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政治法律 > 政 治 > 外交、国际关系

英法千年争斗史(精)

  • 定价: ¥88
  • ISBN:9787559638069
  • 开 本:16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421页
  • 作者:(英)斯蒂芬·克拉...
  • 立即节省:
  • 2021-09-01 第1版
  • 2021-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英国如何连续1000年优雅地惹恼法国。
    追溯1066年以来的法国历史,描绘英法绵延千年的爱恨情仇。
    黑斯廷斯战役是法国的胜利吗?不!征服者威廉是诺曼人,而且憎恨法国人。
    英国人真的要为圣女贞德的死负责吗?不!是法国人判她死刑的,就因为她穿裤子。
    断头台是法国人发明的吗?不!它是在约克郡发明的。

内容提要

  

    英吉利海峡也许只有30多千米宽,但它有1000年那么深!
    作者深入黑暗的深渊,带领我们穿梭在英法两国你争我斗的所有历史时期——或者至少是站在英吉利海峡(英国人挑衅之称)两岸互瞪的时期。作者一路走来,揭开了法国历史学家一直试图用“真相”掩盖的一些迷思,证明了法国人没有发明法棍面包、牛角面包和断头台,如果不是英国人创造了泡沫香槟的时尚,法国人早就把泡沫从葡萄酒中去除了。
    从诺曼人(不是法国人)征服到本应更加和平的现在,本书内容轻松愉快,但所有历史都经过了无可挑剔的研究,讲述了英法之间所有伟大的争吵。
    简而言之,法国人有理由怀疑,在过去的1000年间,英国为了激怒他们而发动了的一场漫长的运动,而且至今没有结束……

媒体推荐

    本书是一个滑稽的尝试,试图把法国的“三色眼镜”踩在脚下,戏谑地调查了英法两个国家对同一事件的记忆鸿沟……满满的真知灼见。精彩无比,极具娱乐性。
    ——《星期日泰晤士报》
    以无礼的现代眼光审视英国和法国之间动荡不安的历史。
    ——《泰晤士报》
    这本书会让你如沐春风……作者精心研究的描述中蕴藏着巨大的乐趣……任何曾经遇到过傲慢的巴黎服务员的人,或8月在巴黎环城大道开过车的人都会喜欢这本书。
    ——《每日邮报》

目录

第一章  法国人是何时改变的
第二章  抨击伊始
第三章  百年战争:一个巨大的错误
第四章  圣女贞德:法国人口中的烈士
第五章  苏格兰女王玛丽:苏格兰血脉,法国思想
第六章  法属加拿大是如何丢失的
第七章  唐·培里侬对香槟的误解
第八章  太阳王黯然失色
第九章  为什么美洲不写作l'Amérique
第十章  美国在法国帮助之下获得独立
第十一章  断头台不是法国发明的
第十二章  法国大革命:分享胜利果实或者两败俱伤
第十三章  拿破仑:如果我统治世界
第十四章  威灵顿爆揍拿破仑
第十五章  食物,胜利的食物
第十六章  法国葡萄酒都来自美国
第十七章  爱德华七世在巴黎乐不思蜀
第十八章  宿敌并肩战斗(空前绝后)
第十九章  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一部分
第二十章  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二部分
第二十一章  报复时间到
第二十二章  试图遗忘过去
第二十三章  抨击无止境
附录
致谢

前言

  

