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无聊的魅力(精)/阿兰·德波顿作品集

  • 定价: ¥58
  • ISBN:9787532787791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页数:114页
  • 作者:(英)阿兰·德波顿...
  • 立即节省:
  • 2021-07-01 第1版
  • 2021-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德波顿相信哲学能让人们更加感受到幸福,他将渊博知识寓于心灵自助风格的浅显文字中,这种独特的写作风格已经打动了千千万万的读者。
    在本书中,他的视线投向了我们熟悉的日常生活——平常的我们如何表达悲哀、爱情生活中怎样制造浪漫,也包括他对历史上许多伟大的作家、画家和思想家作品的特别解读与观察。

内容提要

  

    阿兰·德波顿,英国畅销书作家。擅长以小喻大,举日常琐事,说生活哲理;善于以简御繁,随意点染,引人举一反三。其文委婉飘逸,简练雅洁,深得英伦古典散文之趣旨。
    《无聊的魅力》为随笔集,语言洗练、笔调沉蕴,于纤悉之事、颦笑之间,尝试寻找幸福的主旨。忧伤何以成为快乐,机场何以成为风景,无聊何以变得充满魅力,在一切意想不到的地方收获幸福,是德波顿一贯的追求。德波顿以其丰沛的意象、横溢的才情,将感性与理性、随想与哲思熔于一炉。读者或可借助英伦才子的生花妙笔,调整心态,转换视野,舒缓生活的压力,体悟人生的真谛。

媒体推荐

    德波顿相信哲学能让人们更加感受到幸福,他将渊博知识寓于心灵自助风格的浅显文字中,这种独特的写作风格已经打动了千千万万的读者。
    在《无聊的魅力》一书中,他的视线投向了我们熟悉的日常生活——平常的我们如何表达悲哀、爱情生活中怎样制造浪漫,也包括他对历史上许多伟大的作家、画家和思想家作品的特别解读与观察。
    ——企鹅出版集团70周年丛书评论

目录

忧伤的快乐
机场散心
为爱撒谎
工作与幸福
成人参观动物园的启迪
单身男人的白日梦
无聊地方的魅力
写作如何再现生活
论漫画之精妙
译后记

前言

  

