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戏剧艺术

茶馆(青春版)/大家小书

  • 定价: ¥19.9
  • ISBN:978720015653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
  • 页数:114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人民艺术家”老舍无意间挥就的史诗,一个时代的文学标高。
    “东方舞台上的奇迹”,北京人艺保留剧目,中国话剧史上的不朽经典。
    随书收录老舍阐释《茶馆》的相关文章数篇。
    教育部新语文推荐书目,戏剧泰斗曹禺、美学大家朱光潜高度推崇。

内容提要

  

    《茶馆》是老舍的代表作,是中国话剧史上的经典。作品以北京一家大茶馆为背景,茶馆里人来人往,会聚了各色人物、三教九流,一个大茶馆就是一个小社会。老舍将半个世纪的时间跨度、六七十个主次人物形象高度浓缩在茶馆之中,描写了清末戊戌变法失败后、民国初年北洋军阀割据时期、国民党政权覆灭前夕三个历史时期的北京生活风貌,深刻地写出了普通老百姓的真实命运。“语言艺术大师”老舍将其语言功力发挥到极致,展现了一个时代的真相与文学高度。

媒体推荐

    我记得读到《茶馆》的第一幕时,我的心怦怦然,几乎跳出来。我处在一种狂喜之中,这正是我一旦读到了好作品时的心情。我曾对老舍先生说:“这第一幕是古今中外剧作中罕见的第一幕。”老舍先生举重若轻,毫不费力地把泰山般重的时代变化托到观众面前,这真是大师的手笔。
    ——曹禺

作者简介

    老舍(1899-1966),原名舒庆春,自己更名为舒舍予,含有“舍弃自我”的寓意,后改名“老舍”。老舍先生是满族正红旗人,他的创作具有很鲜明的北京本土特色,不管是其剧本还是小说,读者都能领略到浓郁的京味儿。1966年,在“文化大革命”的迫害下,老舍先生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是我国近代文学史上严重的损失之一。
    老舍先生的戏剧成就非常高,《茶馆》《龙须沟》是中国戏剧领域的丰碑,另外老舍先生创作的《骆驼祥子(初中阶段)》《四世同堂》等小说,也是广受读者喜爱,老舍先生也因此以得票第一名的身份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

目录

人物表
第一幕
第二幕
第三幕
附录
谈《茶馆》
答复有关《茶馆》的几个问题
看《茶馆》排演

前言

  

