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杭州(钱塘风物好)

  • 定价: ¥49.8
  • ISBN:978750326566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旅游
  • 页数:170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千年重镇的前世今生
    两千多年历史层层叠叠,积累在这一片土地上。历久弥新正是它的魅力所在,每一个时代它都焕发出来新的光彩。
    杭州风物的崭新叙事
    风景、街巷、旧事、风物、味道,杭州的人文精神与市井风情附着于每一个烟火日常,演绎出一个个“新杭州故事”。

内容提要

  

    杭州,自秦朝设县,隋朝筑城,吴越建王城,南宋立国都,两干多年历史层层叠叠,积累在这一片土地上。它曾是中国人“江南想象”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向世界输出了丝绸、茶叶、瓷器以及“诗意中国”的东方意境。而现在,它是全球互联网与全球数据网的重要一极,有望向世界输出云计算、移动支付,以及数字中国的杭州方案。本书所做的寻觅,便是通过风景、街巷、旧事、风物、味道五个视角来展现这座古典与现代完美交融之城的人文精神与市井风情,讲述“新杭州故事”。

作者简介

    吴卓平,80后,媒体人。参与多届世界杯、奥运会、亚运会现场报道,自诩“追过的星与熬过的夜一样多”。曾在多家媒体开设体育评论专栏,并在《杭州日报》有“敲桌子”个人专栏,笑侃圈里圈外,获中国报纸副刊年赛专栏一等奖。又兼旅行达人,热爱摄影,泡过死海,徒步沙漠,走过二十余国,在众多知名媒体刊发旅行随笔。

目录

第一辑  看见风景
  西湖畔的花间雅集
  广济桥的福泽
  万松爱情故事
  八卦田边话八卦
  翁家山,好地方
第二辑  街巷故事
  胭脂巷:小巷故事
  龙翔桥的人间烟火
  占城门的前身今世
  古巷里的百年药铺
  司徒雷登的小弄堂
第三辑  武林旧事
  鹰从笕桥起飞
  郁达夫的皋亭穷游日记
  1929,摆擂西湖
  吴昌硕的梅知己
  那一首爱的小诗
第四辑  地道风物
  生生不息“杭儿风”
  “62”的变迁史
  “虐狗”的山核桃
  玉兰花开
  无杨梅,不夏天
  逛书店也是件正经事
第五辑  寻味天堂
  烽火连天片儿川
  老街古早味
  大肠经
  葱包桧的爱恨情仇
  “老底子”的春宴

前言

  