    文学的意义
    ——新版作品集代总序
    阿兰·德波顿
    在人类为彼此创造的艺术形式和作品中,有一个门类占据了最大比重,即以某种形式探讨伤痛。郁郁寡欢的爱情,捉襟见肘的生活,与性相关的屈辱,还有歧视、焦虑、较量、遗憾、羞耻、孤立以及饥渴,不一而足;这些伤痛的情绪自古以来就是艺术的主要成分。
    然而在公开的谈论中,我们却常常勉为其难地淡化自身的伤情。聊天时往往故作轻快,插科打诨;我们头顶压力强颜欢笑,就怕吓倒自己,给敌人可乘之机,或让弱者更为担惊受怕。
    结果就是,我们在悲伤之时,还因为无法表达而愈加悲伤——忧郁本是正常的情绪,却得不到公开的名分。于是,我们在隐忍中自我伤害,或者干脆听任命运的摆布。
    既然文化是一部人类伤痛、悲情的历史,那么,所有的问题都能予以修正,把绝望的情绪拉回人之常情,给苦难的回味送去应有的尊严,而对其中的偶然性或细枝末节按下不表。卡夫卡曾提出:“我们需要的书(尽管也适用于其他任何艺术形式)必须是一把利斧,可以劈开心中的冰川。”换言之,找到一种能帮助我们从麻木中解脱的工具,让它担当宣泄的出口,可以让我们放下长久以来对隐忍的执念。
    细数历史上最伟大的悲观主义者,他们中的每一人都能抚慰这种被压抑的苦楚。用塞内加的话说:“何必为部分生活而哭泣?君不见全部人生都催人泪下。”或者就像帕斯卡的叹喟:“人之伟大源于对自身不幸的认知。”而叔本华则留下讽刺的箴言:“人类与生俱来的错误观念只有一个,即以为人生在世的目的是为了得到幸福……智者知道,人间其实不值得。”
    这种悲观主义缓和了无处不在的愁绪,让我们承认:人生下来就自带瑕疵,无法长久地把握幸福,容易陷入情欲的围困,甩不掉对地位的痴迷,在意外面前不堪一击,并且毫无例外地,会在寸寸折磨中走向死亡。
    这也是我们在艺术作品中反复遭遇的一类场景:他人也有跟我们同样的悲伤与烦恼。这些情绪并非无关紧要,也无须避之不及,或被认为不值思量。关键在于我们如何看待。艺术作品带我们走近那些对痛苦怀有深刻同情的人,去触摸他们的精神和声音,而且允许我们穿越其间,完成对自身痛苦的体认,继而与人类的共性建立连接,不再感觉孤立和羞耻。我们的尊严因而得以保留,且能渐次揭开最深层的为人真理。于是,我们不仅不会因为痛苦而堕入万劫不复,还会在它的神奇引领下走向升华。
    不妨把自己想象成一组同心圆。所有一眼望穿的事物都在外圈:谋生手段,年龄,教育程度,饮食口味和大致的社会背景。不难发现,太多人对我们的认知停留在这些圈层。而事实上,更内里的圈层才包裹着更隐秘的自身,包括对父母的情感、说不出口的恐惧、脱离现实的梦想、无法达成的抱负、隐秘幽暗的情欲,乃至眼前所有美丽又动人的事物。
    虽说我们也渴望分享内里的圈层,却又总是止步于外面的圈层。每当酒终人散,回到家中,总能听见心中最隐秘的部分在细雨中呼喊。传统上,宗教为这种难耐的寂寞提供了理想的解释和出路。宗教人士总说,人的灵魂由神创造,唯有神才能知晓其问最深层的秘密。人也永远不会真正地孤独,因为神总是与我们同在。宗教以其动人的方式关照到一个重要命题,意识到人对被深刻了解和赞赏的愿望何其猛烈,并且大方地指出,这种愿望永远也无法在其他凡人身上得到满足。
    而在我们的想象空间里,取代宗教地位的是人和人之间的爱情膜拜,俗称浪漫主义。它朝我们抛来一个漂亮而轻率的想法,认为只要我们足够幸运和坚定,从而遇到那个被称为灵魂伴侣的高维存在,就有可能打败寂寞,因为他们能读懂我们的所有秘密和怪癖,看清我们的全貌,并且依然为这样的我们陶醉沉迷。然而,浪漫主义过后,满地狼藉,因为现实一再将我们吊打,证明他人永远无法看透我们的全部真相。
    好在,除了爱情和宗教的诺言之外,尚有另一种可用来关照寂寞的资源,并且还更为靠谱,那就是:文学。

后记

  

