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三毛悄悄对你说/绿光芒书系

  • 定价: ¥26
  • ISBN:978753077050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新蕾
  • 页数:168页
  • 作者:梅子涵|责编:高雅
  • 立即节省:
  • 2021-01-01 第1版
  • 2021-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听作家梅子涵品评另一位作家的人生经历,深刻理解作家三毛与文学结缘的丰富一生。
    感悟梅子涵与三毛两位作家的人生智慧,培养豁达和阳光的心态。
    正文后附拓展阅读,帮助孩子们深入了解与三毛有关的背景知识。

内容提要

  

    她喜爱张乐平画的三毛,就给自己起笔名叫三毛,她走遍天下,步步惊奇,成为一代青少年着迷的偶像。
    现在逝者已在远方,故事却仍未朽,就好像她依然活着。
    让我们重温她的故事,踏着她的足迹,一路再去撒哈拉。

作者简介

    梅子涵,男,祖籍安徽,出生于上海。1966年中学毕业,下乡十年,在农场砖瓦厂当工人,自行学习文学写作,发表诗歌、散文、小说,其中有散文被选入大学中文系作工农兵学员教材。“文革”结束,为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大学毕业留校任助教,后晋升讲师、副教授、教授。现为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和传播学院儿童文学研究所所长、儿童文学博士生导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作家协会理事。1979年开始儿童文学写作,出版书籍多种。作品获得过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江苏省儿童文学奖、陈伯吹文学奖、冰心文学奖、全国少儿读物奖、北京少儿读物奖、巨人文学奖、中国图书奖、国家图书奖提名奖等。

目录

从前的“雨季”
呼唤自己的太阳
永远感谢顾福生
一生的爱情
珍贵的爽泼
猪能吃老虎
永远的温柔
浪漫的乡愁
送琼瑶一匹马
庄重地升起朝阳
呵呵地微笑
悄悄话中的人生想法
撒哈拉的故事剪辑
写“自己”的文学
三毛的文学画廊

前言

  

