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医药.卫生 > 医药.卫生 > 预防医学、卫生学

刀尖舞春秋(人间)

  • 定价: ¥39
  • ISBN:9787549633289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文汇
  • 页数:254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作者长期工作在临床创伤骨科一线,是国内知名创伤骨科专家,尤其擅长老年人复杂性髋部骨折及骨不连的治疗,取得了斐然的成绩。本书是在作者亲身参与的真实临床案例基础上,重新创作而成,真实再现了医疗救治过程中面临的种种困境。

内容提要

  

    本书是一位医务工作者的从业手记。在作者亲身参与的真实临床案例基础上,重新创作而成,真实再现了医疗救治过程中面临的种种困境:如患者的痛苦、家属的纠结,以及医者在制定治疗方案时的困惑。作者以务实的态度,探讨了医患双方如何沟通、如何达成共识以争取最好医疗效果的问题,体现了一线专家的思考和人文关怀,在目前医患矛盾较为突出的情况下,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作者简介

    苏佳灿,海军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医学博士,材料学博士后。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重点专项首席科学家,军委科技委重点专项首席科学家。担任中华医学会骨科学分会骨质疏松学组委员,中华医学会骨科学分会青年骨质疏松学组组长,中国生物材料学会青年委员会委员,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组织工程与再生医学分会常务委员,上海市中西医结合学会骨质疏松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上海青年科技人才协会副会长,上海医药卫生青年联合会副主席等。申请并授权国家专利26项。主编主译14部著作。

目录

自序 烟火人间知冷暖
第一篇 微尘
01 “古惑仔”阿康
02 装修工卢克
03 我是行家
04 为“爱”放手
05 生命力
06 “特殊”伤员
07 烟鬼老端
08 一次特殊问诊
09 赔偿
10 呼吸
11 “次生”伤害
第二篇 冷暖
12 花季少女手毁之殇
13 报得寒冬雪
14 最佳男“猪脚”
15 “吉祥”如意
16 借条
17 平头哥
18 车祸元凶
19 补差价
20 孝顺
21 选择
22 横肉光头
第三篇 人间
23 极限挑
24 师生
25 手艺
26 钻石婚
27 “铁拐”李大爷
28 民间沪剧大师
29 千里求医
30 专家与英雄
31 调解
32 为爱痴狂
33 权威
后记:心若向阳 何惧忧伤

前言

  

