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教体育 > 科 学 > 信息传播

旧时书肆/近代报刊文献辑录丛书

  • 定价: ¥88
  • ISBN:978754398385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科技文献
  • 页数:338页
  • 作者:编者:孙莺|责编:...
  • 立即节省:
  • 2021-08-01 第1版
  • 2021-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上海旧书店调查》《良友访顾记》《大小书店》《东亚病夫卖书记》《买旧书之门坎》《旧书店》《大江书铺》《金屋书店访问记》《自由书店的一段小史》《门板书摊》《“门板书摊”毕业生的自述》《四马路书店巡礼记》……本书是关于旧时书肆的文章汇编。

内容提要

  

    本书分为三个部分:“申城书肆”“故地书肆”“域外书肆”。申城书肆,顾名思义,所收均为描写上海一地书籍交易之故人、故事、店铺、书摊等等。故地书肆,所收范围极广,包括北京、天津、南京、广州、长沙、苏州、成都、重庆、武昌等国内一线城市,记录作者所见所闻所思。域外书肆,则将眼光放置到全球,记录了东京、纽约、巴黎、马德里等国际知名城市的古旧书交易情形。

目录

纸上漫游乐无穷
PART 1  申城书肆
上海书业界之现状
上海旧书店调查
良友访顾记
大小书店
东亚病夫卖书记
美的书店一瞥记
买旧书之门坎
旧书店
大江书铺
金屋书店访问记
自由书店的一段小史
门板书摊
“门板书摊”毕业生的自述
四马路书店巡礼记
上海的书店
上海的旧书店
城隍庙的书市
书店里
旧书礼赞
南洋书商
上海的旧书店
抗战以来的文化街头
闲话上海旧书肆
旧书摊巡礼
淘旧书
上海旧书卖买
辣斐德路上的文化
环龙桥畔旧书摊
谈旧书店
《谈旧书店》补遗
记蔚蓝书店
西书铺之今昔
旧书铺营业蒸蒸日上
记创造社
怀内山书店
申市过去的西书店摊
上海的书摊
开旧书店
记沪上旧版书肆
上海的书市
旧书摊
上海与旧文化

PART 2  故地书肆
一二三书店
在北平六小时——津沽巡礼追记
南京的书肆之街
长沙的旧书店
南京书摊访问记
广州的旧书坊
北平旧书肆
北平的文化街
书店
太原文坛
从厂甸买书说到北平的旧书业
北游录话之琉璃厂的面面观
武昌的旧书店
济宁的旧书铺
跑旧书铺子
苏常三日记
济南的破书摊
长沙的书摊
记武昌之旧书店区
厂甸的书摊
书城猎奇
苏州的旧书店
“逛”旧书店
重庆的旧书铺
旧书市谈往
北平的旧书业
厂甸沧桑
天津的书摊

PART 3  域外书肆
纽约的旧书铺
关于旧书店的种种
银踯躅
巴黎书店渔猎记
巴黎的旧书店
苏俄旧书市场中所见的世界文学
巴黎的旧书摊
西贡的书摊
异国旧书屋
东京的书店街
东京的旧书铺
东京的旧书铺和旧书摊
三家书店
怀东京之二
东京随笔
记东京的书店街
买书小记
巴黎的书摊
在苏拉巴耶
柏林的书店
东京买书记
买旧书
日光访书记
记玛德里的书市
后记

前言

  

