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地理 > 中国地理、旅游

故宫传(1420-2020)

  • 定价: ¥69.8
  • ISBN:978750755353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华文
  • 页数:389页
  • 作者:张程|责编:张轶
  • 立即节省:
  • 2020-10-01 第1版
  • 2020-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曾经,我是两代皇城:近500年国家最高权力中心,8700多间房,无数的珍宝——尊贵、厚重
    近来,我是超级网红:放低身段拥抱大众,文化创意层出不穷,传承文明棒棒哒——可爱、创新、负责
    此刻,我化作一本书:规划、布局、建造、宫廷生活;美图百余幅;四色裸脊——600岁了,第一次有人为我立传,值得典藏!

内容提要

  

    北京故宫是中国明清两代的皇家宫殿,旧称紫禁城。本书分为十五章,以叙议结合的散文,辅以众多实拍照片、馆藏文物图片,主要讲述了北京故宫的历史沿革、建筑布局、主要宫殿的职能、皇权在故宫各建筑和宫内制度上的体现、整体价值等,具体涉及皇帝理政、大臣辅政参政、皇子教育、宫内各种人的饮食起居、故宫警卫、宫中所藏珍宝等知识,是一次对故宫文化的系统描述。也是对故宫建筑和宫内管理制度的历史价值做的一次较为详细的梳理。

作者简介

    张程,浙江临海人;职业编辑,业余作家。写作兴趣集中在中国政治制度史和社会变迁,出版有《衙门口》《制度与人情》《大都会博物馆中国简史》《清朝反贪大案》等图书。曾任多所院校兼职教师,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栏目主讲人之一。

目录

千年帝国的结晶
  紫禁城是如何建成的?
  24位皇帝的“家”
  四门与角楼
  皇权照耀下的宫室
紫禁城“户型图”
  宫殿布局三原则
  金銮殿及其广场
  后三宫/御花园
  从乾清官到养心殿
  外东路与外西路
皇帝坐朝与治天下
  大朝会
  风骨圣地左顺门
  皇帝不坐朝?
从内阁到军机处
  内阁小院与大库
  “临时”军机处
  小军机的日与夜
  朝臣待漏五更寒
太监的两重天
  二十四衙门/司礼监
  内务府/敬事房
  太监的三个“儿子”
  太监的日常生活
皇子教育记
  文华殿/清宁宫/端本宫
  毓庆宫/北五所/南三所
  上书房读书
  明暗太子
宫里的女人们
  皇帝选秀与大婚
  东六宫/西六宫
  后妃悲喜剧
  女官与宫女
在紫禁城养老
  皇太后安置难题
  慈宁宫的高光时刻
  宁寿宫的颐养梦
  以孝治天下
吃在紫禁城
  聚天下珍馐
  御膳房
  皇帝的食谱
  御膳的味道
紫禁城大夫
  太医睨与御药房
  “传御医!”
  紫禁城名医
  月子房与三婆
紫禁城警卫
  侍卫处/御前大臣
  紫禁城防线
紫禁城的神灵
  钦安殿/天穹宝殿
  大佛堂/中正殿/雨花阁/英华殿
  城隍庙/奉先殿/传心殿
  皇权与神灵
风雨雷电中的紫禁城
  紫禁城消防简史
  天火与防雷
  排水与采暖
珍宝之城
  珍宝目录与造办处
  皇家出版事业:武英殿/文渊阁
  紫禁城的古树名木
两朝家风一座城
后记
  “活的紫禁城”

后记

  