    自序 烟火人间知冷暖
    人间,即人来人往的美好空间!每一寸你站立的土地,每一个你直视的生灵,每一棵你亲近的花草,每一次你呼吸的空气,每一口你饮入的甘露,甚至每一声你呼喊的回音,皆为美好人间的一部分。人间,包罗万象,应有尽有!
    人间,即人神共处的奇妙世界!古之华夏称神为神人、称仙为仙人、称佛为佛人,天上地下,神、仙、佛所到之处即为人间。由此可见,人间是极其高贵的场所,凡人与神、仙、佛共处,当值得珍惜。
    烟火是人间最不可或缺的,有烟有火才是人间!民间有诸多关于灶王爷的神话与习俗,据说每年12月24日灶王爷都会上天向玉皇大帝汇报人间疾苦,至大年初四方重回凡间。不论是山珍海味,还是粗茶淡饭,灶台烟火见证了人间一切冷暖。
    没有烟火的人间是冰冷的,犹如“萧条孤烟绝,日入空城寒”;有烟火的人间才是温暖的,正是“村村茅屋晚炊烟,更寻村酒穿茅屋”。我们都需要有烟火味的人间,恰似陶渊明所描述的“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那般温馨质朴。
    医者皆凡人,既非圣人亦非天使,与普通人一样都是肉眼凡胎。他们有常人都有的七情六欲、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会有疲惫、困惑、迷茫,也会有欢欣、感动、惊喜。因此,他们毋需被刻意神化,亦不应当被丑化乃至妖魔化。医者目睹太多人间悲欢离合,经历太多患者生死考验,见识太多病房人性百态,虽未感言悟透人生,却比一般人见识了更多的人生侧面。
    按照既定计划,本来今日开始,应对《伤痕》初稿进行第一遍修改,无奈思绪过于飘忽不定,迟迟静不下心,遂决定开始动笔撰写《人间》。友人发来一句话与我共勉: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独处时思考,深以为然,阅后加上一句:心烦时写作。不自修饰不自哀,不信人间有蓬莱;阴晴冷暖随日过,此生只待化尘埃。我们经常说计划赶不上变化,其实许多人间之事皆如此。
    文字具有穿透一切高墙的力量,今天之记录,即为明日之历史。所以我决定将脑海中一个个各自独立的案例,尽可能还原其发生、发展历程,按照最初记忆逐一记录,或许有助于我们去了解医疗实践和社会生活中的不同侧面,并在这过程中,尽可能保持描述的中立性,尽量避免带入个人的主观臆断,虽然很难,却是理想的彼岸。
    古罗马凯撒曾说:不朽的神灵因一个人的罪孽要给予惩罚时,常常先给他们一时的兴旺和比较长期的安宁,这样他们才能在命运突然转变时感到格外惨痛。佛经里说的人间有八苦,其中生老病死是位居第一的人间常态。恐怕人世间再也没有像医院这样的特殊场所,能够见识到那么多人的生老病死。从整个社会层面来说,医院是一个小社会,更是一个大世界。每一个混迹其间的个体带着不同的使命与责任,相聚到一起。医者以治病救人为使命,患者以求医问药为目的,家属以陪伴安慰为责任,不论家庭、社会还是国家,都构成了我们生死与共、休戚相关、荣辱共存的人间。
    疫情居家期间疯狂喜欢上了散步,以前主动锻炼机会较少,不是不乐意,而是抽不出时间。每天结束工作回到家中已是夜深,再无精力运动。而今每天吃饭、睡觉、写字、散步可以让身体的多个器官得以自我修复,最重要的是能让一直以来饱受折磨的脑细胞加速再生过程。有人说,你如何面对这超长假期的,也许你的余生就将如何去度过,虽然话语有些武断,但是思考之后,却越来越觉得,很有一些思想高度,并非全无道理。
    小区附近有一段虽已修好却仍未开通的马路,两边停满了私家车,许是疫情期间一时无人管理,人们就随意停放了吧。我戴着口罩,双手紧紧缩进了口袋里,脖子上系着围巾,希望能够抵御寒夜风萧。天气湿寒,冷风呼啸着拍打在脸上,仍有几分割裂皮肤的痛感。路灯散发着黯淡的光,照射在马路上,显得清幽静谧。一百米之内见不到一个人影,我自信马由缰,享受难得的清净。
