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苏州(吴门酒一杯)

  • 定价: ¥49.8
  • ISBN:978750326565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旅游
  • 页数:201页
  • 作者:金泓|责编:王佳慧
  • 立即节省:
  • 2021-01-01 第1版
  • 2021-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根据内容来编排,共分四辑。第一辑,“曾是惊鸿照影来”,收录的多为描写园林景点的文章,拙政园写莲,留园写花,沧浪亭写竹,狮子林写花窗……各个园林不求面面俱到,抓住一两个点来写,力求有故事,有体悟。第二辑,“远山近水皆有情”,收录的多为描写山水景物的文章,天平赏红枫,白马涧去洗心,石湖感受“山色空蒙雨亦奇”,既有传统的风景欣赏,也有作者独特的山水体会。尽量写别人没写过的,别人写过的,也力求出新意。第三辑,“庭院深深深几许”,收录的多为写古镇、小巷、名人故居的文章,避免类似“百度百科”的介绍。

内容提要

  

    作为土生土长的苏州人,作者带来的这“吴门一杯酒”带着一种扎到根子里的岁月醇香。他写园林不求面面俱到,拙政园写莲,留园写花,沧浪亭写竹,狮子林写花窗……把最好的那一处放大了,让你看个真真切切。他写山水重在人与景的对话,天平赏红枫,白马涧去洗心,石湖感受“山色空蒙雨亦奇”。他写街巷,意在探寻那些古镇、老街、故居背后的故事,让历史重新变得鲜活。他写昆曲、评弹及琴棋诗酒花各类雅事,既有友人情义,复见赏心乐事。他带你细读这座城中的悠悠时光。

作者简介

    金泓,1980年生于苏州,原名连宝辉,青年作家,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出版《成功为什么不属于你》《成功永远属于你》《什么是幸福》《王者之争》《那个时候那个我》《血债1937》等多部文学作品。

目录

第一辑  曾是惊鸿照影来
  栖息苏城
  拙者爱莲
  一步一自在
  作之师
  迷恋花窗
  斯园,可濯吾缨
  夜游惊梦
  艺圃品茗话尘梦
  踏雪寻梅
  山水环秀
  曲径通园
  薪火相传
  园林,为你打开一扇窗
第二辑 近水皆有情
  风月无边
  西山采茶
  洗尽铅华是风雅
  香雪海探梅
  隐藏的胜迹
  一片丹心在天平
  白马涧洗心
  到植物园和春相伴
  森林奇幻夜
  城市山水
  山色空蒙雨亦奇
  冷水盘门
  一座孤寂的桥
  寻找春天
第三辑 深深深几许
  老房子
  古城的气息
  十年一觉平江梦
  凭栏一望中
  在苏博捡拾美与时光
  烟云散尽是霞晖
  大地的亲近者
  雨打江南
  雪落苏城
  荡观前
  一个人的美术馆
  寻找故乡
第四辑 乐事谁家院
  梅花三弄
  兰心有谁知
  酒盏花枝贫者缘
  浪漫樱花
  玉兰花开
  彩笺寸心
  心灵驿站
  忧郁的书店
  地道的苏帮菜
  吃茶去
  饮酒三境
  青梅一杯岁月好
  大地上的隐士
  苏州的月亮
  吴苑深处
  如梦昆曲

前言

  

