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穿过地平线/课本里的大师

  • 定价: ¥30
  • ISBN:978730524398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南京大学
  • 页数:191页
  • 作者:李四光|责编:陈佳
  • 立即节省:
  • 2021-09-01 第1版
  • 2021-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穿过地平线/课本里的大师》文情并茂,既有科学性,还有趣味性与可读性,属于地质科学普及类读物。希望能让广大读者更好地理解中国地质力学的发展,中国科学家的治学精神。
    本书收录了《地球之形状》《从地球看宇宙》《浅说地震》等故事。

内容提要

  

    本书为李四光的科学随笔。作者运用文学随笔的形式介绍了基本的地质知识,涉及地球年龄、地震原理、地势与大地构造、三大冰期、人类起源等诸多方面的常识。本书内容翔实丰富,语言质朴平易,说理深入浅出。该部作品反映李四光先生严谨的治学态度和高雅的文化艺术素养,文情并茂,既有学术性,又有趣味性,可读性强,是不可多得的地质科普读物。本书属于“课本里的大师”系列,整套丛书由著名作家徐鲁做序,配以四色彩插,帮助读者展开对文本的想象,更为读者打开经典的大门。

作者简介

    李四光(1889-1971),原名李仲揆,湖北黄冈人。李四光是我国著名的地质学家,1904年赴日本留学,1913年赴英国伯明翰大学学习采矿和地质,1918年获自然科学硕士学位。1920年回国任北京大学地质系教授,次年他率学生在河北、山西实习时发现中国第四纪冰川遗迹。1929年被英国伦敦地质学会选为国外会员,任中国地质学会会长。1931年被英国伯明翰大学授予自然科学博士学位。1934年应邀赴英国伯明翰、剑桥等大学讲学。1947年获挪威奥斯陆大学哲学博士学位。李四光在古生物蜓科分类方面有重大贡献,在冰川学方面找到了中国数次冰川时期的活动证据,奠定了第四纪冰川地质学基础。在地质学理论上,他创立了地质力学学科,运用地质力学理论,指出我国东北平原、华北平原、两湖地区蕴藏着丰富的石油,为我国石油资源的开发做出了贡献。晚年他在地震地质和开发利用地下热能等新领域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研究。

目录

地球年龄“官司”
天文学地球年龄的说法
天文理论说地球年龄
地质事实说地球年龄
地球热的历史说地球年龄
读书与读自然书
中国地势浅说
侏罗纪与中国地势
地球之形状
人类起源于中亚吗
地壳的观念
如何培养儿童对科学的兴趣
大地构造与石油沉积
看看我们的地球
从地球看宇宙
地壳
地热
地震与震波
浅说地震
燃料的问题
现代繁华与炭
地史的纪元
地质力学发展的过程和当前的任务
启蒙时代的地质论战
地质时代
古生物及古人类
均衡代偿现象
冰川的起源

前言

  

