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外国儿童文学

35公斤的希望/国际大奖小说

  • 定价: ¥25
  • ISBN:978753077138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新蕾
  • 页数:129页
  • 作者:(法)安娜·戈华达...
  • 立即节省:
  • 2021-04-01 第1版
  • 2021-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法国不朽文学奖;
    法国青少年读物奖;
    被改编成电影、广播剧和话剧,在世界各国引起巨大反响。
    被翻译成21种语言,法国本土销量超过30万册。
    首届深圳“年度十大童书”;
    第十一届天津市优秀图书奖;
    CCTV10《我的一本课外书》总决赛推荐读物。
    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主席张明舟、知名阅读推广人袁晓峰、特级教师周益民等联合推荐。
    全新改版,由国内知名插画家绘制精美黑白插图和封面。

内容提要

  

    我不是很高,不是很胖,不是很壮,我有35公斤的希望。
    我讨厌学校,那里的气味让我头疼。
    老师和同学都嘲笑我,体育课就是我的噩梦。
    回到家,爸爸妈妈总是吵架,只有爷爷是我唯一的支柱,他的储藏室是让我感到最幸福的地方。
    现在,我留级两次了,没有学校愿意收留我。
    可我不想哭,我想幸福起来,我想把命运抓在自己的手里!

媒体推荐

    安娜·戈华达用充满张力的文字描绘了一个少年艰辛的成长历程,犹如一则现代版《龟兔赛跑》的寓言故事,堪称成长励志文学的经典之作。
    ——法国不朽文学奖评审委员会
    正如阳光普照万物,希望照耀在每个人的心头。35公斤的希望,正如每个人心头的太阳:温暖着别人,也照耀着自己,找到脚下的道路,勇敢而幸福地前行。
    ——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主席张明舟
    安娜·戈华达的作品之所以畅销,不只是因为能引起读者强烈的情感共鸣,她还会传递给读者一种信念:悲伤、心痛、压抑之后还有快乐、愉悦、洒脱在等待着你和我。
    ——安娜·戈华达新作《意外的旅程》译者张默

作者简介

    安娜·戈华达(Anna Gavalda),法国知名畅销书作家,堪称法国文坛传奇。1970年出生于巴黎,1999年在高中当法语老师时出版了第一部短篇小说集《我知道有人在什么地方等我》,作品一经出版便受到了广泛关注,销量突破280万册。此后陆续出版的三部小说,也都成为了欧洲畅销书。她的作品已经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深受各国读者的追捧和喜爱。

目录

第一章 最初的幸福
第二章 我讨厌学校,你呢?
第三章 多多的老莱昂
第四章 当梦想照进现实
第五章 度假
第六章 这不是你的错
第七章 十二份草稿
第八章 祈祷
第九章 心灵测验
第十章 帮帮我
第十一章 新的开始
第十二章 最优和最差
第十三章 希望,在自己手上

前言

  