    片羽千钧,这是十年前我看到“大家小书”系列时的感觉。
    一片羽毛,极轻,可内力深厚者却能让它变得异常沉实,甚至有千钧之重。这并非什么特异功能。俗话说得好,小小秤砣压千斤。轻与重的辨证关系,往往正是这样。
    这个系列丛书统称“小书”,很有意味。这些书确乎不属于构建出什么严格体系的鸿篇巨制,有的还近乎通俗读物,读起来省劲,多数读者不难看懂。比如费孝通《乡土中国》被选进语文教材,鲜有同学反映过艰深难啃。又如鲁迅的《呐喊》《彷徨》,若让同学们复述一下里面的故事,从来都不算什么难事。不过,若深入追问其中的蕴意,又往往异见颇多,启人深思。这大概恰是“大家小书”的妙处:容易入门,却不会一览无余;禁得起反复读,每读又常有新的发现。作者若非厚积薄发,断不能举重若轻至此。
    “大家小书”在出版二百种之际,筹谋推出“青春版”,我觉得很合时宜,是大好事。有志的青年读者,如果想读点有分量的书,那么“大家小书青春版”便提供了极好的选择。这套系列丛书“通识”性强,有文学也有非文学,内容包罗万象。但出自大家笔下,数十百年依然站得住。这样的“通识”读物,很有助于青年读者打好自己的文化底色。底色好,才更能绘出精彩的人生画卷。
    所谓“通识”,是相对于“专识”而言的。重视系统性很强的专业知识,固然不错,但“通识”不足,势必视野狭窄。人们常说,站得高,才能看得远。而视野开阔,不是无形中就使站位高了许多吗?要读一点鲁迅,也要好好读读老舍,还应当多了解点竺可桢、茅以升的学问,否则吃亏的会是自己。王国维《人间词话》里把“望尽天涯路”视为期于大成者所必经的境界,把看得远与站得高结合了起来。
    打好文化底色,不能一蹴而就,非假以时日不可。而底色不足,往往无形中会给自己的交往设下诸多限制。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指不好好读《诗经》就很难承担诸侯之间的外交使命,在某些场合就不会说话了。文化上的提高亦如是。多读点各方面大家的通俗作品,就如同经常聆听他们娓娓道来。久而久之,自己的文化素养便会提高到相当层次,自己的文化品味也会发生变化。读“大家小书青春版”也有类似之处。如果想寻求刺激、噱头,那就可以不读这些“小书”。但如果志存高远,就不妨让这些“小书”伴你终生。
    读这些“小书”,忌匆忙。胡乱涂抹是打不好底色的。要培养静心阅读的习惯。静下心读一篇,读几段,想一想,若感到有所获,就试着复述一下。若无所获,不妨放下,改日再读。须知大家厚积薄发之作,必多耐人寻味之处,倘未识得,那是机缘未到。据说近百年前,清华大学成立国学研究院,曹云祥校长请梁启超推荐导师。梁推荐陈寅恪。曹校长问陈先生有什么大著,梁说没有,但梁接着说,我梁某算是著作等身了,但总共著作还不如陈先生寥寥数百字有价值。这个真实的故事,耐人琢磨之处甚多,而对我们怎样读“大家小书青春版”也极有启示。大家笔下的二三百字,往往具有极高价值。但有极高价值的二三百字,却又往往是有人看不出,有人看得出。
    相对于鸿篇巨制,这个系列的“小书”,也许是片羽。就每一本“小书”而言,其中的二三百字,更不过是片羽。愿今日有志气的青年读者,不断发现那弥足珍贵的片羽,为自己的人生画卷涂上足够厚重的底色!
    2020年10月21日

后记

  

