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春秋(2霸主崛起)

  • 定价: ¥49.8
  • ISBN:9787545563979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天地
  • 页数:302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春秋可以说是中华民族的青春期。春秋以前,夏商的尘太厚,黄土掩埋了我们的神态,再往上,我们更像神话里的人物。当历史来到春秋,在无韵之离骚的《史记》中,在婉转高歌皆相宜的《诗经》里,在字字机锋的《春秋》里,在循循善诱的《论语》中,在四书五经、诸子百家中,从尧舜古老部落里走出来的我们,面目逐渐清晰。让人惊奇的是,无数的贤人如雨后春笋般冒将出来。执礼的孔子、无物的老子、逍遥的庄子、治国的管子、用兵的孙子……一定有我们未熟知的历史造就了这些贤人,而这些贤人的智慧重构我们,丰满我们。
    《春秋(2霸主崛起)》理清历史脉络,解析职场人生,带你解锁隐藏在春秋历史里的成功逆袭治之道!

内容提要

  

    周王东迁,王室式微,中原无伯,岌岌可危。
    黎明前的黑暗中,干啥啥不行、拿啥啥不剩的“野人”管仲,迈着大步跨上了历史舞台。
    闪亮登场之前,他还玩了一把狠的——一箭射“死”了公子小白,又“大变活人”,变出来一个挽齐国大厦于将倾的霸主。
    管仲:再穷酸也要有梦想,且看一代伟大政治家的逆袭之路。
    齐桓公:唯唯诺诺的权力场小白,终于冲出烽烟,荣冠春秋五霸之首。
    宋襄公:是奇葩还是真君子?解读春秋历史上最具堂吉诃德色彩的君王。

作者简介

    小马连环,本名蒋柳,百万关注大V,天涯煮酒论坛知名文史作家,素以老道、通俗、幽默的文字讲述历史,文风诡异多变,平中见奇。著有《唐末刀锋汇》《隋唐不演义》《诸王的游戏》等深受读者喜欢的作品。

目录

第一章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第二章 史上第一场王位长跑赛
第三章 王霸之道
第四章 宋国之乱
第五章 最初的挑战
第六章 新的楚王
第七章 反楚联盟
第八章 郑厉公与鲁庄公
第九章 霸业进阶
第十章 齐楚交锋
第十一章 霸业的顶点
第十二章 齐桓公的野望
第十三章 离别时刻
第十四章 齐襄试霸
第十五章 最后的努力

前言

  

