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你的距离

  • 定价: ¥49.8
  • ISBN:978755702453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广东旅游
  • 页数:325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庭霜是一个与原生家庭有矛盾的叛逆男生,为了逃避原来的家庭,他在德国读书。异国他乡没什么朋友,弟弟擅自做主,为他注册了一个账号,在网上找到了兴趣爱好相同的网友。
    教授是个极其严厉的人,二人之间有了小矛盾。正当庭霜对教授极其不满的时候,他惊讶发现自己交友软件上畅谈甚欢的网友离自己的距离不到三米。一系列乌龙事件后,庭霜知道了原来教授就是他的新朋友……

内容提要

  

    十二年的距离,并不只是容貌的区别。柏昌意流金的三十六岁,是庭霜不知该如何才能到达的山顶。庭霜平凡的二十四岁,是柏昌意永远回不去的青春。好在跋山涉水,山海可平,光阴亦可平。

目录

二百八十七公里的距离
三米的距离
零距离
咖啡馆的距离
半米的距离
四百八十公里的距离
学生与教授的距离
文化的距离
人类先锋的距离
星河的距离
十二年光阴的距离
生与死的距离
成长的距离
九千公里的距离
跨越一切距离
【番外】
庭之毕业
柏之生病
柏之社交圈
庭之建楼
后记

后记

  

