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难哄(完结篇)

  • 定价: ¥49.8
  • ISBN:9787559455000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374页
  • 作者:竹已|责编:张倩
  • 立即节省:
  • 2021-06-01 第1版
  • 2021-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偷偷藏不住》姊妹篇。《难哄》长期居于虚构图书销售榜单、晋江言情榜单前列,与《偷偷藏不住》共同构建成竹已青春系列,是一部备受读者喜爱的高人气、高口碑作品。
    高人气畅销作者竹已继《偷偷藏不住》《奶油味暗恋》后,又一部高人气代表作。作者文风甜美,写尽了暗恋时的怦然心动与热恋期的小心思,酥甜度爆表!
    新增万字番外+作者后记。部分内容全新未公开!还有已已亲自讲述写《难哄》的契机和童年小故事。

内容提要

  

    机缘巧合之下,温以凡跟曾被她拒绝过的高中同学桑延过上了合租的生活。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像是同住一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
    平静的生活中止于某个晚上。温以凡从桑延口里得知自己近期梦游的事情。她有些窘迫,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昨晚应该是你第一次看到我梦游吧?”
    桑延散漫道:“还有一次。”
    温以凡沉默两秒,迟疑说:“那我……做了什么吗?”
    “你突然跑出来抱住我。”
    “?”
    桑延挑眉,闲闲地补充了句。
    “还亲了我一下。”

作者简介

    竹已,高人气畅销书作者。
    改稿强迫症晚期患者,总退役失败的熬夜冠军。想养矮脚猫,攒一冰箱的零食,去会下雪的城市过冬。
    代表作:《偷偷藏不住》《难哄》《奶油味暗恋》《败给喜欢》《多宠着我点》。

目录

第十二章  这么多年,我还是只喜欢你
第十三章  被你对象帅到了?
第十四章  桑延永远信守承诺
第十五章  备胎也行
第十六章  把我抱来你房间
第十七章  我亲爱的少年
第十八章  该享用了,客人
第十九章  专挑鸭来选
第二十章  你的世界就只剩下光了
第二十一章  我渴望有人至死都暴烈地爱我
番外一 那熬个夜?
番外二 姐姐喜欢年纪小的?
番外三 新婚旅行
番外四 去给我讨个公道
番外五 论梨涡的传承
番外六 桑延视角
后记

后记

  

