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云中命案/阿加莎·克里斯蒂作品

  • 定价: ¥42
  • ISBN:978751334029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新星
  • 页数:209页
  • 作者:(英)阿加莎·克里...
  • 立即节省:
  • 2021-08-01 第2版
  • 2021-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云中命案》与《尼罗河上的惨案》、《东方快车谋杀案》并成为“海陆空三部曲”!
    云层之上的密室,再现最经典的克里斯蒂式推理!
    最令人震惊的意外结局,挑战读者的灰色脑细胞!
    普罗米修斯号航班从巴黎飞往伦敦……
    坐在9号座位上,赫尔克里·波洛能够方便地观察到机舱里的乘客们。在他右手前方的一个位置上坐着一位漂亮的年轻女孩,显然正迷恋着对面的男子。在他的前方,13号座位上。坐着一位伯爵夫人。此人不太会掩饰自己使用可卡因的习惯。在走道另一面的8号座位上。一名侦探小说家正在为一只招惹他的黄蜂而烦恼。
    波洛没有料到的是。坐在他后面的2号座位上的女人蜷成一团——她已经死了……

内容提要

  

    飞往巴黎的普罗米修斯航班上,波洛正在为晕机的毛病烦恼,一位漂亮女孩正倾心于对面坐着的英俊青年,一位医生在吹长笛,两位考古学家在热烈地讨论学术问题,一位伯爵夫人则和自己的情敌虚情假意地寒暄……然而谁都没有注意到,二号座位上那位上了年纪的法国女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一只神秘的手夺去了生命,脚边落着一根只有在小说中才会出现的毒针……

作者简介

    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1890-1976),无可争议的侦探小说女王,侦探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作家之一。
    阿加莎·克里斯蒂原名为阿加莎·玛丽·克拉丽莎·米勒,一八九〇年九月十五日生于英国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尔德宅邸。她几乎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教育,但酷爱阅读,尤其痴迷于歇洛克·福尔摩斯的故事。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阿加莎·克里斯蒂成了一名志愿者。战争结束后,她创作了自己的第一部侦探小说《斯泰尔斯庄园奇案》。几经周折,作品于一九二〇正式出版,由此开启了克里斯蒂辉煌的创作生涯。一九二六年,《罗杰疑案》由哈珀柯林斯出版公司出版。这部作品一举奠定了阿加莎·克里斯蒂在侦探文学领域不可撼动的地位。之后,她又陆续出版了《东方快车谋杀案》、《ABC谋杀案》、《尼罗河上的惨案》、《无人生还》、《阳光下的罪恶》等脍炙人口的作品。时至今日,这些作品依然是世界侦探文学宝库里最宝贵的财富。根据她的小说改编而成的舞台剧《捕鼠器》,已经成为世界上公演场次最多的剧目;而在影视改编方面,《东方快车谋杀案》为英格丽·褒曼斩获奥斯卡大奖,《尼罗河上的惨案》更是成为了几代人心目中的经典。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创作生涯持续了五十余年,总共创作了八十部侦探小说。她的作品畅销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累计销量已经突破二十亿册。她创造的小胡子侦探波洛和老处女侦探马普尔小姐为读者津津乐道。阿加莎·克里斯蒂是柯南·道尔之后最伟大的侦探小说作家,是侦探文学黄金时代的开创者和集大成者。一九七一年,英国女王授予克里斯蒂爵士称号,以表彰其不朽的贡献。

目录

第一章  从巴黎到克里登
第二章  案发
第三章  克里登
第四章  听证会
第五章  听证会之后
第六章  咨询
第七章  各种可能性
第八章  清单
第九章  埃莉斯·格兰迪尔
第十章  小黑本
第十一章  美国人
第十二章  霍布里庄园
第十三章  安托万美发厅
第十四章  玛萨维山
第十五章  布鲁姆斯伯里
第十六章  计划
第十七章  万德沃斯
第十八章  维多利亚女王街
第十九章  罗宾逊先生的出场和退场
第二十章  哈利街
第二十一章  三条线索
第二十二章  简的新工作
第二十三章  安妮·莫里索
第二十四章  一片碎指甲
第二十五章  “我很害怕”
第二十六章  晚餐后的演讲

