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轻轻的呼吸/绿光芒书系

  • 定价: ¥28
  • ISBN:978753077049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新蕾
  • 页数:196页
  • 作者:梅子涵|责编:高雅
  • 立即节省:
  • 2021-01-01 第1版
  • 2021-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听著名作家梅子涵讲述人生的真实经历,感悟作家的人生智慧。
    每篇文章后附“子涵说”,作家悉心讲解为何这么写作,体会写作的快乐。
    正文后附拓展阅读,帮助孩子们深入了解作家写作的背景知识。
    作家小时候的一次游戏、一根冰棒、一次乘火车的经历;青年时代在农场的生活、对书籍的渴望、考入大学后的校园生活;成为作家后结交的好友、喜爱的文章、家中的陈设都成为作家信手拈来的素材。

内容提要

  

    本书由多个短篇散文组成,以作家的真实经历为素材娓娓道来,并结合这些经历给予小读者以写作上的指导。作家通过讲述自己的这些经历、故事,告诉小读者们自己为什么这么写,可以怎样写,让小读者们在沉醉于作家成长经历的同时,体会写作的快乐,学会在任何情境下都始终保持一颗追求真善美的心。

作者简介

    梅子涵,男,祖籍安徽,出生于上海。1966年中学毕业,下乡十年,在农场砖瓦厂当工人,自行学习文学写作,发表诗歌、散文、小说,其中有散文被选入大学中文系作工农兵学员教材。“文革”结束,为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大学毕业留校任助教,后晋升讲师、副教授、教授。现为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和传播学院儿童文学研究所所长、儿童文学博士生导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作家协会理事。1979年开始儿童文学写作,出版书籍多种。作品获得过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江苏省儿童文学奖、陈伯吹文学奖、冰心文学奖、全国少儿读物奖、北京少儿读物奖、巨人文学奖、中国图书奖、国家图书奖提名奖等。

目录

我小时候
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小时候的鬼样子
永远的细节
迎面驶过
外婆篇章
纪念老丹
浪漫简历
阴天阳光
每一条路上都有风景
《荔枝蜜》的故事
他也会是你
大学的故事
一个写作的故事
关怀生活
诗性叙述
生活的童话
我的书房
买个书橱放文学
说起女儿,说起未来
轻轻的呼吸
找到浅水湖
谢瑞
荡漾的心情
我的古典文学同学
新年絮言

前言

  

