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经 济 > 财经管理 > 财政金融、保险证券

风投

  • 定价: ¥69
  • ISBN:978752172134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446页
  • 作者:(美)汤姆·尼古拉...
  • 立即节省:
  • 2020-10-01 第1版
  • 2020-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的主要目的是构建风投在美国从早期的起步到近期的主要轮廓。通过风投历史的视角,揭示美国式自由市场的本质,包括创业融资中不断竞争的力量,以及对资本收益不懈追求的激励机制。
    这是一本能够帮助不同类型的受众走近、了解、学习和思考风投的与众不同的书,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优秀著作。

内容提要

  

    孙正义6分钟就决定投资阿里巴巴,狂赚2500多倍;张磊第一单全投了腾讯,现在腾讯市值超4万亿元;彼得·蒂尔给Facebook投了50万美元,8年后变成约11亿美元;
    阿瑟·洛克给苹果投了约6万美元,3年后上涨为约1400万美元。
    风投的传奇故事为大众熟知,似乎就是一场1变1万、1亿的金钱游戏,但“当涉及风投时,那些不了解其历史的人更有可能获得糟糕的回报”。
    哈佛大学教授汤姆·尼古拉斯从大历史和全球背景开始,全面回顾了风投发展史。从19世纪的捕鲸业开始,转入棉纺织业,再到硅谷的高科技企业,风投行业的规模不断扩大,在创业融资领域的影响力也日益增强。之后,尼古拉斯进一步分析了风投的环境决定因素,并重点讲述了阿瑟·洛克、红杉资本和KPCB等风投巨头的传奇经历。
    尼古拉斯认为,风投是一种精神状态,体现在对冒险的渴望、大胆的创新,以及通过创新投资对不可能获得的财富的追求。基于这些,风投主要面向资本效率最高、潜在好处最大的高科技领域,极大地促进了社会大规模创新、深度创新,使得社会能在新技术的推动下飞速发展。
    当我们想要了解人类的冒险核心、创新的驱动力,这本书是了解这一切的入口。

媒体推荐

    这是一本能够帮助不同类型的受众走近、了解、学习和思考风投的与众不同的书,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优秀著作。
    ——田轩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
    这本书有趣易读,内容丰富,讲述了从捕鲸业融资到当今数十亿美元的风险基金等,包含你想知道的关于风投的一切。
    ——阿瑟·洛克  戴维斯-洛克风险投资公司创始人
    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曾把美国称为“明日之国”,而这本书出色地展示了创业风险的火箭燃料——风险资本是如何发挥了根本而独特的作用,从而证明了爱默生所言不假。
    ——麦克·麦普斯  Floodgate投资公司合伙人
    一部优秀的、原创的风投经济史图书。
    ——泰勒·柯文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教授

目录

引言  历史的意义
第一章  捕鲸探险
  捕鲸业的成败
  组织模式:基本结构和所有权
  航行融资
  作为中介的经纪人和他们的业绩
  船长和船员的选拔和激励分成机制
  周期性、泡沫、风险和多元化
  三个互补的要素
第二张  风险资本的早期发展
  棉纺织业的“高科技”创新
  获取前沿技术
  签订现金流和控制权合同
  棉纺织业中的风险资本和规模化
  通过金融中介配置风险资本
  创新热点
  资本与管理
  创业投资的根源
第三章  私人资本实体的崛起
  非正式市场:为高科技创业公司融资
  家族财富和家族办公室
  劳伦斯·洛克菲勒的角色
  投资公司及合伙企业
  J.H.惠特尼公司及其他东西海岸实体
  美好的开端
第四章 市场与政府
  初创企业的融资缺口
  ARD 的成立
  ARD 的组织结构
  ARD 的投资策略和方法
  长尾理论的证实:数字设备公司
  来自准政府实体的竞争:意识形态之争
  小企业投资公司计划
  向有限合伙制前进
第五章  有限合伙制结构
  早期有限合伙制与法律框架的改变
  石油与天然气有限合伙制企业和风投的纳税问题
  DGA公司
  格雷洛克合伙公司
  文洛克创投
  政府支持:养老基金与风投资金供给
  资本利得税改革效果
  提高制度化程度
第六章  硅谷和投资风格的出现
  硅谷风投的先决条件
  投资于人才:阿瑟·洛克和仙童半导体
  戴维斯洛克(1961—1968)
  投资英特尔
  苹果和戴索尼克公司
  投资于技术: 汤姆·珀金斯和KPCB
  天腾
  基因泰克
  投资于市场:唐·瓦伦丁和通往风投的途径
  红杉资本
  投资、理念和回报
  为腾飞做好准备
第七章  20世纪80年代的高科技、不断发展的生态系统和多样性
  高科技领域的繁荣和萧条
  银行、IPO 中介、夹层融资和风险债务
  企业风投
  公私实体
  分层、业绩基准和投资阶段
  规模扩张:新企业协会
  新一代的杰出投资者
  多元化问题的起源
  未来的机遇和警示
第八章  大泡沫
  20世纪90年代的高科技革命
  风投的回报与薪酬收益
  关键性投资
  风投的结构、策略和方法
  电子商务混战:Pets.com对战Petstore.com
  历史视角的重要性
  余波中的风投:合法性危机
  创造金融与社会价值
尾声  从现在到过去到未来
致谢
注释
译后记