    纸上漫游乐无穷
    周立民
    一、赏心乐事
    “在滞留巴黎的时候,在羁旅之情中可以算作我的赏心乐事的有两件:一是看画,二是访书。在索居无聊的下午或傍晚,我总是出去,把我迟迟的时间消磨在各画廊中和河沿上的。”戴望舒看似平淡的叙述,却有按捺不住的欢喜,看画,访书,“赏心乐事”。毕竟“羁旅”中,难免“索居无聊”,日后怀念那些时光,深青款款一心无傍依,苏轼一双温暖的手,书店是宁静的港湾。
    在马德里,戴望舒的时光仍然消磨在书市中:
    我在玛德里的大部分闲暇的时间,甚至在发生革命,街头枪声四起的时间,都是在书市的故纸堆里消磨了的。在傍晚,听着南火车站的汽笛声,踏着疲倦的步子,臂间挟着厚厚的已绝版的赛哈道的《赛房德思辞典》,或是薄薄的阿尔多拉季雷的签字本诗集,慢慢地沿着灯火已明的阿多洽大街,越过熙来熙往的太阳门广场,慢慢地踱回寓所去对灯披览,这种乐趣恐怕是很少有人能够领略的吧。
    有个“恐怕”却未必,那就是“这种乐趣恐怕是很少有人能够领略的吧”。其实,很多读书人都感同身受,摊在我面前孙莺编《旧时书肆》和张伟编《旧时书事》两部书稿就是买书、读书、逛书店之后留下的文字。这些文字出自不同年代不同人之手,虽然难免芜杂,但是有一点却是共同的:谈起书店和买书。
    书店掳掠了他们大部分业余时光,“在东京,因为住的地方在神田,门前即是书店街,左邻右舍全是书店,所以更常去翻检一些旧书,作为闲暇时的娱乐。”“除了书店之外,还有夜市的书摊,欢喜看看的,一个摊子一个摊子翻过去,也尽够消磨两个钟头,偶然也可以买到好书。因为从神保町一直排列到骏河台,摊也是无数的。一些欢喜在都市中夜散步的朋友,这正可驻一驻疲足。”诗人覃子豪也是:“我到神保町或早稻田去,我喜欢一个人,因为一个人独来独往,独去独留,毫无牵制,这完全是为了逛旧书店的缘故。”
    朱自清则留连于查令十字街(他写作“切林克拉斯路”)的旧书铺子中,那并非什么美妙的风景区,可是在文人眼中,有书就有最美的风景:“路不宽。也不长,只这么弯弯的一段儿,两旁不短的是书,玻璃窗里齐整整排著的,门口摊儿上乱哄哄摆著的,都有。加上那徘徊在窗前的,围绕着摊儿的,看书的人,到处显得拥拥挤挤,看过去路便更窄了。”有书,地下室居然也成了天堂:“但最值得流连的还是那间地下室,那儿有好多排书架子,地上还东一堆西一堆的。乍进去,好像掉在书海里;慢慢地才找出道儿来。屋里不够亮,土又多。离窗户远些的地方,白日也得开灯。可是看得自在,他们是早七点到晚九点,你待个几点钟不在乎,一天去几趟也不在乎。只有一件,不可着急。你得像逛庙会逛小市那样,一半玩儿,一半当真,翻翻看看,看看翻翻;也许好几回碰不见一本合意的书,也许霎时间到手了不止一本。”
    不止海外,遥想当年书店全盛日,中国哪个城市的书不是牢牢占据了人们的成长记忆的显要位置。这两本书中,有相当篇幅的文字是写上海的“书事”“书肆”,我想不惟是两位编者对上海的偏爱,还是因为上海乃近代以来中国出版的中心,东西交汇的文化也最能体现现代社会的特点,少不得让文人墨客们大书特书。阿英在人声喧闹的城隍庙中能找到卖书处,一头扎进去逛个没完,是真正的书痴:“事实没有这样简单,要是你把城隍庙的拐拐角角都找到,玩得幽深一点,你就会相信不仅是百货杂陈的商场,也是一个文化的中心区域。有很大的古董铺、画碑帖店、书局、书摊、说书场、画像店、书画展览会,以至于图书馆,不仅有,而且很多,而且另具一番风趣。对于这一方面,我是当然熟习的,就让我来引你们畅游一番吧。”上海的书肆,从四马路到辣斐德路,是中西皆备,古今杂陈。郑振铎在抗战期间大搜中国旧书,而且都是国宝级的;而巴金、施蛰存等人,将西文书一包包地买回家。彼时的一些“书肆”,不仅仅售书,而且出书,是一家家出版社。前店后厂,自产自销,与读者“亲密无间”。