    春秋可以说是中华民族的青春期。春秋以前,夏商的尘太厚,黄土掩埋了我们的神态,再往上,我们更像神话里的人物。当历史来到春秋,在无韵之离骚的《史记》中,在婉转高歌皆相宜的《诗经》里,在字字机锋的《春秋》里,在循循善诱的《论语》中,在四书五经、诸子百家中,从尧舜古老部落里走出来的我们,面目逐渐清晰。让人惊奇的是,无数的贤人如雨后春笋般冒将出来。执礼的孔子、无物的老子、逍遥的庄子、治国的管子、用兵的孙子……一定有我们未熟知的历史造就了这些贤人,而这些贤人的智慧重构我们,丰满我们。短短数百年间,东亚大陆,长江黄河流域,黄色的土壤养育的我们脱离蒙昧,告别神秘,成为最真实最本质的我们。这对我们的民族来说,无疑是一次极其重要的淬火与锻打。正是这样充满火花与冰水的淬炼,充满力与血的锻造,将我们从一块生铁变成一块精钢,进而使我们的文明不为时间所腐,不为重压所折,成为世界上延续至今没有中断、泯灭的文明。让我们翻动史册,做一次穿越两千多年的时光之旅,去寻找最初定型时的我们吧。临淄,齐国都城,国相管仲徘徊街头,他喃喃自语:“吃饱饭啊,不让人民吃饱饭,怎么要求他们懂礼仪?不让他们穿暖和,怎么好跟他们讲荣誉和耻辱?”商丘,宋国国都,国君宋襄公将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腿上的箭伤在发腐溃烂,半年前与楚国的泓水一战常常浮现在他眼前,几乎所有国人都在指责他没有抓住楚军半渡的大好时机,可他并不服气:“君子不重伤,不擒二毛。寡人将以仁义行师,岂效此乘危扼险之举哉?”柯邑,这里刚举行一场诸侯盟会,气氛不算融洽,鲁国大夫曹刿刚刚用刀子挟持了盟主齐桓公,在齐桓公答应归还侵地之后才肯放开。齐桓公大怒,而根据要盟可犯的惯例,被逼签下的协议也不必遵守,可国相管仲告诉他:“守信吧,如果要取信诸侯,没有比守信更好的途径了。”雍城,秦国的宫门外,楚国的使者申包胥已经哭了七天七夜,终于打动了秦国,为沦陷的祖国请来了复国的救兵。彭衙,战鼓震天,晋国与狄国激战正酣,晋将狼察觉到自己等到了那个时刻——一个证明自己的时刻。出征前,他被主帅先轸从车右的位置上撤了下来。朋友中,有的诘问他遭此大耻为何还不赴死?有的怂恿他刺杀先轸以正其名。狼拒绝了,他在等待与敌交战的时机。狼拔剑,冲向敌阵战死沙场。他选择用勇破敌军的方式证明自己。战场上的狼,是愤怒的狼。君子曰:“小人怒,则祸国殃民;君子怒,则祸止乱息。”翼城,晋国之都,刑狱官李离将自己捆住,到达宫殿后,李离恳请国君晋文公处死自己,因为他刚刚错判案件,误杀无辜。晋文公令人将他松绑,让他赶快离去。李离拔剑出鞘,伏剑而死。只因为他知道职责所在——法之精神。礼之要义,仁之坚持,信之价值,忠之可贵,勇之所用,责之所重……春秋里充满着这样的故事。
    这就是我们的春秋,这就是曾经的我们。
    在走向创新的星辰大海时,我们也应该回望一下,我们最初的样子。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春秋末年,孔子学堂,伟大的教育家孔子跟学生纵论历史。学生们讨论起了一百多年前的齐国宰相管仲。子路同学首先发问:管仲曾经侍奉过齐国的公子纠,可公子纠死后,管仲没有殉死,他还算得上仁义吗?孔子老师一向教导学生轻命重义。有一次孔子经过陈国,陈国的西门被楚国攻破,楚国侵略者指挥陈国投降的良民修缮城门。孔子驾车路过此地,示意驾驶员子贡直接开过去。子贡提着缰绳问:“老师,您教我们的,碰到三个人就该下车,碰到两个人就该行礼,现在陈国城门的人这么多,老师您不行礼,这是为什么?”孔子回答:“自己的国家灭亡了都不知道,这是笨,知道了却不反抗,这是不忠。抗争失败,却不殉死,这是懦弱。眼前这些修城门的人,哪里有值得我行礼的?”孔子通过这个故事教导学生:仁人志士,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人生一世,关键时刻要舍得死。
    可社会很复杂,学生们很滑头,子路同学尤其喜欢跟老师抬杠。
    既然抗争失败却不殉死的属于懦弱,那管仲就是懦夫啊。他侍奉齐国公子纠失败了,却舍不得死,算什么仁人?
    孔老师摇摇头:“当年管仲辅助桓公九合诸侯,没有一次是靠武力实现的。他这才叫仁呀(如其仁)。”
    停了一下,孔子怕学生没记进去,加强语气重复了一遍:“这才叫仁呀(如其仁)!”
    孔老师的担忧是有根据的。子贡同学又举手发问:“管仲这个人不但不殉死,还效力于杀死自己主公的人,他怎么算得上仁者?”孔老师沉默了。子贡同学在班上最有钱,平时四处经商,能说会道,善于辩论。他很快抓住了老师的漏洞。管仲不但舍不得死,还效力于仇人,他的行为跟服从楚国人的陈国俘虏有什么区别?区别还是有的,但孔老师被学生们气昏了,也不想讲道理了,气愤地甩出一句:
    “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子贡同学,你还是太年轻太简单啊,当年管仲前辈辅佐齐桓公,称霸诸侯,一匡天下,到今天百姓还受其恩惠。要不是管老前辈,就是你们老师我,只怕也要当一个披散头发、左襟左开的人了,哪能坐在这里跟你们讲礼仪?所以说管仲先生不能像普通的匹夫匹妇一样,跑到山沟里去自杀,使天下无人知道他的名字。
    在拯救孔老师于“被发左衽”之前,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家管仲却活得像一个野人。
    管仲,姬姓,管氏,名夷吾,字仲。虽然祖上也阔过,但到了管仲这一代,管仲混得实在不管用,他的父亲管严生平事迹史书无载,连跑龙套的角色都没混上,自然没办法让管仲有爹可拼。混着混着,管仲就混成了一位齐士。春秋时贵族分为天子、诸侯、卿大夫、士四级。管仲已经混到了贵族的最后一列,再退步就要掉出贵族的行列,进入到庶人队伍,不得不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事实上,管仲同志确与人民群众打成了一片,尤其是与市场上的商人打成了一片。管仲下海经商了。作为一名士,虽然没有正式的职位,也没有祖荫可以依靠,但好歹也是大院子弟,跑去菜市场跟人讨价还价成何体统?
    但管仲还是义无反顾地进入到经商这个行列,原因很简单,家里已经穷得揭不开锅。
    天天跟着一班贵族子弟纵论天下,潇洒是潇洒,但回到家还是一样要饿肚子的。
    要么出去赚钱,要么待在家里饿死,管仲义无反顾选择了前者。他也不是一个人独闯商场,有一个朋友愿意与他合伙,一起做生意。这个朋友叫鲍叔牙,祖上也曾经是诸侯,到了鲍叔牙这一辈,也是处在士这个进步很难、退步很快的位置。据查,他跟管仲还是老乡,都是颍上人。既是老乡,又有相同的出身,他们很快走到了一起,当他们第一次相互拱手为礼时,大概也没有想到他们之间的交往会成为后世的典范。他们之间的友谊前无古人,后无……这样伟大的友谊,据我所知,可能也就马克斯、恩格斯可以相提并论了。
    虽然都是没落贵族的后人,但鲍叔牙比管仲家里的状况还要强一点,他比较有钱,看到管仲家里揭不开锅,就邀请管仲一起出来做生意。
    鲍叔牙出钱,管仲出人,合伙经营,赚取利益,共同分配。主要经营活动由管仲负责。
    据记载,他们主要的经营地点在南阳,还不是在都市里,因为是小本经营,只好在南阳的城郊摆点小摊。这种流动摊贩不受政府保护,可能还有城管之类的人来清理,更别提行业竞争很激烈。管仲同志又可能因为是士出身,天天摆着一副老子落难至此的臭脸,跟周边的小贩以及市场上的顾客关系搞得很不好,经常跟人打架,不是他揍人就是人揍他,据管仲后来自己回忆,还是自己被揍得多一些。搞到后来,管仲有点被制服了,经常出现自己的摊点被人霸占,或者有人拿了东西不给钱之类的情况(三辱于市)。生意做成这样,是投资人鲍叔牙没想到的。让人感动的是,鲍叔牙从来没有因此埋怨管仲胆子小。
    鲍叔牙知道自己的这位合伙人并非久居商肆之人,他的才华、他的生命在等待着一个更宽广的舞台(欲有所明也)。P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