    “活的紫禁城”
    如果说辉煌悠久的中国历史是一座宝库,紫禁城便是其中最显耀炫目的珍珠。
    宫殿建筑是皇权的象征。不论对哪个国家来说,宫殿都是一种特殊的建筑。它的建造,集中了民间建筑的经验,同时赋予宫廷化的严谨格律。中国古代宫殿集中体现了宗法观念、礼制秩序及文化传统的大成,没有任何一种建筑比宫殿更能说明当时社会的主导思想、历史和传统。外国有一句名言:“建筑是本石头的书。”当产生它的社会已经成为过去,它被遗留下来述说历史,因而宫殿建筑是最能反映当时社会本质的建筑。通过对宫殿建筑历史的了解,可以生动地了解古代社会主导思想意识和形态地发展。
    如今的故宫博物院不是一处简单的景点,每一次游览都是对中华民族辉煌历史和灿烂文化的认同和瞻仰。
    紫禁城是中国传统建筑的杰作,是璀璨的中华艺术的宝库,更是明清历史的见证者,是祖先对我们的馈赠。就人类个体而言,穷其一生,紫禁城的内涵都取之不竭。前人书写紫禁城的著作汗牛充栋,从建筑、艺术、帝王将相、明清历史诸多方面展开详细叙述。
    紫禁城拥有连绵的宫苑、密集的藏宝、无尽的传说,紫禁城更是一座鲜活的城池。六百年来,不计其数的人将人生中最鲜亮的时光奉献给了它,其中有雄心壮志开拓进取的帝王将相,有兢兢业业日夜操劳的刀笔小吏,有因循保守奔走谋食的官僚宫人,有懵懵懂懂度过一生的少男少女,更有无名无姓了无影踪的平凡人。命运将他们推进了紫禁城,给这座恢宏的城池增添了或多或少的故事或遗产。驱动他们的就是宫廷制度。“清代宫廷史的研究应当拓展其关注面向,其中对宫中各机构之历史及内廷生活日常史应当给予更多的关注,以加强清代宫廷史研究的广度与深度。”①本书便以制度为切人口,讲述明清紫禁城的运转及其建筑变迁、人物命运。明清的帝国气象、政治理念和历史兴衰,都隐身其后。制度史也是一个抓手,可以把诸多建筑、器物、人物和历史事件都聚拢起来,复活一座“活的”紫禁城。制度是历史的容器,诚如斯言。 人是历史的精灵,宫殿是历史的森林,思想文化是历史的土壤。而制度是风雨,是潮流,伴随着精灵徜徉历史的森林。 遗憾的是,宫廷制度这个容器,依然不足以承载紫禁城所有的内涵。比如,明代建筑不好研究,因为记载少或没有记载,甚至记载相互冲突。紫禁城建筑的更迭史不能通过制度变迁来完整呈现。而建筑的规制和装饰艺术,自然也是礼制的一部分,但宫廷制度也不能完整描述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建筑艺术。此外,由于篇幅所限,同类制度,本书择一而述。比如大朝会、选秀、供应份例等制度,明清并无重大差别,本书选择其中一代为例讲述。制度是变化的,较长时间段的做法,很难描述所有横截面的制度面貌。 本书第一章《千年帝国的结晶》是紫禁城的简史,第二章《紫禁城“户型图”》专论紫禁城的格局和中轴线建筑,兼论外东西路。之后十二章分专题论述皇帝理政、中枢决策、宦官制度、宗室制度(偏教育)、后妃和女官制度、前朝妃嫔和太上皇制度、膳食制度、医疗保障、警备侍卫制度、宗教信仰、消防采暖防汛等制度,以及紫禁城的藏宝。紫禁城不同建筑、宫院的历史便分散在不同章节之中。最后一章《两朝家风一座城》认为明清两代紫禁城的差异是两朝家风不同造成的。家族再显赫也比不过帝王家,家产再雄厚也比不上紫禁城之万一,可是朱明家族家风不修,日益懈怠,最终国灭家亡,紫禁城在烈焰之中易主。它给我们的教训,不能说不明显。 紫禁城内还有其他有趣的内容,没有论及。比如,皇帝的荷包与紫禁城的账簿,是宫廷运转的重要的基础话题。