前言

  

    历史的意义
    可以说,风投基本上是美国的发明。这是一个追求“命中”的行业。在这门生意中,对多家创业公司的投资构成了大规模的投资组合,其中少数几笔投资所带来的优渥回报,可以弥补绝大多数收益平平或者打水漂的投资。这种“长尾”的收益分配方式在美国产生的影响比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产生的影响都大。如今,尽管硅谷的领导地位面临挑战,但那里仍然是全球最重要的风投创业中心。本书将阐释美国如何获得了风投的首发优势、为什么风投是可持续的,以及历史会诉说出它怎样的未来。
    美国的风投行业通常可以追溯到1946年成立于波士顿的ARD(美国研究与开发公司),当时有一批投资公司试图以类似于现代风投行业的方式,将针对创业公司的长尾投资系统化,ARD便是其中之一。然而,在更早的历史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许多定义现代风投的特征,比如新英格兰捕鲸企业和上层人士们提供的早期工业化融资资金。历史展现了一些关键的金融机构和先锋是如何发展起来的,并为透视该行业的未来提供了宝贵的视角。这也有助于揭示为什么风投是如此显著的美国化。
    风投关注的是为创业公司提供融资,它主要面向资本效率最高、潜在好处最大的高科技领域。现代风投主要依靠风投公司普通合伙人的中介作用实现,他们代表有限合伙人(通常是不直接投资于创业公司的养老基金、大学捐赠基金和保险公司)将风险资本引入创业公司。作为中介,风投公司以年度管理费(通常是有限合伙人承诺资本的2%)和附带收益(通常是投资基金产生利润的20%)的形式获得报酬。风投基金通常会持续7~10年,而其背后的风投公司往往同时管理着多个基金。
    众所周知,风投融资模式的特点是其独特的收益方式。风投回报不像股市回报那样遵循正常的钟形分布,而是高度倾斜。位于右侧长尾上的少数优异的投资,像对基因泰克和谷歌这类公司的投资,产生了总收益中的大部分。本书将这些低概率但有高回报的结果的吸引力描述为“长尾的诱惑”,并且将对于这些结果的追求与狂热和投机泡沫相关的周期行为,以及与高风险赌注事件(例如彩票)相关的、期望值几乎为负的持续行为区分开来。’在风投的语境中,长尾投资是指中介机构试图利用其专业领域特长产生巨额回报,将风险资本调集到创业公司中的系统性方法。经济理论认为,在一个信息完全对称和市场有效的世界中,中介机构是不应该存在的。。风投家之所以存在,可以说是因为他们在创业投资的选择和管理方面能够持续拥有信息优势。另一种解释是,他们只是作为资本渠道和组织者发挥作用,并没有增加创业成果方面的价值。
    想要获得长尾收益不是件容易事,风投有时也会很混乱,容易受到投资周期和破坏性波动的影响。然而历史表明,风投的社会效益是巨大的。通过促进对全新技术的融资,美国风投家支持了一大批高科技公司,这些公司的产品从半导体到重组胰岛素、电信发明和搜索引擎,彻底改变了我们工作、生活和生产的方式。虽然技术变革常常会干扰劳动力市场、加剧薪酬不平等,但从长远来看,创新对于生产率的提高和经济的增长至关重要。风投行业一直是创新的强大驱动力,有助于维持经济的发展和美国的竞争力。