有人去良友公司购书,他还遇到总经理伍联德,“另外伴了一位洋装青年出来,交谈之下,知道这就是良友公司总经理伍联德君,我就询问关于他们公司营业的组织状况,和关于出版物的计划,蒙他一一详细答复,并且导我入内,参观印刷所、装订间、机器室、堆纸栈、经理室、会计部、编辑所等.全部约四五十间,共三楼,房屋设备,非常广大精致……”提到即将出版的傅彦长、朱应鹏、张若谷合著的《艺术三家言》,伍联德说:“该书拟分两种印行,甲种为精装本,用百磅铜版纸印,封面装订用丝绸或他种贵重帛织品,用颜色套印,荡赤金字,书边荡金,外盛以精匣,备作馈礼用;乙种为普通本,用重磅洁白道林纸印,布面金字,或用他种贵重纸料。全书篇幅廿五开,约四百,汇装一巨帙,附有三色图画多幅,锌版插图数十幅,用颜色印,定价务求低廉,以期读者广遍。”良友公司从创立之初就重视图书装帧,由此可见。另外一位书友去金屋书店,遇到主人邵洵美,他记下的样子不是我们今天想像.的风流倜傥、英俊少年,倒有些邋邋遢遢的名士气:“一个灰布袍子头发蓬乱的至少两三个月不修剪的”……这样的偶遇跟访书的记忆融合在一起,像秋天的落叶飘在眼前,大概谁也不会无动于衷,哪怕不低头捡拾两枚,也会侧目多看几眼。
    ……
    逛书店有闲情却要有体力,乐而忘返,心情长短重要,体力多少也是关键。能够坐下来,喝点什么或吃点什么,那是买书后的惬意时光。“到了这个时候,巴黎左岸书摊的气运已经尽了,你的腿也走乏了,你的眼睛也看倦了,如果你袋中尚有余钱,你便可以到圣日尔曼大街口的小咖啡店里去坐一会儿。喝一杯儿热热的、浓浓的咖啡,然后把你沿路的收获打开来,预先摩挲一遍,否则如果你已倾了囊,那么你就走上须理桥去,倚着桥栏,俯看那满载着古愁并饱和着圣母祠的钟声的,赛纳河的悠悠的流水,然后在华灯初上之中。闲步缓缓归去,倒也是一个经济而又有诗情的办法。”几年前,在广州,我拎一包书,走出书店,看时间还充足,就到旁边的小店一边喝果汁,一边惬意地翻弄着新买的书,这是心满意足的时光,像将军打了胜仗一样。里面有一本《戴望舒文录》(程步奎编,三联书店香港分店1987年11月版),家里已有一本,但是很喜欢戴望舒这样的文字,既然遇见就是缘分,遂又买了一本。我打开这本书,前面的文章就是戴望舒写逛书摊的。有一段读来不禁让人感慨万千:
    树叶子开始凋零,夹衣在风中也感到微寒了。玛德里的残秋是忧郁的,有几天简直不想闲逛了。公寓生活是有趣的,和同寓的大学生聊聊天,和舞姬调调情,就很快地过了几天。接着,有一天你打叠起精神,再踱到书市去,想看看有什么合意的书,或仅仅看看那青色的忧悒的眼睛。可是,出乎意外地,那些木屋都已紧闭着门了。小路显得更宽敞一点,更清冷一点,南火车站的汽笛声显得更频繁而清晰一点。而在路上,凋零的残叶夹杂着纸片书页,给冷冷的风寂寞地吹了过来,又寂寞地吹了过去。
    这几年,以往常去的书店在不经意间就“告别读者”了,虽然不断有新书店开出,但是怎么抵得上老朋友那么亲切、自如。有时候,想到这么多年的“老朋友”连“告别”一下都不曾有,不免心生怅惘。又一想,早晚有一天,书店会退出我们日常生活(至少在现在大家买书已经不再依赖它了),不仅觉得秋风掠过,寒气袭人。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像流水,像时光,这是唤不回的,只有默默接受,最多是捧着《旧时书事》《旧时书肆》这样的书追念一把。那么。这两部书就是“书店悼亡录”了?想到这些难免有些伤感。这又令我想起戴望舒的诗句:“这条路我曾经走了多少回!/多少回?……过去都压缩成一堆。/叫人不能分辨……”当那些熟悉的路上不再有熟悉的风景,我们会慌乱、紧张,还是无动于衷呢?至少总有一些留恋吧,总还是希望这一切来得迟一些,走得慢一些,像戴望舒的“再陪我走几步”:
    或是那些真实的岁月,年代,
    走得太快一点,赶上了现在,
    回过头来瞧瞧,匆忙又退回来,
    再陪我走几步,给我瞬间的欢快?
    2021年6月3日傍晚改定于武康路

