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戏剧艺术

铁马冰河丹心谱

  • 定价: ¥48
  • ISBN:978720510170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辽宁人民
  • 页数:163页
  • 作者:编者:张丹|责编:...
  • 立即节省:
  • 2021-04-01 第1版
  • 2021-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这部长篇评书以纪实手法和典型化原则相结合的创作理念,真实再现了自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在沈阳制造九一八事变,到1946年5月开始的葫芦岛百万日侨大遣返期间,东北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惊天动地的悲壮故事,生动刻画了那些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中涌现出的民族英雄和抗日志士的崇高精神。虽然不敢说这是一部现实主义评书的精品力作,但是,无论在选材上、主题立意上,还是表现形式和艺术创新上,这部长书都堪称对传统评书艺术传承发展的一种突破性尝试,尤其在曲艺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方面是具有教科书意义的优秀作品。

内容提要

  

    《铁马冰河丹心谱》是一部纪实评书类书稿。书稿以章回体形式,全景式地记录了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45年葫芦岛百万日侨俘大遣返期间发生的重要历史事件。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东北、残害奴役中国人民的令人发指的残暴罪行,歌颂了以杨靖宇、赵一曼为代表的革命先烈和抗日义勇军英雄群体抛头颅洒热血的大无畏牺牲精神,真实反映了东北军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艰苦卓绝的抗战史。书稿撷取抗日英雄最具代表性的斗争故事,歌颂了他们为了民族的解放,与日本侵略者进行顽强斗争、英勇不屈的革命精神,是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爱国主义教育的有益读物,具有较强的思想性。

目录

代序
第一回
勿忘国耻九一八,探寻真相警世人(上)
第二回
勿忘国耻九一八,探寻真相警世人(下)
第三回
东北屈辱国之殇,平顶山惨案不能忘
第四回
爬冰卧雪战林海,孤身长眠在雪原
第五回
义勇军偷袭敌军营,李兆麟活捉久留岛
第六回
一钱傲骨一钱金,“北国雄狮”赵尚志
第七回
英雄司令邓铁梅,凤凰山下建奇功
第八回
白山黑水除敌寇,笑看旌旗红胜花
第九回
东北第一党员在建平,隐藏身份报国忠
第十回
奉天抗战惊耻辱,显声痛击日本军
第十一回
传奇英雄抗敌寇,千秋功罪任评说(上)
第十二回
传奇英雄抗敌寇,千秋功罪任评说(下)
第十三回
文韬武略苗可秀,智勇双全灭敌营
第十四回
八女投江惊敌酋,乌斯浑河奠花祭
第十五回
一路军歌抗联唱,普照军旗李红光
第十六回
木匠幸人讲武堂,国共双奖慰英魂
第十七回
绿林豪杰“老北风”,智勇双全抗日寇
第十八回
和平天使嘎丽娅,舍身保卫绥芬河
第十九回
国难当头齐奋进,歌声唱响震人心
第二十回
无私帮助大遣返,百万侨俘返家乡

前言

  

