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世界史

火的记忆(Ⅱ面孔与面具)

  • 定价: ¥52
  • ISBN:978752121459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作家
  • 页数:334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爱德华多·加莱亚诺著的《火的记忆(Ⅱ面孔与面具)(精)》是三部曲《火的记忆》的第二部。这不是一部选集,而是一本文学作品。作者试图讲述美洲的历史,特别是拉丁美洲的历史,揭示它的多重维度,探究它的秘密。这个巨大的马赛克拼盘将在第三卷达到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面孔与面具》涵盖了18世纪和19世纪、
    每篇文章的题头注明了所讲述事件发生的年代和地点。结尾处括号中的数字标明了作者查阅信息和参考资料的主要文献的编号。所有文献的目录附在书后
    直接引文用斜体标注,以示区别。

内容提要

  

    《火的记忆》三部曲是乌拉圭作家爱德华多·加莱亚诺的重要代表作品。这部属于拉丁美洲人民的无韵脚的史诗巨著,创作历时九年、前后修改三十余次,书中图画均由作者手绘。
    《火的记忆II:面孔与面具》讲述了在为独立、自由而战的世纪里,美洲人民为寻找摘去的真实面庞而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的故事。从18世纪到19世纪,从加拿大到阿根廷,美洲大陆试图摆脱西班牙、葡萄牙的控制,却又落入英法等其他国家的掌控之中。黄金白银被劫掠一空之后,总有新的事物被掠夺:糖、烟草、棉花、硝石、鸟粪、橡胶……与此同时,反抗的浪潮也此起彼伏,从古巴种植园到库斯科的图帕克·阿玛鲁举事,从尤卡坦半岛到巴西农民起义,却惨遭一次次的镇压、屠杀,每一个死者身上的子弹比骨头还多。

媒体推荐

    面对压迫、掠夺和歧视,我们的回答是生活下去。任何洪水猛兽、瘟疫、饥饿、动乱,甚至数百年的战争,都不能削弱生命战胜死亡的优势。
    ——加西亚·马尔克斯《拉丁美洲的孤独》
    加莱亚诺曾经是、现在仍是拉丁美洲的声音,他再现历史的妙笔,蘸取不可磨灭、名为“希望”的墨水,撰述这一段拉丁美洲百年孤独的历史。
    ——巴拉圭第52位总统费尔南多·卢戈
    请原谅这本书花了我太长时间。写这本书时我的手很快乐。现在,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感到骄傲,骄傲我出生在美洲,在这片污秽之地,在这片神奇之地,在风的世纪里。
    ——爱德华多·加莱亚诺