    要了解阿兰·德波顿的作品,必须先了解作者本人。
    首先他是一个畅销书作家,他的作品深受普通大众的喜爱。他23岁时发表的《爱情笔记》(Essays in Love,1993)就热销200万册,后来的《拥抱逝水年华》(Hou Prowst Can Change Your Lift,1997)、《身份的焦虑》(Status Anxiety,2004)和《幸福的建筑》(The Arcbitecture of Happiness,2006)等著作更是让他名利双收,更不用提在各种畅销书排行榜上经常出现的《哲学的慰藉》(The Consolations of Philosophy)和《旅行的艺术》(The Art of Travel)了。同时,他又被社会权威机构认可,获英国皇家建筑学院荣誉院士头衔,并当选英国皇家文学学会会员。在“大众”和“精英”两个阵营左右逢源,既是德波顿成功的结果,也是德波顿成功的秘诀。
    德波顿一直游走在专业与通俗之间。他的作品把人生感悟融入哲学思想,被称为“日常生活的哲学”。这个世界不缺乏哲学家,也不缺乏哲学思想。但普罗大众距离哲学却非常遥远。虽然哲学同其他任何文学艺术一样,都是对人本身的探讨,其终极旨归必然是人的幸福,但平凡大众却很难因其受益。
    我们可以不太恰当地把德波顿比作美国的奥普拉。德波顿把哲学思想以通俗的方式介绍给英国民众,奥普拉读书会把严肃文学作品推荐给美国读者。两人都很成功,在庞大的受众群体中产生影响,让大量的读者对陌生的领域产生探究的兴趣。他们的成功,源自他们拉近了专业领域与日常生活的距离,让人们获得了暂时超验的可能。 德波顿同奥普拉一样,也饱受訾议。毕竟,对哲学阐述的深入,德波顿很难企及专业的哲学家,正如奥普拉不能企及专业文学批评家一样。但普通读者,又有几人能够读懂艰涩的哲学原著呢?在阅读德波顿之后,对自己的生活有所反省,本身就是一件值得肯定的事情,如果因此对哲学本身产生兴趣,进而一窥哲学的堂奥,则能更有力地证明德波顿的价值。多媒体和网络的发展,使得严肃作品的读者群体严重萎缩,在当今时代,德波顿以其丰沛的意象、横溢的才情,将艰涩生僻的哲学思想,化作通俗易懂的活泼文字,进入寻常百姓生活,是一件非常值得称道的事情。 在具体的创作题材方面,德波顿也一直独辟蹊径,充当跨界的舞者。例如他的《工作颂歌》(The Pleasures and Sorrows of Work.2009)用工作之外的眼光来看待工作,像旅人发现风景一般,在司空见惯、熟视无睹的工作环境中,发现美和诗意。《机场里的小旅行》(Heathrow Dairy:A Week at the Airpoft,2009)也一样,用乘客之外的眼光来看待机场。如果你不是在步履匆匆地赶飞机,而是把机场当作旅游景点,你就会发现很多为人忽略的细节,而正是这些细节构成了生活的意义。《写给无神论者》(Religion for Atheists,2012)则是用宗教之外的眼光看待宗教的细节,会发现宗教仪式性的细节本身,能够通过作用于参与者的身体,达到抚慰心灵的目的。一切的不同,全在于你是否拥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风景不在别处,而是在你的眼中。 德波顿自由地穿行于文学、艺术、哲学、建筑、旅游、职业等领域,用独具一格的眼光审视司空见惯的事物,从中发掘出富含意义的细节,尽管题材和领域变幻多端,但他的写作主题始终一致,即人生的幸福。当今世界,人们似乎越来越难获得幸福。交通和通讯越来越发达,人类的沟通却越来越少;地球的人口越来越多,人类却越来越孤独;物质财富越来越丰富,而人类的满足感却越来越低;生活中的烦恼绝大部分来自心灵的状态,而休闲产业追求的目的却是给我们的身体带来舒适。总之,社会多方面的发展,与人类的幸福日渐背离。阅读德波顿,向他学习如何调整心态,转换视野,更加弥足珍贵。 德波顿不仅将建筑、哲学、文学等高深学问从高头讲章中解放出来,让普通人能够从中获益,还通过录制电视节目宣传自己的幸福主张,同时躬行实践,在伦敦创建人生学校(The School of Life,2008),让更多的人能够接受幸福教育。德波顿的这种“为人民服务”的立场和做法,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上海译文出版社对德波顿作品的引进和推介,让中国读者也得以借助这位英伦才子的生花妙笔,体悟人生的真谛。 