    谢谢这个春天
    我是在一个春天开始发表第一篇文学作品的。1971年3月18日。
    那个时间离现在已经很遥远了。
    那时的我是一个初中刚毕业的学生。
    一个初中刚毕业的学生能够写出怎样的好作品?珍贵的是他有诗意的热情。
    我一直以诗意的心情鼓舞自己,才从那个遥远的起点走到现在。那篇作品的题目叫《征途篇》。
    有趣的是,它竟然真的成了我后来长长的写作征途的开始。我没有再离开这长长的路。我不会离开了。
    我们都很像德国儿童文学作家米切尔·恩德写的那只犟龟。
    犟龟是去参加狮王二十八世的婚礼的,可我们只是为了写作。
    那只犟龟在路上爬的时候,荆棘丛里忙忙碌碌的蜘蛛、常春藤上迷迷糊糊的蜗牛、石头上懒洋洋的壁虎,没有不劝说、甚至嘲讽它的,说狮王二十八世住得那么远,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这样爬怎么来得及!
    可是犟龟还是爬。
    爬呀爬呀,它看见干枯的树上站着很多乌鸦,乌鸦问:“你这是去哪儿?”
    犟龟说:“去参加狮王二十八世的婚礼。”
    乌鸦说:“你没看见他们都悲伤地佩着黑纱吗?狮王二十八世早就去世了。”
    是呀,狮王二十八世早就去世了,犟龟还继续爬干什么呢?
    终于爬到了。那儿好热闹畦!原来正在举行狮王二十九世的婚礼。
    没赶上狮王二十八世婚礼的犟龟,意外地参加了狮王二十九世的婚礼。
    什么是我的“二十九世婚礼”?我们这些当作家的,“二十九世婚礼”又是什么?
    今年的春天,上海的天气非常好,没有绵绵细雨。
    坐在十六楼高层家中的窗边,满目的灿烂阳光,看得见不远处的那条沪闵公路。几十年前,那个初中毕业生正在沪闵公路那一头的一个农场里当砖瓦工人。回上海休假,看见报纸上登出了自己的第一篇作品,兴奋得没有等到假期结束就返回了农场。
    他背着一只黄颜色的包,里面藏着一张登了作品的《解放日报》,那时候这里是一片原野,没有高楼,当然也没有一个叫作梅子涵的作家正坐在十六楼家中窗口的灿烂阳光下,那时的他正在沪闵公路上一辆捷克式的柴油公共汽车上,幼稚却又充满喜悦。
    那时的生活是很艰辛的,但是他心里有着诗意。
    梅子涵现在又看见了他,那个一头乌黑头发的初中毕业生,那个方方脸的农场工人。
    这种感觉是多么奇妙和美好。
    在这窗口,我也看得见宝岛台湾。我记得某个夏天,自己在那里度过的每一天都很美好。
    我非常喜欢的阿宝老师。他简直有超常的能力,在台东师范(指台东师范学院,现在的台东大学)建设了那么一个有规模的儿童文学研究所。我只要想起就会目瞪口呆。我对很多朋友以及我的研究生们说,你们看见了都会目瞪口呆。
    我的那些热情好客的学生们会在上课的时候为我泡好清香的高山茶,上完了课,又帮我把饭买来。
    他们尽心尽力、不露痕迹地把一个学生对老师的所有关怀几乎都做了出来,做在每一个温馨的细节上。
    那些盛情接待了我的朋友们。
    我想到的时候心里就会温暖。
    那年夏天早已经过去。
    今年这个春天也会过去。
    所有的一切都是来了又走。故事、朋友、感情……只有记忆会在。
    《轻轻的呼吸》里有我不少的记忆,也有我不少的愿望。
    人都是因为今天有了一些愿望,明天的记忆才会美好。
    《轻轻的呼吸》也会成为记忆,和我的生命联系在一起。
    很多年以后,我们又遇见,在上海或是在台湾,在一个非常优雅的饭店或者咖啡馆。
    我们说到这记忆,我们笑起来,我们也哭了。
    那时候我老了。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小时候
    我小时候是一个懂事的小孩,听话。
    下雨的日子,妈妈没有带伞,奶奶让我去给妈妈送伞,我就步行两站路,来到妈妈上班的工厂门口,等妈妈下班。经常是这样。
    我小时候是一个爱清洁的小孩,每天上学,书包里都带一块抹布,先把桌子、椅子擦干净,再坐下来。
    我小时候是一个胆小的小孩。
    我家住在一幢日式的房子里,一楼有房间,二楼有房间,三楼也有房间。我不敢一个人到三楼去,怕鬼。碰到一定要上三楼的时候,就只好叫妹妹跟我一起上去。上去的时候,让妹妹走在前面,下来的时候,让妹妹走在后面,以便鬼来的时候,妹妹可以挡住。
    大院的门口有一个老虎灶(打开水的地方,一分钱可以打一热水瓶的开水),不知道为什么,奶奶有的时候晚上了还偏偏让我去打水。走在黑黑的大院里,我只好唱歌壮胆。鬼一直没有来,我唱歌的声音倒是有点像鬼叫。
    我小时候妹妹上幼儿园都是我送,晚上是我接。我挽着她的手,走在人行道上。走哇,走哇,要走三站路。妹妹是一个非常好玩的小姑娘,但是妹妹喜欢跟人吵架。我去接她的时候老师就对我说,你妹妹又跟人家吵架了!
    我小时候家里没有人做饭,就我做饭。我把菜洗得干干净净,还会烙饼。我每天晚上都要在小黑板上写下:今晚菜单……
    我小时候跟男孩子玩,也跟女孩子玩。跟男孩子打弹子、刮香烟牌子……跟女孩子踢毽子、接麻将牌。不管是玩男孩子的游戏,还是玩女孩子的游戏,我都出类拔萃。
    我小时候也游泳、打乒乓球、画画,还拉过手风琴,那是一架小的国光牌手风琴,只有三个贝司。
    我小时候每个星期天都到杨浦电影院去看儿童场电影。电影上午八点钟开始,一毛钱一张票,内容基本上都是打仗的故事,从《平原游击队》到《铁道游击队》,紧张、生动,让人不禁也学起英雄来,连动作、语言一起学习,或是干脆说:“我是李向阳!”当然有的时候也会说:“汤司令到!”汤司令是《战上海》里的汤恩伯。
    我小时候喝橘子水时,一个男生跟我抢,结果瓶口把我的半颗牙齿扳掉了,牙根受伤,到了冬天嘴巴就肿起来,痛不说,难看死了。
    我小时候很少打架。记忆犹新的是有一次跟一个女生打架。我嘴巴肿起来了,她骂我猪八戒,我就打她。她不哭,也打我,结果我俩不输不赢。
    我小时候跑步很快,比我大的同学也跑不过我,所以考上中学后,我就参加了田径队,区里的中学生运动会,六十米跑我是冠军,于是又去参加市里的中学生运动会。
    我小时候没当过大队长,但是当过大队鼓手。开大队会的日子我总是很高兴。我站在台上,“咚咚啪咚啪,咚咚啪咚啪……”队旗就在我们的鼓点中行进。
    我小时候最要好的朋友是华祖康。他比我低一个年级,住在我家对门。他也有一个三贝司的手风琴,我们就在一起合奏、二重奏。我们都属于那种有礼貌有规矩的小孩,不打打闹闹,不说脏话,讲过最不好的顺口溜也不过就是:“头颈极细,只想触饥(上海话,吃的意思);眼睛碧绿,只想吃肉;面孔蜡黄,放屁大王;面孔红通通,放屁老祖宗。”讲完我们就哈哈大笑。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