    与一人,踱一城
    (出版说明)
    一座城,伫立在历史长河边,披着时间的柔光,看岁月流转,世事变迁。它静默不语,却内涵万千。它的故事,远非走马观花、匆匆打卡可以领略;而是要点一炉香,温一壶酒,与它对坐,慢品细读。
    “诗和远方”并不是“生活在别处”,所谓的“别处”,亦是彼岸人家的日常烟火。一座城的故事里,历史波澜壮阔,山川沧海桑田,在彼时彼刻,都是一户户人家寻常日子的点点滴滴。
    “爱养心识”,才能“策发神解”。当我们奔波在现代生活的高速轨道上,需要不断地回溯来处,以便汲取滋养心灵的能量,明晰未来的道路和生活的方向。“一人一城”系列即着眼于个体对城市的品读、体悟,每个城市邀请一位当地文化名人作为“向导”,深入城市风貌、历史风情、过往人物,以及街巷市井、在地美食、时下生活。作家用微温的笔触,带领读者深入城市的角落,行走之间,让一座城市的气质、气息、气韵自然浮现出来。我们相信在这样的个人视角中,一座城市在漫漫光阴里沉淀下的温暖,将会浸润和拥抱我们的此时此刻。
    本系列的作者们,都在当地生活多年,对他们所在的城市有深刻的体验、观察,他们与那座城市耳鬓厮磨,读城,读人,读生活;文字里不减其厚重,又添如许亲切与灵动,字里行间,处处贴着地气,洋溢着生活的细节与微光。而这也是我们所特别珍视之处。相信这个系列,将带给读者不一样的阅读感受。
    第一辑定位为“诗意栖居×人间烟火”,三本书分别为鱼丽的《上海海上风情录》、金泓的《苏州吴门酒一杯》、吴卓平的《杭州钱塘风物好》。
    在大众的印象里,上海是繁华魔都,是十里洋场,总是带着一股精英范儿,气场强大,像“穿普拉达的女王”。但在鱼丽珠灰般的笔调下,这座东方大埠,于一茶一饮间氤氲成独属一人的岁月光影。老城厢、百乐门、电车,行经的园林、海上名人故居,还有闺秀、植物、美食,以及习画、写字、女红……林林总总,都落到了日子的肌理里,触手生温。
    苏州是一幅水墨画,像吴冠中的,也像丰子恺的,是想象中的江南情致。金泓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他写水墨色的街巷和古镇,写粉墙和花窗,他也写二十三岁的叶圣陶在吴县第五高等小学办图书馆,办商店,组织演出,开辟农田——所谓的大教育家,也不过是在这样的每一天里好好做事,让人感觉亲切而鼓舞。
    杭州曾是中国人“江南意象”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向世界输出了丝绸、茶叶、瓷器以及“诗意中国”的东方哲学。而现在,它是全球互联网与全球数据网的重要一极,有望向世界输出云计算、移动支付,以及数字中国的杭州方案。80后的吴卓平以媒体人特有的新锐笔风,将这座古典与现代完美交融之城的人文精神与市井风情呈于纸面,把“新杭州故事”讲得风生水起。
    “与一人,踱一城”。我们可以在书里,跟随一位当地文化名人,去翻阅一座城市的前世今生,我们也希望您能和生活中很重要的亲人、朋友、伴侣,慢慢地踱过一座城的街头巷尾,去触摸时光在那里留下的斑驳痕迹。
    在人人向往“诗和远方”的新时代,我们希望旅行不是一场出走,而是一次通过文化细读实现的生活回归。这也是在文旅融合背景下,我们对“城市旅游”的一种期待。如果说“乡村旅游”要通过回忆乡愁,唤起人与自然的和谐,那么与之相对应的“城市旅游”,要追寻的,则应该是通过文化体验,实现五彩生活与隐秘心灵的平衡。
    “一人一城”丛书编辑部
    2020年10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西湖畔的花间雅集
    四月的某一天,一位上海的好友给我发来微信,她在办公桌上的花瓶里插了几枝芍药花,装作不经意地摆拍……
    这春目的喜悦心境,她试图传递与我分享。可惜,我早已对这用伶仃几枝小花小草包装起来的春日仪式感免疫了,内心并无太大波澜——谁让我此时正荡漾在湖滨公园里呢?