    一辈子的书
    ◎梅子涵
    ◆亲近文学◆
    一个希望优秀的人,是应该亲近文学的。亲近文学的方式当然就是阅读。阅读那些经典和杰作,在故事和语言间得到和世俗不一样的气息,优雅的心情和感觉在这同时也就滋生出来;还有很多的智慧和见解,是你在受教育的课堂上和别的书里难以如此生动和有趣地看见的。慢慢地,慢慢地,这阅读就使你有了格调,有了不平庸的眼睛。其实谁不知道,十有八九你是不可能成为一个文学家的,而是当了电脑工程师、建筑设计师……可是亲近文学怎么就是为了要成为文学家,成为一个写小说的人呢?文学是抚摸所有人的灵魂的,如果真有一种叫作“灵魂”的东西的话。文学是这样的一盏灯,只要你亲近过它,那么不管你是在怎样的境遇里,每天从事怎样的职业和怎样地操持,是设计房子还是打制家具,它都会无声无息地照亮你,使你可能为一个城市、一个家庭的房间又添置了经典,添置了可以供世代的人去欣赏和享受的美,而不是才过了几年,人们已经在说,哎哟,好难看哟!
    谁会不想要这样的一盏灯呢?
    ◆阅读优秀◆
    文学是很丰富的,各种各样。但是它又的确分成优秀和平庸。我们哪怕可以活上三百岁,有很充裕的时间,还是有理由只阅读优秀的,而拒绝平庸的。所以一代一代年长的人总是劝说年轻的人:“阅读经典!”这是他们的前人告诉他们的,他们也有了深切的体会,所以再来告诉他们的后代。
    这是人类的生命关怀。
    美国诗人惠特曼有一首诗:《有一个孩子向前走去》。诗里说:
    有一个孩子每天向前走去。
    他看见最初的东西,他就变成那东西.
    那东西就变成了他的一部分……
    如果是早开的紫丁香,那么它会变成这个孩子的一部分;如果是杂乱的野草,那么它也会变成这个孩子的一部分。
    我们都想看见一个孩子一步步地走进经典里去,走进优秀。
    优秀和经典的书,不是只有那些很久年代以前的才是,只是安徒生,只是托尔斯泰,只是鲁迅;当代也有不少。只不过是我们不知道,所以没有告诉你;你的父母不知道,所以没有告诉你;你的老师可能也不知道,所以也没有告诉你。我们都已经看见了这种“不知道”所造成的阅读的稀少了。我们很焦急,所以我们总是非常热心地对你们说,它们在哪里,是什么书名,在哪儿可以买到。我就好想为你们开一张大书单,可以供你们去寻找、得到。像英国作家斯蒂文生写的那个李利一样,每天快要天黑的时候,他就拿着提灯和梯子走过来,在每一家的门口,把街灯点亮。我们也想当一个点灯的人,让你们在光亮中可以看见,看见那一本本被奇特地写出来的书,夜晚梦见里面的故事,白天的时候也必然想起和流连。一个孩子一天天地向前走去,长大了,很有知识,很有技能,还善良和有诗意,语言斯文……
    同样是长大,那会多么不一样!
    ◆自己的书◆
    优秀的文学书,也有不同。有很多是写给成年人的,也有专门写给孩子和青少年的。专门为孩子和青少年写文学书,不是从古就有的,而是历史不长。可是已经写出来的足以称得上琳琅和灿烂了。它可以算作是这二三百年来我们的文学里最值得炫耀的事情之一,几乎任何一本统计世纪文学成就的大书里都不会忘记写上这一笔,而且写上一个个具体的灿烂书名。
    它们是我们自己的书。合乎年纪,合乎趣味,快活地笑或是严肃地思考,都是立在敬重我们生命的角度,不假冒天真,也不故意深刻。
    它们是长大的人一生忘记不了的书,长大以后,他们才知道,原来这样的书,这些书里的故事和美妙,在长大之后读的文学书里再难遇见,可是因为他们读过了,所以没有遗憾。他们会这样劝说:“读一读吧,要不会遗憾的。”
    我们不要像安徒生写的那棵小枞树,老急着长大,老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不理睬照射它的那么温暖的太阳光和充分的新鲜空气,连飞翔过去的小鸟,和早晨与晚间飘过去的红云也一点儿都不感兴趣,老想着我长大了,我长大了。
    “请你跟我们一道享受你的生活吧!”太阳光说。
    “请你在自由中享受你新鲜的青春吧!”空气说。
    “请你尽情地阅读属于你的年龄的文学书吧!”梅子涵说。
    现在的这些“国际大奖小说”就是这样的书。
    它们真是非常好,读完了,放进你自己的书架,你永远也不会抽离的。
    很多年后,你当父亲、母亲了,你会对儿子、女儿说:“读一读它们,我的孩子!”
    你还会当爷爷、奶奶、外公和外婆,你会对孙辈们说:“读一读它们吧,我都珍藏了一辈子了!”
    一辈子的书。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三岁之前,我是幸福的。其实我也记不太清楚了,但是想来,应该还过得去——游戏,画画,一遍又一遍地看动画片《小棕熊》,给我的毛绒玩具狗格鲁编出成千上万个冒险故事。
    妈妈说,那时候的我,总喜欢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嘟囔,没完没了地讲话。于是我得出结论:那时候的自己是幸福的。
    在生命的那个阶段,我爱所有的人,也相信所有的人都彼此相爱。可是后来,当我三岁零五个月的时候——天哪,我得去上学了①!
    去学校的第一天早上,我似乎还是挺开心的。整个假期,爸爸妈妈总是在我耳边不停地念叨:“你真是好运气呀,宝贝,你将要去上一所非常棒的学校……”“看看这个漂亮的新书包,是专门为你去那所漂亮的学校准备的!”诸如此类。似乎,我没有哭。(我的好奇心很强,那时候我大概是想去看看学校里有什么样的玩具和乐高积木……)似乎,吃午饭的时候,我还兴高采烈地在家里饱餐一顿,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给格鲁讲述我在学校度过的那个美妙的上午。
    唉!如果我早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一定会好好享受一下那最后的幸福时刻,因为在那儿之后,我的生活就大变样了。
    “我们回去吧。”妈妈说。
    “回哪里?”
    “当然是回学校呀!”
    “不。”
    “不什么?”
    “我再也不去学校了。”
    “啊……为什么?”
    “反正我也看过了,知道那里是怎么一回事了,一点儿都不好玩儿。我在房间里有的是事情要做。我答应过格鲁,要为它造一台特殊的机器,可以帮它把藏在床底下的骨头都捡出来,所以呀,我没时间去学校了。”
    妈妈蹲下来,我摇摇头。
    她坚持,我开始哭。
    她把我抱起来,我开始大叫大闹。
    妈妈生气了,给了我一巴掌。
    那是我生命中第一次挨打。
    就是因为这样。
    就是因为学校。
    而这只不过是一场噩梦的开端。
    这个故事我听爸爸妈妈讲了上千遍,讲给他们的朋友、我的老师、心理医生、语言矫正科医生和教学顾问听。而每当我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心底只会涌起愧疚之情——为格鲁,和那台一直没有兑现的骨头探测仪。
    现在,我十三岁了,还在上初一。对,我知道,这里头有点儿不对劲。您不必掰着手指算了,我跟您坦白:我留了两级:三年级和初一①。
    学校,永远是我们家悲剧的源泉,您可以想象一下……妈妈哭,爸爸骂我,或者,妈妈骂我,爸爸一声不吭。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我也很难受,可在这种情况下,我又能做什么呢?我又能对他们说什么呢?我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不能说,因为一旦我开了口,情况会糟糕到极点。他们只会像鹦鹉一样,不停地重复着同一个词:
    “学习!”
    “学习!”“学习!”“学习!”
    “学习!”
    好的。我明白了。毕竟我还不是彻彻底底的傻瓜。我很想学习,但问题是,我做不到。学校所有的一切,对我而言,就像中文①一样摸不着边,永远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他们带我去看了成千上万个医生,眼科的、耳科的,甚至脑科的。而浪费这些时间得出的结论是:我有个注意力不集中的毛病。瞧他们说的!其实我自己很清楚我有什么毛病,为什么不问问我自己呢?说到底,我什么毛病都没有,我只是对这一切不感兴趣。
    我对这一切不感兴趣。就这么简单。
    自从上学以来,我只有一年是幸福的。那是上幼儿园大班的一年,我们的老师名叫玛丽。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她。
    P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