    奔腾的清泉,永恒的光芒
    意大利儿童文学家卡尔维诺有一个喜欢阅读的人们普遍接受的说法:“所谓经典,就是那些你经常听人家说‘我正在重读……’而不是‘我正在读……’的书。”
    从20世纪初迄今100多午来,谁不曾熟读鲁迅先生的《朝花夕拾》?谁没有背诵过脍炙人口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和散发着蚕豆花、稻花般清香的《社戏》?谁不曾做过冰心先生的“小读者”?谁的心灵,没有被她笔下那盏闪烁着橘红色光芒的小橘灯温暖过、照耀过?谁的情感,不曾接受过《寄小读者》那涓涓春水的润泽?
    如呆把中国现代文学史上那些光芒璀璨的“小经典”——那曾经使一代代小读者甘之如饴和耳熟能详的名篇杰作一一开列出来,将是一份多么丰盈、美丽和迷人的文学书单:叶圣陶的《稻草人》《古代英雄的石像》,张天翼的《大林和小林》《宝葫芦的秘密》,老舍的《小坡的生日》《骆驼祥子》,朱白清的《背影》《荷塘月色》,萧红的《呼兰河传》,严文井的《小溪流的歌》,林海音的《城南旧事》,孙犁的《白洋淀纪事》,陈伯吹的《一只想飞的猫》,还有高士其的科学童话《细菌世界历险记》……
    这些书经过了漫长时光的淘洗和检验,足可传至永恒,成为一代代小读者的童年必读的“小经典”。说这份书单是一套“小经典”,其中的“小”有两层意恩:一是这些作品的作者,都是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的“大师”级的文学家,而这些作品,却往往是他们文学年表里的一些“小作品”,是一棵棵参天巨树上绽放出的小花朵,是文学巨人们献给幼小者的珍贵礼物,是真正的“大家小书”j另一层意恩就是,这些作品大都篇幅不大,有的只有几万宇,不是皇皇巨著,而是形制短小的“小创作”,因此,是在众多现当代文学巨著中最适合少年儿童阅读的“小经典”。
    欧洲有个说法,叫作“Small is Beautiful”,即“小的是美好的”。英国经济学家E.F.舒马赫有本谈人类发展问题的畅销书,书名就叫《小的是美好的》。当然,对于任何文学名著来说,简单的“大”和“小”,并不能成为评价它们的标准,应该说,大的和小的作品都可能是美好的。栽在这里只是想借用“小的是美好的”这个说法,来表达栽对这些小经典的敬仰、喜爱与欣赏。正是这一部部题材不同、风格各异的文学小经典,构成了一个个色彩缤纷、悲欢离合的小世界,一代代小读者在其中阅读、生活、呼吸和成长。这些作品不仅仅是一代代人童年和少年时代里难忘的阅读记忆,也许还是小读者们成年之后仍然念念不忘、常读常新的必读篇目,是卡尔维诺所说的“我正在重读”的书。
    它们的品质和魅力,它们的伟大和永恒之处,至少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它们几乎都是文学大师们的精,心之作和“唯一”的作品,套用现代文学家施蛰存先生的一个说法,这些作品可以全部列为“一人一书”的不二之选。也许在这些作家们的“大作品”里能够找出两部甚至多部可以互相代替的,但是像这样的“小经典”,往往只有唯一的一部。它们几乎是从诞生那天起,就被打上了“杰作”或“不朽”的标识。
    二是正因为这些作品都是文学大师们的精心佳构,所以它们也足可成为现代白话语言在纯正、优美、规范诸方面的典范之作。事实上,这些作家和这些小经典,的确也是一代代中小学语文教科书的首选对象和必备选目。而且,因为篇幅上的限制与适度,它们也在无意中为中小学生提供了分级阅读、循序渐进的便利与保障。
    三是虽然因为年代、地域、文化背景以及作家性格气质、个人知识谱系不同,每一部作品会在题材、体裁、感情基调、恩想深度、语言风格等方面各有千秋。然而,仔细阅读这些作品就不难感到,它们在努力传达着各自时代的“时代精神”,在努力地赢得当时那一代小读者的喜爱的同时,也都具有强大和鲜活的生命力、超越力,超越各白的时代、地域和创作背景,把一些属于全人类的、真善美的、永恒的东西保留了下来。
    仔细阅读就会发现,这些作品中,最可称道的,就是一种可使任何时代的读者都能感知的伟大、朴素和温暖的“儿童精神”,或曰“童话精神”。这种“儿童精神”,包括单纯、天真、自然的童年趣味,仁慈、宽容、温柔的舐犊般的母爱,对于每一个弱小的生命个体的充分尊重、理解与呵护,幽默、快乐和恣肆的游戏趣味,与花鸟虫鱼为邻的爱自然之心,等等。我们看到,无论是鲁迅先生的《朝花夕拾》,还是冰心先生的《寄小读者》;无论是张天翼的《大林和小林》,还是林海音的《城南旧事》,这种伟大的“儿童精神”,都在每一本小经典中闪耀和流淌。它们是美丽的星光,也是明亮的溪流和清泉;是永不停息的薪火承传,也是“中国故事”的血脉绵延。
