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小鼠濮小木(2濮小木和他的朋友们)/未来原创儿童文学书系

  • 定价: ¥22
  • ISBN:978754176966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未来
  • 页数:208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小灵鼠的故事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让我家小女相信和明白了许多平日里我唠叨破了嘴皮子也无法让她切身理解的“大道理”。濮小木的博学多识让它成为一只与众不同的小鼠。于是四岁的小女便把积累丰富的知识想象为积攒各种生活中可以通关的法宝,她已和小灵鼠一起踏上了寻宝之旅!

内容提要

  

    《濮小木和他的朋友们》是作品《小鼠濮小木》的后续作品,共分为十二个章节,每个章节讲述了发生在濮小木身上不同故事,古灵精怪的濮小木和他的朋友杜松子在共同相处的日子里不断地结识了新的朋友如霍夫曼,他是一个游历了很多地方的小灵鼠,他将自己旅游中所见到的事情讲给杜松子和濮小木听,他们一起下棋,一起种花,一起射箭。除了霍夫曼他们还和若薇一起旅游,去见濮小木的土拨鼠老弟,松鼠等,和新认识的朋友们待在一起的时光是极其美妙快乐的,最后濮小木和杜松子还决定一起去玫瑰高地找濮小木的家人。

媒体推荐

    小鼠濮小木是童心世界的写照,也是质朴人生的隐喻。濮小木的大智若愚,不忘初心,为我们展示了一种自在的生命存在方式。在心灵疲惫之时,读读这本书,相信就如面对一泓未被污染的清泉,而从童心世界流出的能量,从来也不会过时。
    ——陈跃红
    孩子们可以通过这本书里积极向上的故事,通过一幕幕温馨的生活场景,通过人物纯真的心灵,接受一种情感教育和一种精神熏陶,形成对美好的初步认识,让儿童成长为善良的人,这应该是儿童教育最重要,最基本的目的。
    ——车槿山
    小灵鼠的故事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让我家小女相信和明白了许多平日里我唠叨破了嘴皮子也无法让她切身理解的“大道理”。濮小木的博学多识让它成为一只与众不同的小鼠。于是四岁的小女便把积累丰富的知识想象为积攒各种生活中可以通关的法宝,她已和小灵鼠一起踏上了寻宝之旅!
    ——胡靖钒

作者简介

    尚垒,编剧、导演、自由撰稿人。1980年生于陕西省西安市。先后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学士),北京大学中文系比较文学专业(文学硕士)。所创动漫剧本《福娃历险记》,入围北京电视台征文奖。

目录

第一章  蟋蟀的歌声
第二章  小罗宾汉的来访
第三章  菜茵河上的城堡
第四章  小罗宾汉的射箭术
第五章  山洞里的篝火
第六章  花之语
第七章  木偶戏
第八章  内蒙古的奶酪
第九章  机器老鼠
第十章  大熊溪谷
第十一章  演奏会
第十二章  星空下的秘密

前言

  

