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社科总论 > 社科总论 > 社会学

如何与利益不同的人合作

  • 定价: ¥39.8
  • ISBN:978751089362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九州
  • 页数:151页
  • 作者:(加)亚当·卡亨|...
  • 立即节省:
  • 2020-11-01 第1版
  • 2020-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复杂时代,一种坚持底线、拓展合作空间的新型合作方式。首创伸展合作理念,在普通商务以及国际争端中均大获成功。
    依靠伸展合作理念,作者帮助曼德拉实现了南非种族大和解;帮助哥伦比亚政府与反政府武装实现了合作,遏制了毒品问题。在更多的环境、教育、卫生、能源、气候等复杂的公共问题上,让利益不同多方成功了实现了合作。
    全球著名人士撰文推荐。

内容提要

  

    合作越来越困难,也越来越重要。
    志同道合不是常态,对于真正重要的事情而言,与不认可、不喜欢、不信任的人进行合作是不容回避的选项。
    本书作者在战争、种族、政治以及气候等重要领域,曾多次促成极端对立的双方达成合作,并在很大程度上至少帮助两位伟人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本书汇集近30年经验总结,开创式提出了伸展合作模式。这种新型合作模式包含三大重要原则以及实用性很强的场景规划方法,解决了传统合作模式固有缺陷,极大提升了达成合作的可能性。
    无论在商务、社会活动还是在其他场景下,伸展合作都可以给你提供解决复杂问题的思路。

媒体推荐

    这是一本突破性的著作,它解决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核心挑战:找到一种合作的方式解决我们所造成的问题。
    ——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南非前总统,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亚当·卡亨曾与我们并肩为哥伦比亚的未来努力,我们构建的四种场景一一出现,如今我们发展向好。卡亨曾向我们解释场景规划将改变我们的未来。在哥伦比亚,我们可以证明,这种改变确实是可能的。
    ——胡安·曼努埃尔·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哥伦比亚前总统、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本书表明,那些与我们意见不一致的人真的可以团结起来解决重大挑战。无论是在我们的企业、我们的政府、我们的社区,还是在我们的个人生活中,我们都可以从这本智慧而及时的书中获益。
    ——马克·泰克(Mark Tercek),自然保护协会总裁,高盛前董事总经理

作者简介

    亚当·卡亨,里奥斯合伙人公司董事,致力于帮助人们在极其重要且棘手的问题上达成合作。曾在南非种族和解、哥伦比亚内战等国际事件中,成功帮助对立双方达成合作,是享誉世界的国际合作专家。

目录

序言  
自序
前言 如何与三观不合、不喜欢或不信任的人合作
1 合作越来越必要,也越来越困难
  “我永远不可能和那些人合作!”
  敌对化综合征
  合作的核心挑战
2 合作并不总是最好的选择
  未来的道路尚不明朗
  “不可思议的选择是我们一起解决问题”
  除了合作,还有三种选择
  合作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选择
  处理问题情况的四种方法
3 传统的合作正变得过时
  退缩阻碍行动
  变革管理以控制为假设
  “只有一个正确答案”
  传统合作的局限性
4 伸展合作正变得至关重要
  伸展会创造弹性和不适感
  如何结束一场内战
  伸展合作放弃了控制的幻想
5 拥抱冲突和联系
  光有对话还不够
  不止一个整体
  每个子整体都拥有两种驱动力
  力量与爱的交替
6 在试验中摸索出前进的道路
  我们不能掌控未来,但我们可以影响它
  我们正在摸着石头过河
  创造力需要消极感受力
  倾听可能性,而不是确定性
7 从置身事外到全身心投入
  “他们需要改变!”
  如果你无法真切地体会到问题是什么,你就无法解决这个
  问题
  做猪而不是鸡
后记 如何学会伸展合作
致谢

前言

  