    走到拐角处,突然耳边传来一阵悠扬而又熟悉的广场舞乐曲,我心底颇有些疑惑,怎么在疫情管控得如此严格的当下,还有人敢聚众跳舞呢?小河边有一圈围栏,是四方形的木栅栏,我隔着30米远望过去,一位老年阿姨,把手机挂在栏杆上,音量应该是放到了最大,播放着前段时间特别红火的《火红的萨日朗》,一个人对着屏幕微弱的亮光,翩翩起舞,仿佛此时正带领着一个广场歌舞团,面对着一众观众,整齐划一、昂首挺胸、抑扬顿挫地表演,很是陶醉。我不忍打扰,绕道而行。
    有人可能要说,一个人是要多寂寞,才能在疫情如此紧张时刻,独自迈着无人欣赏的舞步。但我却想为阿姨由衷叫好,一个人是要有多热爱生活,才能在冰冷的夜晚,在无人小河边,忘我独舞呢?人间值得,一个人的广场舞不正是我们所需要的人间烟火味吗?应该为热爱生活者点赞,向热爱生活者致敬!每一个主动居家隔离的人,正是怀着对病毒的恐惧、对生命的敬畏、对生活的热爱,用暂时的牺牲、极度的克制,去换取更长久的光明。
    河边有座小桥,平常时光人来人往,是附近居民最常流连忘返的场所,颇有人气。紧挨着桥边是很早之前就搭起的一排简易平房,大多租给来沪讨要生活的外乡人,他们尽力用自己卑微的力量支撑着城市发展的基石,顺便为自己家人糊口与生计忙碌,曾经这里有小面馆、有足浴店、有小五金店、有卤煮店,还有小山东两口子开的水果店。当我走到桥边时,看到其它店铺均已关门歇业,黑漆漆的窗户仿佛倾诉着夜的寂寞。想必特殊时期,要么店主回老家了未曾归来,要么担心病毒感染不敢营业吧。
    门面房最边上就是小山东水果店,以前我经常光顾,与来自日照的店主夫妇很熟悉,店面不大,除了水果也兼营瓜子等炒货。水果店居然没有关门,让我有些许诧异,从店里还透出些许微弱的灯光。我往前走了几步,隔着4、5米距离,店主夫妇正整理着当天卖剩的水果,近期客流锐减,生意肯定好不到哪里去。水果本就不耐放,估计春节前店主夫妇放弃回老家的机会,提前预备了大量水果,本想辛苦一个春节假期,能多赚一些钱,好为一年的辛苦开个好头,谁承想一场疫情让这一切都化为了泡影。
    夫妇俩拿起水果高高举起在灯光下转了几下,格外认真仔细地检查,过一会才慢慢朝另一个大筐里面扔,应该是已经烂掉的水果,若不及时清理,会导致更多水果遭殃。我站在孤寂的路边,路灯用力拉扯着我身后的背影,耳边传来一声声叹息,人生无常,想必他们是在哀婉脆弱的水果居然如此不堪吧,看着夫妻俩在一心忙碌,我竟不忍上前去打扰。
    相信经历此次疫情后,更多人会主动思考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会对健康、感情、生活方式等有更深的反思与体悟。有人说,这一次国人是真正安静了下来,人们终于有时间坐下来思考,究竟哪些是生命中曾熟视无睹却又至关重要的,究竟哪些曾占据了我们大量的时间精力但实则无足轻重,相信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扪心自问,并得出并不一致的答案。
    人间百态,众生百相,各有坚持,皆有所求。对于医者而言,每一次倾力救治、每一次扶危济困、每一次精心护理,都是在为人间增色、为人间添彩。因为医生看似面对的是个体病人,但每个病人身后都有一个家庭在翘首以盼,而家庭又是构成社会的基本细胞。因此,若社会安定,则人间不动荡;若社会和谐,则人间不混乱;若社会温暖,则人间不寒冷;若社会宽容,则人间不狭隘;若社会团结,则人间不分裂;若社会祥和,则人间不暴戾。
    医者的每一次竭尽全力,看似微不足道,实则福泽人间。