紫禁城如同一头巨兽,无时无刻不吞噬大量财富,需要规模巨大的宫廷财政来支撑,据乾隆二十一年(1756)记载,仅紫禁城内各处值班官兵的饭食银两每年就要9540余两。宫廷财政与朝廷财政的关系,紫禁城是否自我营收,如何实现收支平衡,它对国运民生是否有所影响,都是有趣的话题。因为能力和时间所限,本书几乎没有涉及。再比如,紫禁城是核心皇宫,但左祖右社、西苑南内和京郊行宫,也是帝王经常驻陛之处。帝后在紫禁城内,衣食住行皆有定例成规,一丝一毫不敢有所逾越,而在行宫离院的约束就大大疏松。厌倦了约束的帝后越来越倾向长住西苑或京郊园林之中。清朝中期以后,皇帝长时段驻留西郊宫苑,进行“园林理政”。多位帝王驾崩于圆明园周边。这些与紫禁城关系紧密的宫苑,本书也基本没有涉及。 本书的写作参考了大量前人文献,尤其是《紫禁城》《故宫博物院院刊》中刊发的卓有成果的文章。研究故宫方方面面内涵的“故宫学”一科,蔚然成风、蔚为大观,相信能积淀下来更多的优秀成果。写作的一大乐趣,就是于孤独中感受到同行者众,文献之中尽是同好。 紫禁城内容博大精深,非一本小册子能够尽述。如果读者因为本书增加了对紫禁城及制度史的兴趣,则善莫大焉。 本书的成功出版,要感谢蔡荣建、陈红伟两位编辑,感谢他们的宽容与辛劳。本书的照片为文字增色不少,我要感谢提供紫禁城照片的诸位亲友,尊姓大名已在书中配图后注明,在此不再一一列名致谢。书中难免有史实差异和论述不当之处,我为此负责,并请读者海涵。 谢谢大家! 张程 2020年4月10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紫禁城是如何建成的?
    永乐四年(1406)闰七月,以工部尚书宋礼为首的多位大臣,离开首都南京城,分赴四川、湖广、江西、浙江、山西等地。他们奉命到当地督民采木、烧造砖瓦,征发人力和物资,为一项即将开始的国家工程做准备。
    这项工程就是在距离南京千里之遥的北京城,修建一座恢宏壮丽的宫城!
    这座宫城凝聚着明成祖永乐皇帝朱棣的梦想,寄托着朱棣治国理政的宏伟规划与深思远虑。作为一位从侄子手中夺得皇位的原藩王、一位刚刚经历了血雨腥风的内战洗礼的新皇帝,“得位不正”的梦魇始终萦绕在朱棣的心头。这个噩梦不仅是精神道义上的,更表现为实实在在的局势不稳。朱棣希望逃离侄子建文帝的故都,迁都到自己的龙兴之地北平。早在夺位的第一年,朱棣便下令将北平城改名北京,透露出了明确的迁都信号。当然,他摆在台面上的理由是元朝残余势力盘踞在蒙古高原,“天子守国门”,迁都北京有利于对抗北元。他要效仿父皇朱元璋,建立不世功业,名垂青史。在冠冕堂皇的理由之下,朱棣强力压制反对迁都的声音,将各种资源持续输送到北京城去。
    一座配得上朱棣政治蓝图的伟大宫城,呼之欲出!
    工部尚书宋礼奉命砍伐嘉木良材之时,不会预料到原材料收集工作会持续10年之久。他们深入原始森林,寻找阳光下最好的金丝楠木。这种楠木高大坚固,香味隽永,且不怕虫蚀、不易糟朽,是宫殿梁柱的绝佳材料。楠木最大的问题是生长周期长达300年,到永乐年间只存在人迹罕及的怒涛悬崖之处。宋礼带领的伐木队伍,“入山一千,出山五百”,将近一半的建设者没有看到宫城开工的那一刻。这些历经危难、采自西南深山层峦的巨木,借助长江水力,顺流而下,“一夕自谷中出,抵江上,声如雷”。它们将一路呼啸,在两岸官民的惊讶目光中,抵达遥远北方的北京城下。
