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戏剧艺术

西厢记窦娥冤/国学经典藏书

  • 定价: ¥20
  • ISBN:978756928553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吉林大学
  • 页数:226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崔莺莺待月西厢记》(简称《西厢记》,又称《王西厢》《北西厢》)是元代王实甫创作杂剧。该剧具有较浓的反封建礼教的色彩,作者写青年人对爱情的渴望,写情与欲的不可遏制与正当合理,写青年人自身的愿望与家长意志的冲突;表达了“愿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属”的爱情观。
    《感天动地窦娥冤》(简称《窦娥冤》)是元代戏曲家关汉卿创作的杂剧。这出戏展示了下层人民任人宰割,有苦无处诉的悲惨处境,控诉了贪官草菅人命的黑暗现实,生动刻画出窦娥这个女性形象。该剧同时体现了关汉卿的语言风格,言言曲尽人情,字字当行本色。
    本书收录了这两篇作品。

内容提要

  

    《崔莺莺待月西厢记》(简称《西厢记》,又称《王西厢》《北西厢》)是元代王实甫创作杂剧,大约写于元贞、大德年间(1295~1307年)。全剧叙写了书生张生与相国小姐崔莺莺在侍女红娘的帮助下,冲破孙飞虎、崔母、郑恒等人的重重阻挠,终成眷属的故事。
    《感天动地窦娥冤》(简称《窦娥冤》)是元代戏曲家关汉卿创作的杂剧,刊行于明万历十年。全剧四折,写弱小寡妇窦娥,在无赖陷害、昏官毒打下,屈打成招,成为杀人凶手,被判斩首示众。临刑前,满腔悲愤的窦娥许下三桩誓愿:血溅白练,六月飞雪,大旱三年。果然,窦娥冤屈感天动地,三桩誓愿一一实现。
    本书收录了这两篇作品。

目录

西厢记
前言
西厢记五剧第一本
张君瑞闹道场杂剧
楔子
第一折
第二折
第三折
第四折
西厢记五剧第二本
崔莺莺夜听琴杂剧
第一折
楔子
第二折
第三折
第四折
西厢记五剧第三本
张君瑞害相思杂剧
楔子
第一折
第二折
第三折
第四折
西厢记五剧第四本
草桥店梦莺莺杂剧
楔子
第一折
第二折
第三折
第四折
西厢记五剧第五本
张君瑞庆团圆杂剧
楔子
第一折
第二折
第三折
第四折

窦娥冤
前言
楔子
第一折
第二折
第三折
第四折

前言

  

