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烟与镜(尼尔·盖曼头皮发麻短篇集)

  • 定价: ¥48
  • ISBN:978755945602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341页
  • 作者:(英)尼尔·盖曼|...
  • 立即节省:
  • 2021-02-01 第1版
  • 2021-0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看得头皮发麻的同时,原始的人性一览无遗。
    《烟与镜》是格芬奖、斯托克奖、轨迹奖提名、世界奇幻奖提名作品!
    作者尼尔·盖曼是当代奇幻大师,被斯蒂芬·金称作“故事的宝库”。
    收录29个尼尔·盖曼经典短篇,写尽原始人性中的爱、嫉妒、贪婪、自私、恐惧和悲伤。
    尼尔·盖曼颠覆经典,改写《白雪公主》,摒弃童话中的真善美元素,让人看得头皮发麻。
    集悬疑、惊悚、哥特风格于一体。彻底打破幻想和现实的界限!
    盖曼是一位罕见的作家。他用心书写故事,充满智慧,有时甚至用一种相当独特的、毫不掩饰的视角看待人性。——Goodreads 读者
    翻开《烟与镜》,看得头皮发麻的同时,原始的人性一览无遗。

内容提要

  

    本书收录29个尼尔·盖曼经典短篇,写尽人性中的爱、嫉妒、贪婪、自私、恐惧和悲伤。
    当天堂发生谋杀案;当“白雪公主是好人”是一个由公主讲述的谎言;
    当世上不再有动物可吃,只有婴儿可供选择;
    当恶魔吃掉男孩,以男孩之名走进人间;
    当性别可以借助药物随意转化;当买凶杀人可以享受批发价……
    翻开《烟与镜》,看得头皮发麻的同时,原始的人性一览无遗。

媒体推荐

    尼尔·盖曼是故事的宝库,拥有他是我们的幸运。——斯蒂芬·金
    尼尔·盖曼是英国国宝,现在他也同样成为了美国国宝。——科幻大师威廉·吉布森
    当你全身心沉浸到尼尔?盖曼的世界里,你会发现,一切皆有可能。他拥有非凡的创造力,他从不遵循一致的规则,他随心所欲,惟追随梦想而写作。——《娱乐周刊》
    盖曼的作品将H.G. 威尔斯的想象、H.P.洛夫克拉夫特的诡异氛围以及伍德豪斯的幽默智慧结合在一起,他既能让我们的血液凝固,也能让我们仰天大笑。——《明尼阿波利斯星论坛》
    尼尔·盖曼的思想就像深不可测的幽暗海洋。每次沉入海中,周遭世界随之隐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更加恐怖、也更加美妙的世界。——《纽约时报》
    阅读盖曼的乐趣之一就是看他如何颠覆我们对魔法、恐怖、幻想和世俗的期望。 ——《泰晤士报》
    盖曼盖曼是一位罕见的作家。他用心书写故事,充满智慧,有时甚至用一种相当独特的、毫不掩饰的视角看待人性。——Goodreads 读者
    《烟与镜》暴露了人类原始的本性、渴望和欲望。——Goodreads 读者

作者简介

    尼尔·盖曼(Neil Gaiman),当代大师级幻想小说家,1960年生于英国。尼尔·盖曼是当代欧美文坛耀眼的新星,也是幻想文学的代名词,被《文学传记辞典》誉为十大后现代作家之一。
    1989年,盖曼以漫画《睡魔》开始了创作之路。其后,他的创作逐渐涵盖了小说、漫画、诗歌、剧本等多个领域,代表作有《美国众神》《星尘》《好兆头》《乌有乡》等。因其作品的独特风格和想象力,《迈阿密新时报》认为他已经成为“文学界的摇滚明星”;惊悚小说大师斯蒂芬·金则认为他“创作力之丰沃与作品水准之高,既神奇又吓人”。
    盖曼的创作以奇幻文学为主,这与他自幼阅读的大量神话密不可分。如今,在《北欧众神》中,他追本溯源,回归至爱的北欧神话体系,用自己的叙事技巧,与更多人分享阅读神话的快乐。