前言

  

    纵观世界侦探文学一百七十余年的历史,如果说有谁已经超脱了这一类型文学的类型化束缚,恐怕我们只能想起两个名字——一个是虚构的人物歇洛克·福尔摩斯,而另一个便是真实的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
    阿加莎·克里斯蒂以她个人独特的魅力创造着侦探文学史上无数的传奇:她的创作生涯长达五十余年,一生撰写了八十余部侦探小说;她开创了侦探小说史上最著名的“黄金时代”;她让阅读从贵族走入家庭,渗透到每个人的生活中;她的作品被翻译成一百多种文字,畅销全球一百五十余个国家,作品销量与《圣经》、《莎士比亚戏剧集》同列世界畅销书前三名;她的《罗杰疑案》、《无人生还》、《东方快车谋杀案》、《尼罗河上的惨案》都是侦探小说史上的经典;她是侦探小说女王,因在侦探小说领域的独特贡献而被册封为爵士;她是侦探小说的符号和象征。她本身就是传奇。沏一杯红茶,配一张躺椅,在暖暖的阳光下读阿加莎的小说是一种生活方式,是惬意的享受,也是一种态度。
    午夜文库成立之初就试图引进阿加莎的作品,但几次都与版权擦肩而过。随着午夜文库的专业化和影响力日益增强,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版权继承人和哈珀柯林斯出版公司主动要求将版权独家授予新星出版社,并将阿加莎系列侦探小说并入午夜文库。这是对我们长期以来执着于侦探小说出版的褒奖,是对我们的信任与鼓励,更是一种压力和责任。
    新版阿加莎·克里斯蒂作品由专业的侦探小说翻译家以最权威的英文版本为底本,全新翻译,并加入双语作品年表和阿加莎·克里斯蒂家族独家授权的照片、手稿等资料,力求全景展现“侦探女王”的风采与魅力。使读者不仅欣赏到作家的巧妙构思、离奇桥段和睿智语言,而且能体味到浓郁的英伦风情。
    阿加莎作品的出版是一项系统工程,规模庞大,我们将努力使之臻于完美。或存在疏漏之处,欢迎方家指正。
    新星出版社
    午夜文库编辑部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从巴黎到克里登
    九月的太阳火辣辣地晒着布尔歇机场。乘客们通过地下通道,登上飞往伦敦克里登机场的“普罗米修斯”号航班。再过几分钟,飞机就要起飞了。
    简·格雷随着最后一批登机的旅客进入机舱,在十六号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一些乘客已经通过中门旁的洗手间和餐具室,来到前舱。大部分人都已落座。过道对面,一位女士的尖嗓音在乘客嘈杂的交谈中显得很突出。简微微撇了下嘴角,她太熟悉这声音了。
    “天啊,真了不起……我不知道……你说哪儿?胡安莱潘?哦,对……不,是皮内……对,还是那些人……我们当然坐在一块儿……不行吗?谁?……哦,是这样。”
    然后,一个带有外国口音的男声语气温和地说:“我不胜荣幸,夫人。”
    简朝那边瞟了一眼。
    他微微上了点儿年纪,正很有礼貌地点着自己蛋形的头,拿着行李进入座位。他的座位就在过道对面,与简相对。简微微侧了侧头,将视线转到另外两个似乎不期而遇的女士身上,她们正像陌生人一样有礼貌地寒暄着。她们的谈话中提到皮内,引起了简的注意,因为她刚去过那个地方。
    其中一位女士,简对她记忆犹新,清楚地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她时的情形——那是在纸牌桌上,她那双小手时而攥紧,时而放松,妆容精致得像德累斯顿瓷器的脸上,神色变幻不定。稍一回想,简觉得自己还能记得她的名字,有位朋友提到过,还评论说她也算是个贵族,但不是那种真正的贵族,只是个合唱团里的姑娘。朋友的声音里充满轻蔑——她叫梅西,是个一流的按摩师。
    另外那位女士,简在心里顺带评估了一下,倒是个“货真价实”的贵族,是那种热爱骑马和乡间生活的类型。接下来,简把这两位弃之脑后,不再注意她们,将兴趣转到窗外布尔歇机场的繁忙景象上。机场上散布着其他一些机器,其中一架像个巨大的金属蜈蚣。