    如果你在努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那么很少有比颠覆你的思维更有意义、更有用的做法了。思想的转变是改变的基础,也是重建信仰的基础,是优秀领导力的核心。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改变是缓慢发生的,可能从我们接受教育或试图理解令人不安的经历开始,通常在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发生。然而,偶尔我们也会运气爆棚,仅仅读了一本书,我们的思想就会发生转变。
    亚当·卡亨(Adam Kahane)的《如何与利益不同的人合作》(Collaborating with the Enemy: How to Work with People You Don’t Agree with or Like or Trust)就是这样的一本书。
    本书正是围绕着书名展开的。书名要求我与三观不合的人合作,这不是那么难。但随后要求提高,要求我与我不喜欢的人合作,这也是可以做到的,实际上在大多数工作场所都很常见。但最后一个要求更加苛刻:与我不信任的,甚至与我认为是敌人的人合作。本书的承诺就是帮助你做到以上这几点。
    考虑到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一切,这一承诺尤其重要。我们生活在一个复杂的时代。这是一个分裂和两极分化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我们一直在寻找志同道合的人。我们有越来越多的方法结识与我们相似的人:我们被与自己兴趣、品位、政治观点相同的人所吸引。每次我在网上买东西,都会被告知类似的人也买了什么,这很有用。作为一个更大的社会,城市中正在形成一个个拥有类似住户的社区。作为国家,我们投票给那些想要把陌生人拒之门外,以及想要收回我们国家控制权(就好像有人已经把我们的国家夺走了)的政治家。
    我们生活在一个日益疏离和孤立的时代。我们越来越不信任机构和政府会为我们的利益采取行动。我们在大多数选举中都会以某种形式投出“反对”票。我们的经济、意识形态分歧越来越大,价值观之争愈演愈烈。
    这就是为什么亚当的书很重要。它提供了一种思考和行动的方式,邀请各方人员聚在一起,尤其是当他们三观不合、不喜欢或不信任对方时,由此创造出一个似乎不可能的未来。本书描述了这种存在与工作方式,实践者会以一种容易理解的方式采取行动。令人信服的是,亚当和他的同事们已经将他们的想法付诸实践。他们的努力已经改变了这个世界。
    以下是本书中改变了我的想法的一些内容:
    我一直认为与他人合作是我们的优先选择。我的观点一直是,人类基本上是合作型的,想要一起工作,我们只需要消除妨碍合作的障碍。本书的观点并非如此。本书认为,合作只是几个优先选择之一。我们的优先选择很可能是将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在可能的情况下迫使他人服从,并尽我们所能达到自身目的。另一个优先选择是适应这个世界,做出妥协,减少分歧,为了和睦相处而赞同别人的观点。
    亚当所描述的是在情况越来越无望的情况下思考合作的思路,也就是当试图控制结果,并把我们的立场强加于人行不通时,或者当我们无法适应困难时。本书中描述的合作是为了在当前的可怕现实下找到一种新的方式,推动事情向前发展,各方都认同的只有一点:有些事情需要改变。无论是对于个人、组织还是社群,当我们被迫或准备尝试新事物时,这种方法都适用。
    在我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以担任企业、学校、政府、教堂或协会等组织的顾问谋生。我所做的诸多工作都涉及帮助团队更好地合作,协助劳资双方相互建立信任,或者促进公司内部的各个部门更有效地合作。所有这些情况都假定人们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工作。在我看来,如果他们没有合作和互相信任的愿望与天性,那么聚到一起又有什么意义呢?亚当的基本观点是,这时候正该聚到一起。
    作为一种文化,我们相信解决分裂和两极分化的办法是建立联盟,制定战略击败或削弱对方。我们发起运动以证明我们的优势地位。如果我们是石油公司、烟草公司或制药公司,我们就会建立所谓的独立智库,搜集研究资料,质疑反对我们的人。
    当面对一个复杂的挑战,而且先前的努力基本上都失败时,我们就会采取一系列市场营销策略,策划活动,并调动政治意愿促使我们想要的改变发生。在公共领域,最明显的战略是反毒品、反贫困、反恐怖主义和反内战。我们召开峰会,起草宣言,得出一组行动步骤和一份新闻稿。
    峰会的使命总是为了集体的利益做一些事情。在管理和组织世界遇到危机的时期,每当中断发生时——某个产品失去了它的市场,或者某个行业或企业失去了它运作的合法性——我们倾向于进行变革管理。我们会设计文化转型项目,启动培训项目,制定新标准,寻找新员工,要求组织变得更加灵活,更加创新。
    所有这些都是被广泛接受的策略,产生了积极影响。它们当然会使情况得以改善,但实质上大多是我们在不加掩饰地试图让他人改变,让他们的想法或行动与我们的目的保持一致。这么做的本质是强权,这种做法在大部分时候都令人失望。