    不该忘却的故事
    (代序)
    崔凯
    纪实评书《铁马冰河丹心谱》是由辽宁省文联、辽宁省曲协特别策划、精心组织创作的一部长篇评书作品,由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播讲的20集纪实评书《铁马冰河丹心谱》引发了广大听众和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
    这部长篇评书以纪实手法和典型化原则相结合的创作理念,真实再现了自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在沈阳制造九一八事变,到1946年5月开始的葫芦岛百万日侨大遣返期间,东北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惊天动地的悲壮故事,生动刻画了那些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中涌现出的民族英雄和抗日志士的崇高精神。虽然不敢说这是一部现实主义评书的精品力作,但是,无论在选材上、主题立意上,还是表现形式和艺术创新上,这部长书都堪称对传统评书艺术传承发展的一种突破性尝试,尤其在曲艺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方面是具有教科书意义的优秀作品。
    选材与立意
    2015年前后,抗战题材的文艺创作蜂拥而起,同类题材的作品批量问世。一时间,许多“抗日神剧”充斥荧屏,形成了一种大众娱乐的热潮。要不要创作一部东北民众抗战题材的评书作品,成为《铁马冰河丹心谱》策划组讨论的热点问题。
    策划会开了两天,首先讨论的是作品的选材和主题定位问题。评书艺术说到底是一种由表演者讲故事的表现形式,讲故事就要有扣子(悬念),众所周知的九一八事变和抗日战争已经是没有悬念的历史,这样的评书对受众还有没有吸引力和感染力?经过深入讨论和争论,大家认为“这个可以有”并且应该有。姑且不论那些反映九一八事变和东北抗联的影视作品孰优孰劣,仅仅从艺术真实的角度看,许多抗战题材的文艺作品违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创作原则,把当年关系到民族危亡的严酷斗争描写得如同儿戏一般,误导了广大青少年的认知。当有些孩子看到抗联战士打鬼子比打老鼠都容易,一名女孩从裤子里掏出一枚手雷立刻把敌人炸死一片的荒诞情节,让孩子们感到很好玩。他们怎么会通过这些“抗日神剧”理解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呢?更不明白为什么还要“铭记历史、勿忘国耻”。既然日本侵略者这样不扛打,打就完了!为什么还打了那么多年,牺牲了中国几千万军民呢?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在解读中国人民抗日斗争历史的时候,经常使用“八年抗战”的错误提法,忽略了东北人民从九一八事变当天就开始了抵御外侮、英勇抗争的史实。尽管毛泽东在1945年召开的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就明确指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是在曲折的道路上发展起来的。这个战争,还是在一九三一年就开始了。”可是在许多文艺作品中还是用“坚持抗战八年多”“八年打走了日本鬼子”这样的不恰当表述。甚至在某部电视剧里,一位指挥员在战前动员时竟然说:“我们已经坚持了六年抗战,再有两年抗日战争就胜利结束了。”(谁告诉他的?)那么,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人民坚持了十四年的英勇抗战算什么呢?不把东北抗战写出来我们用什么告慰那些抛头颅、洒热血,牺牲在东北黑土地上无数先烈的英灵呢?所以,还历史本来面貌,真实反映东北人民在没有得到国民政府一枪一弹支持的条件下,靠着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所开展的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事迹是非常必要的。而且我们要以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评书形式,生动感人的故事情节,塑造那些不畏强暴、敢于抗争、不怕牺牲、英勇不屈的抗战英雄。
    这便是“纪实评书”和“铁马冰河丹心谱”命题的由来和立项的初衷。
    主要情节与谋篇布局
    “还历史本来面目”说起来容易,写出来很难。
    评书创作讲究“梁子”(故事情节)、“坨子”(具体事件)、“扣子”(设置悬念)。《铁马冰河丹心谱》这部重要题材的纪实评书要怎样写,是摆在创作组面前的一大难题。
    二是语言创新。评书艺术的语言表达十分重要,一定要坚持与时代同步伐。尽量不用传统说书里“开脸”“赞赋”等现成的表达方式,而是要根据不同环境、不同的人物和人物个性需要,选择不同的艺术语言完成叙述和代言相结合的方式推进情节发展。
    三是要写好评书之评。评书艺术与戏剧、戏曲等其他姊妹艺术最大的不同是,表演者可以跳出故事情节和人物而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态度,引领观众、听众对是非美丑善恶的判断。因此,老先生们常说:只会说书不会评,不算会说评书。可以说,“评”是书的魂,写好《铁马冰河丹心谱》评的部分,是这部长书成败的关键。
    在《铁马冰河丹心谱》的策划和创作过程中,大家最关心的是邀请谁来担纲这部评书的表演任务。当然,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先生应该是不二人选,但不幸的是,田连元先生刚刚经历了一场车祸,不仅自己身负重伤,而且痛失爱子,身心俱受到了严重伤害,这种情况下田先生是否能够接受这个重任呢?辽宁省曲协的同志试探性地给田连元先生挂了电话,流露出大家的希望。田连元先生毕竟是一位有担当的艺术家,他曾经担任过三届辽宁省曲协主席、四届名誉主席,对于省曲协的活动一贯大力支持,因此,他不但答应播讲这部评书,还抱病参加了作品讨论。由于多位作者参加创作,在作品风格上、表现形式上和语言特色上,都存在着较大差异。因此,田连元先生花费了大量心血与精力,对作品进行了彻头彻尾的修改和加工润色。