    经典是人类知识体系的根基,是人类的精神家园,是我们走向未来的起点。莎士比亚说过:“生活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鸟儿没有翅膀。”21世纪中国国民的阅读生活中最迫切的事情是什么?我们的回答是阅读经典!
    中国有数千年一脉相传、光辉灿烂的文化,并长期处于世界文化发展的前列,尤其是在近代以前,曾长期引领亚洲乃至世界文化的发展方向。长期超稳定的社会发展形态和以小农生产为基础的、悠闲的宗法农业社会,塑造了中华民族注重实际、过分地偏重经验、重视历史的文化心理特征。从殷商时代的“古训是式”(《诗经·大雅·蒸民》),到孔子的“述而不作,信而好古”(《论语·述而》),可以清楚地看出这种文化心理不断强化的轨迹。于是,历史就被赋予了神圣的光环,它既是人们获得知识的源泉,也是人们价值标准的出处。它不再是僵死的、过去的东西,而是生动活泼、富有生命力,并对现世仍有巨大指导作用的事实。因而就形成了这样一种固定的文化思维方式。也就是“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古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新唐书·魏徵传》)。中国的文化人世代相承,均从历史中寻求真理,寻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崇高理想模式。这种对于历史所怀有的深沉强烈的认同感,正是历史典籍赖以发展、繁荣的文化心理基础。历史上最初给历史典籍的研究和整理工作涂上政治、道德和伦理色彩的是春秋时期的孔子。当时的孑L子因感“周室微而礼乐废、《诗》《书》缺”,于是乃删订了《诗》《书》《礼》《乐》《易》《春秋》等“六经”(见《史记·孔子世家》),寄托了自己在政治上“复礼”和道德上“归仁”的最高理想。孔子以后,历史典籍的编撰无不遵循着这一最高原则。所以《隋书·经籍志》总序中就说:“夫经籍也者,机神之妙旨,圣哲之能事。所以经天地,纬阴阳,正纲纪,弘道德,显仁足以利物,藏用足以独善……其王者之所以树风声,流显号,美教化,移风俗,何莫由乎斯道?……其教有适,其用无穷,实仁义之陶钧,诚道德之橐筲也。……夫仁义礼智,所以治国也;方技数术,所以治身也。诸子为经籍之鼓吹,文章乃政化之黼黻,皆为治国之具也。”(《隋书·经籍志一》)由此可见,历史典籍的编撰整理工作,已不仅仅是文化技术问题,更重要的是它还负有“正纲纪,弘道德”的政治和道德使命。于是,在两千多年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先人们为我们留下了汗牛充栋的文化典籍。这些宝贵的精神财富,不仅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也是全人类的骄傲,并已成为世界文化宝藏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的先哲们一向对古代典籍充满崇敬之情,他们认为,先王之道、历史经验、人伦道德以及治国安邦之术、读书治学之法等等,都蕴藏于典籍之中。文献典籍是先王之道、历史经验、人伦道德等赖以传递后世的重要手段。离开书籍,后人将无法从前朝吸取历史经验。无法传承先王之道。在日新月异的当代,如何对待这份优秀的文化遗产?毛泽东同志早就指出:“中国的长期封建社会中,创造了灿烂的古代文化。清理古代文化的发展过程,剔除其封建性的糟粕,吸取其民主性的精华,是发展民族新文化、提高民族自信心的必要条件。……中国现时的新文化也是从古代的旧文化发展而来,因此,我们必须尊重自己的历史,决不能割断历史。但是,这种尊重是给历史以一定的科学地位,是尊重历史的辩证法的发展,而不是颂古非今。”(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古代典籍,不仅对中华民族的形成与发展历史地发挥了巨大的凝聚力作用,而且在当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依然会发挥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在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的当代社会,人们的生活、观念正在发生着巨大而深刻的变革,面对蓬勃发展的现代科技和汹涌而至的各种思潮,人们依然能深切地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无所不在的巨大力量。人们渴望了解这种无形的力量源泉,于是绚丽多姿的中华典籍就成了人们首要的选择。它能够使我们在精神上成为坚强、忠诚和有理智的人,成为能够真正爱人类、尊重人类劳动、衷心地欣赏人类的伟大劳动所产生的美好果实的人。所以,在今天,我们要阅读经典;当数字化、网络化带来的“信息爆炸”占领人们的头脑、占用人们的时间时,我们要阅读经典:当中华民族迈向和平崛起和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时。我们更要阅读经典。因此,读经典,这个我们习以为常的平凡过程,实际上就成了人的心灵和上下古今一切民族的伟大智慧相结合的过程。但由于时代的变迁,这些经典对现代人来说已是谜一样的存在。为继承这份优秀的文化遗产,帮助人们更好地利用这些经典,在全国学术界诸多专家学者的支持下,我们策划了这套“国学经典藏书”丛书。