目录

导读:十四行诗
前 言
骑士精神
尼古拉斯是……
代 价
巨魔桥
别问杰克
金鱼池故事集
白垩路
刀 后
变 化
猫头鹰之女
修格斯陈年特酿
病 毒
众里寻她千百度
只是又一次世界末日
湾 狼
我们可以给你批发价
莫考克世界的男孩
冷色调
扫梦人
外来成分
吸血鬼的六节诗

海的变迁
我们去看世界的尽头
(朵妮·莫宁赛德,111/4岁)
沙漠之风
婴儿蛋糕
天堂谋杀案
白雪·镜子·苹果

前言

  

    前言
    写作是在梦中飞行。
    只要你记得。你要明白。只要梦还在。
    就很简单。
    ——作者笔记,一九九二年二月
    他们用镜子变戏法。当然,这是陈词滥调,但那也是真的。自一百多年前的维多利亚时代人们能生产出清晰好用的镜子开始,魔法师就都用镜子,通常摆成四十五度角。一八六二年约翰·内维尔·马斯基林首创这种方法,他巧妙地安放了一面镜子,将一座大衣柜变得无影无踪。
    镜子是奇妙的东西。它们看似反映了真实,将生活的影像呈现给我们,但是只要摆在恰当的角度,它就能撒下令人信服的谎言,让你坚信某些东西凭空消失,以为装满旗子和蜘蛛的箱子竟然是空的,将藏在侧面或凹陷处的人当作飘在舞台上的幽灵。只要摆得正确,镜子就是魔法之门,它能给你展示一切你能想象到的东西,甚至还有你想象不到的。
    (烟则让事物的边界变得模糊。)
    故事在某种程度上也是镜子。我们用故事来对自己解释为何世界如此运转,或为何世界不那样运转。和镜子一样,故事帮我们准备好迎接未来的日子,让我们不去注意黑暗中的事物。
    一切小说在某种意义上都是奇幻,奇幻故事也是镜子,是一面扭曲的镜子,准确来说是隐藏真相的镜子,和现实呈四十五度角。但它终究还是镜子,通过它我们可以得知原本看不见的东西。(切斯特顿。曾说过,童话无比真实。并不是因为童话告诉我们龙真实存在,而是因为它告诉我们龙是可以被击败的。)
    从今日起就是冬天了。天空变灰,雪花飘落,可能到天黑这雪也不会停。我坐在黑暗中看下雪,雪花飘入灯光时闪闪发光,旋即又飘入黑暗,我在想故事究竟从何而来。
    当你以编故事为生的时候就会开始思考这种事情。对成年人来说这居然是个正当职业,我到现在也难以相信,但难以相信也没用了。我还是很享受这样的工作:不必早起。(我还小的时候大人们都说不要编假话,还吓唬我说编瞎话会遭到惩罚。但目前为止,我觉得编故事的工作不光不必早起,还能经常出国旅行。)
    这本书中的大部分故事都是各自应不同选集的要求写给不同编辑的(“这是一个关于圣杯的故事集”“……关于性”“……为成年人重述童话”“……关于性和恐怖”“……关于复仇的故事”“……关于超自然”“……更多关_于性的内容”)有几个故事是写来自娱自乐的,准确来说是为了描述我脑海中的某个想法或画面,把它们牢牢地固定在纸上,在我看来这是个极好的写作理由:把恶魔都放出来,自我放飞。还有些故事是无意之间写出来的,因为忽然产生了幻想或者好奇心。
    我曾经想过写一个故事当作结婚礼物送给朋友。故事讲的是一对夫妇收到了一个故事作为结婚礼物。那不是一个令人安心的故事。想好了这个故事之后,我忽然觉得他们也许更喜欢烤面包机,于是我送给了他们一个烤面包机,而且直至今日也没有把那个故事写下来。它至今还在我的脑海深处,等待着喜欢它的人喜结良缘。
