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艺 术 > 艺 术 > 绘画作品

驻村画记

  • 定价: ¥46
  • ISBN:9787219110157
  • 开 本:24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广西人民
  • 页数:173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阅读本书,看新时代奋斗在扶贫一线的年轻干部,如何舍亲离家,不畏艰险,用真诚为民之心,帮助群众解难题、办实事、办好事。文化如何扶贫?用画笔画出一条通往群众心里的路,落实政府扶贫政策,千方百计融入群众,扶贫又扶智,带领乡亲走出致富新路子。全书以一人之视角展现一场轰轰烈烈的脱贫攻坚战是如何打响,以一村之变化展现广西精准脱贫取得的丰硕成果。生动的国画和鲜活的故事,展现一锄一犁,一草一木的乡村生活酸甜苦辣,朴实无华却又意趣盎然,字画结合形象地展现一段脱贫致富之路。

内容提要

  

    本书是一本以驻贫困村第一书记的视角,通过绘画和日记相结合的形式,来展现广西精准扶贫工作的成绩与实效的图文读物。全书立足精准脱贫时代背景,通过极具乡村特色元素的绘画和平实质朴的文字,展现新时代奋斗在扶贫一线的年轻干部,是如何舍亲离家,不畏艰险,扎根农村,用自己的专业能力和辛勤汗水,落实政府扶贫政策,千方百计融入群众,扶贫又扶智,带领乡亲走出致富新路子。本书字里行间,画里画外,充满乡音、乡情、乡趣,描绘出乡村旧貌新颜,以小见大,以一人之视角展现一场轰轰烈烈的脱贫攻坚战是如何打响,以一村之变化展现广西精准脱贫取得的丰硕成果,对讲好减贫的中国故事具有重要意义。

作者简介

    尚新周,1982年5月出生,中共党员,硕士研究生,广西艺术学院人文学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师从梁耀教授,对人物画、山水画、花鸟画均有涉猎。2015年10月至2018年4月被选派到德保县东凌镇多脉村任驻村第一书记。在驻村工作实践中,用图画的形式对驻村工作进行记录,画山村所见所闻,说驻村扶贫故事。2018年5月举办“画说扶贫·新周的驻村故事”主题画展,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目录

干了这碗酒,就是德保人
桑素给,哏口咯
心中的风景
好好干,能干好
贫困的家庭各不相同
有空常来坐坐
吾家有女未长成
把酒话民愁
有摩托车,每天都是新的
张家长,李家短
“指标”狗、“敲门”猪和鸡书记
最了不起的是村干部
鸡书记卖货记
挺得住,不停步,不掉队
跟书记一起吃就甜
山村的夜亮了
画中情

前言

  