    在如今的保和殿后方,御路正中的石陛是一整块艾叶青石,石长17米,宽3米有余,厚1.7米,重200多吨。这块巨石采自北京西南良乡的大石窝。且不论挖掘之难,单就运输当年就征调了数万名劳工。即便是数万人也搬不动如此巨石,只能选在寒冬腊月,先在道路两旁每隔一里左右掘一口井,再从井中汲水泼地建成冰道,然后前拉后推,用了28天才将石头运到工地,最后雕成石陛。
    宫殿的地砖来自鱼米之乡苏州。苏州一带土质好,烧工精,明初负责修建宫殿的苏州工匠们纷纷推荐家乡的产品。工部最终选定江苏省苏州市陆慕镇余窑村生产。余窑村土质优良、烧制有方、产砖颗粒细密,“敲之有声,断之无孔”,朱棣赐封此地为“御窑村”。御窑所产地砖得名“金砖”。黏土砖为什么冠名金砖?一种说法是金砖成品质地坚硬,有金属质感,敲击时发出金属声响,因此得名金砖;另一种说法是金砖生产严格、制作考究、工序繁复,从取土练泥到出窑磨光需要一年半时间,光烧窑就需要上百天。出窑的成品必须体质细腻,棱角完好,有一丝瑕疵就弃之不用。每一块运到工地的金砖都极为昂贵,价同黄金,故名金砖。此外,山东临清生产建筑用砖。
    每一项建筑原料,无不慢工细作,无不精益求精,十年光阴不知不觉中便流逝了。
    “倾天下之力”,莫过于此。
    在此期间,朱棣的宏伟蓝图渐次铺展开来,北伐草原、西下南洋,建章立制、破立有道。永乐十四年(1416),朱棣君臣统一了迁都思想,正式选定“北枕居庸,西峙太行,东连山海,南俯中原,沃野千里,山川形胜,足以控四夷,制天下”的万世之都——北京为大明王朝的新首都(《明会要》)。万事俱备,只欠动工了。第二年二月,以泰宁侯陈硅为主,柳升、王通为副的新首都营建工程正式开始。
    古老的中华帝国积淀数千年的精神文化和物质文明都将凝聚在北京城,朱棣毕生的宏图伟志和所有参与者的所学所思都倾注在了即将拔地而起的宫城之上。
    如果说都城是帝国的精华,那么宫城就是其中最炫目的结晶。
    一座伟大的宫殿,是一个文明最重要的物质载体;一座伟大的宫殿,是一个文明发达程度最显耀的明珠。
    大明帝国在朱棣的指挥之下,在前期十年的准备之下,开足马力改建北京城。中国都城形制在五帝时期是“单城制”,发展到夏商周时代实行“双城制”(宫城与郭城),北魏首都洛阳城首开了“三城制”(宫城、皇城、郭城),一直延续到朱棣时期的首都设计。随着社会不断发展、城市日趋繁荣,北京城发展为了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中心,朝堂煊赫、四民聚集、百业兴旺,是彼时文明的中心。明朝在元大都的基础上,明确了北京三城,最外侧是由内城和外城构成的“郭城”①,护城河环绕着高大的城墙。其范围就是现在北京二环路以内地区。前三门大街划分内外城,大街南侧为外城,也称北京“南城”;大街以北是内城。内城南墙开三门,东西北各开两门,一共九座城门,皇城就在内城中南部。皇城以内,汇聚着朝廷衙署和所有与皇室有关的机构。皇城南起长安街,北至地安门大街(时称北皇城根②),东到东皇城根,西抵西皇城根。四条大街原本围成一个规整的南北竖长矩形,由于西南建有元代大慈恩寺,所以皇城在西南角凹进一个小矩形,也就是现在府右街和灵境胡同西南的区域。民间以“皇城根”代称北京城。
    皇城开辟四个城门,正门是南端的承天门(天安门),北门名为地安门,东西分别为东安门、西安门。皇城有四个城门,内城有九个城门,民间也以“四九城”代称北京城。
    P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