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政治法律 > 法 律 > 法学理论

迷案重现(没药花园)

  • 定价: ¥48
  • ISBN:978754049773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294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百万粉丝悬疑大号【没药花园】2020重磅新作!人类学博士何袜皮带你重临犯罪现场,超强逻辑推演,巡行人性迷宫!“我搜集了媒体报道、庭审记录、警方公开的资料,重新讲述这些真实案件。”探索诡谲的人性与欲望。“从这些案件中,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人性:谎言、背叛、嫉妒、恐惧,也有对爱的坚持和对正义的信心。”

内容提要

  

    人类学博士何袜皮搜集媒体报道、庭审记录和警方公开的资料,重新讲述8个100%真实的案件。罪案或许离奇,但作案动机往往代表了人性中普遍的欲望。日本福岛县女教师宿舍的便池中,突然离奇出现尸体,凶手究竟是谁?《杀人回忆》的原型,连环杀手李春在,到底为何成为恶魔?在美国失踪的中国学生章莹颖,去世前遭遇了怎样的折磨?杀妻的克里斯和弑母嫌疑人诺拉,又为何对身边亲密的人如此残忍?……从这些案件中,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人性:谎言、背叛、嫉妒、恐惧,也有对爱的坚持和对正义的信心。

作者简介

    何袜皮,生于苏州,80后,毕业于南京大学新闻系,曾创办南京大学重唱诗社,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人类学博士。诗歌及小说作品曾发表于《山花》《青春》《天南》《作品》《西部》《中西诗歌》《诗潮》《诗选刊》《诗歌月刊》等二十余家刊物,作品被收入多部合集。出版悬疑小说《1924》,专栏结集《快逃,河马来了!》《为她准备的好躯壳》等。

目录

1  日本福岛县女教师宿舍便池怪死案
  世间的种种怪诞和离奇,排除小概率巧合,
  剩下的都是各种人、各种欲望惹的祸。
2  韩国华城恶魔
  李春在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目前看来,他似乎是一个在他人印象中充满矛盾的人。
3  寻找章莹颖
  这是他在一败涂地的日常生活中所体验不到的。
  一旦上瘾,他会不断去追求那种刺激和快感。
4  阳台外悬挂的女尸
  “她救了他,你(们)能救她吗?”
  当然,你们救不了,你们应该感到愧疚。
5  美国诺拉就母疑案
  失败的爱情真的会“一代传一代”吗?
6  法国小格雷戈里死亡迷云
  教育的缺席、狭小的交际圈和社会进程中的财富地位差距,
  都让人们的内心在欲望的洪流中找不到方向。
7  玛德琳的消失
  这个四岁的英国女孩为何会从酒店的床上离奇消失?
  在她失踪前后发生了什么?
8  克里斯·沃兹杀妻灭艾案
  暴力也可以是一种逃避,
  他甚至没有胆量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欲望,承认自己的自私和卑劣。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989年2月28日的傍晚,日本福岛县一名23岁的小学女教师探亲回来,在自己宿舍的便池下方发现了一具尸体。躺在U型便池内的是与她相识的26岁同村男子,已死亡两日。由于U型管内十分狭小,他是如何进去的,以及为什么要进去至今仍是未解之谜。警方根据法医的结论,以“偷窥导致意外身亡”结案,但众多村民无法接受这个结论。
    下面我们一起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及可能的真相。
    上篇:亲情篇
    01.发现尸体
    1989年1月7日,日本昭和天皇去世。
    1月18日,福岛县下了一场大雪。
    2月24日,日本为昭和天皇举行隆重的“大丧之礼”,全日本放假。第二天是周六,因此24日至26日小学连着放了三天假。福岛县一个小山村的小学女教师赤子(化名)多请了一天假,在24日至27日之间回了县内的老家。
    2月28日,赤子回到了位于田村郡都路村古路上的小学。虽然周六下了一场冰雹,但当天气温回升了一些,最低气温0摄氏度,最高气温12摄氏度,室外尚有一些残雪。
    晚上六点左右,天色已黑,赤子给学生上完课后,从学校走回旁边的教职工宿舍。教职工宿舍一人一间,每间都配有独立的厕所。而这起案件就发生在赤子专用的厕所下方。
    当年的厕所还采用简单的蓄粪池设计。一个U型管道,一端是位于室内的蹲便器,另一端是位于户外的排污口,定期会有清洁工从排污口把管道内的粪水抽走。
    赤子称她回到宿舍上完厕所后,碰巧往便池口看了一眼,隐隐约约看到了什么东西,像是一只鞋子,她感觉有些奇怪。
    赤子独自来到户外,发现排污口的盖子是打开的。她从排污口向下望去,看见了人的腿。她吓坏了,认为有人钻到下面偷窥她,立刻跑去通知了校长和同住职工宿舍的同事。
    校长和几个男同事来到排污口也向下探望,确认里面是人的腿,且脚上没有穿鞋。校长报了警。
    警方到后,曾试图把人从排污口拖出来,但那个人却像被卡住了。最终,消防员叫来了挖掘机,挖了整个U型管周围的土,并用起重机吊起U型管。随后,他们用切割机把管道切开。
    里面的男子身体僵硬,已经死亡多时。
    尸体的姿势很奇怪。他穿着长裤,双腿弯曲;上身赤裸,双手把衣服(有说是毛衣,有说是夹克)抱在胸前。他的头部对着蹲便器的便池口,脸朝上,但微微偏向左侧。头上放了一只皮鞋。
    根据法医推断,死亡时间是在两天前,即2月26日。死者的身上除了膝盖和肘部有轻微擦伤外,没有其他明显外伤,死亡原因是低温导致的心肺衰竭。
    结合尸检结果来看,他应当是24日就进入了管道,26日死去,28日尸体被发现。
    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是活着进入管道,浸泡在冰冷的粪水中,两天后被冻死的。死者的另一只鞋子后来也找到了,在离案发现场不远的河岸上。由于尸体在粪水中浸泡了两天,非常臭,所以在取出后先清洗了两遍才进行解剖,这意味着如果尸体上有可以被当作证据的精液、毛发、指纹等痕迹,也早已被洗掉了。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各种技术手段还不先进,尚没有应用DNA检测。由于死者没有外伤,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他死于谋杀,警方认定这是一次意外。他们推测,死者为了偷窥赤子上厕所而主动进入U型管,但由于管道狭窄无法挣脱,最终被冻死。
    村民们无法接受警方的结论,他们不相信这个优秀的青年会做出如此荒唐变态的事。
    都路村总共有3800个人,加上其他几个村子的人,村民们总共搜集到了4000多个签名。他们要求警方重新调查,恢复营野直之的名誉。但警方坚持,证据指向营野直之的死亡是个意外,没有再调查此案。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