    此时我忽然想到(此时我正用一支蓝黑色钢笔在一个黑色封面的笔记本上写前言,也许你想知道这些吧),虽然这本书里的故事都是在讲不同形式的爱,却没什么十分愉快的内核,没有那种爱情最终如愿以偿的故事来平衡你在本书中看到的其他类型故事。事实上,有些人是不读前言的。而你们中有些人总有一天是会结婚的。那么我就把那个没有写出来过的故事讲给阅读了前言的各位。(要是故事写出来之后我不喜欢,我可以划掉这段,你们就永远不知道我在前言里写了个故事了。)
    ……
    天堂谋杀案
    我刚想出来这个故事的时候,本来想叫它《天使之城》。但是在我写作期间,百老汇上演了一部同名音乐剧,所以写完故事之后,我给它改了个名。
    《天堂谋杀案》是给《午夜涂鸦》的编辑杰西·霍斯汀的平装小说集写的故事,那个小说集恰好也叫《午夜涂鸦》。写作期间我给皮特·阿特金斯发了很多传真,每次修改的稿子都发了过去,他就这样充当我的参谋,全程无比耐心幽默,堪称完美。
    我努力把故事中推理的部分写得比较公平。到处都给出了线索。标题也是线索。
    自雪·镜子·苹果
    这篇故事也从尼尔·菲利普的企鹅版《英国民间故事集》里得到了灵感。我看它的时候正在洗澡,这个故事我读了恐怕有一千次了(我还保存着三岁的时候那个绘本版)。但是第一千零一次的阅读似乎有魔法,我开始反向思考这个故事,从后往前整个反过来想。我想了好几个星期,然后在坐飞机时突然就开始手写这个故事。飞机落地时,故事已经写完了四分之三。入住旅馆之后,我坐在房间一角的椅子上继续写,写完了全文。
    这个故事最初发表于美梦天堂出版社的一本限量版小册子上,卖书收入都捐给了“捍卫漫画基金会”(这是一个维护漫画作者、出版商、零售商的第一修正案权益的法律组织)。后来波皮·z.布赖特把这个故事又收入了她编纂的小说集《血脉之爱II》中。
    我喜欢把这个故事视为一种病毒。一旦你读了它,就再也没办法好好看原先的版本了。
    我要感谢格雷格·凯特,他的美梦天堂出版社在《天使降临》一书中出版了好几个类似的故事,这本集子中收录了书评、时事报道,还有一些我写的东西。他还出版了另外两本平装书来资助“捍卫漫画基金会”。
    我想感谢众位编辑,他们找我写故事,通过了我的稿子,又反复再版本书中的很多故事。同时也感谢所有试读的人(你们心里都有数),你们容忍我采用当面交接、传真、电子邮件等等方式把故事交给你们,然后用笃定的语气告诉我哪里需要修改。真心感谢你们所有人。是詹妮弗·赫尔歇让这本书变成了现实,她无比耐心,好像有魔法一般,还充满编辑的智慧。我怎样感谢她都不为过。
    本书中每个故事都只是某样事物的影子,和烟雾一样没有实体。它们是镜子里传达出的消息,是变化的云层形成的图像,是烟与镜,这就是它们的本质。但是我很喜欢写这些故事,而且我猜想,故事也很喜欢被人阅读。
    欢迎阅读。
    尼尔·盖曼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骑士精神
    惠特克太太找到了圣杯,它就在一件皮草大衣下面。
    每周星期四下午,惠特克太太都步行去邮局取自己的养老金,但是她腿脚很不方便。在回家的路上,她会顺路去乐施会商店买点东西。
    乐施会商店卖旧衣服、小摆件、杂货和各种各样的东西,还卖很多旧平装书,那些东西全是别人捐赠的二手货,还有很多是有人过世后清理房间剩下的遗物。店里的一切收入都捐给慈善事业。
    商店里的店员都是志愿者。下午上班的志愿者名叫玛丽,她十七岁,微胖,穿着一件宽松的淡紫色套头外衣,那衣服看起来就像是从店里买的。
    玛丽坐在收银台旁边看《摩登女性》杂志,正在做“揭示你的潜在人格”测试。她时不时翻一下杂志后面,看A、B、C选项各是多少分,然后再决定给自己选什么。
