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走在西安大街上/长安文心书系

  • 定价: ¥42
  • ISBN:978722413635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陕西人民
  • 页数:189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长安文心书系”各本散文集选入的都是作家的上乘之作,文笔各臻其妙、不拘一格,文采用心至纯、情致宛然,展示陕西人文地理、风土人情的历史底蕴,展现陕西人情世相、生活态度的多姿多彩。文如其人亦人如其文,美文共赏之际,拥览一方水土,尽显秦人气象。
    本书收集的是张艳茜在陕西省作家协会《延河》杂志社工作28年期间,作为编辑和一些亦师亦友的作家们联系时写下的一些感受。这是非常珍贵的记忆,也是对陕西文学的一份备注。

内容提要

  

    《走在西安大街上》收录了张艳茜老师的散文和随笔,也是张艳茜老师多年文字的梳理和归结。其中多篇已在各报纸杂志发表过。张艳茜老师有着一颗玲珑剔透的心,常饱含感情去写作,只用清简优美的文字与人诉说,以其细密而又不失力度的笔触,带我们领略人生的至美与困惑。在这里每一次的写作,都是一次用情的投入。笔意翩跹,文采斐然,堪称才情兼具的一部佳作。

作者简介

    张艳茜,1963年出生于济南,黑龙江绥化人。1985年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分配在陕西省作家协会《延河》文学月刊,从事编辑工作28年。曾任《延河》文学月刊常务副主编、陕西省米脂县政府副县长(挂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就职于陕西省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所长。主要代表作有《远去的时光》《城墙根下》《从左岸到右岸》《貂蝉》《路遥传》等。

目录

城墙根下
走在西安大街上
安定门里的日子
生而快乐
我是兔子我怕谁?
通道
想象父亲的样子
妈妈在家就在
“瓜女子”的坚持
我爱厨房
最后一块煤
一段能“作”的日子
种桃记
名字
你什么都不欠
杨争光是一棵树
学兄方英文
想起那些树
京夫的静
光荣与梦想
先生
以后的事谁做主
悬河泻水中的沉默
亦静亦动玉华宫
女生宿舍
西蒋村赶考的少年
青年时期的路遥
未完成的小说——写给王观胜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城墙根下
    一
    西安四大城门,东西南北门的称呼,过于简单,毫无特点,有人提议应沿用明代时所用的名称:东门——长乐门;西门——安定门;南门——永宁门;北门——安远门。很吉祥,很古典,也与西安古老城市深厚的文化积淀相吻合。
    其实,四大城门的进出门洞上方早已明确镶嵌了旧时名称的匾额,但是西安人习惯上仍然按照“东西南北”的方位这样称呼四大城门,公交车上报站名也是如此。如果谁要乘出租车去北门,你却说要去安远门,估计九成九的司机都不晓得方向盘该往哪里转。但是四大城门旁边的小门古名倒是一直叫得响,比如朱雀门、含光门、文昌门等等。
    二
    无意间,我的生活住所总在西安的城墙根下。人常说眼眉前的事物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何况我又是个对现实环境很不敏感的人,所以,尽管离西安城墙很近,我对它却了解太少。
    工作之后有17年的时间,我住在东城墙根的东门里,陕西省作家协会家属院。那时,总是东门东门地叫着,待搬走后,有一天途经东门,一抬头,却看到门洞上方隶书镌刻的“长乐门”的匾额,才知道我一直生活在“长乐”之中却浑然不晓。
    那段漫长灰暗的日子,我时常像只鸵鸟,将自己的头深深地埋入沙土里。尽管暴露着遍体鳞伤的身心,却没有勇气抬起头来面对现实,因为只有有意识地麻木自己可怜的神经,才能熬过每一个失败的日子。
    琐碎的生活,使我变得庸常而琐碎。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注意每一个微小的细节,乘坐在风雨飘摇的小船上,打造的却是一艘囚禁自己的海盗船,我沦为船上的奴隶。虽然时刻想着要逃离,但是船已扬帆,驶入茫茫无际充满险恶的大海,仿佛是一次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港湾的航程。我以为,我只有葬身大海才能彻底解脱。
    是女儿给我空虚、无望的生活带来了抚慰和快乐,城墙根儿就是我和女儿创造快乐的园地。女儿三四岁时,我们走在高大的城墙边,她总试图攀缘城墙,她那胖胖圆圆的小脚蹬在窄窄的砖墙上,一级一级往上攀登,我在下面托着她的小胖屁股。显然,她是无法拾级而上的,就像我在痛苦的婚姻中无法拾级而上。
    后来读好友杜爱民的散文,他说他小的时候就经常从容地一级一级攀上城墙。那本不是凭一日之功可以做到的,杜爱民却在玩耍中轻易完成了。
    冬天飘雪的日子里,层层灰色的墙砖落上了洁白的雪花,衬托出城墙威严之下的典雅与少有的柔美。在环城公园里雪厚的地方,我和女儿毫无顾忌地打着滚,拍照片。夏天到了,一度对书法感兴趣的女儿在双休目的早晨,早早起床,提着小水桶拿一支大毛笔,跟随楼下我的编辑前辈路萌先生来到东门外,毛笔蘸着桶里的水,在光滑平坦的石板地上练书法。待太阳光热起来了,女儿提着小桶回到家里,兴奋地拍着还在床上睡懒觉的我,希望妈妈能和她分享早晨凉爽的晨风。
    我很惭愧,于是开始起早,跟随练书法的女儿来到东门外的环城公园。那时,环城公园是收费的,好像每人每次五毛钱。为了避免带钱的麻烦,也为了让自己天天坚持来锻炼,我买了月票。
    这里热闹极了,年纪大的跳着节奏缓慢的扇舞,中年人跳着动作幅度很大的健身操,还有一些人排成一排,一个给一个拍背,嘴里“咳咳”地高声叫喊着,令人匪夷所思。始终喜欢远离喧闹的我,不可能加入这些队伍中,于是我选择了一个人跑步。从东门开始跑,跑到建国门结束。
    一路上,我见到不少熟人和同事。和我大学同学又一同分配在省作协工作的姚逸仙,在一块空地上打着太极拳,一招一式有板有眼,像是武林中人。接近建国门时,在一片绿荫下,青草地上,看见的是《陕西日报》文艺部的田长山,他穿一件运动休闲服,一条白色宽松的灯笼裤,手执一把闪闪发光的长剑,剑把上一穗红缨上下飞舞。田长山全神贯注,他练的大概是太极剑,剑法舒缓流畅,不急不躁,剑剑中的,像是站在城墙上保卫城池的古代勇士,正在认真地比武练剑,随时准备抵抗外来的侵略者。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