    由于单位与西湖恰好一街之隔,占尽了地利优势,吃完午饭,我都会来湖边走走,让全身上下每一粒细胞都沐浴在这澎湃的春风之中。
    当然,说到仪式感,杭州人同样擅长。
    著名的文艺中年郁达夫曾这样总结道:“一年四季,杭州人所忙的,除了生死两件大事外,差不多全是为了空的仪式。”
    他概括明人高濂的《四时幽赏录》——杭州人光是在春天,便有八卦田看菜花、孤山月下看梅花、西溪楼啖煨笋、虎跑泉试新荼、苏堤看桃花、保俶塔看晓山6大经典活动,而赏花就占去了其中的一半,可见,这是杭州人享受春天的最佳仪式了。
    这两天,流浪了许久的太阳终于回归,江南的春光也越发肆无忌惮起来,连同内心深处徘徊许久的湿气也一并蒸发掉了。公园里、大马路边,真真就如顾城的诗中所写,“三月的风扑击明亮的草垛,春天在每个夜晚都数她的花朵”。
    长桥公园里的白玉兰,亭亭玉立,淡绿色的绒毛还未脱落,如柔软的婴儿般惹人怜爱;太子湾公园里的樱花也开了,尽管从含苞待放时的鲜粉,到最后落下,不过短短数目,但杭州人恐怕没时间像日本人那样伤感于这一份消逝——毕竟有太多的风景要欣赏、要眷顾,梨花、桃花、杜鹃花、海棠花……真不能怪杭州人“花心”。
    而杭州人的大部分赏花活动,是围绕着西湖完成的——柳浪闻莺、雷峰夕照、苏堤春晓,这些其他地方鲜有的花韵与风情,在这里也就是绕湖走上一圈罢了。如若以湖心为圆心,再扩大一下半径,还能到达九溪烟树、龙井问茶、虎跑梦泉、灵隐禅踪等“西湖新十景”。可以这么说,一路向西、向南,你便成功地打开了西湖地图的副本,再次被另一种风格的美景震撼到。不过,最近散步时,我还发现了西湖的第十一景——穿梭于树梢之间的小松鼠,它们是湖边的小精灵,只是如今被善意的游客和市民喂得肥了点。
    我的老师林之女士,是杭州城史、民俗专家,她在新书《一字不识》里就详解了“花”这个字。
    “花”的本字其实是“华”,最初古人说“花”时,用的是“华”,看它的古字就明白了,那是从树上开花而来的象形字。其实在古人眼里花是有区别的,木本植物开的花称“华”,草本植物开的花称为“荣”。
    说起花事典故,她更是信手拈来:
    杭州吴山,一到春天满山的繁花,树花草花数不清有多少种,今天单说石壁上开着的一朵花:“一枝花”。那石壁上刻着元曲大师关汉卿的一首曲子:《南吕一枝花·杭州景》。“南吕”是它的调调,“一枝花”是它的曲牌,“杭州景”是题目。关汉卿是北方人,来到杭州,没见过如此锦绣乡、风流地,“看了这壁,觑了那壁,纵有丹青下不得笔”,于是写下一曲“一枝花”,盛赞杭州温婉风光。
    据她考证,杭州人喜花赏花的习俗,始于吴越时代的马塍,相传马塍水土肥沃,吴越钱王在此养马,彼时,马塍漫山遍野花红草绿。时代变迁,当地居民见田园风光秀丽,因地制宜,种植花卉,进而逐渐有了“马塍花窠”“十里马塍花似海”“马塍东西花百里”的盛景。
    时至千百年后的今日,杭州地图上的马塍,车流不息、熙熙攘攘,早已不复当年繁花盛况。但杭州人自此养成的四时赏花的高雅习俗却已深入骨髓,以西湖为圆心,三秋寻桂子、孤山探梅影、十里荷花带月看……历经多少时代变迁也无法轻易抹去。
    林之老师有着老派文化人特有的温润、善良与低调,饱读诗书,却自黑为“一字不识”,而行走在如此美景中,恐怕你也很难做到“一花不识”、无动于衷……
    早春,苏堤赏桃
    杭州人喜桃花,自南宋开始,苏堤看桃花,便成了文人雅客游览西湖之必不可少的雅事。
    “苏堤看桃花”的妙趣在明代著名散文家高镰的名著《四时幽赏录》中描述得最为精致,他把“苏堤六桥桃花”的风韵,因一天时辰的不同、朝暮晴雨的不同,细分出六种风姿:“晨间桃花,娇怯新妆;月下桃花,风致幽闲;夕阳中桃花,风度羞涩;微雨中桃花,暖艳融酥;灯光下桃花,仪态万千;将残的,铅华稍减。”
    桃之天天,灼灼其华。几经多番增种修补,如今苏堤边上的桃花更是鲜艳明丽,白衣胜雪的白碧桃、俏丽可爱的寿星桃、万紫千红的紫叶桃,遍布两岸,千姿百态,分外妖娆。
    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