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伦理学

左手握不住右手

  • 定价: ¥65
  • ISBN:978730256576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清华大学
  • 页数:306页
  • 作者:江南|责编:张立红
  • 立即节省:
  • 2020-12-01 第1版
  • 2020-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是一个码农二十多年的职业往事的总结,甚至有不少是不太成功的经历。文字满满地流露着作者对工作和生活的热爱,越挫越勇的斗志,乐观积极的人生态度,以及平凡却不平庸的人生履历。
    本书有些案例分析和自我解剖,希望对这个平凡而又不平庸的码农部落做个小小的注解。

内容提要

  

    《左手握不住右手》是一部关于码农的书,也是一部个人文集。分五个篇章,主要讲述程序员20多年的职业经历、转型做销售的成败体验、创业之殇的记录、青葱岁月的追忆,以及对未来的畅想。既有软件研发、项目实战、案例分析,又有职业转型、创业成败的总结,还有深刻的自我解剖和对码农的详细注解,更有丰富的诗篇,或诗情画意,或忧思细腻,或豪迈大气,或勇敢侠义。无论荣耀与卑微、是非与对错、成功或失败,所有的过往都是财富,而不是负担。

作者简介

    刘昌伟(笔名江南),籍贯安徽,北京金山办公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合伙人。20余年IT行业生涯,从技术研发、产品策划到公司管理,积累和沉淀了丰富的经验,具有敏锐的商业嗅觉。多年来,管理过大型研发团队,获得了10余项专利。曾主持、策划、设计和研发过多款成功产品,主持研发天驭网络照片管理系统;独立开发幻影系列软件;参加WPS“核高基”项目,组织完成WPS国产平台体系建设。
    2002年,利用业余时间开发幻影系列软件,远销欧美7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等多家媒体和杂志宣传报道,获共享软件注册中心优秀软件奖。
    2004年,加盟书生公司,组织研发UOML语言——于2008年被正式批准为OASIS(结构化信息标准促进组织)国际标准。
    2007年,创办勇敢科技,组织实施“天驭网络照片管理系统”的开发,服务政府重要部门。
    2010年,加盟金山办公,成为金山办公合伙人之一。
    2020年,任北京亦心科技公司董事长、北京溯斐科技联席CEO,用互联网思维重新组织研发幻影系列软件。

目录

第一篇  “程序”人生———为什么要回车?
  我的第一次上机课
  Hello,World!
  岳飞回则回矣,何必十二道金牌枉催!
  测试 Windows 95,你们想干吗?
  最早接触物联网
  码农之梦—— 一周挣了 800 元
  向南,我的第一份码农工作
  北京,我回来了!
  最早的塞班(Symbian)系统开发人员
  幻影横空出世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市场——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
  最紧张的人生遭遇
  项目的堕落,失焦
  蚂蚁雄兵,码农的第一次战役
  逆商——思维的升华
  你就是“党卫军”
  神秘的见面地点
  天驭的诞生
  大头贴机器—— 一个没有完结的故事
  再战江湖之幻影现身
第二篇  转型销售——凤凰涅槃
  什么是销售?
  企业竞争靠人才
  皮球理论,上流与裂变
  销售的面试,你的剑就是我的剑
  屁股对着老板的人才是好员工
  镜子理论,是人是妖?
  定风波,销售少不了风波
  王炸不出,奈我若何?
  姚黑、姚蜜和谣言——如何面对谣言?
  退一步海阔天空,拿下近千万合同
  破局——梦楼兰
  魔鬼不止是在细节
  铁幕——不可为而为之
  彷徨——职业的选择
  养了一条狗,却自己去看门
  营销的三种境界,你看清了吗?
  相信岁月——喀纳斯的转折
  三次龟兔赛跑——谁是王者?
第三篇  衰人日记——创业之殇
  重新体验贫穷
  老板就是老板
  最难管的队伍
  神来之笔
  只想跟大公司合作
  人民币碎纸机和绞肉机
  在半梦半醒之间
  合同的烦恼
  难求的短暂幸福
  一只手不能按两只鳖
  雾锁京城
  请送我一头奶牛吧!
  瘦马春梦
  从需求出发,做用户喜欢的事
第四篇  流星诗雨——青葱记忆
  一、烛光摇曳
    待佳人
    卷珠帘
    忆江南
    夜雨赋
    天山赋
    秋叶
    大江东去·浪淘沙
    涪江月
    川江月
    我是一棵小草
    海与渔女
    洛阳老街的石像
    梦雨
    心门
    春风
    许久没有和你谈心
    相会
    泡泡
    红绿灯
    姑娘不是姑娘
    锁灯
  二、壮志未消
    赋雪
    脱困
    问红尘
    寄情书
    焚心似火
    夜
    出城
    霾
    无题
    觅仙踪
    秦人节
    我想飞翔
    九寨赋
  三、现实连线
    贺
    长相思
    太白聚
    云计算
    敲响希望的钟声
    追寻
    记雅安地震
    怒海狂涛
    分裂
  四、青涩年华
    忘记
    孤流
    春逝
    孟夏晓风
    风儿
    花逝
    云之吻
    我心依旧
    Who Are You?
    维纳斯之死
    菊赞
    需要
    心碎
    孤狼
    怀旧
    如果……
    秋风绪
    鬼影
    灵魂丢了
    心魔
第五篇  时间之外
  敬畏生命
  一流企业做标准
  “一、二、三”和“万”的故事
  手机引出的烦恼
  喀什噶尔胡杨
  对话

