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碎玉投珠

  • 定价: ¥42
  • ISBN:978755702315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广东旅游
  • 页数:261页
  • 作者:北南|责编:梅哲坤
  • 立即节省:
  • 2020-12-01 第1版
  • 2020-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碎玉投珠》是晋江2018年度高人气纯爱作品之一,连载结束后长期居于晋江原创版块榜单前列,目前积分突破74亿,评论数突破12万,收藏数突破35万,深受读者喜爱。
    晋江金榜口碑作者北南成名代表作!
    特级鉴宝专家X古董制造达人!汉白玉佩珍珠扣,朝夕与共到白头。

内容提要

  

    古玩行没一个缺心眼儿的。
    退一步兄友弟恭,进一步情义深重。
    丁汉白:“这行最喜欢的就是玉,料分三六九等,人也分龙凤蝼蚁,我既名汉白,自是配得起良玉。”
    纪慎语:“师哥一向都是拔尖儿的。”

作者简介

    北南,生长于北方,心向往南方,养了一只小狗,写了一点故事。已出版:《霍乱江湖上》《霍乱江湖下》。即将出版:《碎玉投珠》。

目录

第一章  南蛮子进北方院
第二章  银汉迢递
第三章  玫瑰印章
第四章  正人间昼长
第五章  合璧连环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01
    丁汉白留学回来时也是盛夏,转眼间已经一年了。
    盛夏的街上站不住人,热气与聒噪掺杂着,叫人心烦意乱。文物局倒是凉快,烟灰色旧楼掩在茂盛的枫藤下,墙面几乎看不到,只能看见一列列方格玻璃窗。
    办公室的空调由早转到晚,女同事和年纪大的同事都受不了冷风,只有二十啷当岁的小伙子安坐在对着出风口的座位。
    “小丁,听说你想去福建出差?”石组长忽然问,“给张主任递申请单了?”
    石组长快退休了,资格最老,并且最能混日子,不然不会到了这把岁数只是个组长。他这么一问也不是好奇,只是想消磨临下班的十来分钟。
    “大前天就递了,张主任现在还没看,估计近视眼吧。”
    答话的是丁汉白,刚满二十岁的小年青,来文物局上班也有半年多了,喜欢迟到,但不怎么早退,挣的没花的多,椅垫要缎面平绣,笔筒要方正鱼子纹,惯有的姿态就是曲着长腿、收敛眉目,寻思下班去哪儿潇洒。
    石组长知道丁汉白和张主任不太对付,说:“福建那么远,不让去就不去吧。”
    丁汉白颔首接下安慰,没再发表意见。他想去,倒不是因为多热爱工作,而是因为福建有一批海洋出水文物,他很感兴趣,纯粹想满足私心。
    下班时间一到,丁汉白拎包走人,骑一辆大横梁的自行车,不着急、不忙慌,慢慢悠悠往回磨蹭。夏季天长,每天到家后还没开饭,左右要听他妈唠叨,不如把时间浪费在盎然的街上。
    骑到半路车把一转,拐到迎春大道上加速,带起的风将衬衫吹鼓,经过市里一家老牌饭店门口时才刹停,丁汉白下车买了份牛油鸡翅,往车把上一挂,离开时徐徐扭头望了眼对面的“玉销记”。
    “玉销记”是市里最讲究的玉雕老字号,见天地门可罗雀,偏偏还不止一家店,一共有三家。
    丁汉白闻着鸡翅香味儿归家,骑进刹儿街的时候看见一抹背影。那抹背影清丽窈窕,长发盖着蝴蝶骨,肩平腿直,白色的百褶裙给这炎炎夏日添了点凉爽。
    丁汉白猛按车铃,催命似的蹿到人家身后,嚷嚷着:“这谁家大姑娘这么打眼啊?”
    对方回过头来,作势打他:“整天没大没小,我告诉你妈去。”
    “哎哟,原来是我小姨啊。”丁汉白生活的一大乐趣就是臊白他妈妈的娘家人,比如姥姥姥爷一把年纪又生个闺女,前几年两腿一蹬,这仅比他大三岁的小姨就被他们家接管照顾,像他姐姐一样。
    姜采薇抬腿迈进大门槛,帮他拎着包,问:“又绕路买吃的了,店里生意怎么样?”
    丁汉白搬着自行车进院:“还那样呗,我就望了一眼。”
    他们丁家有祖传的手艺,玉雕石刻,城中独一份的技术。“玉销记”开了好几代,特殊时期关张过,几经演变还剩下三家,当年祖上定下规矩,靠手艺持股份,俗气点儿就是谁厉害谁老大,为的就是让手艺只进不退。
    现下最厉害的是丁汉白的父亲——丁延寿,他叔叔丁厚康稍弱一些。
    丁汉白是长子长孙,还没学会走路就在他爸膝头学拿7],天赋和他的身高同时蹿,身高止住了,但总挺拔着不躬身,天赋到顶了,也彻底忘记“谦逊”二字怎么写。并且,丁汉白在最不着调的轻狂年纪选择出国留学,结果知识没学多少,钱糟蹋了一大笔。
    他解着衬衫扣子进屋,屋里都是他糟蹋钱的罪证,装八宝糖的白釉瓷盘、点了香水的双龙耳八卦熏炉,床头柜上还搁着一对铜镏金框绢地设色人物挂镜。
    换好衣服洗把脸,丁汉白去前院大客厅吃饭,他们家祖上极阔绰,大宅大院,哪个屋都丁零当啷一堆玉石摆件,袁大头扔着玩儿,盛油盐酱醋的罐子都是雕龙描凤的子料。
    现在都住单元房或者别墅,但丁家人依然群居,住着三跨院。丁汉白的爸妈和小姨住在前院,他叔叔一家住在东院,另一方小院丁汉白单住。而且姓丁的太能折腾,头脑一热就推墙,再一凉就砌拱门,植草种花,恨不得雕梁画栋。
    但丁汉白内心是瞧不上的,院子再大、再漂亮也不如几辈之前,越折腾越显得没面儿,仿佛无法面对向下的走势,力图营造以前的辉煌,其实都是自欺欺人。
    他想改变,并且明白在文物局上班没什么作用。
    客厅灯火通明,大圆桌上已经摆了四凉三热,厨房还在继续忙活。丁厚康坐在位子上倒白酒,每日一小盅,最近天热只喝半盅。
    丁汉白踱步到厨房门口,吸吸鼻子问:“妈,我的牛油鸡翅呢?”
    姜漱柳搅着锅里的素汤,转去问:“采薇,他的鸡翅呢?”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