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伦理学

哲猫志

  • 定价: ¥49.8
  • ISBN:978755612513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人民
  • 页数:214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一本卓尔不群的“猫小说”、一则当代社会的寓言、一部微缩的哲学史、一部文明小史。
    文学性与故事性并重:一场爆发在猫群内部的权利的游戏;一部既野蛮又温情、既幽默又深邃的动物寓言。
    全彩双封,近50幅手绘精美插图,满足爱猫人的拳拳爱猫心。
    这里不是疯狂动物城,而是疯狂的猫世界。
    以猫生映照人生,席卷全球的“猫旋风”强势来袭!
    更清晰地看动物,更透彻地看人生。

内容提要

  

    这是一部具有开创性意义的跨界作品,用猫的故事,讲透生活哲学,向我们介绍了历史上伟大的哲学流派、哲学家对于艺术、人生的态度,每一个故事背后蕴含着精辟的哲理。
    作者有意将生活与哲学结合好,由猫的奇幻故事展开对于生活的探讨,你会发现:虽然写的是动物,可文字本身透露着面对生活那样淡定悠然的审美。作者以圆融高超的技巧实现了哲学和生活艺术的完美融合,用全新创作方式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哲学之美和生活之美。

目录

引子 火焰猫
一 沉默月光之歌
二 废墟掠食者
三 薛西斯的礼物
四 爱情闯进地下铁
五 猫捕来了
六 伊壁鸠鲁与鱼
七 数学狂猫
八 褴褛猫的箴言
九 公园泛神论
十 诗猫怒了
十一 救救猫咪
十二 贝克莱的幕布
十三 朵西必须抉择
十四 部落的味道
十五 围猎理想国
十六 赢家与正义
十七 大梦后的神谕
十八 黑暗会藏匿什么
十九 猫变席卷城市
二十 卡尔与天使
续集 众神之猫
延伸阅读书目
后记

前言

  

    火焰猫
    在远古时代,因为有一只猫盗窃了太阳之神的宝石,来作为他的瞳仁,太阳之神在暴怒之下就惩罚猫族,永远不得直视阳光,也永远无法接近火焰。无论任何色彩和质地的瞳仁,那些黄水晶一般的,那些钴蓝色的,那些红纹石一般的,必须在任何时刻屈服于太阳的光芒,并且裂开。
    那只曾经盗窃宝石的猫,被烙上了刺目的火焰纹,据说离开了猫界,有的说他躲进了地底的深处,也有的说他藏匿于白云之下,在天空永久地游荡,以此来逃避太阳之神的惩罚。而他的同类,却因为他成了高贵的物种,他们有了炫目的皮肤,无须打理就充满光泽的毛发,无与伦比的反应和速度,完美的协调能力.而重要的是,那些安静的猫类学会了沉思,并且保护他们沉思的秘密。
    那个时代,太阳西沉的时候,总有数不清的石块向着它翻滚,在天尽头碰撞、粉碎,连大海都会因此而翻涌,树梢闪烁着噼噼啪啪的火光,灌木纷纷倒伏.树林之下则会卷起巨大的燔风,让所有的动物都惊恐不安。在清晨,太阳升起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会成为太阳的倒影,就像一口巨大的盛放着金色溶液的池塘.让万物沸腾其中。猫族的皮毛都会在此刻面临融化的危险,他们会失去体重,就像被画在风里那样,找不到自己的形骸,只有当太阳彻底挣脱地平线的束缚,他们才能重归大地。
    有了城市之后,他们便大举迁入,摆脱惊恐获得安宁。那些留在荒野的,则变得更凶猛,体型更庞大。
    而我们所要谈的,先是留在城市的猫族故事。

后记

  