    一沙一世界,一本书更是一个世界。这里是孩子的世界,是动物的世界,是花花草草、五彩缤纷的世界。
    一只小鼠,单纯可爱,聪明伶俐,时不时还有点小大人的样子。它会拉琴,会做诗,尤其是能离开父母独立生活,把自己的日子安排得有模有样。它身边还有几个各种场合结交的朋友,书中讲述的就是他们的小欢乐、小忧愁、小心思、小冒险、小成功……
    也许,对成年人来说,这样的情节未必有什么吸引力,因为太简单透明了,但这是一切童话最基本的特征。其实,就像西方著名的成长小说一样,这里的故事表现的也是人物的成长,孩子们在学习这个扑面而来的世界,在学习中长大,尝试着以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也就是克服所谓成长的烦恼。我们在书中看到的就是这种在生活中学习生活的栩栩如生的历程,包括心理历程,这与成年人面对的存在的大问题是同质同构的,指向人生意义的最初感受与理解。
    我们可以想象,当一个孩子自己静静地看这本书时,或者当一位家长在床头给孩子念这本书时,此时的阅读虽然是一种愉悦,一种享受,但同样也是一个接受教育、学习世界的过程。如同这本书中的人物一样,孩子可以学习语言文字,接触琴棋诗画,了解神奇的大自然,熟悉方方面面熔中西文化于一炉的知识,甚至还有生活中的吃穿住行和社会上的接人待物。不过,相对于这种知识和技能的积累,尤其是孩子可以通过这里积极向上的故事,通过一幕幕温馨的生活场景,通过人物纯真的心灵,接受一种情感教育,一种精神熏陶,形成对美好的初步认知。让儿童成长为菩良的人,这应该是儿童教育最重要、最基本的目的吧。看看今19社会触目惊心的现实,我们流行的功利教育值得反省的地方就太多了。
    众所周知,自上世纪初开始,中国受到西学东渐大势的影响,尤其是受到西方浪漫主义思潮的影响,“儿童的发现”成为文学与文化生活中的重要话题,由此产生了一种崭新的儿童观。儿童不仅获得了不依附于成年人的存在意义,而且成为自然神性的象征,成为赞美的对象。童心崇拜是那时的文学与思想中普遍的现象,例如鲁迅就倡导过幼者本位的观念。这一切与传统中国社会中占统治地位的父为子纲的思想相比,具有不言而喻的进步意义。不过,发展到后来,过度强调儿童的独立价值,过度凸显儿童/成人的对立与割裂,这也难免成为一种新神话,一定程度上也就背离了作为这一思想来源之一的启蒙传统。
    其实,至少在文学写作中,儿童作为沉默的少数人,对他们的艺术再现只可能是成年人的回忆性想象,归根结底是一种叙事,一种虚构,一种创造。同样,儿童文学不论怎样试图描绘儿童返璞归真的自然状态,试图避免成年人的意愿,也必然会对儿童读者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也就是具有导向性质的教育功能。因此,儿童文学作家与其他文类的作家一样,也永远面临社会责任的问题,甚至比其他文类的作家更受到这一问题的纠缠。
    此书作者尚垒在北京大学中文系读研究生时,是我的学生。上学期间,他在诸多方面都显得很有才华,我叫他小才子。毕业后,他放弃了不少工作机会,走上了一条文学写作的路,尽管其间遇到了一些困难,却矢志不移。中文系的学生,在入学时怀揣写作梦的大概不是少数,但毕业后不改初衷的则寥寥无几,大多在当今社会主潮的冲击下,在养家糊口的压力下,投身更具效益的事业了。当然,我这里倒也不是认为文学就一定重要,一定比其他事情更有意义。我想说的仅仅是,如果有自己的理想,能够坚持下去,不论结果如何,最终都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奢侈。至今为止,尚垒创作了不少剧本,其中一些也公演了,算是小有成绩吧。这次他又写了这本儿童小说,嘱我作序。我大致读了读,感觉可圈可点之处甚多,同时也生出一点感慨,既是对这本书,也是对他这个人,因此有了以上的话,是为序。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很多年前,在莱茵河畔的黑森国,有一只小灵鼠名叫威廉。他心地善良,好管闲事,遇上什么好玩儿的事总喜欢上前去看个究竟。
    一天,他在大街上溜达,远远地看到中央大街上人头攒动,像是有什么典礼在进行。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奥古斯特王子和巴伐利亚公主的订婚典礼,仪仗队和王子一行人正在穿过中央大街,到广场上去。
    小威廉也想凑个热闹,就跑了过去,从人缝中挤了进去。他想看看王子到底长什么样子,就往道路中间多挪了几步。不料却被侍卫们发现了,他们走过来想要打他。威廉看得人了神,没留意,等到想跑时,发现自己已经被团团围住。他退到中间,惊恐地看着那些侍卫。侍卫们先是踢了几脚,接着又拔出手中的长剑。威廉抱起了头,心里嘀咕道:妈妈早就告诉我,不要对什么都好奇,不然是会有危险的,可我总是不听,这回……
    “放开他!”正在这时,有人在外面喊了一声,侍卫们乖乖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全都恭敬地站立一旁。
    威廉小心地放下了手,露出了眼睛,那人穿着华丽的衣服,上面镶着各色的宝石,模样看起来英俊而温和。
    那人正是王子殿下,他听见前面有人喧闹就过来了。奥古斯特王子心地善良,最见不得小动物受苦。他弯下腰,把威廉捧在手上,回到了马车里,命令仪仗队继续前进。
    “你真的是奥古斯特王子吗?”威廉悄悄地问。
    “是的。”王子点了点头,“你是会说话的小灵鼠?”
    “没错,我叫威廉。”威廉答道。
    那天举行完订婚仪式后,回到王宫,王子给小鼠上了药,包扎了伤口,又用珍馐美味招待他。休养了几天之后,威廉就向王子告辞,回到了家里。
    过了一阵子,威廉提着家乡的特产点心来宫里看望王子,却发现他病了。王子卧病在床,情况非常不妙,皇家的医生们都没有办法。婚礼眼看就要举行,王子却一病不起。奥古斯特躺在床上,嘴唇苍白,他向威廉微笑了一下,但却没力气说话。威廉在旁边待了一会儿,不想让奥古斯特难受,就留下点心,离开了宫殿。
    威廉伤心地走在街上,唉声叹气。难道就任凭王子这样病下去,没有什么办法可想了吗?他想起了好朋友舒巴特,舒巴特总是很有主意的。于是说走就走,便一路小跑,赶到了舒巴特的家里。
    舒巴特正靠在藤椅上看报纸,听威廉讲了王子的怪病之后,坐了起来,一本正经地说:“是吗,我就听说前段日子在巴伐利亚有怪事发生,难道王子的病跟这件事有关系?
    “巴伐利亚?”威廉一脸疑惑。
    “哦,那位公主不是巴伐利_亚州的嘛。看来也许背后有什么阴谋。我陪你去问问博士鼠赫尔德尔吧,他是这一带最聪明、最博学的灵鼠,他一定知道原因的。只是他性格怪僻,不太愿意大家打扰他。试试看吧。”
    说完,舒巴特从桌上拿了几个牛皮糖给威廉,威廉收下了,但他现在没心情吃,便装在了口袋里。
    “谢谢!”
    “别说见外的话,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赫尔德尔住在教堂附近的那座塔楼的顶层,他一般只在半夜接待访客。我们先看会儿报纸吧。”
    舒巴特给了他几张各地的报纸,威廉一张张翻着,想  从上面找到和王子有关的新闻。
    到了晚上,威廉拉着舒巴特去找那位博士鼠。他们  先是找到了那座塔楼,塔楼底下黑漆漆的。他们顺着楼梯  跑了上去,到楼顶的时候正好听见市政厅传来的大钟声。  十二点了!但是阁楼里一点儿光都没有,博士鼠真的住在  这儿吗?小鼠威廉背着手,在门口徘徊。忽然,里面响起了咳嗽声,“推门进来吧,别老在门口磨蹭,我听着心烦。”一个苍老而睿智的声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P3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