前言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罗曼·罗兰
    我不是英雄,也谈不上精英。这本书只是一个码农二十多年的职业往事的总结,甚至有不少是不太成功的经历,但我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有人说“鸡蛋从里面打开是生命,从外面打开是食物”,这些故事没有恢宏的架构布局,我力图从内部打开自己,也许更像人生素描,勾画的每一笔都散发着真实的气息。如果说失败是成功之母,我们都不希望成功的妈妈经常在耳边唠叨。人生没有坦途,我们走过的每一步都是生命必须承载的。无论荣耀与卑微、对与错,所有的过往都是财富,而不应该成为负担。也许有些好的,你可以借鉴;不正确的,请不要重复。这是一个码农的IT之路。
    大家印象中的程序员差不多都穿着格子衬衫、背着双肩电脑背包,平时不苟言笑,偶尔闷骚一下,在屏幕前面不知疲倦、日复一日地敲打着键盘,辗转反侧往往就是为了一行行代码的调试,久而久之让人看起来像农民老伯一锄头一锄头地刨地种庄稼,因此得了个“码农”的称号。在电脑前面弯背哈腰的又像人类的近亲,又称“程序猿”。我认为“码农”这个称号不仅仅是对工作性质的素描,更多的是大家对这个团体的忽视抑或轻视,包括公司内部和外部世界。作为这个缤纷世界的脑力创作者,程序员们有丰富的内心世界和瞭望星空的眼神。无论是其他岗位的同事还是我们的客户,似乎认为码农是一个特殊的群体,说起那些传奇人物,大家会眉飞色舞、津津乐道。曾经程序员出身的代表人物如求伯君、王江民、雷军、马化腾,抑或扎克伯格,他们鹤立鸡群、卓尔不凡,出身于码农却华丽地转身,成为业界楷模。其实,我也曾经认为自己与众不同,年轻过,冲动过,奋斗过,在岁月这把杀猪刀下变得面目全非,职业生涯也曾被划得遍体鳞伤,但不管怎样,心中的希望之火却未曾熄灭。我们与众不同,我们又很普通,在现实中其实每个人又何曾相同过?更不用说我们写过的每一行代码了。只有屏幕和屏幕前的键盘没有区别地对待我们每个人,支撑着我们的青葱岁月与梦想。
    这是一部关于码农的书。我写了十五年的代码,做过项目经理、技术总监,主持开发的版式描述语言UOML被OASIS认定为标准;我写过共享软件幻影系列(幻影2002、幻影画王),曾经上过CCTV-2,有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国内光影魔术手、美图秀秀等图像软件都是徒子徒孙辈的产品,但先驱也很容易成为先烈。之后我管理过公司的政府项目,又转行做销售,2017年带领的团队业绩年增长率超过70%,在公司的行业业绩历史上创了新高。此后,我与同伴拾起自己的程序,继续码农的奋斗。本书有些案例分析和自我解剖,希望对这个平凡而又不平庸的码农部落做个小小的注解。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篇  “程序”人生———为什么要回车?
    1993年9月1日,是新学期的入学日,也是我开启大学生活的第一天。我原本是个比较内向的人,平时除了几个玩得好的同学,很少与其他人打交道,更不要说和异性聊天了。幸运的是,我们高中所在班有四个同学同时考到了同一所学校。我们没要家长送到学校,而是一起坐火车到北京上学。28个小时的火车之旅对我们来说既是一种挑战也是一种锻炼,火车上我们还义务帮乘务员收拾卧铺车厢。多年以后,我去重庆出差,在一个交通路口忍不住调度拥堵车辆,也算是一贯风格吧!火车即将到北京的时候,一位女同学跟我说:“江南,我仔细算了一下,我们高中三年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我们这路上一天一夜的对话可是远远超过了我们过去三年说的话呢!”
    我嘿嘿一笑,道:“是吗?”