    鉴于美国在风投史上的重要性,本书将采用以美国为中心的观点。不过,本书的分析可以从更深刻的历史和全球背景开始。早期,人们希望将财务收益从合伙生意中分离出来,进而建立了类似现代风投所使用的规则和规范。地中海的一些古典文明具有稳定、高收益和发达商业企业体系的特点。虽然市场在规模和范围上往往还比较小,但交易可以超越家族关系,扩展为投资者和客商之间的公平交易。中世纪威尼斯的契约传统具有惊人的现代性,可以说威尼斯人在从事冒险的贸易航行中表现得非常像风投家。制度环境和文化规范促进了企业通过商业投资进行扩张。
    ……
    鉴于不可能从历史的角度对最近发生的事件进行有效分析,我并没有试图把本书的主要分析推到21世纪初以后。不过,在结束语中,我确实试图根据近年来变化的背景和争论对历史观点进行反思,从而展望未来。这种反思建立在5个主要的贯穿本书的主题之上。
    第一个,历史表明,杰出的风投式收益是零星的和罕见的,集中在特定的公司和时间段。事实上,整个行业更多地反映了一种对风险的文化习惯和对长尾投资的行为偏好,而不是朝着更系统化地实现超额回报的方向发展。
    第二个,如果有人问风投公司到底是如何做自己的事情的,我们不清楚答案是否与半个世纪前的有很大不同。风投组织的主要形式仍然是基金寿命很短的有限合伙制,尽管这限制了投资回报的时间尺度。虽然也有一些组织结构和战略上的创新,但是相对于一个为重大变革提供资金的行业,创新显得出奇罕见。
    第三个,尽管人们经常认为,硅谷的特殊优势可能会受到美国其他地区或全球范围内竞争模仿的挑战,但这忽略了一个事实,就是作为一个由风投推动的创业中心,该地区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存在历史偶然性的。这主要是由于美国风投是在特定的文化和监管背景下诞生的,其他地方基本上没有复制成功的。但与此同时,随着其他国家开始寻求自己的发展道路,威胁依然真实存在。
    第四个,与之相关的是,必须注意一个经常被忽视的事实,即风投行业制度化的部分原因是政府政策。立法者通过制定政策,允许机构投资者在做投资选择时提高风险容忍度、改变对投资收益的征税以及促进更多的高技能移民,从而塑造了有利的环境——推动了那些可能成为硅谷的地区的增长。在很多方面,美国政府通过为大学的基础研究提供资金扮演着美国风投公司的角色,这些研究将打开创业企业的发展道路。很明显,美国风投的未来将取决于维持这种舒适的有利环境的关键方面。
    第五个,从文化的角度来看,本书所考察的风投历史不可避免地以白人男性的活动和成就为中心。这更普遍地反映了美国商业和金融精英的人群构成。从人才管理、竞争力、业绩回报以及公众对该行业的看法来看,扭转风投行业在多元化方面的糟糕记录对其未来至关重要。
    最后,虽然本书的主要目的是构建风投在美国从早期的起步到近期的主要轮廓,但本书的写作考虑到了更广泛的背景。通过风投历史的视角,揭示美国式自由市场的本质,包括创业融资中不断竞争的力量,以及对资本收益不懈追求的激励机制。风投行业出现在一种文化背景下,在这种背景下,创业风险、财富积累和财务收益都得到了接纳,而这在其他国家是不那么容易被接受的。长尾诱惑可以被视为更深层次的经济和文化独特性的体现,凸显了资本主义在美国是如何演变和被接受的。

后记

  

