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生物科学 > 生物科学 > 动物学、昆虫学

邪恶的虫子(精)

  • 定价: ¥60
  • ISBN:9787100194808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 页数:282页
  • 作者:(美)艾米·斯图尔...
  • 立即节省:
  • 2021-05-01 第1版
  • 2021-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畅销书作家艾米·斯图尔特继《植物也邪恶》后又一力作!
    看虫子如何影响人类历史!
    本书介绍了100余种世界上“最邪恶”的虫子,作者另辟蹊径,从农业、疾病、战争以及日常生活等角度,解读了让大多数人感到恐惧的虫子,结合对这些虫子生活习性的科学描述,揭开这些虫子“邪恶”的面纱并了解它们的重要性,让我们能够以平常心对待这些不可或缺的伙伴。

内容提要

  

    在这本非常有趣的书中,艾米·斯图尔特描述了一百多种最让我们人类讨厌的“虫子”。从咬人非常痛苦的金环胡蜂到阻止交通的马陆,从吞噬图书馆的“书虫”到啃食玫瑰花的日本丽金龟,她结合历史和科学知识,以及各种奇闻异事,更加立体地向我们介绍了这些“虫子”。虽然这些“虫子”可能会让一些人感到恶心或者恐惧,但它们却在不同程度上改变了我们人类的历史。

媒体推荐

    本书会带给你毛骨悚然但又非常有趣的阅读体验。
    ——《华盛顿邮报》

目录

(译者序)  “未知”是最大的恐惧
引言  警告:寡不敌众!危险!
非洲蝙蝠臭虫
她只是没有没那么爱你
  金环胡蜂
  骚扰锥蝽
战争中的虫子
  温带臭虫
  库蠓
  憎蚋
  黑寡妇
蜇人的毛毛虫
  气步甲
  巴西游蛛
毒蝎的诅咒
  茶翅蝽
  棕隐士蛛
  恙螨
  穿皮潜蚤
不要害怕
  德国小蠊
  科罗拉多马铃薯叶甲
园丁的火麻烦
  玉米根萤叶甲
  红毛窃蠹
书虫
  肩突硬蜱
  市蝇
我的皮下有你
  家白蚁
蚂蚁在行军
  秘鲁巨人蜈蚣
  地中海实蝇
  马陆
箭毒
  疟蚊
  山松大小蠹
  陆正蚓
体内的敌人
  印鼠客蚤
  隐翅虫
食尸者
  葡萄根瘤蚜
  落基山蝗
别怕象鼻虫
  沙蝇
  疥螨
是什么在咬你
  斑蝥
  捕鸟蛛
  采采蝇
僵尸
关于插画作者的简介
资源
参考文献

前言

  