    前年的某一天,在我每天等公交车的那个站台对面,发生了一起小小的事故,一间蛋糕房失了火。屋顶都被烧塌了,成了一座H形状的废墟。于是此后的很多天,我就每天面对着这个城市小小的创口等公交车,这算不上一场灾难,当然也不会诞生奇迹,直到施工围挡将它彻底遮蔽,就像一张创可贴那样简单。
    我一般等公交车的时候也在阅读,那时候我正陷入写作焦虑之中,我写过很多无所谓的小说,仅仅是为写而写而已,当然就无谓成功与失败。当我力图为自己以后的写作找点理由的时候,我却不能再无所谓了,因为这座公交车站台就在我二十多年前工作地点的附近,这间失了火的蛋糕房也在附近,每天面对着这样的场面,我都会想起我是如何迷上写作的。而这个爱好又是如何走到穷途末路的。
    我开始在报社工作的时候,仅凭简单的爱好和冲动,在副刊上写出了两篇很幼稚的影评。刚好那一年是电影的奇迹之年,诞生了《肖申克的救赎》《低俗小说》《阿甘正传》等杰作,我感觉我逢其时,势必大写一场不可。
    但我的上司很快给了我打了一针清醒剂,她问我:“你这些东西是不是都是看盗版碟片写出来的?”我说:“是啊。”她很严肃地告诉我:“我们不能去看盗版碟,更不能去写碟上的内容!”出于对自己职业身份的虚荣心,我当时竞然认为她的提醒很有道理。
    很多年之后,我才明白我错过了什么,我也明白了当年领导的荒谬之处。这是一种哲学上的荒谬,她将载体这样的表象置于比内容更重要的位置,颠倒了哲学概念。一张盗版的碟片不应该是决定里面的内容毫无价值的理由,也不能有损于我对它付出的劳动。 之后我又迷上了看足球,开始写足球评论,这个方向也戛然而止了,因为长辈对我午夜看足球直播提出了强烈抗议,没有什么理由,他们认为半夜看球赛就是不可理喻的行为,除非是发生了事故,否则不按时睡觉就是大逆不道。 就这样,我再一次屈从了,他们用一种生活习惯成功地击败了一个理想。直到现在,我还认为做一个职业影评人或者足球评论员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工作,比写其他什么东西都要好。但我已经无法回头,以后越来越趋向于写一些仅凭读书、思考加上生活经验就能成文的东西,在任何领域都无法做到专业。 在这个迷惘的关口,我意外收到了我的恩师龚曙光先生用毛笔给我写的一封信,信是对我发表的一篇文学评论的回应,他鼓励我应该继续写下去,溢美我具备一种用灵魂深入文本的能力。 在我二十多年写作生涯里,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给我的写作提出建议的人,而且抱有很大期待的人。这更令我感到羞愧难当,因为我早已自知我无法从干瘪的生活中获得更多的养分和灵感,长期沉沦阅读的狂喜和迷乱中不能自拔,并且我早已脱离媒体工作,实质上会离他的期待越来越远。 他的那封信,实质上是在我混沌的阅读加上胡乱书写的生涯中,点亮了一种奇异的微光——请原谅我用黑暗来形容这种生涯,因为在这样的境况里,我已经迷失了自己为何而读,该读什么,读懂了又该做什么,书本与书本之间互相遮蔽,我已做不到安心享受阅读之趣,实在与黑暗无异。 而恩师所给予的微光,仅仅是一种提醒而已,并且是一路遇到的仅有的提醒。他本意是想让我写好文评,他在信里提到了维特根斯坦,有时候我在阅读的沉闷中会去重读那封信,我反复看到这个名字,维特根斯坦竟然成了一种暗语,并且越来越显眼。 我想起了我曾经也是狂热的哲学爱好者,我差不多每隔五年就要把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小逻辑》之类拿出来重读一遍,这样做当然享受不了什么,仅仅是出于挑战最晦涩的哲学著作这样的冲动,结果我永远都没有看懂,倒是《美学》和《哲学史讲演录》看得津津有味。 于是我就开始思考,是否有将文学与哲学结合好的可能,我每天面对那个失火的蛋糕房都在想这个事情。对于我看出了趣味的那些哲学而言,它们的本质就是最好的文学,因为它们的思考可以加上很多精彩的覆盖之物,一层层地加上去,让它们的语言成为诗歌,成为散文,长出茂盛的毛发和光洁的皮肤,成为生灵,开始行动,相爱然后分离,再进入城市或者乡村,争斗或者劳动,进入历史,成为故事和小说……而且,因为它们理性的缘故,这样的添加必然是异常牢固的。 我的想入非非逐渐变得不能自控,而且沉浸于一种虚构的辽阔之中——我曾经看见过那座废墟钻出来一只黄色的流浪猫,它胆大包天地爬到了废墟的最高处,肆无忌惮地俯视着我。 等我最终确定我可以尝试一下,写个什么,去弥补我过去因为缺乏理性抗争所留下的遗憾的时候,已经是秋季了。那条街上的樟树开始落下紫色的果实,几乎每一脚下去都会感觉有什么爆裂开来,这使我找回了久违的舒畅和期待。