畔,写作散文、诗歌、童话,已出版的个人作品集有《金色湖滩》、《花森林》、《临湖:太平湖摄手记》、《美好的事物那么寂静》、《器物里的旧光阴》。有部分诗歌、散文收入合集与选本。鲁迅文学院第21届高研班学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目录

屋顶上的炊烟
  糕饼坊的光
  柿子的味道
  马阿婆的豆酱板
  小鸡崽的春天
  谷雨时节春茶香
  童年冬天的雪
  弯弯山路
  桑叶子
  捕蜻蜓的游戏
  梅子黄时雨
  屋顶上的炊烟
  观音豆腐
  吃点心
  长在树上的粮食
  腰子芋就是土豆
  青蒿糅、南瓜棵
  清凉琐忆
  扳匠哑伯
  蓝格布裙的娃娃
砂罐里的日月
  春天的小茶箩
  父亲的水桶之歌
  母亲的锅炝炉子
  气死狗的狗气死
  凉床上的暑季
  夏天的纳凉神器
  推板车的岁月
  大肚子的稻箩
  砂罐里的日月
  乡村石磨小调
  厨房的水将军
  家家有只木头狗
  拎着烘笼过冬
  火桶里的天堂
  摇篮啊摇篮
  湖滩的小世界
湖滩的小世界
  露珠与草花
  邂逅一只蝴蝶
  菜地里的乌儿们
  落叶乔木的新绿
  春天的田埂
  婆婆纳的蓝
  湖边夏雨
  临湖的斑茅花
  清明烟火新
  湖边的野浆果
  竹的美好时光
  端午锦与栀子花
  迁徙季的燕子
  凤仙花
  伏夏的河
  夏日湖面的光
  秋阳下的野甘菊
  美丽的稻禾

前言

  