后记

  

    从小,我就喜欢书。关于书的最早的记忆,就是一大箱连环画。《红楼梦》《三国演义》《七侠五义》《隋唐演义》《水浒传》《第二次握手》《鸡毛信》《死水微澜》《望乡》《排球女将》……七零八落,没有一本是成套的。可以说。正是这一大箱内容庞杂的连环画,为我打下了一个阅读的基本框架。攒了零用钱去书店买书,会下意识地翻阅那些熟悉的书名。我至今仍留存着对于秦琼、牛皋、程咬金的印象,其实就是受儿时所看连环画的影响。
    这些年,经历过很多,来来往往,城市与人群。唯一不变的,是坚持读书买书的习惯。家里的书越来越多,让我有一种奠名的安全感。所有的沮丧和挣扎,消散在书里。
    喜欢买书,自然也喜欢看别人买书的故事。那些曾经的得到与失去。经历的欣喜与哀伤,是相通的,即使隔了很多年。这也是编《旧时书肆》这本书的初衷。
    比如在《买旧书》这篇文章中,作者覃子豪追忆了他在日本读书期间跑旧书店看书买书的经历:
    东京的旧书店多集中在神保町和早稻田。因为这两个地方都有大学,尤以神保町大学最多。中央大学、日本大学、法政大学,都在那儿。早稻田就是曰本最有名的早稻田大学了,学生多是集中在两个地方。因而,新书店旧书店都不少,尤以旧书为多,神保町一条直街几乎全是旧书店,简直就成为书店街了。
    我到神保町或早稻田去,我喜欢一个人,因为一个人独来独往,独去独留,毫无牵制,这完全是为了逛旧书店的缘故。 覃子豪,著名的台湾诗人,与钟鼎文、纪弦并称台湾“现代诗坛三老”。覃子豪原名覃基,1912年生于四川广汉,1932年就读于北平中法大学,1935年赴日留学,就读于东京中央大学。1947年去台湾。 我虽未曾去过东京的书店街,但深谙覃子豪所说的独来独往逛书店的滋味。九十年代初,读中学的我,常常在周日的上午独自去文庙逛旧书摊。身无闲钱,只是看看。偶尔攒了点零用钱,就买几本旧书回家,至今家里的书柜里还藏着几册《太平广记》。以现在的眼光来看,纸张版本均无可取之处。留着,是因为这书附赠了太多的回忆,关于时间,关于徘徊,关于邂逅和等待。 其实,时光从未逝去,它总是悄然附着在这些书里。正如覃子豪在文中提及《筑地黄昏》这本书: 我有个女朋友A是诗人,曾经在上海黎明书局出过一本诗册,名为《筑地黄昏》,因为都是写诗的原故,我们感情极好,常常到她家里去,常常在她的家里晚餐,每次谈到很夜深才回来。她是美丽的,英文造诣很好,常常翻译短篇小说。在国内大学时,英文演说竞赛,她得第一名,是煊赫一时的风头人物。到放春假的时候,她要回上海,我自然不愿她回上海,可是她父亲的命令,终于决定动身。我很苦恼,我应该如何向她表示我的友情呢?忽然我想起那一册精装的《雪莱情诗》,应该买来送A,那个时候我身上只有十余元,但我决心买这册诗,作为我送A的礼物,在A动身时前一天,我把它买来了。恰好那天她约我在她家里去吃晚饭,当我在她的家里把这书送给她时,她很感动地说:“你留着自己看,不好吗?” “我特地买来送给你的,你可以在船上消遣。” A收下了,她知道我是穷困的,对于我这感情她好像表示不安。然而,我是感到很大的愉快,这册精制的书送给她是再好没有的礼物了。 很多年前,我读过《筑地黄昏》这本书的,我还记得作者的名字叫陶映霞,因为和郁达夫的妻子王映霞同名而印象深刻。《筑地黄昏》是一本诗集,1936年上海黎明书局出版,薄薄94页,刊载了数十首诗歌。 陶映霞是20世纪30年代的女诗人。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外文系。而后赴日本明治大学深造。早在1933年的时候,陶映霞就在《摇篮》杂志上发表了散文《米》和诗歌《梅花与少女》。1934年,在《世界文学》杂志创刊号上发表了翻译小说《霜夜》。此后陆续发表了数篇翻译小说,如俄国作家普宁小说的《中暑》《一个陌生的朋友》等。 同在东京读书的覃子豪,对陶映霞展开了热烈的追求。