    惠特克太太在店里逛了一圈。
    那条眼镜蛇标本还没卖掉,都摆了六个月了,上面全是灰尘,那蛇的玻璃眼睛恶狠狠地盯着衣服架子、磨牙玩具和店里的柜子,柜子里摆满了破了边儿的瓷器。
    惠特克太太走过去的时候拍了拍蛇的头。
    她从书架上拿了几本米尔斯&布恩出版社的小说——《她响亮的灵魂》和《她激荡的心》,每本一先令——她认真看了看那个马刁士玫瑰酒的空瓶,瓶子上有个装饰性的灯罩,最终她觉得自己真的没地方放了。
    她拿起一件已经磨破了的皮草大衣,那衣服有股难闻的樟脑球味。大衣下面有一根拐杖,还有一本A.R.霍普·蒙克里夫写的《骑士浪漫谭》,标价五便士。这本书旁边就摆着圣杯。圣杯底座上还贴着一张小标签,上面似乎用钢笔写着,价格三十便士。
    惠特克太太拿起这个满是灰尘的银色高脚杯,透过厚厚的眼镜仔细观察。
    “这个真不错。”她大声对玛丽说。
    玛丽耸耸肩。
    “放在壁炉架子上一定很好看。”
    玛丽又是耸耸肩。
    惠特克太太给了玛丽五十便士,她找回来十便士,又拿了_个棕色的纸袋好装书和圣杯。然后惠特克太太又去了隔壁肉铺买了一块很不错的肝。接着她就回家了。
    圣杯内部覆盖着一层棕红色的灰。惠特克太太认认真真地洗掉了,然后又在加了少许醋的温水里泡了一个小时。
    然后她用打磨剂把它擦得锃光瓦亮,放在了客厅的壁炉架上。圣杯两侧分别是一个忧伤的陶瓷短腿猎犬和她已故丈夫的照片,照片上是亨利一九五三年在弗林顿海滩的样子。
    她眼光不错,圣杯放在那里很好看。
    到晚餐时分,她把那块肝裹上面包糠和洋葱一起炸了,很美味。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五早上,惠特克太太和格林伯格太太会轮流在每周五去看望对方。她们坐在客厅里吃马卡龙喝茶。惠特克太太在茶里加了一块糖,格林伯格太太加的则是代糖,她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时刻都揣着一个装了代糖的小塑料瓶。
    格林伯格太太指着圣杯说:“那个真好看,是什么啊?”
    “那是圣杯,”惠特克太太说,“是最后的晚餐时耶稣喝酒的杯子。后来他被钉上十字架时,侧腹被百夫长的长矛刺穿,人们用这个杯子接了他的血。”
    格林伯格太太哼了一声。她身材矮小,是个犹太人,很不喜欢不卫生的东西。“我不太了解,”她说,“但是这杯子真好看。我们家迈伦在游泳锦标赛上夺冠的时候,得的那个奖杯就跟这个差不多,只不过杯子一侧写着他的名字。”
    “他还和那个可爱的小姑娘在一起吗?当美发师的那个?”
    “伯尼斯?哦,是啊。他们打算订婚了呢。”格林伯格太太说。
    “真不错。”惠特克太太说着又拿了一块马卡龙。
    格林伯格太太总是自己烤马卡龙,隔周的周五就带过来。她烤的马卡龙是浅褐色的小甜饼,上面还有杏仁装饰。
    她们谈论了一会儿迈伦和伯尼斯的事情,还说到了惠特克太太的侄子罗纳德(她没有子女)以及她们的朋友珀金斯太太,珀金斯太太最近因为髋部不适住进了医院,这老可怜哪。
    临近中午格林伯格太太回家了,惠特克太太做了起司烤面包片作为午餐,午餐之后她吃了药,一片白的一片红的两片橙的。
    门铃响了。P3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