    “大家小书”多是一代大家的经典著作,在还属于手抄的著述年代里,每个字都是经过作者精琢细磨之后所拣选的。为尊重作者写作习惯和遣词风格、尊重语言文字自身发展流变的规律,为读者提供一个可靠的版本,“大家小书”对于已经经典化的作品不进行现代汉语的规范化处理。
    提请读者特别注意。
    北京出版社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王利发——男。最初与我们见面,他才二十多岁。因父亲早死,他很年轻就作了裕泰茶馆的掌柜。精明、有些自私,而心眼不坏。
    唐铁嘴——男。三十来岁。相面为生,吸鸦片。
    松二爷——男。三十来岁。胆小而爱说话。
    常四爷——男。三十来岁。松二爷的好友,都是裕泰的主顾。正直,体格好。
    李三——男。三十多岁。裕泰的跑堂的。勤恳,心眼好。
    二德子——男。二十多岁。善扑营当差。
    马五爷——男。三十多岁。吃洋教的小恶霸。
    刘麻子——男。三十来岁。说媒拉纤,心狠意毒。
    康  六——男。四十岁。京郊贫农。
    黄胖子——男。四十多岁。流氓头子。
    秦仲义——男。王掌柜的房东。在第一幕里二十多岁阔少,后来成了维新的资本家。
    老人——男。八十二岁。无倚无靠。
    乡  妇——女。三十多岁。穷得出卖小女儿。
    小妞——女。十岁。乡妇的女儿.
    庞太监——男。四十岁。发财之后,想娶老婆。
    小牛儿——男。十多岁。庞太监的书童。
    宋恩子——男。二十多岁。老式特务。
    吴祥子——男。二十多岁。宋恩子的同事。
    康顺子——女。在第一幕中十五岁。康六的女儿,被卖给庞太监为妻。
    王淑芬——女。四十来岁。王利发掌柜的妻。比丈夫更公平正直些。
    巡警——男。二十多岁。
    报童——男。十六岁。
    康大力——男。十二岁。庞太监买来的义子,后与康顺子相依为命。
    老  林——男。三十多岁。逃兵。
    老  陈——男。三十岁。逃兵。老林的把弟。
    崔久峰——男。四十多岁。作过国会议员,后来修道,住在裕泰附设的公寓里。
    军  官——男。三十岁。
    王大拴——男。四十岁左右,王掌柜的长子。为人正直。
    周秀花——女。四十岁。大拴的妻。
    王小花—_女。十三岁。大拴的女儿。
    丁  宝——女。十七岁。女招待。有胆有识。
    小刘麻子——男。三十多岁。刘麻子之子,继承父业而发展之。
    取电灯费的——男。四十多岁。
    小唐铁嘴——男。三十多岁。唐铁嘴之子,继承父业,有作天师的愿望。
    明师傅——男。五十多岁。包办酒席的厨师傅。
    邹福远——男。四十多岁。说评书的名手。
    卫福喜——男。三十多岁。邹的师弟,先说评书,后改唱京戏。
    方  六——男。四十多岁。打小鼓的,奸诈。
    车当当——男。三十岁左右。买卖现洋为生。
    ……
    人物
    王利发刘麻子庞太监唐铁嘴康六小牛儿松二爷黄胖子宋恩子常四爷秦仲义吴祥子李三老人康顺子二德子乡妇茶客甲、乙、丙、丁马五爷小妞茶房一、二人
    时间
    一八九八年(戊戌)初秋,康梁等的维新运动失败了。早半天。
    地点北京,裕泰大茶馆。
    [幕启:这种大茶馆现在已经不见了。在几十年前,每城都起码有一处。这里卖茶,也卖简单的点心与菜饭。玩鸟的人们,每天在蹈够了画眉、黄鸟等之后,要到这里歇歇腿,喝喝茶,并使鸟儿表演歌唱。商议事情的,说媒拉纤的,也到这里来。那年月,时常有打群架的,但是总会有朋友出头给双方调解;三五十口子打手,经调人东说西说,便都喝碗茶,吃碗烂肉面(大茶馆特殊的食品,价钱便宜,作起来快当),就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了。总之,这是当日非常重要的地方,有事无事都可以来坐半天。
    [在这里,可以听到最荒唐的新闻,如某处的大蜘蛛怎么成了精,受到雷击。奇怪的意见也在这里可以听到,像把海边上都修上大墙,就足以挡住洋兵上岸。这里还可以听到某京戏演员新近创造了什么腔儿,和煎熬鸦片烟的最好的方法。这里也可以看到某人新得到的奇珍——一个出土的玉扇坠儿,或三彩的鼻烟壶。这真是个重要的地方,简直可以算作文化交流的所在。
    [我们现在就要看见这样的一座茶馆。
    [一进门是柜台与炉灶——为省点事,我们的舞台上可以不要炉灶;后面有些锅勺的响声也就够了。屋子非常高大,摆着长桌与方桌,长凳与小凳,都是茶座儿。隔窗可见后院,高搭着凉棚,棚下也有茶座儿。屋里和凉棚下都有挂鸟笼的地方。各处都贴着“莫谈国事”的纸条。
    [有两位茶客,不知姓名,正眯着眼,摇着头,拍板低唱。有两三位茶客,也不知姓名,正入神地欣赏瓦罐里的蟋蟀。两位穿灰色大衫的——宋恩子与吴祥子,正低声地谈话,看样子他们是北衙门的办案的(侦缉)。
    [今天又有一起打群架的,据说是为了争一只家鸽,惹起非用武力解决不可的纠纷。假若真打起来,非出人命不可,因为被约的打手中包括着善扑营的哥儿们和库兵,身手都十分厉害。好在,不能真打起来,因为在双方还没把打手约齐,已有人出面调停了——现在双方在这里会面。三三两两的打手,都横眉立目,短打扮,随时进来.往后院去。
    [马五爷在不惹人注意的角落,独自坐着喝茶。
    [王利发高高地坐在柜台里。
    [唐铁嘴踏拉着鞋,身穿一件极长极脏的大布衫,耳上夹着几张小纸片,进来。P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