    戏剧里有一种说法,“在前一幕中出现的枪,一定会在后面某一幕中响起”。其实有些缘分就是这样的,不经意的插曲其实也是有意埋下的念想。在车厢里无聊时,我给她看了我高中写的诗。比较打击我的是这位学霸看后跟我说的第一句是:“真没想到你还会写诗!”
    我当时心头一喜,她接着说:“不过我也能写出来!你看排比、韵脚,不是很难。”
    我当下心里一紧,平时不显山露水,刚刚露了点头,就被生生按下去了。不过到现在为止我还没看到她写的诗。在路上我们聊了不少这方面的话题,也许在她心里默默地埋下了一粒种子。
    我学的专业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曾经一度羡慕别人能在苹果打字机上敲字,终于有机会自己可以动手触摸那充满灵魂的键盘了。
    我的第一次上机课
    1993年的秋季,上了两周的基础课,终于可以到106机房上机实操了,莫名地兴奋。进入机房,都要换鞋子,里面的地面一尘不染,中间一排长条桌拼接在一起,桌子上面整齐地摆放着电脑,显示器在上,横卧的机箱在下,墙边也摆放着同样的电脑,老师告诉我们这些机器的型号是286(英特尔CPU的型号),是当时国内比较先进的计算机。那时候不是每个人都知道什么是286,也根本没管这个概念,就想赶紧动手。
    显示器是黑白的、射电式的,有的屏幕刷新率不够高或是其他问题,显示器不停地闪烁,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妙!等大家都坐好了,老师让我们按命令操作,比如切换盘符C:回车,进入c盘;A:回车,进入A盘,也就是软盘。如果想浏览盘中的文件就敲人命令Dir,然后回车;文件太多要翻页看,用命令Dir/P;要忽略文件细节,一屏中显示多个文件时,用命令Dir/W。老师边说边在黑板上写下来。绝大多数同学第一次用电脑,根本不会用键盘敲字,用食指一个一个地找字母,但是敲击下去,看着电脑闪烁的光标后面出现了敲下的字符,感觉很亲切。DOS命令界面见图1。
    老师讲完以后就在教室里巡视,查看同学们的操作兼回答问题。同学们提问的不少,老师走走停停。老师快绕了一个圈的时候,才到了我身边,我赶紧对老师说:“老师,我有一个问题。”
    老师停下脚步,转过头问我:“什么问题?”
    我说:“输入命令后,为什么不直接出结果,要敲一下回车呢?”
    老师长着一双大眼睛,听了我的问题后他的眼睛睁得更大了,停顿数秒后,居然转头就走了,什么也没说,弄得我一脸尴尬,跟旁边同学讪讪地对视了一下,不知道是我这个问题问得太愚蠢,还是老师确实不知道怎么回答。我现在想想,他可能觉得这个问题无厘头,不该问。
    现在想想这是一个蛮有哲理的问题,正常情况下,人与人之间交流或应答的方式是即时的,不会再加个回车确认。比如:老师说“向右转”,你会立马向右转,不会等一个回车敲你脑袋一下,你确认后再右转;但如果你的小伙伴说“放屁”,你真的立马放了一个屁,那还是有点搞笑的。这时候需要一个回车操作,免得污染空气。我当年在回车上的提问,让我认识到有些命令的键入并不代表执行,是要靠回车来执行的。
    其实,我们大部分人的想法和创意很多,也很有价值,但是真正回车一下去实践的人太少了。个别人去做了,但能持续回车坚持下去的就更少了。所以成功不是偶然的,它对成功者来说是必然的,因为他们一直在回车。他们回车实践自己的理想,在无数个回车下,建造出自己的城堡。
    为什么要回车?人生必须回车。
    梦将军
    昨夜论古今,胸藏百万兵。
    抬手扫六合,谈笑敌首擒。
    大帐审敌情,敌将表忠心。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瀚海车辚辚,长剑久不鸣。
    破空向敌军,荒宇转不停。
    百战穿金甲,思归心不平。
    拥马天山下,星坠四海宁。
    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