    如果改变很难,传统的策略就会遭遇一种天真的挑战。传统的策略有两个前提:
    一个前提是有一个精英圈子,他们知道对他人和世界而言什么是最好的。我们持有一种近乎神圣的观点,即创建智库,向毒品、贫困和恐怖主义等肆虐世界的负面清单宣战,以及选择让谁在峰会上发言和谈判是政府官员和专家圈的权利和责任。在组织内部,我们基本上认为首席 ×× 官序列是最高管理层,而且(无论是在商业、教育、教会还是政府中)他们是启动变革计划的最佳人选。
    第二个前提是相信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方式解决未来的问题。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信念,认为当我们在一个愿景上达成一致,设定目标,找到一条可预测的路径实现它们,并确定可观察的度量标准、时间线和里程碑时,变化就会发生。我们关于让人们对失败负责和承担后果的信念和语言会促使这一切形成。
    本书对这种合理的行动顺序提出了质疑,特别是在面对复杂的问题,在重要的利益相关者观点大相径庭、存在冲突时。面对复杂的问题时,无论是在社会中还是在组织中,我们都需要采取一种不同的解决方式。此时,亚当提出了一些独特的观点。
    他谈到了主流思想之外的另一种选择,伸展合作 ,运用这种方法也可以推动事物前进。他概述了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那些长期互相不信任、拥有不相容的目标,彼此不喜欢的人可以在重要意见未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创造另一种未来。这意味着把拥有不同意图的人们聚集在一个房间里,这里的任务不是协商或制定行动步骤。他们只需要同意某种情况需要发生改变,而且在任何情况下他们都不需要放弃自己的解决方案或立场。
    最后一种传统的做法,是我所珍视的,也是亚当所加以限制的,就是我们首先需要关注对立各方之间对话的本质和利益。常见的方法是通过更好的倾听,精心组织对话形式,进行困难的对话和达成一致来寻求理解。这些方法总是有用的,但在“伸展”合作法中,对话不是主要的关注点。把改变对话作为创造另一个未来的主要手段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添加新的内涵。
    伸展合作有三条主要原则,我在这里只会略微提及。你需要阅读本书,才能对它们拥有全面的认识。
    首先,我们必须确认各个立场及其拥护者的合法性和价值。
    这个观点表明,我们需要考虑的世界观或思维模式不止一种。它反映了尼尔斯·玻尔(Niels Bohr)所表达的观点:“对于每一个伟大的想法,与之相反的想法也是正确的。”
    其次,亚当所描述的合作方式是共同学习。我们不会通过谈判确定某些事情,而是会参与联合试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只有一起尝试做一些事情,我们才能共同看到在当前的情况下哪些做法是有效的。
    最后,亚当呼吁我们关注自己的意识,以及努力实现合作的人的意识。那些想把敌人团结在一起的人需要这么做。这种意识将以一种新的方式呈现,在这种方式中,我们能够注意到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而不是试图去影响它,而且我们也能注意到我们和房间里的其他人一样都是此时此刻的参与者。
    本书很重要,不仅仅是因为书中提出的观点,而且因为它是带着谦卑和对人性的接纳而写成的。亚当谈到了他推进合作的努力实际上如何阻止了合作的建立。他用非常具体的例子来证明这个理论,阐述了人们是如何找到尊重和承认敌人合理性的方法,并创造了一度看似不可能的未来。本书中的故事和理论一样深刻。
    本书暗含着一个未命名的精神层面。它运用了力量与爱的语言,这是亚当另一本书的书名。这种语言唤起了合作的某些方面,如同一个谜。我们可以用这种语言探索那些不可知的、无法定义的事物。这种合作会出现在一个团队生命中的某些时刻,它会改变努力的方式,并开启一些新事物发生的可能性。当我们认识到我们与对方拥有同等的行使权利和爱的能力时,这种合作最有可能发生。
    对整体性的呼吁贯穿全书。它要求我们面对世界政治和人类苦难的严酷现实、似乎无法协商的冲突的存在,以及一贯被忽视的历史长河。与此同时,它也请我们在思考时考虑到敌人可能会帮助我们创造一个不同的未来。而且,为了完成这项工作,我们必须作为一个有意识的、正在学习的、会犯错误的独立个体,来探究我们自己。我们必须接受,虽然怀有良好的愿望,我们也可能会失去对他人的信任、认同和喜爱,但仍然会继续行动下去。
    这里,真正需要做的工作是创造一个空间,在我们被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冲突吸引,而且这种冲突因为新闻媒体主要关注世界上发生的问题而被强化时,使和平能够取得胜利。现在的社交媒体,获得关注是唯一的目标,没有实质贡献的名人是赢家,缺乏事实的虚构是吸引观众的方式,在面对这样的社交媒体时,伸展合作的目标是实现和平。
    在这个世界上,在我们的制度生活中,有很多不必要的痛苦,很多是因为我们想要走自己的路或适应我们不相信的东西而造成的。本书是我们一直在等待的一种理念架构,能够实现力量、爱与和睦,重塑我们的集体生活。
    彼得·布洛克