    时隔一年多再回忆当初决定写《你的距离》这个故事时的心境,我想到了尼尔·盖曼的一段话——
    丈夫跟政客私奔了?创作好的艺术。
    腿被压烂然后还让突变的蟒蛇给吃了?创作好的艺术。
    国税局盯上你了?创作好的艺术。
    猫爆炸了?创作好的艺术。
    《你的距离》当然算不上艺术,但的确是创作。直到今天我依然感到庆幸,一年多前处于生活低谷时,我选择了去创作一个故事,而不是自暴自弃。我的现实世界崩塌了一角,然后我在虚拟世界里思考,如何把崩坏的现实世界重建起来。
    ——这个过程叫成长。
    所以毋庸置疑,《你的距离》是一个关于成长的故事。
    在开始连载这个故事时,我并不知道它的具体走向,对于文中提出的问题,我心里也没有答案,应该说,在刚开始,我连成形的问题都没有,我有的只是许多未经整理的疑惑,还有疑惑带来的痛苦。
    于是我把疑惑变成一个个问题,让庭霜去问柏老板。
    柏老板是一个从来不直接给学生答案的人,有时候我觉得他就像生活本身,生活也从来不会直接给你答案,它只会偶尔给你一点线索,让你自己去琢磨。他也跟生活一样,带你思考责任与热爱,跟你讨论衰老与死亡,让你学会克服恐惧,让你成长。
    就这样,我一边写,一边跟着庭霜一起思考那些绕不过去的人生命题。等故事写完时,庭霜有了他的答案,我也有了我的答案,尽管我们都不那么确定。不过接受不确定性,本来也是成长的必修课吧。 在《你的距离》中,庭霜的成长过程是如此地耀眼,所以现在我更想聊聊另外三个在文中不那么明显的成长过程。 第一个是关于祝文嘉的。 在一部分读者心里祝文嘉是有些可憎的,另一部分读者则对祝文嘉抱以理解与同情。作为作者,我对祝文嘉的感情大概属于后者。这倒不是因为我可以共情他的处境与行为,恰恰相反,因为我从未陷入过他的处境,也没有感受过他内心的恐惧,所以才试图去理解他。 他是一个不太幸运的小孩,这一点和他哥哥庭霜一样,尽管他们的不幸运并不属于同一种。我想,在不幸运与不幸运之间,并不需要区分出哪一个更不幸一些。就如痛苦,不同的痛苦似乎也不好比较,不能说,因为我更痛苦,所以我觉得你的痛苦就是无病呻吟。 祝文嘉的确做了一些错事,于是有人骂他,果然是“小三”的儿子,跟“小三”一样不是好东西。在我看来,这有些类似自证预言的循环。在最开始的时候,祝文嘉是一个没有做错过任何事的小孩,但是他身边已经有无数人在骂他了,骂他“小三的儿子没有好东西”。舆论的影响是很大的,尤其是对于很小的孩子来说。祝文嘉后来做的错事与他的童年经历脱不开关系,但是这些错事却成了印证“小三的儿子没有好东西”这个预言的依据。 聊到这里,可能有人觉得我在试图“洗白”祝文嘉了。我不太喜欢“洗白”这样简单粗暴的词语,当这类词语侵占了我们的语言,思考与交流的可能性也就被消解了。 说回祝文嘉,除了不太好的童年环境与教育方式,最后造成一系列后果,毫无疑问有他自己的原因,也是他自我选择的结果。但是,人是会成长的。我想,一直到故事的结尾,祝文嘉也没有那么讨人喜欢的原因是,他是这个故事的配角,所以他的成长过程未能在这个故事里完成。比起已经长成了一个温柔的、有担当的大人的庭霜,祝文嘉只能被定格在那个还有诸多缺陷的人生阶段,我们看不到他的岁月流金、山巅风景。虽然最后他有了一些改变,但那还远远不够。 和祝文嘉几乎完全相反的,是柏老板。 柏昌意的成长过程在故事开始之前已经基本完成,所以他才让人感觉那么地完美、那么地可望而不可即。如果把成长比作玉器的打磨过程,那么柏老板从一开始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就是一件成品。他像是我们不小心挖到的一个宝贝,我们并不清楚他是怎么被打磨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所以很难去复制他,也不太会妄想去成为他。我们只能偶尔在他的只言片语中窥见他过去的一角,然后感叹鲜衣怒马少年时。 虽说柏老板出场时就已经站在山顶,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庭霜的影响下,他也或多或少地有了一些变化。少年时的柏昌意是有烟火气的,不过与所有一步一步走上神坛的人一样,越往上走便会越孤独。人类先锋不是那么好当的。在往上走的过程中,大部分人只会关心你是不是成功,只有爱你的人才会关心你是不是快乐。我愿意将柏老板遇见庭霜的过程视为一种下山的过程,当然,他的成就、他的事业、他能见到的风景,依然在山顶,他没有失去那些,只是他也开始学会感受人类后腿的快乐了,他不再像过去那样孤独。 第三个值得一谈的人是祝敖。 祝敖无疑不是一个好父亲,更不是一个好丈夫。但是和祝文嘉一样,他也很难被直接框定在“好人”或者“坏人”这样标签式的词语里。应该说,他是一个本应该已经完成了成长,实际上却还没有完成的人。这句话听起来拗口,其实并不复杂,简而言之就是,到了中年,临近老年,他还在学习如何做一个父亲。 这种情况并不罕见,但也不是坏事,毕竟糟糕的父亲不少,可一把年纪还愿意学习、愿意改变的父亲并不多。