    两年半的时间
    一辈子的财富
    2008年,我考上中国画方向研究生,从河南老家只身南下,来到广西艺术学院求学,户口也迁过来了,从此与广西结下了不解之缘。2011年毕业后,我留校工作,成为广西艺术学院的一名教师,典型的“从校门到校门”。后来,我还在广西南宁买了房子,娶了老婆,生了孩子,扎下了根,成了真正的“广西人”。
    学校的生活很单纯,日常工作就是行政事务、学生工作、上课和画画。全国轰轰烈烈开展消灭贫困的战役,广西也是脱贫攻坚的重要战场,我虽然日常有看到相关新闻,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这跟自己会产生什么直接联系。2015年10月,我突然接到通知,说我被组织上选派到德保县东凌镇多脉村任驻贫困村党组织第一书记。
    多脉村?第一书记?我觉得很突然,特意在网上了解了多脉村相关信息。妻子在一边忧心地说:“孩子才一岁,这段时间又经常生病,你去那么远,我一个人怎么办啊?”
    那一夜我失眠了,辗转反侧,不断思考着学校、家庭、进村的各种事情。第二天清晨,我对妻子说:“我要去山里看看,我觉得在那里我可以做些事。”一种隐约的牵连纠缠着我的心,在我短暂的徘徊中,它重重地压在那儿。然而,心的天平没有摇晃几下就稳定了,甚至期盼快点到村里去,哪怕想想,都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激动。
    经过层层培训,我们这一支队伍,被派驻到乡镇,分散到各村,简单安排一下住宿,便开始走屯串户,开展贫困户的精准识别工作。从高速路到三级路,从乡间沙石路到山涧乱石路,从羊肠小道到没有路可走,这种变化让人心理上产生了很大的落差。
    我被派驻的多脉村,是几个贫困村中最偏僻的一个。村部(村委会办公大楼的俗称)距镇政府所在地四十公里,距县城六十公里,属典型大石山区,石漠化严重。全村共有二十三个自然屯,分散在山里,几乎全部不通路,要手脚并用在石棱上行走。
    面对如此条件,我一阵摩拳擦掌,跑了一天回来,便开始浑身酸痛,晚上回到宿舍,一头栽倒在床上便再无力起来了。时间久了,这些路走的次数多了,也不觉得累了。记得一次因为工作任务急,中午十二点到陇暖屯整理结对帮扶材料,我顶着太阳爬了近两小时的山路,到了农户家整理了五小时的材料,一直汗流浃背,最后整个人都虚脱了,几乎瘫在地上。走回来的路上,水喝光了,嗓子发干,村干部小周赶紧跑遍整个山头,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个青瓜,让我啃着半截青瓜,我才走完那一段路。
    我平时坚持住在村委会,如果镇上没有必要的工作安排,我会深入大山里的村屯,吃农家饭,喝农家水,学农家语言,用切实的感受不断验证扶贫数据,面对面了解村民所思所想所需,积极解决他们关心的问题。
    初到多脉村,两个没有得到当年危房改造名额的农户义愤填膺地跑到我面前抱怨村干部分配不公,让我主持公道。我先稳住他们的情绪,承诺过两天去找他们喝酒。
    之后在乡镇和村干部详细了解危房改造的政策、分配原则和他们家庭情况后,提着酒去他们家聊天,跟他们讲了相关政策,鼓励他们明年积极申请危房改造,冰释了他们对村干部的误解。酒后,他们拉着我的手,结结巴巴地说:“听您说话,心里舒坦。”还有一户姓黄的人家,儿子外出务工,一个老太太带着两个孙女生活,看见别人得到了捐助,就愤愤地用当地话骂我。我得知以后去她家了解情况,给孩子带去玩具,根据她家的情况帮助找结对帮扶人,后来她见我就笑,我打趣说:“可不要再骂我咯!”群众的接纳只是第一关。在脱贫攻坚战中,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但身为第一书记,我必须肩负起自己的职责和使命。我认为,精准扶贫,核心是让群众脱贫致富,关键是发展产业,首要问题是掌握村里的实际情况。为此,在精准识别贫困户中,我和村干部认真了解各家各户的具体情况,把得到的信息与群众干部一起综合分析研究,并为村里产业发展谋划。