    她看来看去,就是不看自己的正前方。在她对面的座位上坐着一位年轻人,他穿着鲜艳的浅蓝色套头衫。简决意让自己的视线保持在套头衫肩部以下,免得对上他的目光。她可不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机械师用法语喊叫着什么,发动机顿时开始轰鸣,停了停,又再次轰鸣起来。机械师移开障碍物,飞机起飞了。
    简屏住呼吸。这是她第二次乘坐飞机,仍然对起飞感到激动不已。起飞就像是——就像是一定会撞到栅栏上——其实只是离开了地面,上升,上升,展翅飞去,将布尔歇机场远远抛在脚下。
    前往克里登的午间航班开始了航程。飞机上载有二十一位乘客,前舱坐了十位,其余十一位坐在后舱。机组包括两名驾驶员和两位乘务员。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已经得到有效的抑制,尽管还不至于用耳塞堵住耳朵,但噪声也足以湮灭大家交谈的欲望,只能冥思遐想了。
    飞机在法兰西上空飞行,后舱的乘客各自想着心事。
    简·格雷心想:“别看他……别看……最好不看。我要一直看着窗外想事,心有旁骛会让自己心神安宁,这样才能避免去看他。既然开始了这趟旅程,我就要好好完成。”
    简的思绪回到她是怎么开始这趟旅程的——从购买那张“爱尔兰思维普”彩票开始。那对自己而言真是件奢侈的事,不过是多么令人激动啊!
    简和美容厅工作的年轻同事们常常在一起嬉笑逗趣,同事问过她:“假如你中了彩票,你打算做什么,亲爱的?”
    “我已经有了打算。”
    计划、空想、嬉笑。
    不过,虽然她并未中头彩,可她还是赢得了一百英镑!
    整整一百英镑呢!
    “花掉一半,亲爱的,另一半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谁知道哪天需要呢。”
    “如果我是你,就去买一件最好的皮衣。”
    “来趟旅行怎么样?”
    要不要去旅行,简举棋不定,不过,那倒是她心向往之的。终于,她拿定了主意。第一个念头就是去皮内待上一星期。她的许多顾客都去过那里,或是刚从那里回来。她一边用灵巧的手指摆弄她们的卷发,习以为常地叨叨着那些千篇一律的话——“让我看看,夫人,你有多久没做头发了?”“太太,你的发色真是不同寻常啊。”“这个夏天真不错,是不是,夫人?”——一边心里在想:“凭什么我就不能去趟皮内呢?”好啦,现在她也去过了。
    穿什么衣服去完全不是问题。像简这样在小公司供职的伦敦姑娘都有一衣柜上好的时装。此外,指甲、化妆和发型也绝不逊色于任何一位上流社会的贵妇人。
    简就这么去了皮内。
    可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简的脑海里,这十天的皮内之旅,在她心中只留下了一个小插曲。
    那个插曲发生在轮盘赌的台子上。每天晚上,简都会拿出一小笔钱去领略一下赌博的乐趣,输完就走,绝不恋战。人们都说新手赌博手气好,简可没沾着什么光,手气坏透了。她连续赌了四个晚上,一直很小心地下注,但总是输多赢少。到了最后一个晚上,手里还剩最后一把筹码,她攥着筹码等待下注的机会。
    赌盘上除了五和六两个位置外都已被人下了注。她应当把最后的筹码押在哪个格里?是押其中一个,还是各押一半?押五还是押六?哪个更有感觉?轮盘要转起来了,简伸出手,把赌注放在六点上,与此同时,对面一位赌客也及时将自己的赌注放在了五点上。
    “赌注下定。”庄家说。
    小球转了一会儿,停了下来。
    庄家说:“五点红,单数。”
    简差点没哭出声来。庄家收走输家的筹码,付给赢家。对面的赌客说:“你怎么还不查点自己的胜码?”
    “我赢了?可我下的是六点啊。”
    “哪里哪里,我下的才是六点,你下的是五点。”他微微一笑,非常迷人,雪白的牙齿衬托着褐色的脸庞;湛蓝眼睛,留着精神的短发。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