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迷雾中的女孩

  • 定价: ¥69
  • ISBN:9787532785940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页数:284页
  • 作者:(意)多纳托·卡瑞...
  • 立即节省:
  • 2021-07-01 第1版
  • 2021-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一个冬天的夜晚,大雾引发了一场交通事故。一辆汽车失事了,司机安然无恙。警察拘留了他。在这起事故中,司机毫发无伤,那么车里的血迹又是谁的呢?
    司机是一名警察,叫沃格尔。只要有大的新闻事件发生,大家一定会在电视上看到他。他没有任何犯罪学的专门知识,对指纹、DNA一窍不通,他也不参与任何案件的侦查工作。他只是很会利用媒体。“公众并不想要公平;他们只想知道威胁他们安全的人的名字,并假装自己很安全。我给了他们想要的:我没有什么错。”这是一个痛苦的故事——沃格尔是一位明星。
    在通往阿尔卑斯山的路上有一个山谷,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儿在那儿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当沃格尔赶到现场时,他想到了一个非常完美的故事。虽然他的故事没有任何证据,他还是说服媒体相信这是一起诱拐案。于是,寻找诱怪犯的行动开始了。电视、网络、报刊引发了谁是犯罪嫌疑人的讨论。最后,大家怀疑一位文学老师是这起案件的主谋。拜媒体的轻率所致,这位文学老师失去了一切——他的家庭、他的工作、还有他的尊严……

内容提要

  

    大雾弥漫的夜晚,警探沃格尔失魂落魄地出现在心理诊疗室,他身上的血和两个月前失踪的女孩有什么关联?
    女孩名叫安娜,外出途中神秘消失了。沃格尔奉命查案,他对指纹、DNA一窍不通,但并不妨碍他成为警界明星,因为他有独门秘笈,利用媒体和舆论的力量。他让大众相信女孩是被人诱拐,而罪魁祸首就是语文老师马迪尼。一夕之间,老师失去了家庭、工作还有尊严。案件眼看告破,沃格尔却收到另一条线索,三十多年前,曾有六个女孩失踪。难道真凶另有其人?沃格尔开始犹豫不决,是应该还老师清白,还是为了保全自己而隐瞒真相?
    沃格尔在心理诊疗室中娓娓道来两个月的经历,萦绕在女孩失踪案上的迷雾渐渐散去……

作者简介

    多纳托·卡瑞西(1973年— ),生于意大利,法学专业,主修犯罪学和行为学。1999年,放弃法律事业,开始担任影视编剧。处女作《魔鬼在呢喃》一举成功,风靡全球,仅在意大利就售出20多万册,被译成20多种语言。之后又创作了《消失者》、《迷雾中的女孩》、《迷宫中的男人》等。同时开始尝试导演工作,陆续将《迷雾中的女孩》、《迷宫中的男人》等作品搬上大银幕。小说《魔鬼在呢喃》获得2011年SNCF欧洲侦探小说奖,2011年口袋本读者大奖,2009年意大利最高奖项之一巴卡瑞拉奖。

目录

《迷雾中的女孩》无目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2月23日
    失踪后的第六十二天
    这个夜晚的一阵电话铃声让一切都改变了。
    二十二点二十分的来电。这是一个周一的晚上,室外温度零下八摄氏度,一切都被寒冷的雾气吞噬了。在这个时候,弗洛雷斯正暖和地窝在床上,在妻子旁边享受地看着电视里播放的一部黑白枪战老片。实际上,索菲娅已经入睡很久了,铃声似乎也没有打断她的睡眠。她一点也没觉察到丈夫已经穿好衣服下了床。
    弗洛雷斯穿起一条夹棉长裤,配着高领毛衫和一件厚大衣来对抗这本应给造物主抹杀掉的该死的大雾,做好了去阿维乔特小医院的准备,六十二岁的他已经在这家小医院当了四十年的精神科医生。在此期间,很少有人因为紧急事件把他从床上拖起来,尤其是警方。在这个他生于斯并长于斯的阿尔卑斯山脚下的小镇上,日落之后几乎什么都不会发生。这样的纬度上,似乎就连有犯罪倾向的人们都选择去主动控制自己,不约而同地约束自己每晚按时回家。因此弗洛雷斯怀疑自己是否有理由在这个不同寻常的时间出场。
    警察在电话里唯一提到的信息是,有名男子在一场交通事故后被拘留了。就这么些。
    下午雪停了,但这个夜晚却变得更加寒冷。弗洛雷斯从家里出来,感觉到了反常的寂静。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不动了。时间也像凝住了一般。精神科医生打了个寒颤,不是因为室外的低温,而是来自内心某处。他发动了老旧的雪铁龙,等着行驶前柴油机加热的那几秒——的确需要个声音来撕碎这份单调可怖的宁静。
    沥青路面上已经结了冰,再加上大雾,使得车速只能开到二十公里时速。为了能更好地分清马路边缘,弗洛雷斯开的时候还得双手紧握方向盘,向前弓着背,脸和前面的挡风玻璃贴得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幸好他对这段路够熟悉,头脑能比眼睛更快地反应过来要往哪儿开。
    他在一个岔路口前选择了通往镇中心的那条道。就在那时弗洛雷斯注意到了白雾掩盖下有一些异样。往前开了一会儿,他觉得一切都慢了下来,就像到了一个梦里。在那白色笼罩着的最深处发出耀眼的光,它们忽隐又忽现。似乎想来到他面前,其实是他在渐渐向它们靠近。雾里出现了一个人的轮廓。那人双臂挥动着,手势奇怪而夸张。慢慢驶近后,弗洛雷斯才明白那是个警察,站那儿指挥来往车辆,提醒注意行驶。精神科医生从他身边驶过,两人淡淡地打了个招呼。若隐若现的光束原来是警察的背后闪耀的警灯,但更为醒目的,是一辆卡在道路外沟渠里的深色小车亮着的后车灯。
    不多久,弗洛雷斯进入了镇中心。空荡无人。
    路灯散发出淡黄色的亮光,在冬雾中像是海市蜃楼。他穿过整个住宅区到达了此行目的地。
    阿维乔特的小医院因一种奇怪的骚动而焕发了生机。弗洛雷斯刚跨进门槛就碰见了当地警局的头儿和近期备受嘉奖的年轻女检察官——瑞贝卡·梅耶。梅耶似乎很不安。当精神科医生除下厚重的大衣时,她向他介绍了当夜不速之客的身份。“沃格尔。”她只是说道。
    听到这个名字,弗洛雷斯便明白她为何会有这么大压力。在那个夜晚,所有的一切都将永远改变,但在那时,他还并不知道。因此他也并不能完全明白他当时所扮演的角色。“我具体应该做些什么?”他问道。
    “急诊室的医生们说他并无大碍。但好像有些精神错乱,可能是事故引起的惊吓。”
    “但您对此并不确定,对吗?”弗洛雷斯揪出了关键点。梅耶没有给予否认。
    “是紧张症吗?”
    “不,受到刺激时会更严重些。但他是有情绪波动的。”
    “而且他也一点不记得发生了些什么。”弗洛雷斯为病症做了总结。
    “他记得这场事故,但我们感兴趣的是在这之前的事:我们必须知道今晚发生了什么。”
    “所以,您觉得,他在装模作样。”精神科医生总结道。
    “恐怕是这样。到这儿就该您出场了,医生。”
    “您期望我做些什么呢,检察官女士?”
    “现在没有足够证据指控他,而这一点他自己也知道,因此需要您告诉我他是不是有什么意图或期望。”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