目录

关于本书
关于作者
致谢
美洲的承诺
上帝的皮肤
美洲的词汇
美洲的诱惑
美洲的哨兵
骗术
黄金——中转旅客
鲁滨孙·克鲁索
沉默的妇女
她们用发髻携带生命
逃居山野的黑奴
他们从不孤单
黑人国王、白人圣徒和他的圣徒妻子
竹节虫
从海盗到走私
矿区的医生
哈辛塔
奥尔古因
圣像画师
大地之母玛利亚
帕查玛玛
美人鱼
不相信冬天的男人
创建者们
印第安人组画
大湖地区齐佩瓦族之歌
耻辱柱
瘟疫
为了吃万神之神
如果你不小心丢了灵魂
蒙得维的亚
庆典
火焰
库德霍
南妮
牙买加的朝圣之旅
安森
让我们颂扬主
马康达尔
卡尼克
碎块
神圣的玉米
因为傲慢的人树立坏榜样
圣餐
巴伊亚组画
你的另一个头脑,你的另一个记忆
这里
钻石中的世界
进步
奴隶们相信
吉贝树
王棕
逃往山野的马
七镇故事
驱逐耶稣会传教士
他们不让他们的语言被摧毁
在美洲创作的首部小说
弗朗西斯·布鲁克小说中的印第安人和梦
副王总督阿马特
佩里乔丽
气味时钟
国王峰会
启蒙世纪
重农学派论者
法国的殖民地事务部长解释为何不应该解放穆拉托人的先天“卑微地位”
法国最富裕的殖民地
莎贝思
物的力量
上帝保佑你
圣礼
树知晓、流血、说话
波尼
非洲贸易中炼金术士们的奇事
潘恩
合众国
杰斐逊
富兰克林
假如他生来是女人
华盛顿
克拉维赫罗捍卫诅咒之地
美洲从山到海都在燃烧
图帕克·阿马鲁二世
作坊是一艘巨轮
一首殖民地的诗:假如印第安人赢了
自治市民
平原印第安人
加兰
自治市民的民间歌谣
大地中心,诸神之家
秘鲁之路尘土飞扬,悲痛哀伤
刑讯室里的宗教寓言短剧
阿雷切下令禁止印第安人穿印加服饰,要求他们说卡斯蒂利亚语
米卡埃拉
圣雨
印第安人相信
印第安人为天堂的荣誉而跳舞
普玛卡华
图帕克·卡塔里
女解放者们
呆滞的双眼
这个可恶的名字
因为对死亡的爱
收复手的权利
比利亚罗埃尔律师反对龙舌兰酒馆
龙舌兰酒馆
龙舌兰酒
龙舌兰
单耳罐
殖民时代的虚构文学
风随意而吹
白银的祭坛装饰屏
殖民地的作用
土豆成为贵妇
据安第斯地区的传说,土豆是爱与惩罚的结晶
洪堡
即使拥有土地和奴隶
海地的谋反者们
海地的爱之歌
巴西的谋反者们
拔牙者
“人的药物是人”
杜桑
燃烧的岛
埃斯佩霍
埃斯佩霍如此嘲笑这一时期的演讲术
战争工具
加里肋亚的反叛者想过他将成为奴隶们的监工吗?
亚历昂德里诺
阿塔伊德
夜与雪
购买白色皮肤
西蒙·罗德里格斯
分规与曲尺
米兰达
米兰达梦见俄国的凯瑟琳
骑在骡背上的两位智者
穷人之父
统治阶级的生活、激情与交易
挑夫
费尔南多·图帕克·阿马鲁
朝向奥里诺科河
毒药的主人
箭毒库拉热
土地与永恒
女神在水底
穆蒂斯
拿破仑恢复奴隶制
愤怒的人们
在世界之巅
再次被焚烧的岛屿
西班牙最富裕的殖民地
印度等地事务委员会的检察官进谏不要过度售卖漂白血统的证明
安布罗西奥的罪行
拿破仑
塞尔万多神父
幸与不幸
禁止烧犹大
呼声
瓜达卢佩圣母对抗雷梅迪奥斯圣母
皮皮拉
伊达尔戈
莫雷洛斯
莫雷诺
卡斯特利
纳里尼奥
吉他伴奏民谣:颠倒的世界
大肚囊
没有人比其他人更多
出埃及记
妇女们
玻利瓦尔
独立要么是革命要么是谎言
博维斯
湖泊来寻他
大海或图书馆的领航员
费尔南多七世
拉普拉塔河流域的皮革期
显贵们在欧洲寻王
阿蒂加斯
农业改革
战争的艺术
胡安娜·阿苏杜伊
佩蒂翁
?《癞皮鹦鹉》
魔鬼在行动
曼努埃尔·罗德里格斯
史诗般的景象
曼努埃拉·萨恩斯
底层人的战争
小安德烈斯
爱国海盗们
殊死之战
课本插图:制宪大会
结局

圣巴塔萨尔、黑国王、最会魔法的国王
派斯
圣马丁
歌鸟
疯狂的贸易
十二名仙女在马约尔广场等他
热烈鼓掌后他们的手肿了
无论如何
来自理发师椅子上的城市报道
寂静的战争
玻利维亚
课本插图:山巅的英雄
英国的债务价值一个波多西
银山的诅咒
玻利瓦尔与印第安人
该死的创造性想象
西蒙·罗德里格斯的思想: “为了教人思考”
里瓦达维亚
孤独的国家
坎宁
这里的人恨她
摘自曼努埃拉·萨恩斯致其夫詹姆斯·索恩的信函
邦普朗
弗朗西亚,至高无上者
外债的雪球
船儿下行驶向大海
总督宣布
分而治之
课本插图:宪法宣誓
祖国或者坟墓
民族工业
智利圣地亚哥市场上的叫卖声
驼羊
阿基诺
塔夸贝
爱是给予
达尔文
得克萨斯
自由世界在增长
边陲英雄特写
柯尔特
莫拉桑
罗萨斯
?《屠场》
关于美洲同类相食的外篇
中美洲四分五裂
以五十美元出售一座圣城
鼓声倾诉,身体讲述
报刊广告
照明人
“主啊,请给我一个丈夫,无论年老、独臂还是瘫子”
化装舞会
墨西哥上层社会:一次探访如此开始
墨西哥城里一天的叫卖
墨西哥上层社会:医生如此告别
修女如此开始修道院生活
虽然时间将你遗忘,大地没有
斗鸡
圣安纳
商人的入侵
征服
征服者们
爱尔兰人
白斗篷老者在一座红石房里
多明戈·福斯蒂诺·萨米恩托眼中的何塞·阿蒂加斯
恋人(Ⅰ)
恋人(Ⅱ)
恋人(Ⅲ)
塞西略·齐
一个叫天花的骑士
加利福尼亚的黄金
他们曾经在这里
灰烬