    1991年1月4日,作家三毛在医院去世。
    那一天,电台、电视台各档新闻节目都播送了这条消息,从早到晚。那种显而易见的郑重和强调,对于一个作家是很少见的。
    这是因为,在各地,三毛的书有太多的读者,包括那些新闻节目的编导、主持人们。那份热烈的崇拜在他们心头一直不曾冷却。
    紧接着便是报纸上的震惊、感慨、回忆与怅然。
    我生活在大学校园里,那段时间里,围墙内掠过的平日活泼的生命表情之中,黯然和伤感更是真切。尤其是一些因为三毛的潇洒和浪漫也变得潇洒和浪漫起来、有了大胆的美丽向往的大学生们,一时都木然迷惑起来:一个潇洒、浪漫的生命怎么会突然就消失了?!
    他们在大学校园栽满梧桐树的路上和我相遇,以这样迷惑的眼神看着我,或是走进我整日坐着写作的小房间,偏只说了“三毛”二字,就又默默不语。
    我又能说些什么?
    生命本来就是最让人迷惑的,如果你愿意迷惑的话:也可以不必迷惑。因而那个被人注视的生命其实并不神秘,神秘的是由喜爱和崇拜带来的思索。
    但我们确实又不可能不去想这件非常突然的事情,这也正是三毛曾经存在的那个生命所获得的意义了。这份意义或许可以说很珍贵,却不怎么值得庆幸。
    《三毛悄悄对你说》是我第一本介绍和解读三毛的书,但我却不认识三毛。之前她到上海来的时候,被那么多人围拢着,我只好悄悄走开。
    我曾经希望有一个机会,坐下来跟她谈谈,也请她到我所在的学校对学生们说说话,如今都再也没有可能了。
    她来上海时,记者们在报纸上写文章说她非常喜欢上海路边的法国梧桐。我的校园里,多的是法国梧桐,几乎覆盖着从东到西所有的大路小路、边边角角,但她看不到了。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从前的“雨季”
    “三毛”这个名字,对很多人来说,是和撒哈拉的故事连在一起的。
    在那充满异域风情的撒哈拉故事中,三毛显得何等潇洒、爽朗,和沙漠的犷伟、辽阔,简直和谐地融为了一体。
    于是,我们便以为三毛就是这样,这就是三毛。
    我们是否都曾经这样以为呢?
    其实,这是误会,三毛哪里一直是这样潇洒、爽朗,充满了阳光呢?
    这并不是三毛的全部,不是她曾有过的那段过去。
    或者说,这仅仅只是后来的三毛,而后来的三毛只不过是她否定了那个曾经的自己之后,获得的一段很棒的人生延续。
    多半也是为了让人知道这“全部”,了解那过去时光中的可怜和可憾,从而在这回溯的纵向认识中体悟到人生的某些要义,三毛才“不害羞”地把她最初写成的那些稚作结集出书,“献丑”于喜欢她的读者面前。
    原因是,在这些最初的稚作中,我们可以看到从前的三毛的性格和精神状态。
    三毛为这本书取了个名字:《雨季不再来》。
    这也是其中一篇小说的篇名。
    这篇小说的主人公叫卡帕。由于心理原因,她总感到生活中没有阳光和鸟叫,充满凝重的氤氲的雨雾。
    她好像是住在一幢玻璃窗上永远印着歪歪扭扭的雨迹的小房子里,无论从哪个窗口望出去,一切总在雨水的冲刷中,使她再也想不起黎明时的曙光、经历过的万里晴空,想不起干燥清洁的鞋子,想不起曾经如何用快乐的步子踏着阳光行走。
    那一首熟悉的歌居然离她如此遥远:
    我知道
    有一条叫作目光的大道
    你在那儿叫着我的小名
    啊,妈妈,我在向你赶去
    我正走在十里外的麦田上
    卡帕的心里没有阳光,眼前也没有金黄的麦田,整个身体都像要沉到河里去了。
    于是,这个女孩就总感到有一种承受不住雨点的疲惫。她觉得自己好累,好累。
    她还感到那么冷,期待有个温暖的壁炉,盼望着春天,盼望着夏天。
    她开始无助地喊起来,快来救我,快点,我要沉下去了。
    三毛说,这个卡帕就是她。她曾经就是那个生活在“雨季”中的少女。
    “卡帕”是“河童”一词的日语发音。在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的小说《河童》中,“河童”是软弱的、和涟涟泪水连在一起的性格的象征。“雨季”既是这种特质的人生感觉和心理氛围,又是某种软弱性格的代称。
    那个时候的三毛啊!
    那时的她,面对混蛋老师的粗暴打骂,只能捂住脸颊,慌慌张张像只可怜的小羊,不知往哪儿逃才好。
    她只能又奔到校园里的那个老地方,趴在凸出来的树根上,哀哀地哭。
    哭罢回到教室,她还要胆战心惊地向老师鞠一个躬说:“老师,对不起。”
    别说万里之外的撒哈拉了,她竟然胆小到不敢上街——“向街的大门,是没有意义的,对我,街上没有可走的路。”
    小小的她,唯一的活动,便是在午后绕着无人的小院的水泥地一圈又一圈地溜旱冰。除了轮式冰鞋刺耳的声音之外,那个转不出圈子的少女将一切都锁进了心里,她不讲话。
    没有开阔的生活视野,她便狭隘得总是要落人幼稚的情感纠葛之中,难以挣脱。那些反映了她少女时期的稚作,几乎每一篇都充满了这种难以挣脱的缠绵和呻吟。
    《雨季不再来》中卡帕对培的无望等待;《极乐鸟》中“我”深深地陷入“S”的泥沼之中,不可自拔;《月河》中林珊和沈之间的感情哀愁……这一个个的角色,实际上都是三毛自己。
    因而她时常感到无助,生命是一场那么漫长的等待,是一条没有尽头的隧道,四周没有东西可以依傍,只有灰色的雾气,她走不到隧道的尽头。
    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