    对于多脉村这样一个交通闭塞、思想保守的贫困村,产业发展谈何容易。经过反复讨论开会,我们决定从发展群众熟悉的短期可以致富的黑猪养殖等产业着手,慢慢地向养生态鸡,种植烟叶、油茶、中草药等产业延伸。
    作为一名广西艺术学院的老师,从当第一书记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反复问自己两个问题:怎样才能发挥自己最大的力量?怎样才能将自己的专业和扶贫工作结合起来?于是我在工作之余开始画画,画我的工作,画我的理想,画村里的风景和故事。我把自己的画挂在微信朋友圈和QQ空间,得到很多朋友的关注和点赞。
    看着红红火火的网络空间,我心想为何不在此基础上把东凌镇和多脉村宣传出去。随后,在后援单位和东凌镇以及德保县相关单位的支持下,“文化+产业”扶贫思路逐渐成形。我计划通过画展、微电影、摄影展等方式,宣传扶贫成果和当地产品,同时打造一个集宣传、产业展销为一体的文化促产业发展平台,为东凌镇和多脉村的产业发展保驾护航。
    和学生们一起学习,一起聊天,无论是党员教育、学生干部培训,还是探索绘画创作,我时常会不自禁地谈起驻村工作的经历,一种自豪感自然地流露,这是心底储存的一罐蜂蜜,只要有倾倒的机会,就会自然而然地流出来,像极了电影中老人对着孩子们回忆年轻时激情岁月的场景。画画时,题材和内容都深深烙上精准扶贫的印记,可以信手拈来,山就是德保县的山,路是东凌镇的路,人、房子和村里各种家禽演绎着一个个驻村的故事。我给我的学生们说:“两年半时间,是我一辈子的财富。走进人民群众、用自己力量努力解决群众的问题,是我最自豪的事。”
    后来村里修建龙门,我捐赠一千元,大家在村里的微信群里炸了锅:很多在外打工未能谋面的兄弟,一个个说要和我喝酒,说没有我的努力就没有现在的多脉;说我是永久的多脉人,不能忘记我这个兄弟。我很感动,现在的多脉,对我不再冷漠,大家也不再分散,团结起来做了很多事,难懂的壮话变成了亲切的乡音,一曲曲晦涩难懂的壮歌,现在听起来也悦耳动听。我专门刻了一枚印章“脉动我心”,意思是多脉村时刻牵动我的心,成为我的第二故乡。
    平时和村里的干部群众保持微信联系,有机会来南宁,就一起出来坐坐,喝点酒,聊聊村里的近况。每年一有机会,我就会回去看看,有时候即使回不到村里,也要在县城吃上一碗猪血肠。走走山中的路,听听牛羊的叫声,感受一下一进村老人小孩一脸笑容用壮话喊“尚书记”的场景。
    2016年上半年,做第一书记还不到一年,在一次座谈会上,德保县组织部部长提到“广西艺术学院要发挥文化帮扶的作用,结合自身特点和专业优势,多维度扶贫”,随后开玩笑地问我能否写一首关于第一书记的歌曲,我当时就答应了。因为第一次写稿,虽然激动却没有经验,仅凭自身感受,睁眼闭眼都在思索、概括,时不时记下突然在脑子里闪现的文字,一下子写了一千多字,几经提炼打磨,用了半年时间才形成终稿,分了三段,介绍第一书记工作、情感经历。后在学校党委组织部和音乐学院的支持下,请李勋作曲,谢斌演唱。2016年10月26日,我绑着护腰腰带到靖西参加第一书记工作推进会,谢斌和李勋在南宁进入录音棚为歌曲《第一书记》开始忙碌了。当时想着自己写的东西即将被演绎出来,心里有很多期盼,像等在产房外的感觉,期盼中,动人的旋律已经在耳边响起。该歌曲后来作为广西电视台大型原创公益扶贫节目《第一书记》开场曲,还参加“和你唱山歌”——2017广西原创歌曲春节晚会,在德保县新闻中播放,成为广西第一首歌颂第一书记的歌曲,影响广泛。这首歌就是我对第一书记这一岗位的理解。任满归来已时过两年,每当随单位领导下村入户,老幼妇孺见到了我还是会眼前一亮,惊讶地说:“你不是驻多脉村的尚书记吗?电视上常听到你写的《第一书记》那首歌。”
    一切都是美好的,值得追忆,值得创造,值得期待。