尤其是像祝敖这样的人,常常会有一些自我认知上的谬误。因为事业上一系列的成功,很容易让他认为,自己在与事业无关的方面也一定会是正确的。所以他能够慢慢接受不同的观念,其实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 同样地,我们也比较容易因为他不是一个好丈夫、不是一个好父亲而有意无意地忽视了他的所有优点,比如他是一个好企业家这个事实。 聊完了这三段成长,我得说说为什么我一直这么热爱关于成长的故事:因为成长的故事总是能让我看到人的无限可能性。 我以前说过,人有缺陷,也有温度。我相信缺陷的这一头,站着祝文嘉;温度的那一头,站着柏昌意。而许许多多的年轻人,可能就像庭霜一样,跋山涉水,从祝文嘉所在之地往柏昌意所在之地走去。而在年轻时没有走过这段路的人,也可以像祝敖那样,拄着拐杖,蹒跚着把这段路走完。 说到这里,这篇后记算是到了尾声,如果说还有什么想讲的,可能就只剩下浪漫这个词了。 一些人认为,《你的距离》中的浪漫只可能出现在书里,或者是有钱人的世界。我不这样认为。浪漫需要的是一颗自由的心,是敏锐的感受力,是丰富的想象力,还有,需要打破社会教条与偏见的勇气。“浪漫只可能出现在书里或者有钱人的世界”本身就是一种杀死浪漫的成见,它从根源上抹去了浪漫的一切可能性。 但浪漫的确难得。因为自由的心、感受力、想象力以及勇气是比金钱更难得到、同时也更容易失去的东西。 所以最后,我要感谢我的读者。是各位宽容的读者保护了我的创作欲、我的热情,还有我所有的浪漫。若非如此,《你的距离》也无法面世。 二〇二一年春 公子优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二百八十七公里的距离
    事情发生以后,庭霜就像一条被放了太久的臭鱼干,或者梅雨季节阳台上晒不干的海绵胸罩。
    手机躺在地板上,振了一下,同时屏幕上钻出一条消息:哥,你请几天假到我这里来吧,我这边的朋友要是遇到了这种事,都会给自己放个假,出去散心。
    庭霜喝多了,在睡觉,没有听见手机振动。
    等他第二天中午醒来,从地上捡起手机,屏幕上的消息已经数不清了,最新的一条是同学宋歆发来的:庭霜,你死了?今天开学第一天,周一,Robotik①第一节课!这你都敢不来?快给教授发邮件说明情况,说不定还有救。庭霜捂着欲裂的头,拨电话给宋歆。
    “喂……”庭霜感觉嗓子在冒火,“我这里有点私事,所以上午没去。”宋歆说:“你赶紧打电话给医生,开张病假条补给教授。”
    庭霜说:“好。课上讲了什么重要的事吗?你把课件密码发我一下,我等会儿去下载。”
    “没有课件。”宋歆一口气说明情况,近乎吐槽,“这个教授变态得很:第一,他不上传课件,必须去听课才知道他讲了什么;第二,他要求百分之百的出勤率,但是就算全勤也没有任何平时成绩,只是有资格参加期末考试而已,期末考试成绩就是这门课的最后成绩;第三,期末考试是口试,考生一个一个进去,让他单独考。今天的笔记我发你照片吧,不过感觉我也没记全。”
    庭霜按了按太阳穴,说:“德国人事儿怎么这么多?”
    宋歆沉默了一下,说:“不,这位Prof.Bai是华人教授。好吧,其实我不知道他的国籍,反正看脸和名字都像中国人。”
    庭霜说:“……好吧。”
    他没工夫关心这位教授的身世,挂了电话,先赶紧联系家庭医生开病假条,再去冲澡洗掉一身的酒气,然后去倒杯咖啡,好让自己彻底清醒。
    咖啡机启动预热需要十二秒。
    十二秒足够让他想起家里的咖啡机是谁买的。
    “庭霜,你能不能别酗咖啡了?你一睡不着觉就来折腾我。我明天一早还有实验要做。”梁正宣把准备倒咖啡的庭霜按住。
    “呵,咖啡机不是你买的吗?”庭霜用力推了一把梁正宣。
    “喂。”梁正宣低骂,“你懂不懂‘节制’两个字怎么写?”
    庭霜摸到橱柜里的咖啡杯,挤了挤梁正宣,说:“让不让?”
    梁正宣投降:“让让让。”
    咖啡好了。
    庭霜端着咖啡去书桌旁,打开笔记本电脑,上学校网站找教授的邮箱,给教授发邮件。
    把教授这边的事处理完,他才去回其他人的消息。
    “没事。”
    “现在还好。”
    “放心吧。”
    “我还好。”
    在回了一堆大同小异的话之后,他看到了梁正宣的消息:原谅我一次,和好行不行?
    庭霜下意识地摸到书桌左上角放的烟灰缸,拖过来,再摸到打火机和烟盒。白绿色的烟盒上印着“Rauchen schadigt Ihre Lunge①”的字样,字的下方有图,图左是一个好肺,图右是一个烂肺。警告赫然。
    去他的警告。庭霜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
    如果梁正宣在,就会从他手上抽走这根烟,说:“庭霜,你的肺我负责,拜托你不要随便糟践行不行?”
    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