    风投在很多创业者的眼中是如此神圣,他们追逐、膜拜,希望能博得风投之神的垂青,成就自己的创业辉煌。但你是否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又是因为什么原因产生、发展起来,并成为今天这个模样的呢?
    风投又是如此神秘。它时而一掷千金,慷慨至极;时而贪婪无比,形同秃鹫;时而极其吝啬,紧捂钱袋。而且常常玄而又玄地宣称,人比事,更重要。
    风投还时常展现出神奇的能力。无论是和庞大的社会财富、国家资本,还是动辄万亿美元的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相比,都是九牛一毛,但就是这样一笔笔“小钱”,成为20世纪以来世界科技及商业创新的重要力量。
    欲知大道,必先知史。
    你手中拿着的《风投》,正是这样一本从历史的视角审视风投的读物。
    我和本书作者,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学威廉·阿伯那西讲席教授汤姆.尼古拉斯曾经有过比较深入的交流。那还是2013年11月,我应邀到哈佛商学院做学术讲座,讲座结束后按照惯例和系里的教授们一一会面交流。我和尼古拉斯教授的会面安排在下午4点。初冬的波士顿天黑得很早,窗外飘着小雪花,屋里我们的讨论却非常热烈。我当时的一个很重要的研究方向就是创业投资,所以很关注风投。但我主要是从金融的角度关注风投,也就是更专注风投如何利用其特有的投资结构解决信息不对称和代理问题,从而为创业企业赋能和创造价值。而尼古拉斯教授也在研究风投,毫无疑问,共同的研究兴趣使我们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但有趣的是,他研究风投的角度和我很不一样,他更加关注从历史的角度研究风投的沿革和发展,试图对现实有所解释和启发。 几年后,当我得知他出版了新作《风投》的时候,欣喜异常,第一时间阅读了原著。直觉告诉我,这是一本能够帮助不同类型的受众走近、了解、学习和思考风投的与众不同的书,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优秀著作。所以当中信出版社找到我,希望我能够翻译这部著作的时候,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很高兴有机会将这本史诗级的风投著作呈现在中国读者面前。 从历史的角度再次审视风投,有助于我们认清风投的真相,也可以增加我们看待它的新鲜感和时代意识。同时,“史论结合”是东方传统史学的一个重要的优长之处,翻译本书时,我也努力学习《史记》中“太史公日”的感觉,站在当代人的角度和原著作者一起梳理风投的历史,为读者提供不同的思考维度。 本书从19世纪的美国说起。独立战争以后,美国内需旺盛,人们将目光投向海上。鲸鱼浑身是宝,捕鲸回报可观,但需投入巨资,而且风险巨大。既然如此凶险,共担风险才是好办法。当时该行业发展了一种新颖的风险融资形式——支持一个专家船长装备一艘坚固的船,雇用最好的船员,并能在海上平均坚持3年半的时间。当船长带回一头鲸鱼时,投资者将会得到数倍于前期投入的回报。这样的机制与今天的风投非常相似。捕鲸业可观的回报,吸引了无数资金进入,成为19世纪美国五大支柱产业之一,高峰期美国的捕鲸船只数量占全球的八成之多。可以说,源自捕鲸业的资本大冒险,奠定了美国风投模式的经验基础。 石油的发现并广泛使用终结了美国捕鲸业的辉煌,煤油灯取代了鲸脂灯成为人们照明的首选。但美国的风险资本却活跃了起来,19世纪下半叶,从大修铁路到卡内基建立钢铁帝国,到查尔斯·弗林特成立IBM的前身CTR公司,再到爱迪生的电气革命,都有风险资本的影子,更不要提风投“圣地”——美国硅谷,还有谷歌、苹果、亚马逊、特斯拉、推特、脸书等这些为我们的商业和生活带来太多改变的大公司了。 观察风投的发展历史,我们会发现政府与行业互动、制定政策,极大地促进了风投行业的发展。第一个现代意义的风投公司是1946年成立的ARD公司。1958年出台的《中小企业投资法案》提供了很大的助力,该法案促成了中小企业投资制度的建立,风投的第一次浪潮应运而生。同样在1958年,第一家合伙制风投公司在美国诞生,这种形式很快被推广。