    丛书以弘扬传统、推陈出新、汇聚英华为宗旨,以具有中等以上文化程度的广大读者为对象,从我国古代经、史、子、集四部典籍中精选50种,以全注全译或节选的形式结集出版。在书目的选择上,重点选取我国古代哲学、历史、地理、文学、科技、教育、生活等领域历经岁月洗礼、汇聚人类最重要的精神创造和知识积累的不朽之作。既注重选取历史上脍炙人口、深人人心的经典名著,又注重其适应现代社会的人文价值趋向。丛书不仅精校原文,而且从前言、题解,到注释、译文,均在吸收历代学者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精心编撰。在注重学术性标准的基础上,尽量做到通俗易懂。我们相信,本丛书的出版,对提高人们的古代典籍认知水平,阅读和利用中华传统经典,传播中华优秀文化,提高人们的民族自信心和文化自豪感,进而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贡献,均将起到应有的作用。高尔基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要热爱读书,它会使你的生活轻松,它会友爱地帮助你了解纷繁复杂的思想、感情和事件;它会教导你尊重别人和你自己;它以热爱世界、热爱人类的情感,来鼓舞智慧和心灵。”“当书本给我讲到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人物、感情、思想和态度时,似乎是每一本书都在我面前打开一扇窗户,并让我看到一个不可思议的新世界。”“每一本书是一级小阶梯,我每爬一级,就……更接近美好生活的观念,更热爱这书”(《高尔基论青年》,中国青年出版社1956年版)。流传千年的文化经典,让我们受益匪浅,使我们懂得更多。正如德国著名作家歌德所说:“读一本好书,就是和一位品德高尚的人谈话。”的确,读一本好书,就像是结交了一位良师益友。我们真诚希望,这套经典丛书能够真正进入您的生活,成为人人应读、必读和常读的名著。
    陈虎
    庚子岁孟秋
    大学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崔莺莺待月西厢记》(以下简称《西厢记》),共五本二十一折,是元杂剧中的精品之作,影响甚广。其作者王实甫是中国戏曲史上著名的剧作家。
    关于《西厢记》的作者,坊间有四种比较集中的观点,按照出现时间的先后顺序,可以概括为王实甫作、关作王续、关汉卿作、王作关续。“王实甫作”这一观点的支持依据是钟嗣成《录鬼簿》、朱权《太和正音谱》、贾仲明《续录鬼簿》等重要文献的记载,且《西厢记》的写作风格与王实甫的其他作品相近。笔者赞同这一观点。
    王实甫,名德信,大都(今北京市)人,祖籍河北定兴(今定兴县),作品除了杂剧《西厢记》外,尚有杂剧《吕蒙正风雪破窑记》《四丞相歌舞丽春堂》二种,外加残篇《苏小卿月夜贩茶船》《韩彩云丝竹芙蓉亭》二种。据元周德清《中原音韵·序》,可知王实甫于泰定元年(1324)前已去世。贾仲明《续录鬼簿》有《凌波仙》词吊王实甫:“风月营密匝匝列旌旗,莺花寨明□□排剑戟。翠红乡雄赳赳施谋智。作词章,风韵美,士林中等辈伏低。新杂剧,旧传奇,《西厢记》天下夺魁。”
    崔莺莺与张生的故事。最早见于唐代著名诗人元稹所写的传奇小说《莺莺传》(又名《会真记》)。《莺莺传》主要讲述的是穷书生张生对莺莺始乱终弃另攀高门的故事,实际上写的就是元稹自己婚前的恋爱史。宋代以后,一些文人继续以莺莺的故事为题材,进行了再创作,主要作品有秦观、毛滂各自创作的《调笑转踏》,赵令畴创作的鼓子词《商调蝶恋花》十二首。主题已转为同情莺莺的不幸,批评张生的薄情。金代的主要作品是董解元的《西厢记诸宫调》,矛盾冲突自此转变为青年男女追求爱情婚姻自由与家长恪守传统礼制之间的斗争,以崔张二人私奔团圆作结。王实甫继承了《西厢记诸宫调》的故事情节和精彩唱词,并加以天才创作,使《西厢记》有了“北曲故当以《西厢》压卷”的说法(王世贞语),李卓吾认为《西厢记》是“出于童心”的“天下至文”。金圣叹将之列人“古往今来六大才子书”之一,并评之为“世间妙文”。
    王实甫《西厢记》主要描写了代表宗法制的卫道士老夫人与代表礼法制叛逆者的莺莺、张生、红娘之间的矛盾冲突,作者旗帜鲜明地倡导了“愿普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属”的婚恋思想。本剧情节结构很有典范性,其叙事模式为,“才子佳人一相逢,便互生爱恋之情,之后二人交往间多有波折,但终须结合。好景不长,二人世界便受到父母辈的干扰。于是,才子进京应考,考取功名后,有情人终成眷属,故事以大团圆结局”。元代“四大喜剧”无不采取了这种叙事模式。它们是王实甫的《西厢记》、关汉卿的《拜月亭》、白朴的《墙头马上》、郑光祖的《倩女离魂》。
    《西厢记》的人物描写手法多样。李卓吾在容与堂刊本《李卓吾先生批评北西厢记》中点评日:“西厢文字一味以摸索为工,如莺、张情事则从红口中摸索之,老夫人与莺意中事则从张口中摸索之。”这种侧面描写,既写出了人物性格,又表现了莺、张与红娘之间的关系,而直接描写难以达到这种效果。曲词美甚,如“他那里尽人调戏弹着香肩,只将花笑捻”,使人如见莺莺含情还羞的神态。“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从“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演化而来,但又青出于蓝,深得夺胎之妙。曹雪芹在《红楼梦》中,通过林黛玉的口,称赞它“辞藻警人,余香满口”。《西厢记》的情节开阖骀宕,张弛有度。汤显祖在二折一套总批云:“两下只一味寡相思,到此便没趣味,突忽地孙彪出头一搅,惠明当场一轰,便助崔、张几十分情兴。”李卓吾在“赖简”套批日“此时若便成交,则张非才子,莺非佳人,是一对淫乱之人了”。当然,本剧之所以获得历代这么多学者、戏曲家、鉴赏家的关注,更主要的还是因为塑造了莺莺、张生和红娘三个“积世情种子”(汤显祖语)。
    《西厢记》没有留下元代的文本,明代有五十余种版本流传至今,清代也有近四十种传世,另近人校注本亦可见五十种左右。本书所录原文以暖红室刻本《凌漾初鉴定西厢记》为底本,以弘治年间北京岳氏刻本《新刊大字魁本全相参增奇妙注释西厢记》、王骥德《新校注古本西厢记》、刘龙田刻本《重刻元本题评音释西厢记》、《张深之先生正北西厢秘本》等明刊本及《毛西河论定西厢记》等清刊本作为参校本。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