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风景在你不在的地方/中国专业作家作品典藏文库

  • 定价: ¥63
  • ISBN:978752052122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文史
  • 页数:276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为“中国专业作家散文典藏文库·范晓波”的一种,收入了作家范晓波近年来的散文作品。
    范晓波曾获第二届冰心散文奖、首届林语堂散文奖、第五届谷雨文学奖等多种奖项。
    本书中的作品语言优美流畅,意味悠长,既有趣味性,又有很强的文学性。

内容提要

  

    本书分“开门见樟”“跟着湖走”“可克达拉的表情”三辑,收入了《田野的深度》《油菜花的N种美貌》《我所挚爱的自然》《风景在你不在的地方》《骑马去看香油洲》等作品,为书写自然生态和家园厚土的散文随笔精选,语言优美,意境清新自然。

作者简介

    范晓波,1970年生,江西鄱阳人,做过教师、报社记者、青年期刊编辑和企业文化经理等职业。现居南昌,任某文学期刊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在《人民文学》《十月》《诗刊》等刊物发表散文、小说、诗歌二百余万字。作品入选《21世纪散文典藏》等100余个文学选本。出版长篇小说和散文集若干。获奖若干。
    曾获第二届冰心散文奖、首届林语堂散文奖、第五届谷雨文学奖等多种奖项。

目录

第一辑  开门见樟
  田野的深度
  野洲
  开门见樟
  桃影幢幢
  油菜花的N种美貌
  野风景
  月光汹涌
  南方水塘
  我所挚爱的自然
  我闻不到苹果的香
  春天的一个早晨
  风景在你不在的地方
第二辑  跟着湖走
  从鄱阳到鄱阳湖
  无城之城
  去百慕大
  不听话的岛
  去南矶
  白沙洲
  寻找康郎山
  湖上的路
  青春作伴去共青
  沙湖山访候鸟不遇
  鹤翅下的鸦鹊湖
  湖边的银宝湖
  骑马去看香油洲
  雁翅打开新年的天
第三辑  可克达拉的表情
  星空下
  追赶草原
  看不清的森林
  雪峰下
  可克达拉的表情
  客自中原来
  边城
  一枚茶叶的近亲和远亲
  铅山的两种读音
  辣椒与蓼子花
  橙园夜访
  资溪面包
  鸡鸣叫醒的温州
  野狗岭乱想
  去葫芦坝
  以茶为媒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田野的深度
    经历了十余年的户外游逛后,很难笼统地热爱一片葱茏了。
    曾经这样表达作为江西人的骄傲:江西的每一条地平线都是绿色的。无论冬夏,无论去哪个方向,公路两侧的田野都是绿汪汪的一片。江西的森林覆盖率已达百分之六十三以上,和多年排名全国第一的福建不相上下。
    大概从二〇〇二年开始,我增加了田野漫步的频率,由一个月一次,到半个月一次,最近两年,几乎达到了一周一次,只要有时间,就往城外的高速公路和国道、省道跑。时间多就待三四天,时间少,住一两夜或当天赶回。
    不攀岩也不探洞,除了一把防身(主要防人)用的军刀、一架望远镜和一只小手电,没有其他户外设备。也从不参加任何户外俱乐部的活动。现代户外活动的基础理念是通过征服自然来突破自我融洽团队,不过是把人类的室内游戏换到室外来玩罢了。大家戴着头盔,打着红旗,播放着壮胆的音乐,像鬼子扫荡一样成群结队行进,田野只是充当了道具,或者说假想敌。
    这同我的兴趣大相径庭。征服感是人类诸多可笑的幻觉之一,大道理不说,就比比寿命吧,你连一棵樟树都活不过,你还能征服什么呢?面对田野,我的心态不过是浪子还乡,并不想惊扰任何东西,很随意走走,看看,听听,嗅嗅,天气宜人就躺在草坡上让心跳舒缓入定,进人一种假想的同昆虫、草木共呼吸的状态。
    那些有名的山川——庐山、井冈山、三清山、明月山、仙女湖、柘林湖、鄱阳湖等自然都去过多次,无名却有些姿色的野风景也发现若干。
    最终,还是难免有些失望和厌倦。
    就像同一个女人交往,一开始只留意脸蛋和身材,稍一深交,就开始注重对方的性情和内涵。
    正是这个意思,即便在江西这种湿得发潮绿得发腻的省份,有深度的田野其实也还是比较少的。
    我们的森林覆盖面积,大多得益于绿化的理念与行动,而非田野自然的发育和积淀。而这些人造的绿色,不管是在城市里还是野外,都难免显得生硬而浅薄。
    林相是个比较专业的术语,有一次去景德镇瑶里一片森林参观,当地的向导指着峡谷两侧的山林说:右边的林相要比左边的好。左边的山坡上是飞播造林的成果,右边的则层层叠叠,各种乔木和灌木扭打成一团团,互相拉拽、簇拥、翻滚着朝向天空生长。很直观的印象,林相好的右边,树木的种类繁多:枫、樟、栲、檫、栎……更多的叫不上名字。林相差的左边,是一些疏朗的毛竹和马尾松。
    我因此有了这样的定见:构成田野深度的第一项要素,就是植物品种的丰富程度。品种越丰富,则山林的面貌越驳杂斑斓。
    江西高速公路两边的山野,最多见到的树木就是马尾松、杨树、杉树和毛竹,看多了就觉得平面和单调。
    动物资源也是与之紧密相关的指标,只是动物隐藏在植物繁密的枝叶后,无法靠目测直观地评估而已。
    田野深度的第二要素,在于树木的年龄。一片速生杨树林和一片千年古樟林给人的深度感是绝对不同的。江西泰和县麻州的赣江边上有一片面积达二百多亩的古樟林,树龄均在二百年之上,超过八百年的也不在少数,树干往往要五六个人才能合抱。我先后去过那里两次。第一次是暮春,印象深的是,林中的八哥以麻雀的规模漫天漫地繁殖,种群庞大,而且一只只身形矫健、歌声狂野,不时向地面投掷粉白的炸弹。另一次是夏末,林中蚊子和蠓虫横行,人在林中基本无法停驻,行走速度稍慢就要被叮上几十个包,痛痒难忍。
    第二次去麻州,也深刻领会到田野深度的第三个要素——同人的距离。
    第一次应该是二Oo六年吧,那时麻州还养在深闺人未识,只有附近农民和个别摄影家见识过。我初到时,确实有惊艳之感。林中古木参天,绿雾浮动,宛如步入俄国风景画家希什金的油画。后来这里便挂牌变成了省里的摄影基地,开发商也很快逐腥而至了,用“爱我,就带我去麻州”这类煽情的句子引诱游客。二。一一年第二次到达时,最先听见的不是八哥的啸叫,几台推土机抖擞着身子在古樟林边发出坦克般蛮横果决的轰鸣。问领头的人他们在干什么,答曰:造度假村。又问:紧挨着林子造这么大的度假村,树林不就毁了?!他眼都不抬,像推土机那样轻蔑地把我的质疑推到一沩:不会!又不是在树林里面。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