1978—1981年,美国国会连续通过了一系列具有重大意义的法案,其中很重要的一项是允许养老金进入风投领域。这些都加快了风投的发展。 作为世界上风投最发达的国家,雄厚的科技实力、政府的支持、良好的制度环境和法律环境、有效的组织形式、成熟的资本市场和经验丰富的风投家、良好的管理人员激励机制、紧跟市场的研究开发活动等,这些都是美国风投蓬勃发展的重要基础。 风投在美国产生、发展以后,很快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巨大影响。1985年1月11日,中国第一家专营新技术风投的全国性金融企业——中国新技术企业投资公司在北京成立。1998年3月,时任民建中央主席的成思危先生在全国政协九届一次会议上提交了《关于尽快发展我国风投事业的提案》,被列为“一号提案”,为我国风投行业的发展掀开了新的一页。 20世纪90年代,最早的一批风投家进人中国的时候,由于他们对中国市场还不是很了解,也不清楚哪些行业更具投资价值,因此直接复制了美国的硅谷模式,TMT(科技、媒体、通信)行业也随之成为他们最先青睐的目标。但渐渐的,随着中国风投不断发展,他们也开始形成基于中国市场的投资理念和投资风格,探索富有中国特色的多元化投资之路。 今天的中国出现了许多独有的商业模式,中国正成为风投和回报规模最大的国家。如果只看最近10年,中国有可能已经超越了美国,成为超级独角兽规模最大和数量最多的区域;从头部公司来看,中美已经没有明显差距。在科技及商业创新领域,中国正在为世界做出越来越多的贡献。 英国哲学家弗朗西斯·培根说“读史可以明智”,唐太宗李世民说“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中国历代从政者,“皆据古鉴今,以立时治”。盖以史为鉴,可以明得失,致用于当世。对于本书的每一位读者来说,最主要的挑战是跳出自己所处的时代和身份,从一个更为广阔的视角感受本书作者对于两百多年来历史事件发展的描述和价值判断。都说历史大潮浩浩汤汤,我们每个人只是大海中的一滴水、沙漠中的一粒沙,虽然事实如此,那又如何,今天我们都在见证历史,我们也必定在创造历史。 中国的风投市场在20世纪80年代才姗姗起步。早期的中国本土风投在缺乏退出机制的情况下,满怀着对中国纳斯达克的期许白手起家,在早已沦陷在国外顶级风投手中的中国市场上开疆辟土,跌撞前行。2009年,作为中国对纳斯达克的首次尝试,中国创业板开市。久旱逢甘霖,中国本土风投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崛起,在2010年更是掀起了全民风投的浪潮。短短数年时间,中国风投市场的投资金额已从可以忽略不计悄然跃升至世界第二位。 中国本土风投在市场的风雨变幻中不断学习,如今已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色。2019年7月22日开闸的科创板,又为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的风投市场带来了全新的机遇与挑战。站在新的时代起点,如何继续完善专业化、规范化,用好中国思维、抓住中国机会、走出中国道路,是中国风投行业面临的全新挑战。 经济的起源是人心,所谓人心就是需求。虽然中美资本市场环境不完全一样,但人心是相通的,投资的底层逻辑也是相通的。充分了解美国风投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在此基础上去伪存真、为我所用,在如今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发展的大背景下,显得尤为重要。 在翻译过程中,在保证表述流畅的同时,我对原著的内容进行了验证。因此,希望本书比原著更加易懂,且更符合中国人的语言和阅读习惯。 当然,此书之所以能出版,首先要感谢中信出版社的编辑王律,在我因为其他教学、科研与行政事务繁忙而屡屡拖稿的时候,她给予了我最大的容忍。同时,我也要感谢我研究团队的成员赵影、张溪婷和杨元辰,她们为本书的翻译做出了很多辛勤的、基础性的努力。