后记

  

    本书呼吁采取更多的集体行动和承担更多的个人责任。在所有领域中,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工作中,在地方、国家,还是全球问题上,如果我们想做成一些事情,我们越来越需要合作,不仅要与同事、朋友合作,也要与对手、敌人合作。本书认为,为了能够在如此复杂、充满冲突和不受控制的情况下进行合作,我们需要学会伸展。
    到目前为止,本书已经阐述了如何进行伸展。最后这一章的目的是帮助你把这些方法付诸实践。
    伸展合作是一种非传统的与他人合作的方式,它涉及三个基本的转变:
    伸展的第一阶段是拥抱冲突和联系,这个阶段要求你运用两种互补的驱动力,而不是只选择其中一种:力量是自我实现的驱动力,表现是坚持;爱是重新统一的驱动力,表现是参与。你需要交替运用而非同时运用这两种驱动力。
    伸展的第二阶段是在试验中摸索出一条前进的道路,这个阶段要求你运用对话和自然呈现,带来新的可能性,而不是仅仅运用会强化现状的下载和辩论。这意味着开放地进行交谈,尤其是开放地倾听。
    伸展的第三阶段是加入游戏,这个阶段要求你投入行动,愿意改变自己,而不是停留在外部和上层,只是试图改变别人。
    大多数人觉得伸展既陌生又令人感到不舒服,因为做伸展要求我们改变根深蒂固的行为。学习新行为的方法就是不断地练习。一开始,练习的方法是尝试一些简单的新行为,注意哪些行得通,哪些行不通,然后进行调整,重复去做,在此基础上不断前进。做这种练习需要带着好奇和开放的心态,就像在戏剧中的即兴表演一样,说“好”,然后让自己被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改变。做伸展还需要你在观察自己在做什么和产生了什么影响时毫不畏惧地做出自我反省。找一位很了解你,愿意通过提供反馈帮助你的同事或朋友,陪伴你完成这项练习。 你可以按照以下这个为期六周的练习计划,来练习三个阶段的伸展。你将需要以下这些东西: ·尝试新行动的意愿 ·幽默感 ·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或者另一种记笔记的方式) ·一位同事或朋友 这里假设你将独自完成这些练习,不过你的同事会给你反馈。或者,你可以和另一个人或一个小组一起完成这些练习,这样你也可以学习他们的经验。 做这些练习有一个重要步骤,那就是每天花时间写下你的观察和思考。这种日记可以写在笔记本上,也可以写在手机或电脑上,可以采用对你而言最方便的记录方式。重要的是你要每天花时间反思,因为有意识地感知你现在的行为对于创造新行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有些人发现每天同一时间(比如在晚上)在日记本中记录下这些内容很有用。 如果你想在开始之前就对整个练习计划有一个把握,那么你可以在开始做第一项练习之前就通读所有的练习。或者你可以直接开始做第一项练习,随着练习的进行,练习计划就会变得救来越清晰。 …… 在学习伸展时,你将面对的主要挑战是克服惯常做事方式的熟悉感和舒适感。你需要从陈述句“一定要是这样子的”转变为虚拟语气句“可以是这样子的”。你需要适当放下自己的观点、立场和身份,牺牲你较小的、受束缚的自我,去追求更大、更自由的自我。因此,这些伸展可能会令人感觉既可怕又自由。 太极老师沃尔夫·洛温塔尔这样评价推手武术: 无论你的对手多么强硬、多么桀骜不驯,我们无法温和地对付他,说明我们自己陷入了胶着状态。推手的意义在于探索并最终打破胶着状态,而不是取胜。实际上,我们应该和自己玩这场“游戏”,我们将面对我们在生活中所隐藏问题的身体表现。在与自我对抗的过程中,存在着进步的可能性。我们感谢对手给了我们这个机会。 因此,在学习合作的过程中,你会惊讶地发现,那些你眼中的敌人可能会给你带来帮助。伸展要求你靠近而不是远离与你不同的人。在最困难的情况(当别人没有按照你的意愿去做,所以你只能停下来,寻找新的前进道路)下,你会学到最多的东西。你的敌人可能会成为你最好的老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合作越来越必要,也越来越困难
    形成伙伴关系、通过合作建立互相联系的强烈愿望,可能是自然界中最古老、最强大和最根本的力量。不存在孤立的、自由的生物:每种生命形式都依赖于其他的生命形式。
    ——刘易斯·托马斯(Lewis?Thomas)
    合作常常是必要的,而且通常具有挑战性。我们越需要它,就会发现越难实现它。
    “我永远不可能和那些人合作!”
    2015年11月,我促成了三十三位国家领导人举办首次研讨会。他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寻求方法解决他们国家最重要的问题:不安全、不合法和不平等并由此引发的系统性崩溃。会议上的每个人都很担心这种情况,并决心为此做些什么,他们认为共同努力可能比单独行动更能有所收益。我认为这个项目相当重要,暗下决心竭力促成。