    “当孩童仍是孩童,爱在走路时摆动双臂,幻想着小溪就是河流,河流就是大川,而水坑就是大海。
    当孩童仍是孩童,不知自己还只是孩童,以为万物皆有灵魂,所有灵魂都是同一的,没有高低上下之分。”
    上面两个句子来自奥地利作家——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彼得·汉德克的一首诗。朗读这诗句的时候,我就看见了我的童年,看见一个穿着花布裙梳着娃娃头的孩童,和村里的众多小伙伴一起,在田野里追逐、奔跑,在蓝天下不停地旋转,让裙摆像喇叭花一样绽开;小小的手臂向着天空挥舞,想象一双翅膀正带着自己离开地面,飞向比山还高的云端。
    小时候看见的山总是很高,河流也总是很宽阔,一小片草地就是一个丰富而有趣的王国,一丛树林就是一个深远又神秘的世界,每一朵花里都住着仙子,每一只蘑菇下都有精灵出没。在孩童的眼睛里,天上的云就是奇幻的动物,湖滩的石头是有着魔法的宝石;经过一条弯弯的山路,就是一次奇异的冒险之旅;若是在山路上遇见大片红艳艳的野浆果,就是发现了了不起的宝藏。真快乐啊。野浆果的津甜留在舌尖上,过去很多年,至今还在那里。
    很庆幸,我拥有一个在大自然的怀抱中成长的童年;更值得庆幸的是,我的童年生活虽然简朴,却是和平的、安宁的,早晨有清新的日出,黄昏有温暖的炊烟,不像我的父母——我父母的童年正处于新中国成立的前夜,生命之初的记忆里留下了饥饿的恐慌、战争的暗影。
    每一代人的生活都携带着时代的特征。比如我的侄儿,他是在科技发达、物质丰富的二十一世纪出生,童年有看不完的动画片,有吃不完的零食和堆成山的玩具。侄儿的童年是在充满阳光的温室中,但我还是觉得,他的童年并不比我的童年更快乐,因为他没有在山谷里唱过歌,没有在草地上撒过野,他甚至不敢独自走一条有松鼠和猕猴出没的山路。侄儿在城市出生,对乡村是陌生的,对大自然也有莫名的恐惧。
    恐惧源于未知。喜爱源于了解和信任。战胜恐惧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不要逃开,不要闭上眼睛,而是走进去,去看,去听,去感受,直到融入其中。
    童年是一首天真的歌,也是一个五色斑斓的小世界。我把我的小世界装进这本书里,当你翻开的时候,你可以把它当作山路边的野浆果地,和我一起,再一次去采摘;你也可以把这本书当成一片水浪拍打的湖滩,我们在湖滩的空地坐下来,听日光在水面的弹奏,听蟋蟀在草叶下的低吟,或者沿着湖滩漫步,捡拾被湖水送上岸来的树根、石头和贝壳。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糕饼坊的光
    那时我三岁半,罩着从背后系扣的娃娃裙,娃娃裙的胸口绣着小鸭戏水的图案——站在那里,远看像个白面袋儿;近看,还是个卡通模样的白面袋儿。
    我头上有两根刷把式的小辫子,爸爸帮我扎的,发梢软软地弯下来,刚好扫着两边的耳垂。
    扎好我的小辫子,爸爸上班去了。我没地方去,就自己玩。
    每天上午,我都拖着一块大方格手帕,一摇一摇,慢慢地走啊走。
    我要去的地方是糕饼坊。
    糕饼坊在老街中间,经过一条两边长着冬青树的小路,经过一座长长的青石拱桥,再经过门口倒挂着油纸伞的伞铺,然后是飘着麻油香味的榨油厂,再走过去,就是糕饼坊了。
    糕饼坊的光总是暖洋洋的,有炉火映着的缘故。不记得糕饼坊有没有灯,只记得从高高的天井上跌下来的一排天光。若是雨天,天井还会跌下纷纷雨脚;若是雪天,天井跌下来的就是雪花。我踮起足尖,伸出手来,想捉住雨和雪,可是捉不住,它们太调皮了,不肯站稳,很快就从指缝里溜掉。
    天井的光线虽不够明亮,倒也足够糕饼坊使用。糕饼坊的空气很厚,混着麻油和猪油的香气,十分浓郁,闻着让人心满意足。
    糕饼坊的地面总是出奇的干净,好像灰尘从不到这里来,可能是进门要套鞋套的缘故吧。我也套上鞋套,可是那鞋套太大了,让我的脚看起来很滑稽。
    我找一块空地,坐下来,坐在一个不碍事又能让大人看见我的地方。
    糕饼坊里,有些点心是分时令来做的——绿豆糕和蜜浸糕只在端午节前一个月做,月饼只在中秋节前一个月做。不分时令、四季出炉的是麻饼、麻球、方片糕、寿桃糕、香蕉酥、鞋底酥、饼干、麻烘糕。香蕉酥和鞋底酥只是模样长得像香蕉和鞋底,味道是一点也不像的。
    糕饼出炉的一刹那,油香就被挤到旁边去了,扑面而来的是热烘烘的甜酥香气,不知道还有什么香气比这更好闻,让人又饿又幸福。我用鼻子使劲嗅着香气,等待着同样系着白围裙、像个大面口袋的师傅们将糕饼卸下,一只只装进洋铁桶,或用油纸包起来。
    这个过程很漫长,长得我几乎要睡着了。不过我并不着急,我知道最后总有一些碎饼皮儿落在案板上,师傅们会把它们拢在一起,装进我的大方格手帕。
    那可能是我一生中最初的等待吧,被香气包裹着的等待。
    这些碎饼皮儿也不是容易得到的,它们被大方格手帕包严实以后,并不能马上落到我手里。
    “大眼睛子囡囡,来,唱一个。”
    我就站起来,拖着大鞋套,一摇一摇,走到大面口袋们面前,由他们把我抱到案板上,然后我就唱了起来:
    “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
    “小呀么小二郎,背着书包上学堂……”
    “大眼睛子囡囡唱得真好,再唱一个。”大人们鼓掌。
    “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
    “八月十五月儿圆呀,爷爷为我打月饼呀……”
    我可来劲了,唱着唱着又跳起来,两个小刷把不知什么时候散了,大鞋套也不知道掉哪里去了。案板上的脚印乱七八糟,是我踩下的,我的鞋子也沾满了白面粉。不过没关系,大人们会把案板擦洗干净,年轻的阿姨还会把我揽入怀里,替我重新梳上两个小刷把。
    做小孩子就这么好,只要会唱会跳,就能让大人开心,仿佛我是糕饼坊里的光,照亮了大人暗沉沉的生活。
    一直到五岁,每天我都能在糕饼坊得到这样一个手帕包。我抱着它慢慢走回去,每次走到半路,都忍不住打开手帕包,用手撮着吃,真是太香了。后来长大,我去了很多地方,吃过很多点心,也没吃到讨比那更香的糕饼。
    P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