    我在阅读及与人交谈时经常会遇到这个问题:为什么英法之间会有如此爱恨交织的关系?
    爱是很容易解释的:不管我们在公开场合谈论什么,总会发现对方的不可抗拒之处。而仇恨则更为复杂,一开始它仅表现为一种不信任,可为什么在英法签订协约、欧洲转向和平的时期依然如此呢?
    像其他人一样,我始终相信,阿金库尔战役(Battle of Agincourt)、滑铁卢战役(Battle of Waterloo)及拿破仑战争(Napoleonic Wars)都和不信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令我好奇的是,为什么这种不信任绵延不断,从未消失。毕竟多数战斗发生在遥远的过去,而且对现在并没有产生很大影响。正是这种好奇促使我决定深入研究这段历史,尝试寻找更为准确的答案。
    写作完本书,我才明白那永无止境的紧张感来自何处。事实是,我们的历史根本就不是历史。它乃是此时此刻。
    威廉·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谈到美国南部时说:“过去永远不会消失。事实上,它甚至还没有成为过去。”英法两国同样可以以此类比:无论我们现在尝试做什么,往事都会不时地在我们的生活中重现,给我们一记响亮的耳光。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你有幸参加英国驻法国大使馆举办的联合聚会,走进去的第一眼你会看到什么?你会看到一幅威灵顿公爵(Duke of Wellington)的肖像,正是此人结束了伟大将军拿破仑·波拿巴的职业生涯。基本上,英国外交官会向来此参观的所有法国客人炫耀两个世纪之前在法国首都取得的胜利……
    这一行为算不得挑衅——英国大使馆和法国东道主的关系十分融洽——毕竟这是赤裸裸的历史事实。正如两性间的“战斗”永远不会如我们所愿地结束一样,法国人也绝不会和任何一个出生后说英语的人结束敌对关系。
    对我来说,撰写本书最有趣的就是发现人们对同一事件的看法截然不同。法国人戴着有色眼镜看历史,将自己遭遇的不幸全都怪罪在英国头上(在1800多年之后,又将不幸归咎于美国)。虽然法国人这样想有时也有些道理,因为英国确实伤害过法国,但法国人经常会犯一个滑稽可笑的错误,而这也是我一直试图澄清的。
    我意识到,即便是以中立的观点看待历史也会激怒法国人,我对此深感抱歉,但“盎格鲁——撒克逊人”对法国人的困扰即使过了1000年也不会结束……
    斯蒂芬·克拉克
    于巴黎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法国人是何时改变的
    作为不列颠群岛最近一次的入侵者,法国人对此深感自豪。希特勒没能越过加来(Calais),西班牙无敌舰队在北海战败,即便是拿破仑,也仅有几个衣衫褴褛的士兵登上了英国领土。但另一方面,征服者威廉(William the Conquerer)不仅侵占了英格兰,甚至把整个英格兰变成了法国的殖民地。
    然而,正如法国人眼中的其他历史事件一样,这件事非但不正确,甚至可以说是完全错误的。
    1688年,荷兰人奥兰治的威廉(William of Orange)成功入侵英国,对于这场没有任何流血冲突的占领,与其说是侵略,还不如说是响应某些英国人的请求,前来拯救他们。
    更重要的是,如果回顾1066年诺曼征服(Norman Conquest)事件,就会发现法国人声称是他们最后一次成功穿越英吉利海峡入侵英国的宣言没有任何根据。虽然以破坏法国核心历史记忆的方式作为本书的开篇有些尖锐,但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一个斯堪的纳维亚的王国(Norse)
    1066年之前,困扰居住在现今英国境内居民的不是“我能不能领到充足的养老金”或“我是否有能力偿还抵押贷款”,而是“挥舞斧头的杀人犯会在何时自地平线前来烧杀掳掠”。
    如果人们没有死于饥荒或者掠夺,如果他们想方设法获得了收成,并有充足的时间吃掉它们,那么生活将会无比美好。为了能有享受生活的机会,人们渴望拥有一位强大的国王。虽然国王治下沉重的赋税会让他们半死不活,但至少他们还留有一口气来纳税。
    9世纪,英国一位名叫阿尔弗雷德(Alfred)的国王,手中有一支常规舰队和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将维京的掠夺者从英国,或者说从他治下延伸到大陆中部的属地上赶走了。正因如此,阿尔弗雷德获得了“大帝”的称号,他将维京人袭击英国的行径从暴力寻宝转变为自寻死路。最终,维京人决定向南进军,进一步掠夺更有利可图的法国,当时维京人正因利益折损而垂头丧气,因此这样的战略部署十分合理。维京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在法国海岸建起了基地,并据此再度开始掠夺内陆。很快,整个地区陷入混乱,以至于法国国王为了安抚侵略者,不得已割让了大片土地给这些“北方的掠夺者”。911年,该地区正式成为古代斯堪的纳维亚人(Norsemen)的领地,称诺曼底(Normandy)。
    简而言之,诺曼底的存在归功于一名英国人,因为他将侵略者从英国赶到了法国。这是一个好兆头。
    当时,法国国王统治的区域是一系列易守难攻的公国,大体位于现在的法国东北部。国王本身是一个只能勉强守住自己领地的傀儡,无力侵犯他国属地。其实,在征服者威廉之后的100余年时间里,这些国王甚至不认为自己是法国人,到了1181年,腓力·奥古斯都(Philippe Auguste)才第一次使用“法兰西国王”(Rex Franciae)这一称号,不再使用“法兰克人的国王”(Rex Francorum)。
    有一位“法兰克人的国王”曾试图将棘手的诺曼人归到自己名下,由此拉开了灾难的帷幕。942年,名字令人敬畏的诺曼底公爵“长剑”威廉(William Longsword)遭暗杀,年仅10岁的理查(Richard)继承爵位。法兰克人的国王路易四世(Louis IV)随即决定乘虚而入,进攻诺曼底南部,占领巴黎和海岸之间的主要河港鲁昂。但年轻的理查并非孤军奋战,他获得了丹麦人伯纳德(Bernard)、维京人哈拉尔德(Harald)和海王西格特吕格(Sigtrygg the King of the Sea)等强大部族首领的拥护。最终,这场入侵以法兰克人失败而告终,国王路易四世被掳,之后以自己的一个儿子和主教作为交换人质才得以获释。简言之,诺曼人通过此举发出了明确警告,声明自己与法兰克人、勃艮第人(Burgundians)、洛林人(Lorraines)及当时居住在如今法国境内的任何民族之间毫无同胞之情,他们只想过自己的日子。
    我们从以上事件中得出一个结论:不管现代的巴黎人怎么说,诺曼人根本就不是法国人。将10世纪或11世纪的诺曼人称为法国人,就如同将苏格兰人称为英国人,而这个错误会令你在格拉斯哥(Glasgow)头破血流。
    事实上,诺曼人将法兰克人视为软弱的巴黎人(Parisians)—他们的言行举止表现得好像这就是他们的领土,而他们一旦偏离自己的势力范围和轨道就需要被踢回老家。(顺便说一句,10世纪以来,这种态度从未改变。)
    对法兰克人来说同样如此,他们不但看不起诺曼底公爵,还将其视为凶猛异常、以狩猎和战争为生的北欧(Nordic)蛮族,他们中的很多人实行异教徒式的一夫多妻制,拥有成群的情妇和私生子。
    就这点而言法兰克人完全正确,威廉正是在这种环境下出生的。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