李维斯牛仔裤
发展之路
次发展之路:多明戈·福斯蒂诺·萨米恩托的思想
世纪中叶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和蒙得维的亚
大仲马
四岁的洛特雷阿蒙
说话的十字架
“我赤身裸体,四处流浪……”
西蒙·罗德里格斯的思想:我们要么创造要么迷失
先驱
“独立对穷人意味着什么?” 智利人圣地亚哥·阿科斯在狱中自省
智利人民歌唱天堂的荣耀
手纹
耶稣会的财富
三人
见证者讲述西蒙·罗德里格斯如何辞世
惠特曼
梅尔维尔
印第安酋长西雅图警告:“诸位终将被自己的残渣窒息而死”
遥远的西部
沃克
曾经
沃克:《捍卫奴隶制》
阿帕切人的圣地
杰罗尼莫
愿死亡死亡
尤卡坦反叛者们的仪式中心
危机中的诗人
蔗糖劳动力
蔗糖的话
灰衣军抵抗蓝衣军
战争画笔
“美洲的阿尔及利亚”
马克思
贝尔苏
摘自贝尔苏向玻利维亚人民做的动员演讲
梅尔加雷霍
史上最短促的政变
李将军交出他的红宝石佩剑
林肯
致敬
三重无耻行径
用蜘蛛黏液编织的联盟
乌尔基萨
米特雷
战争画笔
费利佩·巴雷拉
刑讯
关于外交——国际关系学
阿塔卡马沙漠里一块岩石上的雕刻
一部叫《玛利亚》的小说出版
马西米连诺
原创还是复制,这是个问题
厄瓜多尔穷人之歌
胡亚雷斯
大地和时间都不会沉默
胡亚雷斯与印第安人
拉法格
巴拉圭倒下了
索拉诺·洛佩斯
埃莉萨·林奇
瓜拉尼语
萨米恩托
镜子中上千盏枝形烛台摇曳生辉
马瓦
咖啡大亨们
纳布科
北区
二十四岁的洛特雷阿蒙
胡安娜·桑切斯
“曼比人”
马蒂
南方最后的美洲野牛
更远的地方,更深的地方
坐牛
黑鹿
卡斯特
水牛比尔
离开
教化者
社会主义者和印第安人
凭借雷明顿步枪
马丁·菲耶罗和高乔人的黄昏
马塞奥
鸟粪
硝石
中国人
为懒惰正名
比利小子
杰西·詹姆斯
西部牛仔的黄昏
您也可以赢得人生
约翰·D.洛克菲勒的创世纪
北方最后的美洲野牛
资金的魔法师吃士兵的肉
国家付钱
“恶来自上层”,曼努埃尔·冈萨雷斯·普拉达说
“一切属于所有人”
普雷斯坦
马戏团
可口可乐
每年五一他们将会复活
诺斯
足球
同伴们
大杂院
独自一人
跳探戈舞
马克·吐温
朔风
苏族先知之歌
巴尔马塞达
另一个美洲
何塞·马蒂相信:思想开始属于我们
康塔拉纳斯大街三十四号,瞬间影像
生命
运河丑闻
一位叫鲁文·达里奥的尼加拉瓜年轻诗人的预言
安东尼奥·孔塞莱罗
自由在雪茄体内旅行
登陆
深林
马蒂的遗嘱
他将叫桑地诺
化装
安魂曲
弗洛拉·特里斯坦
何塞·亚松森·席尔瓦
牛奶树
橡胶的黄金时代
欧克里德斯·达·库尼亚
每一个死者身上子弹比骨头多
马查多·德·阿西斯
水果即将落下
万次私刑拷打
泰迪·罗斯福
水果正在落下
麦金莱总统解释说根据上帝的直接旨意,美国必须拥有菲律宾群岛
马克·吐温建议改国旗
野姑娘杰恩
新生帝国展示肌肉
远方
杀人治疗术
帕蒂尼奥
波萨达
波菲里奥·迪亚斯
弗洛雷斯·马贡兄弟们
剑麻
摘自二十八营的墨西哥歌谣
铁蛇
先知
参考文献
译名对照表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不知道我出生在何处
    也不知道我是谁
    我不知道我来自何地
    也不知道要去向何方。
    我是落地的树枝
    我不知道树倒在何方
    我的根会在哪里呢?
    我是什么树的枝干呢?
    ——哥伦比亚博亚卡地区的民谣
    美洲的承诺
    蓝老虎将会打破世界。