    敲完番外的最后一个字,突然想说点儿什么,来纪念一下这个瞬间。
    不知道你们高中住宿时会不会有这种,不知从哪儿传来,但就是尽人皆知的恐怖传闻。
    比如空的宿舍厕所突然会有淋浴声;又如所有人熟睡时,走廊深处隐隐约约传来的哭声;再如有同学半夜梦游会进别人宿舍……
    有天想起这些回忆,我忽地就冒起了个恶趣味的念头——想写个女主半夜梦游爬到男主床上,把他吓得“心肌梗死”的梗。后来觉得男女合宿不太现实,女扮男装又写不来,就改成了合租。
    说起梦游,我想起我小时候也有这毛病,大概是小学初中的年纪,再大点就没有了。经常在自己房间睡了,醒来却在我爸妈房间。听他们说一些我梦游起来哭,起来说一些含混不清的话的事情,我就像在听故事一样,一点印象都没有。
    没印象就相当于没经历过,所以我一直也没什么感觉。但有次跟我妹睡觉的时候,发现她也会半夜起来,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就发现,这事儿是真的非常宇宙无敌螺旋霹雳的吓人。
    这么一想我还挺佩服桑延,他真的都不怕,还能跟梦游中的温以凡对视那么久。
    好像扯远了,回归正题。
    说说这篇文最初的构思吧。我记得我一开始设定的是,温以凡高中从没喜欢过桑延。当时我想当然地认为,她一直赖以生存的温室突然碎裂,世界从此变得煎熬又黑暗,所以她无暇顾及任何事情,抗拒一切光源,也不接受桑延踏入她的世界。 这是我认为非常合理的一个心态。 温以凡脾气好,性格安静、温和又独立。她好像什么都不在意,却也有自尊心,不愿让喜欢的少年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她会被打败,又不甘被打败。看似脆弱,又强大至极。跌入泥泞后,那个所有人眼里的“花瓶”,也能活得无所不能,艰难地在低谷开出朵花来。 而桑延这个角色,不论在《偷偷藏不住》还是在《难哄》里,都是个骄傲却又温暖的人。所以我在属于他的世界里,给他多加了一个属于他的设定。 ——长情,且深情。 在周围所有人看来,桑延是不可一世的。可谁能想到,这个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少年,原来一直偷偷地把某个人藏在心里,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 原来他在感情里,是那么卑微的一方。 在第一次写少年桑延出现的时候,我笔下的温以凡就好像有了属于她自己的意识。她推翻了我认为合理的“合理”,像是在告诉我,没有人会抗拒光。 我想也是的。 为什么要抗拒光呢?任何人都有权利站在阳光之下。无论经历过什么事情,只要坚定地向前走,一定会见到属于自己的光。 温以凡见到了,所以产生了属于自己的想法。 那朵在悬崖边上也能顽强绽放的霜花,最终还是决定不再逃避她一直觉得配不上的,却又不断在靠近她的太阳。 她选择追随。 因为她抗拒不了他的光。 那个自信而耀眼的少年,喜欢一个人时,也如同他的人那般热烈至极。 那是一种让人极其渴望的,非常纯粹的情感。他对你好,追寻着你的脚步,仅仅是因为喜欢你。像是少女时期遇到的一个,可能不会拥有,但是一定不会忘记的人。 他那样的存在,只要站在那儿,就像是在说—— “我是你的太阳。” 以前每一本书彻底完结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像是在经历一次道别。但现在,我突然觉得,似乎并不是在道别。 因为,我开始觉得一个故事无非就给人两种感受。 喜欢,或者不喜欢。 如果不喜欢这个故事,就合上这本书,仅仅当作是看了一本书,而如果喜欢这个故事,就像是体验了一次主角的人生经历,会将他们永远记住。 纸片人也有他们的存在方式。 谢谢你们。 只要还有一个人喜欢,他们就会一直存在。 竹已 2020.12.07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十二章  这么多年,我还是只喜欢你
    外头天已经彻底亮了,但窗帘紧闭着,客厅内显得昏昏沉沉。临近十二月,南芜的气温再度下降,昼夜温差更是大。
    温以凡已经坐到桑延旁边的沙发上。她醒来还没多久,只穿着薄薄的长袖长裤。脱下外套又觉得有些冷,她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
    桑延脸上情绪渐收,没有多余的动作。
    朝他的方向靠近,温以凡将动作放缓,一边等着他阻止的言语,一边这么一点儿一点儿地挪过去。但直到离桑延仅剩半米远时,他依然一声不吭,只饶有兴致地瞧她。
    温以凡只好停下来,安静地等了一会儿。
    像看戏一样,桑延依然未动。
    “……”
    等不到阻拦,温以凡也没再靠过去,镇定自若地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这下你应该明白了,如果你不锁门的话,就大概会发生这么个情况。”
    桑延笑了:“什么情况?”
    距离拉得近,他的存在感浓厚而强烈,温以凡没了刚刚什么话都能往外扯的勇气。她抬头看了一下时间,扯开话题:“那我先去准备一下,该上班了。”
    桑延侧头,懒洋洋地说:“这不什么都没发生?”
    “……”温以凡看他。
    桑延身上大半的毯子都滑落到地上,也没半点儿去捡的意思。他的眉目嚣张,表情飞扬跋扈,看着天不怕地不怕,似是完全不把她的话放在眼里。
    温以凡没跟他计较,弯下腰,帮他把毯子捡了起来。她捏着毯子的一角,正想说点儿什么的时候,忽地感觉毯子的另一端被用力一扯。
    她还未松手,猝不及防,身子顺势被向前带,整个人半扑在桑延的身上。
    安全距离被打破。
    温以凡屏住呼吸,手下意识地撑着他身旁的软垫。但缓冲不及,她的鼻尖碰上桑延的下颚,轻轻蹭过。她下意识地仰头,倏忽间,对上桑延漆黑的眼。
    他的呼吸,连带着他整个人,都是滚烫的。
    一时间,温以凡忘了做出反应。
    桑延的目光沉沉,夹杂着暗昧。他的喉结轮廓深刻,很明显地滚动了一下。而后,他的视线垂下,定在她嘴唇的位置,定格两秒,又上拉。莫名其妙地,温以凡觉得有点儿口干。
    “怎么?”桑延忽地出了声,声线带了点儿沙哑,“这次敢了?”
    这话瞬间拉回温以凡的理智,她往后退,坐直了身子。七零八乱的时刻,她甚至也没懂桑延这话是什么意思,胡乱地否认:“不敢。”
    桑延面不改色地抬眼。
    温以凡含糊地搪塞了一句:“下次吧。”
    借着时间不早了的原因,温以凡没继续待在客厅,起身回了房间。她进到厕所里,往牙刷上挤了点儿牙膏,动作又停下,缓缓平复着呼吸。
    她后知后觉地感到有些庆幸,幸好把持住了。在清醒的情况下,没名没分就对桑延做这种事情,那也太不尊重他了。
    不过桑延怎么突然扯毯子了?
    本来毯子快掉地上了,他都没管。但一看到她去碰他的毯子,就立刻有了动静……这是怕她不只要抢他的房间,连他仅有的一条毯子也要霸占吗?
    她的形象都已经成这样了吗?
    温以凡分出精力,思考着桑延刚刚的话。她一边刷着牙,一边想着那话的意思。没过多久,她就想起了前段时间桑延的话。
    ——你想侵犯我。
    ——敢就过来。
    温以凡神色僵住,脑子里同时浮现出桑延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她把泡沫吐掉,漱了漱口,又回想起自己随便敷衍着回应桑延的话。
    “……”唉,不过,感觉也不差这句了。
    跟他住久了,温以凡都有种被同化了的感觉。把脸也洗干净后,她用毛巾把脸上的水擦干,非常不合时宜地冒出了个念头——也不知道之后有没有敢的机会。
    温以凡突然意识到,自己这追人的道路有点儿歪了。光是做这种嘴上功夫,似乎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温以凡觉得现在跟桑延的相处状态,就有点儿像——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牛的人物,但看到她做出了比他更牛的行为,他便不甘示弱,自然而然地跟她抗衡起来。
    桑延这人绝不会吃亏,也不怕被恐吓,活得格外自我。再这么发展下去,他们会不会真成仇人?
    回到单位,温以凡坐到位置上,翻了翻桌上的资料。隔壁的苏恬习惯性地过来跟她八卦,又询问了一下她的进度。
    温以凡想了想:“我打算加快速度了。”
    这些天听到的一直都是“还在努力当中”,此时终于换了句话,苏恬听着还有种很欣慰的感觉:“怎么加快?”
    “我准备约他吃饭,虽然不知道他会不会同意……”说着说着,温以凡转了话锋,“不过在那之前,我还得做一件事情。”
    “什么?”
    温以凡认真道:“提升自己。”
    苏恬没听清:“嗯?”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