后记

  

    心若向阳何惧忧伤
    庚子年春,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同寻常,从人、物、事,到时间与空间,概莫能外。如果痰f青开始之初有人告诉我,这场与病毒的战役将会如此艰难、如此持久、如此悲壮,病毒传染力会如此强大、感染人数会如此众多、死亡率如此之高,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这场疫情持续至今,体现出的人间种种令人五昧杂陈,喜忧参半,也令我更为深信,有人的地方就是人间,人间处处皆舞台,尤其在某些特定时期,会将平日里隐秘幽深的人性袒露无遗并放大。凡是舞台就必然充斥各种角色,生、旦、净、末、丑,样样俱全,各显身手,舞台之上,悲剧、喜剧、正剧轮番上演,诉说着人生百般况味,上演着人间悲欢离合。
    无论何种角色,演绎的皆是人间百态。有人真心去战斗,有人刻意去逢迎;有人无畏说真话,有人曲意去粉饰;有人奋力去救治,有人眈眈想摘桃。相信等到大幕落下之后,总会有人名垂青史,总会有人遗臭万年。所谓万象人间,不一而足。
    如何让自己度过一段漫长而又不知终点的假期?是我在疫情初期就一直在考虑的问题。与其终日沉溺于纷繁复杂、真假未辨、来源不明的信息,让各类舆论、意见、流言时时扰乱心神,不如时刻保持静思与慎独。一位知名主持人曾经在节目中说过这么一段话:“痛苦是人生的一部分,它考验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品格和智慧,而只有经受得住考验的人,才能够享受到由痛苦转化而成的财富。”诚然,这场疫情带给社会的痛苦是巨大而持久的,但如何以足够的智慧、独立的思考、无畏的勇气来面对和应对,是我们每个人都值得思考的问题。 我很感谢1月21日写作计划的萌生与日后坚定的实施,1月22日写完《刀尖舞春秋·伤痕》自序,2月11日完成初稿,2月底完成初稿修改与校对,并与出版社顺利签署合同,交付书稿,终定稿22万字,正式进入出版程序,时光不负我! 贵在坚持,贵在不言弃,贵在持之以恒,贵在内心安静平和! 午餐前,写完《刀尖舞春秋·人间》第三十三篇,亦即规划中的最后一篇,“人间”初稿终告完成,正式封笔共计17余万字。其问,码字的艰辛不足与外人道,着实煎熬。其间,始终挂念武汉一线战役,无奈空有报国志,无力去杀敌,抗击病毒非我专业,即使盲目上前线,实在担心徒增战友麻烦。执笔如刀,尽力记录日常医疗中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期望帮助普通大众从另一个角度了解“冰冷”医学的温暖一面,期待有助于民众走进医学、理解医学、拥抱医学,已是知足。 颈椎病、肩周炎、视力疲劳纷至沓来,虽号称医学专家却无法自我医治。50天40万字,对一名非职业的码字爱好者来说,负担甚重。此书原不在计划之内,谁知开弓没有回头箭,咬牙坚持,锲而不舍,居然聚字成书,快哉! 于是也就特别能理解以写作为生的职业作家们的辛苦与不易。向他们致敬! 傍晚时分,感觉眼睛生疼,连续五十天不间断盯着电脑,双眼终于向我抗议。一直酝酿的后记,思路断断续续,竞始终无法顺利完稿。遂与儿子相约一同去散步,最近他开始上网课,如我一般天天盯着电脑,初二学生虽然学业吃紧,但视力更需保护。 小区门外的马路上,行人明显多了起来。疫情向好,大家的紧张情绪略有舒缓。路人三三两两,以家庭为单位,均戴着口罩,目光谨慎且警觉,若见十米开外有人迎面走来,立即转身、转向或者快步跑到马路对面,为避免直接碰面。不过,这一切都将是暂时的,病毒可以暂时阻隔人与人之间物理的交流空间,却无法切断人与人之间情感的纽带与联结。 今夜路灯不再昏暗,明亮灯光下,四个阿姨相隔五米之远跳起了广场舞,音乐节奏明快,舞步有力,是许久未曾听到的“凤凰传奇”,今天听来觉得格外亲切。暗想她们中可有一个月前在黑暗中独舞的老阿姨呢? 生命不息,希望不止!你若坚强,人间便不会软弱;你若乐观,人间便不会失意;你若快乐,人间便不会悲伤;你若勇敢,人间便不会胆怯。因为每一个平凡人如你我,皆闪耀如人间星河。 “人间”是一个庞大的命题,我所选取的只是其中很小的一个侧面,希望通过一个个真实的故事,展示医疗实践中呈现的不同社会侧面、家庭、个体,尽可能还原他们在某些特定时刻的真实心态,尽力展现身处不同背景、来自不同环境人们的不同选择。 身为一名医者,疫情期间,每当看到一个个冰冷的统计数据,都能透过数据背后直视每一个感染或者死亡案例,都能够联想到背后相关联家庭的悲情时刻。3月7日,在我的故乡泉州鲤城区,发生了让人无比痛心的隔离点坍塌事故,71人被困最终29人死亡,29个家庭顷刻间陷入崩溃。今晚更是传来一个悲伤的消息,坍塌事故中光荣殉职的王医生,是我中学读书时几何老师唯一的孙子,此次事故带给他家人的创伤将永远无法愈合。 好在春天正拖曳着长裙缓缓走来,花园中的蔷薇赶在拂晓前绽放恋人般的笑靥。春风自是人间客,主张繁华得几时。此时此刻,无论你身处何地、面临何境、面对何人,我们都要守住自己内心,坚定如初。是温暖如春的美好,或是孤立无援的寂寥;是春风化雨的抚慰,或是冷嘲热讽的讥笑;是携手同行的幸福,或是拔刀相向的背叛;是甜蜜炽热的拥抱,或是冷若冰霜的拒绝,但请相信,天地有情尽白发,人间无意了沧桑,一切失意与痛苦都只是暂时的,幸福与美好才是人间永恒的主题。 