    “未知”是最大的恐惧
    光是听到“虫子”两个字,大部分人都会头皮发麻,心头一紧。
    想想看吧,如今中国的城市居民,在家中最常见到的昆虫就是蟑螂、苍蝇和蚊子,偶然能于厕所中看到有两只翅膀、浑身长毛的蛾蠓,若是在天花板上看到了脚特别多的蚰蜒,仿佛就像是见到了怪物。这些虫子都是家中不甚干净的征兆。
    然而,若是你进入乡间或是偏僻的公园、野地,就是完全不一样的光景:树叶上可能蹲着一条肥大、毛刺甚多的肉虫;胡蜂大大咧咧地从人的身边呼啸而过;踢开一块石头,下面可能突然出现一只张牙舞爪的蜈蚣……如此陌生的生物,绝对能把许多人吓一大跳。
    恐惧,是对现实或想象中危险、厌恶的事物等产生的惊慌与紧张的状态。虫子让人产生恐惧,一是让人感觉到了危险,二是让人觉得厌恶,但事实上,这些危险与厌恶很大程度上都来源于人的想象。家中突然闯入一只蝴蝶或是蛾子,并不会对人造成实质的危险或是健康隐患,但若是因为惊慌满屋子乱喷杀虫剂,反而更加有害。因为恐惧,人们无法正确处理突发事件,也无法正视眼前的虫子。
    克服对虫子的恐惧,我的办法是了解它们。当你知道没有多少种蜘蛛的毒性强到能伤到人,当你能够区分哪些毛虫有毒而哪些毛虫只是虚张声势,当你了解到蜜蜂轻易不会伤人的时候,就离能够用平常心对待虫子不远了。如果愿意,你可以试着观察蚱蜢啃食树叶,聆听蝉的歌唱,围观螳螂捕食,这都是乐事。当你接受“虫子和我们一样,只是一种自然的生物”这个设定之后,会发现这些造物也挺萌的。
    而这本书,可以当作了解虫子的开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非洲蝙蝠臭虫(Afrocimex Constrictus)
    大小:5毫米。
    科:臭虫科(Cimicidae)。
    栖息地:和蝙蝠种群伴生,通常生活在树上或洞穴中,有时候会出现在屋檐或是阁楼里。
    分布:非洲蝙蝠臭虫产自东非,但蝙蝠臭虫这一大类是世界性分布的生物,只要是有大量蝙蝠生存的地方,就可能伴生有蝙蝠臭虫,包括美国中西部。
    当美国一个北卡罗来纳州家庭在家中发现这种看起来和一般臭虫无异的微小吸血寄生虫时,并不知道这是个多坏的征兆。蝙蝠臭虫的存在喻示着他们家的阁楼已被蝙蝠强占了。
    蝙蝠臭虫主要寄生在蝙蝠的身上,但当它们非常饿的时候,也不会拒绝其他的温血动物。它们不需要经常进食——一只成年蝙蝠臭虫一年进食一次就够了——不过若是为了保证繁殖有足够的能量,它们会频繁地从蝙蝠身上吸血。蝙蝠臭虫并不住在蝙蝠身上,它们会在蝙蝠栖息的阁楼或是树洞里找一处温暖干燥的裂缝藏身。当蝙蝠回到栖息之处度过白天之时,它们会爬出来吸血。
    因为反感蝙蝠臭虫和它们的宿主,这个家庭联系了一位灭虫者。这位专家建议他们等到秋天再处理。到了那个时候,蝙蝠宝宝们都已经长大到能够自己飞出阁楼了。当蝙蝠都飞离阁楼的时候,他们将房屋的裂缝全部填补好,这样,就将蝙蝠全部赶了出去。但不幸的是,蝙蝠臭虫可不是这么好打发的。
    当蝙蝠离开后,蝙蝠臭虫会在屋子里漫游,寻找新的寄主,最终它们找到了人类。它们的叮咬通常会在人的皮肤上留下两到三组肉色、发痒的肿块。一般来说这些肿块害处不大,但如果人挠多了则会导致红肿、发炎。蝙蝠臭虫很少会在咬人的时候被发现,因为只有当寄主睡着了之后,它们才会下口。蝙蝠臭虫0.3厘米长的身体是椭圆形的,有着暗红色的皮肤,仅从外表上很难将它们和其近亲普通臭虫区分开来。
    尽管和这种生物一起共享一座房子会让人很不愉快,但是如果你知道了蝙蝠臭虫的雌性在与异性进行那最亲密的行为时要忍受多大的痛苦,这种不愉快就根本不算什么了。所有种类的蝙蝠臭虫都进行一种名为“创伤受精”(traumatic insemination)的交配方式,雄虫完全不理会雌虫的阴道,而是往后者的腹部刺入那可畏而又短小锋利的阳茎。精子会直接进入雌虫的血液循环系统,其中的一些会进入它们的生殖系统完成受精的使命,而其他的将会被雌体吸收,消失不见。
    对于雌性来说,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愉快的过程。在实验室中,蝙蝠臭虫种群里的雌性很快就死绝了,因为它们实在是无法忍受雄性毁灭性的求爱造成的疼痛,它们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伤口痊愈,也没办法安全地产下下一代。为了解决这个难题,非洲蝙蝠臭虫的雌性进化出了一种全新的名为受精储精囊(spermalege)的结构,它能够引导雄性的“利器”刺向它们腹部特定的位置,于是雌性便能在交配过程中变得好受些。
    让事情变得复杂的是,过分热情的雄虫有时候会找错对象,把阳茎刺入其他雄性的体内。雄虫比雌虫更难忍受这种冒犯和痛苦,于是它们模仿雌性进化出了“假冒”的受精储精囊,而且相比之下更为坚硬。这个结构很好地保护了雄虫不被纵欲过度的兄弟伤害,就连雌虫也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它们反过来学习雄虫,模仿雄虫的假外生殖器的结构,但实际上这个器官是雌虫先进化出的。这种“雄性模仿雌性反过来又被雌性模仿”的奇怪案例被晕头转向的科学家称为“欺骗的温床”,而这就是蝙蝠臭虫浪漫的扭曲世界。
    她只是没有那么爱你
    非洲蝙蝠臭虫并非唯一为爱遭罪的生物。其实,富有侵略性、对抗性的交配方式造就了不少可怕的约会,而这种情况是如此惊人地普遍。以下,只是两性战争中恐怖一面的冰山一角。
    在森林的地面上,加州香蕉蛞蝓是如此地醒目:它们比一根手指略长,拥有明亮的黄色,看起来神似香蕉。在美国西海岸它们非常常见,尤其在加利福尼亚,它们被当作当地特产,备受珍视。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甚至把这种动物当作学校的吉祥物。
    这种表面上看起来很温和的动物,却拥有非常粗暴的性行为。香蕉蛞蝓是雌雄同体的——它们同时拥有雌雄两性的性器官——当它们准备交配的时候,会用黏液在爬过的路上留下记号,来吸引潜在的配偶。当两只欲火焚身的蛞蝓相遇之后,会吃掉对方身上的黏液作为交配的前戏。然后,它们会迅速地评估对方的大小——请照字面意思理解。在交配过程中,蛞蝓的阴茎会刺入对方的身体,为了防止被卡住,它们一般会选择和自己体型大致相同的个体作配偶。之后它们会紧靠对方,将身体弯曲成S形以便于交配,在这个过程中它们还会互相啃咬。这就是香蕉蛞蝓正常的交配方式,它们经常因此伤痕累累。
    交配中的香蕉蛞蝓会纠缠在一起好几个小时。当最终它们想要分开时,经常会绝望地发现自己被对方卡住了,为了分开,它们没有选择,不得不切断伴侣的阴茎。这种被称作“阴茎截断”(apophallation)的行为看起来是演化中的死胡同。但事实上,这些蛞蝓没了阴茎还能活得好好的,再次交配的时候,它们只需扮演雌性的角色就好了。
    P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