    另一片土地,另一片没有恶、没有死亡的土地,将会在这一片土地毁灭时诞生。这片土地是这么请求的。这片古老的、被伤害的土地请求死亡,请求诞生。她疲惫不堪,眼睛深处因为流泪太多已失明。她奄奄一息地度过白天——时间的垃圾,夜晚她接纳星辰的怜悯。很快创世始祖将会听到世界的诉求——土地希望成为另一片土地,于是他将会释放睡在他吊床下的蓝老虎。
    瓜拉尼印第安人游历在这片被惩罚的土地上,期待那一时刻。
    ——“蜂鸟,你有什么要告诉我们吗?”
    他们不停地跳舞,越来越轻柔,越来越飞扬。他们唱着圣歌,庆祝另一片土地的即将诞生。
    ——“发光,发光,蜂鸟!”
    他们寻找天堂,甚至追到了大海边和美洲中心。他们在雨林、山区和河川里逡巡,追寻着新土地,一片即将创建的没有衰老、没有疾病的土地,在那里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打断永不停息的生的欢乐。歌声预示着玉米将会依照自己的意愿生长,飞箭将会独自射入树丛,将不需要惩罚也不需要原谅,因为将没有禁令,也没有罪责。
    (72,232)[1]
    1701年:萨利纳斯山谷
    上帝的皮肤
    许多年前或者许多世纪以前,瓜拉尼部落的奇里瓜诺人沿着皮科马约河航行,到达印加帝国的边境。在这里,他们留下来,期待在安第斯山脉的最高山峰脚下能够找到一片没有恶、没有死亡的土地。在这里,天堂的追寻者们唱歌跳舞。
    以前,奇里瓜诺人不知道纸。当丘基萨卡[1]的方济各会修士们在马褡裢里装着圣书,经过长途跋涉,出现在这个地区后,奇里瓜诺人发现了纸,发现了书写的文字、印刷的文字。
    由于他们以前不知道纸,也不知道他们需要纸,印第安人没有任何词语来称呼它。今天他们给它命名为“上帝的皮肤”,因为纸被用于向远方的朋友传递问候。
    (233,252)
    1701年:巴伊亚的圣萨尔瓦多
    美洲的词汇
    神父安东尼奥·维埃拉[2]死于上世纪末,但是他的声音没有死亡,继续庇护着无依无靠的人。在巴西大地上,这位向不幸之人和被追捕者们传教的神父的话语仍在耳边回响,永远鲜活。
    一夜,维埃拉神父谈到最古老的先知们。他说,当他们在献牲的动物们的内脏里读到命运时,他们没有搞错。他说,在内脏里。在内脏
    里,而不是头颅里,因为有能力去爱的先知比有能力理智的先知优秀。
    (351)
    1701年:巴黎
    美洲的诱惑
    在巴黎的工作室里,一位地理学家正犹豫不决。纪尧姆·德·利
    尔[1]绘制天文地理的精确地图。他会把黄金国纳入美洲地图吗?他会像惯常做法那样,在奥里诺科河上游某个地方画上神秘的湖吗?德利尔自忖沃尔特·罗利[2]描述的像里海一样大的黄金水域是否真的存
    在。在火炬照耀下,从水里冒出来、像黄金鱼那样一起一伏游泳的王子们真的是或者曾经是血肉之躯吗?
    这个湖出现在至今绘制过的所有地图上。有时候它叫黄金国,有时候,叫帕里马。但是德利尔听到或者读到许多让他怀疑的证据。为了寻找黄金国,许多寻求财富的士兵深入遥远的新世界,却什么也没找到,在那里,四面来风,五彩斑斓,百般痛苦交融。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英国人、法国人和德国人跨越美洲诸神用指甲或牙齿刨挖的深渊,闯入被诸神点燃的烟草反复加热的雨林,渡过诸神连根拔起的巨树所诞生的河流,折磨或杀死诸神用唾液创造、通过吹气创造或在睡梦中创造的印第安人。但是转瞬即逝的黄金已经随风而去,永远地随风飘散了,那个湖在无人到来之前就已经消失了。黄金国看起来是一个没有棺材也没有裹尸布的墓穴的名字。
