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远方以远/中国专业作家作品典藏文库

  • 定价: ¥59.8
  • ISBN:978752052189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文史
  • 页数:269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范晓波,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在《人民文学》《十月》《诗刊》等刊物发表散文、小说、诗歌二百余万字。作品入选《21世纪散文典藏》等100余个文学选本。出版长篇小说和散文集若干。获奖若干。
    曾获第二届冰心散文奖、首届林语堂散文奖、第五届谷雨文学奖等多种奖项。
    本书是他的散文作品集。

内容提要

  

    本书为散文集。分“正版的春天”“城市在夜晚的履历”“远方以远”“用心脏生活”四辑,收入了《没有情歌的村庄》《春天的油画家》《县城小学飘来的歌》《像石头一样飞》《向日葵下的爱人和女儿 》等五十余篇作品,以作者个人成长史为主线,展示和阐释与作者同时代出生人的精神轨迹和生存美学,意境优美。

作者简介

    范晓波,1970年生,江西鄱阳人,做过教师、报社记者、青年期刊编辑和企业文化经理等职业。现居南昌,任某文学期刊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在《人民文学》《十月》《诗刊》等刊物发表散文、小说、诗歌二百余万字。作品入选《21世纪散文典藏》等100余个文学选本。出版长篇小说和散文集若干。获奖若干。
    曾获第二届冰心散文奖、首届林语堂散文奖、第五届谷雨文学奖等多种奖项。