贾植芳在《忆覃子豪》中忆及罩子豪和陶映霞: 子豪在一次诗歌座谈会上和她相遇后便一见倾心,向这位高贵的女诗人献出了自己的全部热情。他特地买了两本摩洛哥皮封面的本子,在这上面为她写爱情诗。为了支持子豪的恋爱事业,我也凑了些钱给他置办了一套较体面的西装。他几乎每天都带了新写的诗篇和几枝康乃馨之类的花朵去看望她,谈诗、谈人生、谈个人身世和自己的理想。  贾植芳还忆及当时陶映霞是拒绝了覃子豪的求爱,将写满爱情诗的笔记本还给了覃子豪,离开东京,回了上海。  在东京,陶映霞还与常任侠有过密切的交往。夜读常任侠的《东瀛纪事》,在一九三五年十二月的日记中,发现有陶映霞的踪影: 十九日 上午习日文。下午,入浴。写日记。得陶映霞女士函,约廿一日下午来。报载南京学生游行示威,不知当局者如此出卖行为也。 二十一日 上午习日文。下午一时,赴水道桥接陶映霞女士,先来余寓,后赴大学。陶请我银座晚餐。餐后,陶去。过旧书店买下列各书:《书物展望》“藏书票专号”、《印度画集》《高勾丽永乐大王古碑》《琉球艺术研究》《文字∞史的研究》《西域探险日志》。屡次发誓不再买书,而见书即不忍去,此癖不除,亦浪费奢侈也。灯下读旧书《西域探险》,多荒谬语。 日记中寥寥数字,似乎难以发现秘密,而再读常任侠的《红百合诗集》,则发现了端倪。 某日午后,陶映霞去探望常任侠,共晚餐。这一天,常任侠不仅在日记中记了一笔。而且还写了一首诗: 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赴水道桥接友人陶映霞,赴银座进餐。夜送归中野有乐庄 水道桥西映晚霞,远来同是客天涯。 可堪浅醉抒胸臆,已领幽思透齿牙。 之子欲归应有伴,浮生若梦况无家。 难忘中野茫茫夜,油壁轻车护葬华。 映霞所居,远离市区。车抵其寓,已将午夜,视其楼上灯明即归。 午夜时分,常任侠将陶映霞送回寓所,驻足楼下,仰头看见她房间的窗透出灯光,才转身离去。这,分明就是一对热恋男女之间的睛形。 在《红百合诗集》中,常任侠还记了他与陶映霞在公园、海滨、日佛会、茶室、剧场等处的足迹: 一九三六年一月十六日与映霞游井之头公园 万木森森异境开,清言尘外共徘徊。 朱霞初映井头水,照出娟娟绝世才。 一九三六年十月四日与令英、映霞赴千叶海滨游览 高秋晚照望粼郯,天水相连碧一痕。 惘惘心情无寄处,且来大海听潮音。 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八日与洵侯、令英、映霞赴日佛会看雕塑展,至罗斯金文库品茶,夜观筑地小剧场演雪莱《强盗》后,送映霞归中野 静女温馨对品茶,茫茫碧海即天涯。 宵来共赏雪莱剧,中野回车北斗斜。 时映霞住中野有乐庄别墅,距东京六十里。北斗横天,野色寂静,途中稻田相接,已入郊区,停车视其楼上窗明,即返京寓。 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八日罗斯金文库与陶映霞小坐 古典琴弦静旅魂,盈樽可可浮香温。 桥西尺八低声咽,相伴忘言月一痕。 陶映霞之所以拒绝覃子豪的追求,是因为她已经有了常任侠的相伴。常任侠,安徽颍上人,生于1904年。1928年考入南京中央大学文学院,1935年赴日本研究东方艺术史,翌年同国。常任侠和覃子豪一样,常常去东京的旧书店买书,《旧时书肆》这本书里亦收录了他的《东京的书店街》一文,原载于1935年第21期的《中央军校图书馆月报》,文中记了在东京买旧书诸事: 书店的分布,由神保町向东,一直到骏河台,向西一直到九段,向北一直到水道桥,靖国通算是中心,最盛、最大的书店,都在这里,因为书店多,学校多,所以神田被称为东京的文化区。 在这些书店里,我曾看见过好些可爱的书籍,往往因为价格高,不能得到手,看一看,终于又给端正地放在陈列的橱里了。但是过两天,又要去看看,看被人买去没去,而爱惜的心情,仿佛比我自己所有的书籍还要更加亲切。  这篇后记,由《筑地黄昏》一书引发,原是打算追忆多年前我读过的一本旧书,却不曾想到,由书及人,呈现了一段深埋于时间之中的故事。