    纪实评书《铁马冰河丹心谱》属于重要选题,中宣部专家组对该作品进行了认真审读,提出了具体的宝贵意见,确保了这部作品思想性、艺术性的高标准,以及作品中某些具体提法的准确性。
    纪实评书《铁马冰河丹心谱》完成了创作、制作和播出,作品即将结集出版,可这是一个没有讲完的故事。东北人民的抗日斗争是一部史无前例的英雄史诗,是一幅恢弘壮烈的历史画卷,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中不可遗漏的篇章,也是对广大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不可多得的生动教材。那些发生在东北大地上血雨腥风的战斗,那些为了挽救民族危亡壮烈牺牲的将士与人民,以及成千上万个像“老北风”那样有血性的绿林豪杰,他们在民族存亡、国家危难的严峻时刻,挺身而出、义无反顾,与日伪军展开了殊死战斗,用鲜血和生命诠释了壮丽人生。这些都是我们要讲好中国故事的宝贵素材,只要真实地表现出来,一定会比任何一部武侠、演义、言情作品都更加精彩。
    这部评书作品因为受到各种客观条件的限制,仅仅反映了东北人民抗日斗争的一小部分内容,期望有一天,有一批德才兼备的文艺工作者能够以东北抗日斗争为素材,完成一部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能够叫得响传得开留得下的精品力作,奉献给我们伟大的时代和伟大的民族。
    (此文作者系中国曲协顾问、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顾问、辽宁省曲协主席)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铁马冰河丹心谱,毋忘国耻话当年。
    历史有无数的起点,也有无数的结点。有起点有结点这才叫一段历史,今天我们庆祝抗战胜利,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结点,而九一八事变就是这段历史的起点。
    80多年前,一位叫张寒晖的音乐家,创作了一首凝聚着民族血泪的歌曲,叫《松花江上》。这悲愤交加的歌声从东北传到关内,传到西安,一直传遍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强烈震撼着中华儿女的心灵。中国人永远记住一个耻辱的日子——九一八。
    1931年9月18日夜里10点20分,日本关东军铁路守备队柳条湖分遣队,一个叫河本末守的中尉带领几名部下,贼头贼脑地来到距离东北军北大营800米处的南满铁路柳条湖路段,按照事先的计划,引爆了一小包炸药,“轰”的一声,炸毁了一小段单根铁轨,又搬过来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三具尸体,穿上中国军队的服装,摆在爆炸点上,用来诬赖中国军队破坏铁路。为什么他们就炸一小段单根铁轨呢?因为小鬼子精于算计,南满铁路是他们的,炸多了还得花钱修复,反正是嫁祸于人,炸毁一小段既能达到目的,又不影响火车运行。也就在爆炸发生不一会儿的工夫,一辆火车由北向南呼啸而来,“呜——”火车行进到柳条湖路段,只听“哐当”一声,火车一侧歪,倒没影响继续行进,开火车的司机心里琢磨,这块儿路轨怎么了?探出头来一看,只听“轰隆——哐!”炮弹爆炸了,再看北大营方向火光冲天。司机说:“妈呀!打起来了!快跑吧!”关东军蓄谋已久的侵华战争就这样爆发了。
    九一八事变已经过去80多年了,中国人还觉得心里像堵了一块砖头一样窝囊,无数个为什么,困扰在人们的心头。
    比如:“九一八”这天到底发生了哪些事?谁下达了“不抵抗”命令?是蒋介石还是张学良?
    再如:九一八事变爆发前,东北军有多少兵力?日本关东军在东北有多少人马?为什么东北四省,辽吉黑加热河,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全部沦陷了呢?
    还有,在东北沦陷过程中,是谁打响了抗战第一枪?是黄显声,还是马占山,或是北大营官兵?这个事今天说起来不太容易解决,因为历史上记载的各有各的道理。
    据有关历史资料记载,九一八事变发生当晚,攻击北大营的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川岛第三中队,只有300多兵力,加上第二天凌晨赶来增援的关东军,也不到800人。而东北军驻北大营的第七旅有三个团,加上旅部直属的骑兵连、炮兵连、通讯连、特务连,总计不到1万也有8000。为什么几个小时的工夫就溃败了呢?是实力不够,打不过日本人吗?肯定不是。那么为什么中国军人面对敌人的进攻,要把武器放回到库房里,不许还手,有的战士躺在床上,让鬼子兵用刺刀活活捅死?
    九一八事变爆发前,东北军拥有步兵25个旅、骑兵6个旅、炮兵10个团,还有空军5个航空队,总兵力是38万,加上宪兵、警察和地方武装多达40余万。1930年,张学良率兵10万入关去参加中原大战,帮着蒋介石去打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等军阀组成的讨蒋联军。1931年7月又调去8万人入关,这样,东北军在关内有18万,东北还有20万左右的兵力。那么驻扎在整个东北南满铁路沿线的关东军守备队的兵力,总共就2万多一点。10:1的比例,就算是东北军装备差、战斗力不强,也不至于在几个小时内就牺牲了290多名官兵,丢失了营盘,奉天城在不到一天的工夫就屈辱地沦陷了。
    据日方有关资料记载,关东军于9月19日下午3点占领了整个奉天城,缴获东北军飞机262架、各种炮3091门、坦克26辆、枪支12万余支、汽车300多辆,各种物资和现大洋无数,还有当时中国最大的东北兵工厂,每天产量可以装备一个营,也一并落入敌手。凡是有良知的中国人怎么能不为之愤慨呢!窝心、闹心、痛心!据说,北大营守军第七旅旅长王以哲逃到锦州时,竟然失声痛哭,连说:“惨不惨啊!惨不惨啊!为什么不许我们抵抗啊?”
    为什么不许抵抗?是不是蒋介石和张学良认为中国军队打不过日本鬼子?也有这种可能,国民党向来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耗子扛枪——窝里横。不敢跟侵略者抗衡。
    那么1931年前后,日本国内的情况如何呢?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