    不单单是儿童文学作品,在我看来,几乎所有优秀的文学作品,都会具有一种伟大的精神和美好理想,那就是:要给世界送爱心、温暖和力量,要给人间带来美好和幸福。虽然令人遗憾的是,任何一位作家或一部作品,几乎都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这个世界,也无力让所有人都过上幸福的日子,甚至连在童话里也办不到,但是,我相信,一代代作家,仍然怀抱着这种伟大的精神,朝这个美好的理想去写作;一代代读者,也总在幻想和期待着,能从优秀的作品中发现和找到一种幸福的生活,领略一种崇高和美好的人生。这不仅是文学的伟大的魅力所在,也是文学阅读的恒久魅力所在。
    愿这套中国儿童文学大师们的精选之作“课本里的大师”系列,能被更多的小读者所喜欢,像一片青翠的小树林般,生长和摇曳在一代代孩子的童年阅读记忆里。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地球年龄“官司”
    地球的年龄,并不是一个新颖的问题。在那上古的时代早已有人提及了。例如那加尔底亚人(Chaldeans)的天文家,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算出世界的年龄为21.5万岁。波斯的琐罗亚斯德(Zoroaster)一派的学者说世界的存在,只限于1.2万年。中国俗传世界有12万年的寿命。这些数目当然没有什么意义。古代的学者因为不明自然的历史,都陷于一个极大的误解,那就是他们把人类的历史,生物的历史,地球的历史,乃至宇宙的历史,当作一件事看待。意谓人类未出现以前,就无所谓宇宙,无所谓世界。
    中古以后,学术渐渐萌芽,荒诞无稽的传说,渐渐失却信用。然而西元1650年时,竟有一位有名的英国主教阿瑟(BishopUssher),曾大书特书,说世界是西元前4004年造的!这并不足为奇,恐怕在科学昌明的今日,世界上还有许多人相信上帝只费了6天的工夫,就造出我们的世界来了。
    从18世纪的中叶到19世纪的初期,地质学、生物学与其他自然科学同一步调,向前猛进。德国出了伟尔纳(Werner),英国出了哈同(Hutton),法国出了蒲丰(Buffon)、陆谟克(Lamarck).以及其他著名的学者。他们关于自然的历史,虽各怀己见,争论激烈,然而在学术上都有永垂不朽的贡献。俟后,英国的生物学家达尔文(Charles Darwin)、华勒斯(Alfred Russel wallace)、赫胥黎(Huxley)等,再将生物进化的学说公之于世。于是一般的思想家才相信人类未出现以前,已经有了世界。那无人的世界,又可据生物递变的情形,分为若干时代,每一时代大都有陆沉海涸的遗痕,然则地球历史之长,可想而知。至此,地球年龄的问题,始得以正式成立。
    就理论上说,地球的年龄,应该是地质学家劈头的一个大问题,然而事实不然,哈同以后,地质家的活动,大半都限于局部的研究。他们对于一层岩石,一块化石的考察,不厌精详;而对过去年代的计算,都淡焉漠焉视之,一若那种的讨论,非分内之事。实则地质家并非抛弃了那个问题,只因材料尚未充足,不愿多说闲话。待到克尔文(Lord Kelvin)关于地球的年龄发表意见的时候,地质家方面始有一部分人觉得克氏所定的年龄过短,他的立论,也未免过于专断。这位物理家不顾地质学上的事实,反而嘲笑他们。克氏说:“地质家看太阳如同蔷薇看养花的老头儿似的。蔷薇说道,养我们的那一位老头儿必定是很老的一位先生,因为在我们蔷薇记忆之中。他总旱那样子.”
    物理学家既是这样的挑战,自然弄得地质家到忍无可忍的地步,于是地质学家方面,就有人起来同他们讲道理。
    所以地球年龄的问题,现在成了天文、地理、地质三家公共的问题。
    天文学地球年龄的说法
    1749年,丹索(Dunthorne)依据比较古今日蚀时期的结果,倡言现今地球的旋转,较古代为慢。其后百余年,亚当斯(Adams)对于这件事又详加考究,并算出每100年地球的旋转迟22秒,但亚氏曾申明他所用的计算的根据,不是十分可靠。康德在他宇宙哲学论中曾说到潮汐的摩擦力能使地球永远减其旋转的速率,一直到汤姆孙(J.J.Thomson)的时代,他又把这个问题提起来了。汤氏用种种方法证明地球的内部比钢还要硬。他又从热学上着想,假定地球原来是一团热汁,自从冷却结壳以后,它的形状未曾变更。如若我们承认这个假定,那么由地球现在的形状,不难推测当初凝结之时它能保平衡的旋转速率。至若地球的扁度,可用种种方法测出。旋转速率减少之率,也可由历史上或用旁的方法求出。假若减少之率古今不变,那么,从它初结壳到今天的年龄,不难求出。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