    与会者来自各行各业,有政治家、人权活动家、军队将领、企业主、宗教领袖、工会会员、知识分子、记者。他们在意识形态上差异巨大,其中许多人是政治上、职业上或个人理念上的竞争对手。他们大多不认同、不喜欢或不信任对方。在他们的国家和这个群体中,猜疑和防御的情绪高涨。
    为了解决他们最重要的问题,这些人需要合作,但他们不确定自己能否做到。
    我原以为研讨会将一直波澜不惊。参与者们都在谈论他们截然不同的经历和观点,所有人都在一起,分成小组,一起吃饭,一起散步,一起到酒店外走访当地人和项目。他们开始谨慎地相互了解,希望能一起有所作为。
    然而,在研讨会最后一天的上午,项目运营团队(由十一名当地人、我的同事和我组成)就一些进展不顺利的事情展开了一场争论,比如协调混乱、组织过失、沟通失败。一些组织者认为我的工作做得不好,第二天他们写了一份批评性说明,互相传阅。
    团队中的一名成员把说明发给了我。组织者在我背后挑战我的专业知识和职业精神,我感到很不舒服,很失落。我害怕我期待从项目中得到的成果和收益会落空。我觉得我需要为自己辩护,所以我发出了第一封邮件,然后是第二封、第三封,解释为什么从我的专业角度看,我在研讨会上的做法是正确的。
    我知道我犯了一些错误,但我担心如果我现在承认这些错误,我将面临更大的危险。我确信,总的来说,我是对的,他们是错的;他们是恶人,而我是受迫害的英雄。
    在那一周里,我与不同的组织者进行了电话交谈,我的态度变得强硬起来。我认为那些因为我们遇到的问题而责备我的人是在无意识地背叛我和我的团队的努力。我做出了反击并责备他们。我变得越来越多疑、独断和固执。我也想保护自己的安全,所以我变得越来越小心和谨慎。我决定,我不认同、不喜欢、不相信这些组织者,我不想就这个问题与他们接触,也不想再与他们共事。我真正想要的是让他们走开,让所有的不快都消失。
    敌对化综合征
    这种短暂而尖锐的冲突让我在内心深处感受到一种我思考了很久的挑战。为了在这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项目上取得进展,我需要和其他人一起工作。其中包括我不认同、不喜欢或不信任的人。不知不觉中,我开始认为他们是我的敌人。这种内部分化将我们的合作置于险境。我们内部的这种小规模互动,再现了一个更大的国家系统的合作常态——不信任、分裂、崩溃——这个项目本应对抗这些。
    在这个普通的事件中,我表现出了一种常见的行为或综合征,我把它称为“敌对化”(enemyfying):认为和我们打交道的人是我们的敌人,认为是他们造成了我们的问题,而且正在伤害我们,并据此进行思考和行动。在不同的情况下,我们会用内涵不同的词语来形容其他人:他人、竞争对手、竞争者、对手、敌手、敌人。我们经常这样描述其他人,有时经过深思熟虑,有时漫不经心,甚至习惯性地这样表达。但敌人总是其他人:那些人。就像那些关于不规则动词变形的笑话,比如“我是坚定的,你是固执的,他是一个顽固的傻瓜”(I?am?firm,?you are?obstinate,?he?is?a?pig-headed?fool.)。在敌对化方面,类似的是“我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你错了,她是敌人”(I?see?things differently,?you?are?wrong,?she?is?the?enemy.)。
    我们身边有很多敌对化的行为。它每天都在媒体中占据主导地位:人们不仅仅把他人视为要打败的对手,而且把他们视为要消灭的敌人。这些人被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民族主义者和世界主义者、移民和种族主义者、恐怖分子和异教徒。
    2016 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充满了敌对化行为。在谈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Trump)的竞选活动时,喜剧演员阿西夫·曼德维(Aasif?Mandvi)解释了“敌对化”是如何创造出一种自我延续的恶性循环的:
    特朗普本质上是在利用这个国家最害怕的、种族主义的、排外的、基于恐惧的心态,但他也认为世界其他地方拥有这种心态是合理的。不管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还是特朗普,他们的意思基本上是:你有理由感到害怕,你有理由感到被剥夺了公民权,你有理由感到愤怒,因为这个世界上有那些人的存在。P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