陶映霞当年发表的文章,大都集中于1933年至1936年之间。此后,她便再无音讯了。覃子豪后来去了台湾,1951年主编《新诗周刊》。1954年与钟鼎文、余光中、邓禹平、夏菁等人创立蓝星诗社,主编《蓝星诗周刊》《蓝星诗选》和《蓝星诗季刊))o常任侠则留在大陆,先后在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佛学院、中央美院等校任教,成为东方艺术史研究领域的大家。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上海之书业,以其组织而言,可分新旧二派。就其营业而论,则一为出版印刷,一为印刷书贩。然大抵皆林立于福州路棋盘街一带,恍如北京之琉璃厂肆,其规模之最宏大者,首推商务印书馆。该馆在二十年前,亦一小书肆耳。以经营得法,一跃而执书业界之牛耳,分馆达数百所,南洋、暹罗华侨荟萃之区,无远勿届,印刷工厂设在闸北,职工达五千以上。又设立编译所,延至专门之士以司纂述,海内中小学校,几无不用其书,推广教育之功,有足多焉。中华书局,为继商务而起之大书店,股东如范静生、熊秉三辈,多为教育界知名之士,营业虽不及商务之盛,然年来日渐推广,颇有蒸蒸日上之势。世界书局,为书业界后起之秀,数年前资本仅两万元,今则骤增至五十万元,伟大之印刷所,方建筑于塘山路,将来不难与商务、中华成鼎足之势。有正书局专印碑帖佛书,店主狄楚青,为工于鉴别之收藏家,故选择精审,吾人以数金之费,即可获观富绅巨贾所收藏专有之美术品者,皆得狄先生之力也。泰东书局,多出新文艺思潮之书,于新文化不无功效。民智书局,则印行民党政治之政论与著作,风行一时之孙文学说,即为该书店所出,闻店主颇有志于社会改造,不仅商人已也。扫叶山房、千顷堂、文瑞楼等店,则为旧式书店。设立年度最早,印行之书,大抵为翻刊旧籍,自行编辑之书甚少,年来纸价昂贵,普通书多用洋纸印行,颇易蚀腐,然以其价廉,销行亦颇广焉。专事贩卖旧书之书店,四马路所在皆是,然收书甚少,不足以餍购者之求,惟来青阁差为宏富,间亦有精本。二马路之蟑隐庐,则蓄书较为精审,阅其目录,则上虞罗叔言之著作较多,店主颇通目录学,冷僻之书,亦能查出,迨今之曹籀,然售价遇昂,贫士恒有向隅之叹。
    书业为流通文化之助,当此提倡教育之际,吾甚望书业界益自努力,多印高尚雅洁之书,而淘汰不良之小说,则社会风俗之改良,实利赖之。
    原载《申报》,1925年10月16日第15版第18905期
    这里所谓上海旧书店,系指专卖“线装书”的书店而言。这种书店,有一部分在四马路,开设店面,有一部分散设在各处,没有店面,外观如平常住宅的。兹将我个人调查所得,列各店地址及营业况略如下,如有遗漏,乞阅者诸君赐以补正为幸。
    一、中国书店在西藏路大庆里,为新设的规模很大的旧书店,最近出版了书目一册,搜罗各省及北京上海私家所刻的书甚多。古版的书也有不少,他们自己并拟影印古书出版。在印者有《汪氏遗书》《清代学术丛编》等书。
    二、千顷堂在三马路望平街,为开设很久的书店,规模很大,营业范围也不少,自己不出版书,收罗最富的是各省官书局刻的书,价值都不甚贵。
    三、来青阁在四马路中市青莲阁茶楼下,开设也已很久,所卖以旧版书为最多,自己亦不印书,书价较他处为廉。
    四、古书流通处在三马路小花园,从前兼卖旧版书及新印书,现在已把旧版书完全让给中国书店,仅卖他们自己所翻印的古书,如《知不足斋丛书》《曲苑》等书。
    五、博古斋在四马路广西路,亦为兼售旧版书及他们自己翻印的古书者,这一家书店为近数年来翻印著名的“丛书”最多的一家,如《六十家词》《津逮秘书》《岱南阁丛书》等等,都是由他们出版。
    原载《鉴赏周刊》,1925年第4期第2页P1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