    与一人,踱一城(出版说明)
    一座城,伫立在历史长河边,披着时间的柔光,看岁月流转,世事变迁。它静默不语,却内涵万千。它的故事,远非走马观花、匆匆打卡可以领略;而是要点一炉香,温一壶酒,与它对坐,慢品细读。
    “诗和远方”并不是“生活在别处”,所谓的“别处”,亦是彼岸人家的日常烟火。一座城的故事里,历史波澜壮阔,山川沧海桑田,在彼时彼刻,都是一户户人家寻常日子的点点滴滴。
    “爱养心识”,才能“策发神解”。当我们奔波在现代生活的高速轨道上,需要不断地回溯来处,以便汲取滋养心灵的能量。明晰未来的道路和生活的方向。“一人一城”系列即着眼于个体对城市的品读、体悟,每个城市邀请一位当地文化名人作为“向导”,深入城市风貌、历史风情、过往人物,以及街巷市井、在地美食、时下生活。作家用微温的笔触,带领读者深入城市的角落,行走之间,让一座城市的气质、气息、气韵自然浮现出来。我们相信在这样的个人视角中,一座城市在漫漫光阴里沉淀下的温暖,将会浸润和拥抱我们的此时此刻。
    本系列的作者们,都在当地生活多年,对他们所在的城市有深刻的体验、观察,他们与那座城市耳鬓厮磨,读城,读人,读生活;文字里不减其厚重,又添如许亲切与灵动,字里行间,处处贴着地气,洋溢着生活的细节与微光。而这也是我们所特别珍视之处。相信这个系列,将带给读者不一样的阅读感受。
    第一辑定位为“诗意栖居×人间烟火”,三本书分别为鱼丽的《上海海上风情录》、金泓的《苏州吴门酒一杯》、吴卓平的《杭州钱塘风物好》。
    在大众的印象里,上海是繁华魔都,是十里洋场,总是带着一股精英范儿,气场强大,像“穿普拉达的女王”。但在鱼丽珠灰般的笔调下,这座东方大埠,于一茶一饮间氤氲成独属一人的岁月光影。老城厢、百乐门、电车,行经的园林、海上名人故居,还有闺秀、植物、美食,以及习画、写字、女红……林林总总,都落到了日子的肌理里,触手生温。
    苏州是一幅水墨画,像吴冠中的,也像丰子恺的,是想象中的江南情致。金泓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他写水墨色的街巷和古镇,写粉墙和花窗,他也写二十三岁的叶圣陶在吴县第五高等小学办图书馆,办商店,组织演出,开辟农田——所谓的大教育家,也不过是在这样的每一天里好好做事,让人感觉亲切而鼓舞。
    杭州曾是中国人“江南意象”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向世界输出了丝绸、茶叶、瓷器以及“诗意中国”的东方哲学。而现在,它是全球互联网与全球数据网的重要一极,有望向世界输出云计算、移动支付,以及数字中国的杭州方案。80后的吴卓平以媒体人特有的新锐笔风,将这座古典与现代完美交融之城的人文精神与市井风青呈于纸面,把“新杭州故事”讲得风生水起。
    “与一人,踱一城”。我们可以在书里,跟随一位当地文化名人,去翻阅一座城市的前世今生,我们也希望您能和生活中很重要的亲人、朋友、伴侣,慢慢地踱过一座城的街头巷尾,去触摸时光在那里留下的斑驳痕迹。
    在人人向往“诗和远方”的新时代,我们希望旅行不是一场出走,而是一次通过文化细读实现的生活回归。这也是在文旅融合背景下,我们对“城市旅游”的一种期待。如果说“乡村旅游”要通过回忆乡愁,唤起人与自然的和谐,那么与之相对应的”市旅游”,要追寻的,则应该是通过文化体验,实现五彩生活与隐秘心灵的平衡。
    “一人一城”丛书编辑部
    2020年10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迷恋花窗
    苏州人是幸运的,当四面八方的游客风尘仆仆把去园林当作旅游的一部分时,苏州人早已把去园林当成生活的一部分。于我,偷得浮生半日闲,便会去园林走一走。狮子林,是经常去的其中一个。
    去得多了,去得久了,自然不必像游客一样刻意留意导游对园子来龙去脉聒噪的讲解,也不会像乾隆皇帝那样赞不绝口甚至贪爱得要将整个园子搬回自己家,更没有当年那些虔诚的僧侣那样静默地听“狮子吼”而醍醐灌顶。我只是像拜访一位老朋友一样去看看它。
    不再耽于嬉玩于假山,不再惊讶于岿然于一池中的石舫,我独独迷恋上了园子里的花窗。明末造园家计成在《园冶》一书中把花窗称为“漏砖墙”或“漏明墙”,“凡有观眺处筑斯,似避外隐内之义”。一步一景,全赖它。透过花窗观景,亭台楼阁、花草树木虽影影绰绰,却更加丰富,但是匆匆过客很容易将它们当成走马观花的一个背景、一个隐约模糊的符号。然而它本身也是一幅图,一个美丽而繁芜的世界。《园冶》中提到了菱花式、绦环式、竹节式、人字式等十六种,如此复杂的几何世界,是演不完的变化,是道不尽的万象。而那形象的实物花窗,则蕴含了古人美好的愿望。如花瓶寓意四季平安,桃子寓意福寿安康,葫芦寓意子孙连绵等。
    狮子林中最别致的花窗当属琴棋书画“四雅”花窗了。四个形状不同的花窗里分别塑有古琴、围棋棋盘、函装线书、画卷,为园子增添了不少雅气。但我以为,真正的风雅绝不是雕刻在园子中肆意显现的。雅,是用心寻求的一个过程、一种心境。透过各式的花窗,看几枝竹叶扶疏,看几朵梅花争艳,看一楼朦胧,看一池荡漾。本来熟悉寻常的景,因着花窗的阻隔,而变化出别样的韵味。计成说“园林巧于因借”,一扇花窗,便将远景借成近景,将实景借成虚景,平添许多意趣来。最梦幻的时候当属黄昏。那时,夕阳的余晖将粉墙镀成金色,又将花木的倩影以及花窗的投影送上金墙,于是本来素朴的粉墙上平添了许多奇幻的图画。菱花、幽竹,一对咫尺天涯相思苦的情人,如今因着一米阳光而终于邂逅执手。微风拂来,树影斑驳,池中曜光反射,流光溢彩。如诗如梦。就这样,我驻足不前,看着百年粉墙上一年又一年不同的心事。我贪婪地欣赏着。奈何自己性愚手拙,举不起丹青妙笔,无法将这似真似幻的世界一一描绘。然而,我终究拥有了一样现代武器——照相机。于是便在花窗下,捕光捉影,记录下那一个个美妙瞬间。
    无须刻意,无须雕琢,大自然也懂得蒙太奇。几扇花窗,本来静默的中国画,如今在阳光的帮助下,却成了生动的故事。站在花窗前,任清风随意吹拂,任思绪逍遥遨游。想几百年前黄家的小姐独自一人,轻摇纨扇,对着花窗赏着与今日相似的风景;想几百年前黄家的小姐独自一人,斜倚栏杆,对着花窗哀叹着“人比黄花瘦”的心事。于是,突然了悟:外面的世界,风云变幻斗转星移;但园内的世界,却年年岁岁仿佛相似。
    朋友看了我的那些花窗相片后,赞叹之余认为一个男子是不应该迷恋花窗的,那样多少失了些阳刚气。但我以为,倘若一个人能悉心地通过花窗赏风景,有此番悠闲自在,此园子便如己家。更何况,那一个个丰富的花窗,有着怎样慑人魂魄的美啊!“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我该如何向朋友解释呢?或许乾隆皇帝的“真趣”两个御字便是最好的诠释吧。
    P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