    两个世纪里,世界长大了,变成了圆的,从那时候起,追寻幻觉的人们从每一个码头出发,纷纷奔向美洲大陆。在一位航海和征服神的保佑下,他们拥挤在船上,穿过浩瀚的大海。与没有被欧洲战争、瘟疫或饥馑杀死的牧民和农民们一起,船长、商人、无赖、神秘主义者、冒险家们在航行。所有人都去寻找奇迹。在大海的另一边,能够洗清血脉、改变命运的神奇的大海的另一边,整个历史上最大的承诺昭然若揭。在那里乞丐们将会报复。在那里穷光蛋将会变成侯爵,恶棍将会变成圣徒,被处以绞刑的人将会变成创建者。出售爱的姑娘将会变成拥有许多嫁妆的待嫁小姐。
    (326)
    美洲的哨兵
    在纯净的夜晚,最古老的印第安人居住在安第斯山脉。神鹰给他们带来太阳。飞翔的最老的禽类——神鹰在群山间滴落一个黄金小球。印第安人拾起球,用最大的力气去吹,朝着天空吹,让黄金球永远悬在空中。太阳流汗流出黄金,用太阳光的黄金,印第安人塑造了栖息在大地上的动植物。
    一夜,月亮在山峰上照耀出三道光晕:一道是血色,预示着战争;另一道是火光,预示着火灾;还有一道是预示毁灭的黑色光环。于是印第安人背负着神圣的黄金,逃向高寒的荒原,在那里,他们带着黄金跳入到深深的湖底和火山里。
    给印第安人带来太阳的神鹰是这些财富的守护者,它在白雪皑皑的山巅、水面和冒烟的火山口飞翔,巨大的翅膀静止不动。当贪婪来临时,黄金就通知它:黄金尖叫、吹口哨、叫嚷。神鹰俯冲而下,它的尖嘴挖去偷盗者们的眼睛,它的利爪掀去他们的皮肉。
    只有太阳能够看到神鹰的后背,看到它秃秃的头,它皱巴巴的脖颈。只有太阳知道它的孤独。从地面上看,神鹰是无懈可击的猎禽。
    (246)
    1701年:欧鲁普雷图[1]
    骗 术
    波多西的银山不是海市蜃楼,墨西哥的深深的矿洞也不仅仅有谵妄和黑暗;巴西中部河流的确睡在黄金床上。
    巴西的黄金根据抽签或刺杀的结果,靠运气或殊死拼命来分摊。没有失去性命的人赢得了大笔的财富,而其中的五分之一归葡萄牙国王所有。五一税最终只是一种说法。许许多多的黄金以走私的方式流失,就算设置像当地浓密树林里的树木一样多的岗哨也不能避免这种流失。
    巴西矿区的修士们花在贩卖黄金上的时间比致力于拯救灵魂的时间要多。空心的木头圣徒们充当这一需要的容器。在远方的海边,罗伯特神父伪造模具就像人们念诵玫瑰经一样简单,于是,胡乱铸造的金条闪耀着王冠的印章。索罗卡巴[2]修道院里本笃会修士罗伯特还发明了一把万能钥匙,可以撬开任何一把锁。
    (11)
    1703年:里斯本
    黄金——中转旅客
    两三年前,巴西总督放出了准确却又无用的预言。自巴伊亚地区,若昂·德·伦卡斯特雷提醒葡萄牙国王,成群结队来冒险的乌合之众将会把矿区变成罪犯和流浪汉的圣地;他还特别发出了另一个更为严重的危险警告:黄金在葡萄牙的经历可能像白银在西班牙的遭遇一样——刚刚收到美洲的白银,就要双目含泪地对它说再见。巴西的黄金可能从里斯本的港湾进入,沿着塔霍河前进,不在葡萄牙土地上停留,继续朝着英国、法国、荷兰、德国……前进。
    仿佛是附和总督的声音,《梅休因条约》签订。葡萄牙将会用巴西的黄金支付英国的布匹。利用他国的殖民地——巴西的黄金,英格兰将会为它的工业发展赋予巨大的推动力。
    (11,48,226)P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