本书的翻译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项目号71790591、71825002、91746301)和北京市“卓越青年科学家”项目(项目号BJJWZYJH01201910003014)的资助。 由于个人水平有限,而且不是英语翻译科班出身,同时这也是我的第一部译作,所以翻译过程中一定会有错漏,尚祈读者诸君赐予宝贵意见,不吝指正。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捕鲸探险和风投基金背后的投资模式被认为是可以互换的,这两个行业的收益分配也非常相似。捕鲸经纪人在提供资金的有钱人和从事航行的船长、船员之间充当中介,就像风投公司在有限合伙人和投资组合公司的创业团队之间充当中介一样。美国在捕鲸方面创造性的兴盛,反映了一种独特的文化,即创业例外论,以及风险资本的配置和对高回报的追求。捕鲸业的资本回报率可能会很高,但与这个不可预测且危险的行业相关的负面风险也可能会很高。在美国,捕鲸是最早应对风险资本中介、组织形式、所有权结构、激励机制、团队建设和委托代理权衡等复杂问题的生意之一。捕鲸生意代表着探索美国风险融资起源的一个重要起点。
    捕鲸在16世纪首次成为一个商业化产业,当时冰岛和西班牙比斯开的捕鲸者每年经营大约60艘捕鲸船。在竞争优势转移到英国之前,荷兰人占据了主导地位(直到18世纪70年代左右),在格陵兰岛以东的地区开展业务。随着每年从沿海港口到北极寻找弓头鲸的航行次数激增,议会的奖励刺激了“商人们在这项贸易中做投机买卖”。然而,到19世纪,美国已经成为明确的行业领导者。到1850年左右,全世界900艘捕鲸船中有近75%是在美国注册的。新英格兰是美国捕鲸业的中心。起初,马萨诸塞州楠塔基特是最重要的地点,该地在1768年时拥有125艘捕鲸船。后来,当更大的船只难以在楠塔基特的沙洲上航行时,新贝德福德开始崛起。兰斯·戴维斯、罗伯特·高尔曼和卡林·格莱特对该行业的大量研究表明,美国的优势来自各种因素的混合,包括通过经纪人、船长和船员的人力资本实现的创业和管理,诸如船舶设计之类的技术创新,以及强大的奖金“分成”系统,这意味着捕鲸人基本上在航行中都持有股权。
    尽管有这些激励措施,还是很难预测捕鲸成功的可能性。想想著名的“埃塞克斯”号,赫尔曼·梅尔维尔发表于1851年的小说巨作《自鲸》正是受此启发创作的。1819年8月,有着成功的历史记录和“幸运船”美誉的“埃塞克斯”号从楠塔基特出发,驶向太平洋,这预计将是一次利润丰厚的捕鲸冒险之旅。1820年11月,在一个平常的日子里,当船员们瞄准一个鲸群时,一条85英尺长的抹香鲸撞向了船的左舷。这艘重238吨的捕鲸船倾覆沉没,船员们匆忙登上三艘捕鲸小艇,从残骸中收集给养。1820年12月,船员们抵达了一个荒岛。一些人留了下来,而另一些人则前往大约3000英里外的南美洲海岸。两个月后,这些海难幸存者由在智利海岸附近工作的捕鲸船营救。
    乍一看,可能很难看出19世纪的捕鲸与现代风投有什么共同之处。投资组合公司的创业者所做的决定,并不会冒“埃塞克斯”号船长和船员所面临的致命风险。此外,创业者可以利用专利等机制从新技术中获得回报,但与任何捕鲸冒险相关的经纪人、船长和船员所面临的主要挑战,却是寻找他们没有任何财产权的新鲸鱼种群。
    然而,对两个行业的详细调查表明,它们之间十分相似,尤其是在收益分配方面。绝大多数由风投支持的公司都失败了,产生了明显的长尾。那些“命中”的投资预计将会抵消产生亏损和回报平庸的投资。一家顶级风投公司最近的业绩显示,其投资组合总回报的52%来自仅占投资组合总成本的6%的初创企业。在这些风投公司做出的个体投资决策中,62%是亏损的,而5%产生了超过10倍于原始投资的回报。收益的这种分布反映了一个事实:就像成功的捕鲸探险一样,风投的命中率也很难事先确定。
    为了说明现代风投和捕鲸的收益之间惊人的相似之处,我将使用来自戴维斯、高尔曼和格莱特的捕鲸航行数据来描述捕鲸业。他们的数据来源广泛,包括亚历山大·斯塔巴克的权威作品《1878年美国捕鲸业历史》中列出的航行数据,以及由约瑟夫·迪亚斯汇编的1783—1906年4127次新贝德福德捕鲸航行的数据,迪亚斯本人很可能就是新贝德福德的捕鲸船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