《无聊的魅力》是一部随笔集,关照生活的点点滴滴,以短小精悍的篇幅,体现德波顿标签式的写作风格和主题关注。如何让忧伤成为快乐,如何让机场成为景点,如何让成年人享受动物园之旅,如何让无聊成为魅力。总之,如何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收获幸福,是德波顿一以贯之的追求。阅读这本集子,让读者暂时突破自身的惯性,踏入一个更为广阔的天地,这是本书,也是译者的愿望和祝福。 写于武昌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爱德华·霍珀属于这样一类艺术家,其作品充满忧伤,却不会让观众忧伤——他是绘画界的巴赫。或莱昂纳德·科恩。孤独是其艺术的核心主题。他画中的人物似乎远在他乡,或站在旅馆的床边读信,或在酒吧独酌,或从行驶的列车窗口朝外观望,或在旅馆大堂阅读。他们神情中透出脆弱,深陷自省的沉思冥想之中。他们或许刚刚丢下某人,或被某人刚刚丢下,他们或许在寻找工作、性爱或伴侣,漂泊在一个个临时落脚的地方。时间总是在夜晚,窗户外边的黑暗之中,是无边的荒野或陌生的城市,给人带来威胁。虽然霍珀的画作描绘忧伤,但欣赏这些画作本身却并不令人忧伤——或许因为它们让观众能够从中发现自己的忧伤和失望,从而认识到并非自己一个人受到这些情绪的折磨和困扰。当我们忧伤之时,或许恰好是那些忧伤的书籍最能赋予慰藉;当我们孑然一身、孤独无依时,我们悬挂在房间墙上的,应该是那些孤零零的服务站的图片。
    在《自动贩卖店》(Automat,1927)这幅画中,一位女士独坐一隅,喝着咖啡。天色已晚,从她头戴的帽子和身穿的衣服判断,户外异常寒冷。房间显得很宽敞,灯光明亮,空空荡荡。室内装修完全是实用性的,石头桌面的餐桌,耐磨的黑色木椅,白色的墙壁。女士看起来有点拘谨、有些胆怯,不习惯独自坐在公共场所。她的身上似乎发生了什么变故。她使观众不由自主地想象关于她的故事——背叛或失去的故事。她端起咖啡送往唇边,竭力让手不要发抖。这或许是在一个北美大城市、2月的某个晚上11点。
    《自动贩卖店》是关于忧伤的画作——但却并不令人忧伤。同伟大而伤感的音乐作品一样,它有着感人的力量。尽管布置简单,但场景本身并不显得凄凉。室内的其他人或许都是形单影只,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各自喝着咖啡,同样陷入沉思,同样远离社会:这是一种大家共有的孤独,对任何一个独处的人来说,可以有效地缓解孤独带来的压抑。霍珀让我们对这位孤独中的女性感到同情。她看起来高贵大方,只是或许有点过于轻信,有点幼稚——似乎她刚刚遭受挫折。霍珀让我们感受着她的感受,将心比心,设想她的处境。
    在路边的小餐馆和深夜的自助餐厅、旅馆大堂和车站的咖啡馆,我们可能会冲淡那种在一个孤立的公共场所油然而生的孤独感,反倒重新找到一种独特的群体感。家庭氛围的缺乏、明亮的灯光和毫无特色的陈设能够让人们从家庭虚假的舒适中解放出来。同家里挂着相框和贴着壁纸的客厅相比,在这些地方,我们更容易被忧伤所支配——这种像避难所的装设更能让我们放松。霍珀作品中的人物并不反对家庭本身,真实情况仅仅是,由于各种不明的原因,家庭似乎背叛了他们,迫使他们步入夜的孤独或漂泊在路上。对于那些因为高尚的原因而不能在这个平凡的世界找到一个家的人来说,全天候开放的小餐馆、车站的候车室和汽车旅馆便是他们的避难所。
    与任何伟大的艺术家接触,都能产生一种效应,他们的作品会使我们开始关注这个世界上的某些事物,这些事物我们能够理解,而艺术家则体会深刻。我们对某种所谓的霍珀场景变得更加敏感,这种现象不仅在霍珀曾经涉足的北美可以找到,而且在发达世界的任何地方都可以找到,只要有汽车旅馆和服务站、路边餐馆和飞机场、汽车站点和夜间超市。霍珀开启一代艺术先河,以一些“边缘”空间为题,所谓边缘空间,指那些在家庭和办公室之外的地方,是那些稍作停留的地方,身处其间,我们更能够体会某种孤独的诗歌。在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和汉娜·斯塔科的照片背后,在维姆·文德斯的电影和托马斯·伯恩哈德的著作中,我们都可以找到霍珀的影子。
    P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