毕竟,再漫长的冬天也无法抵御春天的脚步。 毕竟,心若向阳,又何惧忧伤! 初稿:2020—03—14周六23:26 修改:2020—03—19周四22:32 校对:2020—04—02周四22:20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2008年6月,我从汶川抗震救灾前线回来不久,一个相识多年的同乡老大哥高先生,与我私交甚笃,分外热情,不时问候,频繁打电话一定要组织一个饭局为我接风。由于接二连三的工作安排,尤其是刘冬的抢救工作无法脱身,我始终抽不出空。一直到国庆假期,架不住老高再次相约,又逢假期想留沪休息调整,便答应一起聚聚,不过特意交代,吃饭人数不要多。我一向不喜太过嘈杂哄闹的场面。那时候,又刚经历了汶川地震与“非典”两次大灾难,对很多事情颇有感触,觉得人生苦短,意外频发,更应珍惜时间做些有意义的事情,一些虚名、交际、应酬都无助于安放心灵、寄托灵魂、过好一生。
    当晚,老高另叫了6个老乡,加我们俩一共八个人,并称之为“八龙过江”。他素来天性乐观,好交朋友,到哪里都是哥哥妹妹一大帮。好友相见、分外亲热,何况又是老乡,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不知不觉酒到深处,已经有人开始玩起闽南人最喜欢的猜拳罚酒,煞是热闹。
    酒到正酣之时,突然有个个头矮胖的年轻人,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自顾自地推门而入,如同回家那般随意。他身边紧跟着一个年轻小姑娘,看起来像酒店服务员,一手拿酒杯,一手端瓶红酒,亦步亦趋。小矮个30岁上下年纪,身高大约165厘米左右,上身穿一件大红T恤,很是花里胡哨,体型略显发胖,肚子凸起,满脸肉嘟嘟、红扑扑的,一看就知道来之前肯定没少喝,脖子上挂着一根粗大的黄金链子,非常扎眼,两条花手臂,虽然看不出刺青的具体内容,但乍见就觉得像是香港黑帮片里的古惑仔。
    按常理来说,日常生活或是工作中,我都不可能跟阿康有丝毫交集。但今天老高安排的饭局就在他“主管”的饭店,用他的口头禅就是他的地盘。时至今日我都没有弄清楚阿康跟饭店之间的关系,“主管”这个词语也是他自称的。看得出老高与阿康非常熟悉,彼此高声叫唤对方名字,许是酒精刺激的作用,二人暂时忘却旁人的存在,推杯换盏连干数杯。
    国人最大特点,不论是熟悉还是不熟悉的,只要到了酒桌上,基本就是酒量论英雄,感情深的要一口闷,不熟悉更要一口闷,美其名曰便于拉近距离加深印象。此时若有人推脱酒量不好或者酒精过敏等,对方必定不依不饶,威逼利诱之后甚至能够上升到瞧得起或者瞧不起的高度。二人拼完酒之后,老高逐一替阿康引荐,又是新一轮高潮迭起,我有时候在想,酒店推出敬酒环节,很多时候可能是为了促进酒类销售吧。
    说实话我对于阿康这样看起来所谓的“社会人”没有特别感觉,说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行医多年,已经能够对于每个人从事的行业有足够的理解。对我们来说,彼此可能不只是平行线,有时候可能更像是背道而驰的两条线。老高介绍时为了节省时间,我非常爽快利索,二话不说就跟阿康把酒喝了,不想留下太多掰扯的余地。酒足饭饱之后,各自回家,关于阿康的一切就留在了饭局上,未给我留下更多深刻的印象。
    两年后某一天傍晚时分,老高突然给我打电话,我当时正在忙,没来得及接电话,他居然连续打了5个电话,这种情况并不多见,等我看到时赶紧给他回过去,他非常着急地问我在不在单位,说阿康出车祸了。我一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跟老高说我在单位,但是不清楚他说的阿康是何方神圣。一听我在单位,老高居然快速把电话挂断,搞得我很有些莫名其妙。大约五分钟后,老高又打来电话,说他已经在来我单位路上,具体情况他也不清楚,阿康已经由120从崇明送过来了,让我务必等着他们。
    阿康被送到急诊时,老高陪着我和小曹已经一起等候他多时,受伤情况比我想象中复杂许多,右大腿严重畸形合并脸部撞伤,嘴角撕开很大一个口子,浑身酒气,幸运的是没有合并颅脑损伤,对答尚切题。急诊拍片后显示右股骨干多段粉碎性骨折,口腔骨折合并软组织撕裂伤,口腔科值班医生很负责,急诊为他做了缝合修补手术后转到我们科室,小曹连夜给他打上牵引制动。阿康嘴部严重骨折加撕裂伤,根本无法言语,边上有一个陪同的小伙子,头上缠着绷带,想必是他的小弟吧,仔细向我和老高讲述阿康受伤经过。
    当天阿康一个好朋友崇明农家乐开业,他们十来位兄弟一大早就赶去捧场,热烈的开张仪式后就是隆重的庆祝活动,大摆宴席、大宴宾客。阿康本就是个爱热闹的人,好朋友自然要喝,初次认识的更是要喝,还不时邀请大家抽空去他饭店吃饭。这顿饭从十一点半开席,一直喝到下午四点半,吃饭人数从60多位喝到6位。阿康战斗力是很强,一直坚持到最后,把主人都喝倒了才罢手。回程路上,本来应该是陪同小伙子开车的,不知道阿康是哪根筋搭错了,死活要自己开车,小伙子要争,他一巴掌把他打倒在地,吓得小伙子马上躲到一旁,不再吭气,至于其他同行者基本都是酒精过量之人,站在一旁跟着瞎起哄。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