等我下定决心动手的时候,街道上已经留下了很多的紫色印迹,那座失火的蛋糕房,也快开始重建了,人们在那里所要做的一件事,是清除被行人随意往里面丢弃的各种垃圾。 这是一件肮脏的工作,他们先把垃圾码成堆等待搬运。有一天黄昏过后,我竞然看见那只流浪猫从垃圾堆里一跃而出,后面还跟着三只小猫,它们瞪着圆圆的眼睛,爪子挥舞得和母亲一样张扬有力,仿佛它们认为自己就是城市里的老虎一样。 谢谢丁双平先生和我的几次谈话,他告诉我什么才算好的图书创意。 同时也感谢张宇霖、陈实、蔡晟三位编辑,当我刚有这个念头的时候他们就积极介入,并且帮助我最终完成它。 多令 2020年2月19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  沉默月光之歌
    那个城市有一位学者养了两只家猫,家里有摆满三面墙的书架,当他端坐书架之下的时候,这知识王国唯一的缺口,便是容许那两只家猫溜进来——老的那只叫做卡尔,快成年的那只叫做朵西。
    这位学者知道,即使他不在的时候猫也习惯性地潜入书房,却不知道他们也会潜入书籍。那里面有烫金的黑格尔著作,读那些很容易带来过度思虑的烦恼;有伏尔泰轻松的小册子,里面装满了古板而又自负的教士;有关于伊壁鸠鲁的注疏,里面的原文往往残缺,像古老城墙的遗迹;有热情而又痛苦的尼采,他的头像被烫印在封面上,可永远不能再开口说话了。还有拜伦和济慈的诗集……
    风经常会翻动它们,尤其是在暮色已深,猫头鹰悄悄开始活动之时。当主人累了,需要挪动一下身体的时候,扶手圈椅会发出轻微咯吱的一声,就会有字迹卷起,思想的页码会重新调整秩序。
    他偶尔会抱着卡尔或者朵西来阅读,他以为他们对书一无所知。
    实际上是主人对猫咪一无所知,尤其是对诡秘的卡尔。卡尔是一只摄猫,人类不了解摄猫,是因为摄猫永远不会和人类沟通,沟通了他就不能再享受作为一只摄猫的福祉。摄猫是那种会潜入人类灵魂中的猫。一只聪明的猫能获得抽象思维的能力,可能会懂得两三门知识,但只有摄猫会像人类那样懂得很多种知识,并且还可以像人类那样把这些知识进行分析。
    所有摄猫的诞生都是偶然的,猫族的灵魂会从人类意识的缝隙里悄悄潜入,那种缝隙往往出现在人类彻底忽略他们的时候,比如一场大病,或者一场绵延几个小时魂游天外的思考,这样的事情往往容易让灵魂敞开,意识饱满又丰盛,甚至流淌出来,让窥见的猫成为摄猫。
    一只摄猫的诞生是造物的奇迹。他极其罕见,并且对同类隐匿事实,让他们无法分辨。摄猫比普通能思考的猫有更大的野心,他会像人类一样寻找思想的广袤。
    这个夜晚主人并不在家,于是卡尔和朵西就去摆弄钢琴。钢琴边的案子上有一个镶着银边的桃木镜框,镜框里只有一半贴上了照片,那是一处不知名空旷海滩的风景,一块孤零零的黑色礁石在海滩上延伸,形状就像一只靴子,白色的泡沫簇拥着它,它的中心有一个空洞,盛满了涨潮时的海水。镜框边上还有一个空空如也的首饰盒,上面悬着一把金色的钥匙。
    曾经有一次,主人看见卡尔在琴键上跳跃,听着他跳出的音符,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念头:如果一只猫能够靠随机的运动来弹出一首奏鸣曲,那可能需要他跳动比地球更古老的时间,哪怕是只跳出标准的一小节,可能也需要好几千万年。
    卡尔准确地捕捉到了主人的念头,其实,在爪子上跳出音乐也许他真的需要那么久,但在他心里演奏出音乐只需要一次就够了。
    比如,现在他心里响起了舒伯特的《菩提树》,他在心里把这首曲子演奏得分毫不差,甚至把甜蜜安宁的夜晚演绎得比真实的更为饱满。他享受着这首歌,以至于不知不觉高唱起来:
    古井边长着那棵茂盛的菩提树,
    那绿荫会长满了我的关梦。
    我想在那树干上也刻下甜蜜的诗句,
    那样无论痛苦快乐都可以在树下流连……
    “啊,卡尔,你唱得可真难听……卡尔,请你停一停吧!”
    那只老摄猫终于无奈地停了下来——由于长期思考,卡尔比同龄的猫显得憔悴,稀疏的胡须干燥得很容易着火,只要一集中精力抬头纹就会显得更密集。
    一只老摄猫,怎么会突然来了这样的激情呢?
    他拉开了窗帘,有点沮丧。此刻月色姗姗来迟,小虫子们从树皮下爬了出来,向着秋天发出最后的低鸣。而他们的天敌也飞出了巢穴,在树干上剥啄出空旷。
    窗外的月晕一点点扩大开来,没有音乐的猫族,此刻也感受到了同样的孤独。
    卡尔说:“朵西小姐,我们一起来听一听《月光》吧。”
    朵西懒洋洋地回答:“要贝多芬的还是德彪西的?”
    “喔!小姐,你都记得?”
    “当然,天生的敏感。”
    “那我们选择德彪西吧,我打赌你将来会喜欢印象派。”
    P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