目录

第一辑  正版的春天
  正版的春天
  没有情歌的村庄
  母亲的村庄
  瓦片下的家
  失火的村庄
  在祥环的秋日下午
  向上生长的糖
  头脑里的现实
  春天的油画家
  故乡树叶翻动
  一个时代的背影
第二辑  城市在夜晚的履历
  吃水很深的城
  在县城后面的山上
  城市在夜晚的履历
  初伏
  白昼的睡眠
  轧花厂的夏天
  县城小学飘来的歌
  解放街的天
  解放日
  暗恋景德镇
  深圳之夜和潘村之夜
  向城市道歉
  去看公墓
  火车驶过头顶
  一个人的夜晚
  鄱阳湖潜艇作战
  山地车骑士
第三辑  远方以远
  像石头一样飞
  天上的门
  远方以远
  夜晚的路
  鸟们从头顶飞过
  广州以南
  在异乡,活在家乡
  亲爱的阳台
  漂泊者在岸上
第四辑  用心脏生活
  木村的月光
  向日葵下的爱人和女儿
  在星空下交谈
  悲伤的小号
  吉他的背影
  有吉他的傍晚
  运送灵魂的那支乐曲
  空中的山楂林
  沿着民歌往回走
  那些花儿:费翔、齐秦和张楚
  一张白布的奴仆
  画布上的远方
  用心脏生活
  像老人一样
  旧宿舍里的幸福灯火
  自己的酒吧
  远雷
  刀锋是一条路
  颤抖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正版的春天
    于淑珍唱《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时,一九八一年的阳光就会潮水般从天边漫来,淹没我的头顶。还有《甜蜜的事业》,我一听这些歌心里就要起鸡皮疙瘩。“心爱的人哪,携手前进,携手前进……”你不要嘲笑我的感动,在这样的歌词面前我就是一摊稀泥,扶也扶不起来,而且脸上无限憧憬,只不过憧憬的不是未来而是身后遥远的一九八一年。
    一九八一年我才十一岁,跟着我妈住在鄱阳县柘港中学。我妈在中学教书,我在两里外的小学读书。我的学生时代主要是在县城里度过的:幼儿园、初中、高中,还有一年级和五年级。我在柘港只读了二、三年级和四年级的一个学期(另一学期在奶奶那里混),可是我对许多事情的看法就是在一九八一年左右形成的,包括春天、未来,当然还有爱情。
    一九八一年的柘港,其实并不具备特殊的抒情元素。如同那个年代所有的公社所在地,有一个以村为基础建设起来的小集镇,有一个玻璃柜台乌黑发亮的供销合作社,柜台上方悬挂着柘港中学美术老师张继旭用水粉画的印着红鲤鱼图案的脸盆、带玻璃罩的煤油灯、黑亮的高筒雨靴等日用品,闪着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商店广告画特有的笨拙亮光。张老师个子很高,解放前在杭州美专师从刘海粟大师学过画,后因父辈的地主成分中途退学返乡。我成年后回忆他的模样,发现他很像徐悲鸿。这个永远一张旧知识分子笑脸的人,曾辅导过中学里的不少学生以及我画猛虎下山和鲤鱼戏水。但时至今日我仍画不出那种八十年代的招贴画独有的木木的光泽。我对供销社印象最深的是一种用印着红字的白纸包装的玉露糕,味道很像贵溪特产灯芯糕。我大概每过一两个月才能得到买一包的钱,它因此成了记忆中最美味的糕点。
    把集镇一分为二的景湖公路上的灰尘覆盖着我对一九八一年的记忆。我常听见路两边的木头电线杆哼着嗡嗡的小调。公路边手工业社的二层楼房是集镇最高的房子,它的一楼被用来做简易车站。车站没有自己的客车,但可以卖过路客车的票,因此常聚散着一些扛着绘有外滩的万国建筑群和车流的上海牌背包、拎着大蒜和阉鸡旅行的人,大厅里因此长年杂烩着皮革、烂大蒜、汗臭等种种难闻的味道。出没在那里的人一个个都神气活现,他们身上残留的城市的气味使他们成为民间话语的中心,他们是神秘远方的新闻发言人。
    我的主要活动范围是从中学到小学的那一千米的地带,这条南北走向的线路和集镇的马路平行,两条线相距不足五百米。中学在枞树环绕的山坡上,两三排火车形状的教室前是开阔的黄泥地面的操场,孤零零地立着几副木质篮球架。操场边上是农民的豆地、小麦地和油菜地。油菜到了三月就是金黄欲滴的一大片,汹涌的金黄被远处的几片小树林阻隔一阵后,一泻千里似的四处铺展,与七八里外的村落的油菜地连成一片。
    从中学往北,依次要经过卫生院、榨油坊、公社露天电影放映场,然后才到达小学。卫生院的垃圾堆在春天会蒸发出令人头晕的热力,我每天都要在那里耗费大量的时间,寻找注射器和大量未使用就丢弃的避孕套。注射是那个年代的孩子都很着迷的动作,也许是因为它可以转移和释放儿童期积聚的对于被注射的恐惧?我注射的对象是青蛙,用水把青蛙的肚子注射得如同孕妇而后放行,避孕套则被吹成粉白的气球伪造节日气氛。一九八一年左右,避孕套被大量免费发放,这一举措并未从根本上阻止精子和卵子无节制地会师,白色的气球却到处飘荡,让一些年轻夫妻的羞愧心无处躲藏。
    榨油坊的工作方式也是极其迷人的。三四个赤膊的工人喊着号子,奔跑着用巨大的油槌撞击油榨,每一声闷响都能让油榨里的菜籽幸福地流出油来,简陋的榨油坊因此长期弥漫着菜油的浓香,就连那些掺杂着稻草的黑枯饼也芳香诱人。我每天路过那里都要停下来让鼻子饱餐一顿。露天电影场的银幕画在大队部的一堵墙上,石灰刷成的白底上窝着几撮黄泥,这是村里孩子的作品。但没有人去清洗它,因为它一点也不妨碍这块白墙向方圆十几里外的地方辐射魔力。我不愿多提的是这个线路的终点柘港小学,关于它我想不出与春天有关的太多印象。这个学校保留着我迄今为止最低分考试纪录——数学二十七分,还有四年级的一张留级通知书,我转学到县城才逃避了厄运。柘港小学里没有春天,它好像是专门用来呈现我过度热爱春天所造成的恶果的。
    ……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