后记

  

    新周有话说
    或诗或画说扶贫,一字一句老天真。
    挥毫忆写村里事,自言自语夜已深。
    《驻村画记》是我驻村工作期间一些日常手稿杂记的汇编,是一段美好记忆的再现,是广西人民出版社各位编辑和我一起再创作的成果。
    经过一年的筹划和努力,现在终于可以成书、出版,我心情激动。能在全国脱贫攻坚收官之年,试着讲好自己的扶贫故事,为“文化扶贫”实践增砖添瓦,我感到非常荣幸。在此,感谢我的母校、工作单位广西艺术学院对我的栽培和支持;感谢德保县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多脉村干部群众在脱贫攻坚实践中留在我脑海里的美好记忆;感谢“伯乐”广西日报社对我的青睐和指导,广西艺术学院领导、同事在书稿修改过程中的悉心教导和建议。
    以此向奋战在脱贫攻坚一线的扶贫干部、为脱贫致富事业埋头苦干的老乡们致敬!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2015年10月,我受学校选派,到德保县东凌镇多脉村任第一书记,兼任广西艺术学院扶贫工作队小队长,和其他四名第一书记一起到德保县东凌镇五个贫困村工作。
    当年8月份,学校组织部找我谈话,问我是否愿意下乡去做第一书记。我没有什么思想准备,当场愣住了。“第一书记”这四个字虽然听过,但其实并不懂什么意思,只知道下乡,也不知道去哪里,要干什么。但既然是组织的安排,我当场表态:“服从组织安排,随时准备着。”
    后来专门上网查询,才知道原来是到贫困地区去做扶贫工作。换个环境工作,自己觉得挺好,可以贴近大自然了,唯一担心的就是如果离家太远,很难照顾到家庭。吃饭的时候跟家人说了此事,父母表现得很平静,嘱咐我好好干,外出照顾好自己。妻子的反应激烈一点,她跳起来,哭诉:“孩子一岁多,我一个人怎么照顾啊?你走了,谁送我去上班啊?家里这么多事,孩子万一生病了我怎么办……能否和领导说说,换个人?”我说:“没那么快的,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晚一点给你买一辆小点的电动车,方便你上下班。”
    原本拟定是2016年4月出发,后来2015年9月接到通知,根据自治区党委组织部要求,由于要实施贫困户精准识别,下乡的时间改成2015年10月出发。时间紧急,原来的工作安排和计划被打乱,工作交接成了很大的问题。在音乐学院领导班子积极协调下,由办公室三位辅导员分摊我手头的工作,另选王老师扛起原来我负责的财务工作,大家周末和假期都不能休息,紧张地进行工作交接。现在我还清晰记得蔡央院长和张梅书记叮嘱的话语:“组织上派的工作是最要紧的,当前最大的任务是扶贫工作。”
    我原负责音乐学院办公室全面工作,没有配行政秘书,所以需要整理很多数据和材料才能做好交接,这段时间晚上也泡在办公室,常常半夜两点回家。辅导员手上都有自己的一块工作,特别是团委书记要肩负起办公室和团委两大块工作,压力很大。大家对于突然分配的工作没有拒绝,主动和我对接。我整理一项,就和相关同志交代一项,把原工作内容按块将进度情况跟对接人都做了交代。
    给妻子买好电动车方便照顾家里,10月1日下午,女儿突然被确诊为手足口病,边照顾孩子边交接工作,7日孩子痊愈出院,我就匆匆赶往德保。
    德保县是百色革命老区扶贫的主战场,东凌镇是德保县扶贫最前沿,多脉村是东凌镇“十三五”时期确定的自治区一类贫困村之一。从南宁到德保县城,到东凌镇,到多脉行政村,到分散的二十三个自然屯,从高速路到三级路,从乡间沙石路到山涧乱石路,从羊肠小道到没有路可走,这种变化让人在心理上产生了很大的落差。初到德保,特别是从学校送我们的车上下来时,心情很复杂。车上大家都在讨论德保是什么样的,东凌是什么样的,我们要去的村子又是什么样的。所谈的内容无外乎网上可以搜寻到的一点信息和天马行空的想象,聊红枫,聊矮马,聊蛤蚧,后来大家困了,也有点乏味了,就各自打盹休息。我坐车是睡不着觉的,不断地从窗户向外看去,在学校办公室里待久了,看到郁郁葱葱的树木、秀丽的山峦、整齐的村庄,心里有点激动,想着我要去的村是不是也这样美丽,思绪又一次放飞漫无目的的天际。
    P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