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丰臣秀吉/战争特典

  • 定价: ¥69.8
  • ISBN:9787224142389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陕西人民
  • 页数:286页
  • 作者:代路|责编:王凌//...
  • 立即节省:
  • 2021-12-01 第1版
  • 2021-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从四国征伐、到九州征伐,再到小田原征伐、奥羽平定,丰臣秀吉最终完成了织田信长未竟的事业,成为全日本之主。丰臣秀吉所统治的时代,成为一个灿烂时代的代名词。他所建造的辉煌壮丽的大坂城,成为日本至今仍然无可替代的大都市。
    传奇的巅峰,伴随着疯狂。丰臣秀吉也以举世罕见的狂妄野心,发起了两次侵朝战争,在中日朝关系史上写下了丑陋的一笔。

内容提要

  

    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武田信玄是日本战国时代最为著名的人物,有“战国四雄”之称。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他们代表了整个日本战国时代。日本古代史是“战争特典”系列的一个重要版块,在继2015年推出的《战争特典002·日本战国史》后,2016年后延续这一选题推出这四位日本战国代表人物的个人传记分册。已先后出版的有《德川家康》和《武田信玄》两本书。
    本书为“丰臣秀吉”分册。本书以时间为轴,全景式讲述了丰臣秀吉的传奇一生,既有宏大的历史视角,亦有入微的细节刻画。

作者简介

    代路,现居上海,笔名鬼谋者、宗渡,骨灰级历史研究者与爱好者。在魏晋南北朝史和日本战国史等方面有超过两百万字的著述。出版有“战国四雄”系列之《武田信玄》《德川家康》,以及《细川太平记》《汉魏并州党》《张郃异闻录》《魏周八柱国》等著作。

目录

卷之一:木下藤吉郎
  第1章  日吉丸
  第2章  风云际会
  第3章  乘风而起
  第4章  建功东美浓
  第5章  墨俣一夜城
  第6章  稻叶山与军师半兵卫
  第7章  天下布武
  第8章  上京作战
  第9章  金崎殿后
  第10章  元龟缭乱
卷之二:霸王的先锋
  第11章  长滨城主
  第12章  秀吉的羽翼
  第13章  安土时代之序章
  第14章  北陆变局
  第15章    第二军师
  第16章  西播磨平定
  第17章  出云之鹿的消逝
  第18章  三木之围
  第19章  别所灭亡
  第20章  征服播磨
  第21章  鸟取断粮
卷之三:信长的遗产
  第22章  挥别霸王
  第23章  水淹高松
  第24章  本能寺之变
  第25章  湖上之忠义
  第26章  西国大返转
  第27章  山崎合战
  第28章  清洲会议
  第29章  大德寺葬礼
  第30章  冬季攻略
  第31章  近江对阵
  第32章  奇袭大岩山
  第33章  贱岳七本枪
卷之四:天下人之路
  第34章  北陆平定
  第35章  天下之城
  第36章  小牧·长久手
  第37章  平定纪伊
  第38章  四国征伐
  第39章  关白丰臣秀吉
  第40章  家康臣服
  第41章  九州三国志
  第42章  兵败户次川
  第43章  九州征伐
卷之五:大坂猿之梦
  第44章  博多、海贼与天主教
  第45章  盛世之会
  第46章  肥后暴动
  第47章  太平白发多
  第48章  风云小田原
  第49章  天下统一
  第50章  丰臣家的阴云
  第51章  文禄之役
  第52章  王师东进
  第53章  “杀生关白”之死
  第54章  庆长之役
  第55章  梦中之梦

前言

  

    “丰功伟业无名起,一统天下号群雄。”短短的一句话,成为世间无数出身平凡的男子一生的志向与奋斗的目标。而纵观古今中外,能够达成这一飞跃的人,每一个时代也只有那么几个。汉高祖刘邦、宋武帝刘裕、明太祖朱元璋,在这些由平民登上帝王宝座的奇男子身上,我们都能够看到奋力拼搏而展现出的强大人生力量,和上升过程中的时代变迁风景,了解这些伟人的人生历程,有助于人们去积极进取,笑对生活中的种种难关。
    日本的中世纪,是一个严格区分公卿、武士、平民等级的时代,但是在1467年以后长达100多年的战国乱世,曾涌现出无数商人、僧侣、下级武士出身,却能夺取一国一城、叱咤一时的英雄豪杰。如果我们想要解读现代日本人的精神形成,那么日本战国时代就是一个不可忽略的时代。
    在日本那个前所未有的大动荡时代中,最大的成功者、最引人瞩目的男子是丰臣秀吉,最不可思议的奇迹都发生在他的身上。
    丰臣秀吉的一生,有着多重角色。
    最开始,他只是尾张的一个农民,出身卑微,相貌猥琐,为了跳出“农”门,一展抱负,秀吉选择流浪四方,寻找机遇。
    有幸的是,他遇到了全日本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织田信长。织田信长以尾张的一介小诸侯为起点,在乱世中突飞猛进,奠定了统一全日本的基础。秀吉跟在织田信长的身边,随着织田家的成长而展现出自己的光辉,从一介杂役做起,转身为武士、城主,直至成为信长称霸天下的得力千将和一方诸侯。
    如果织田信长真的统一了日本,秀吉或将以一方诸侯和织田家臣子的身份终此一生。但命运又开了一个玩笑。在本能寺的烈火中,织田信长退出了历史舞台。
    风云突变之际,唯有秀吉在最关键的时刻,接住了上天转手过来的权柄。从西国大反转,到山崎合战、清洲会议、贱岳合战、小牧长久手之战,经过凉心动魄的争战与权谋,秀吉最终由一介家臣翻身成为织田信长基业的承接者和天下的霸主。
    在秀吉的推动下,日本统一的车轮滚滚向前。从四国征伐、到九州征伐,再到小田原征伐、奥羽平定,丰臣秀吉最终完成了织田信长未竟的事业,成为全日本之主。丰臣秀吉所统治的时代,成为一个灿烂时代的代名词。他所建造的辉煌壮丽的大坂城,成为日本至今仍然无可替代的大都市。
    传奇的巅峰,伴随着疯狂。丰臣秀吉也以举世罕见的狂妄野心,发起了两次侵朝战争,在中日朝关系史上写下了丑陋的一笔。
    本书讲述的,正是丰臣秀吉传奇的一生。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大政所”,是日本贵族社会中天皇赐给身为摄政·关白者母亲的称号。
    日本的摄政·关白之职,出自中国的《汉书·霍光传》:“上(汉宣帝)谦让不受,诸事皆先关白(霍)光,然后奏御天子。”换句话说,就是“代天皇执政之人”。平安时代以来,担任摄政·关白的多是天皇的外戚“五摄家”近卫、鹰司、九条、二条、一条,这五家是日本历来家格仅次于天皇与皇子的高级贵族。所以,能成为“关白”之母“大政所”的,不是公卿家族出身的女子,便是天皇的皇女,只有一位日本战国时代的大政所是平民百姓的女儿,名字叫“阿仲”。
    阿仲的父亲,是尾张国爱知郡御器所村的铁匠关弥五郎兼员。关兼员的父亲关孙六兼元,是全日本数一数二的名铁匠,他所制作的以“关孙六”或“兼元”为铭的大刀,乃是众多武将不惜重金求购的至宝。关兼员却没有得到父亲的真传,只是在尾张的小村中度过了籍籍无名的一生。
    在等级森严的日本社会中,铁匠作为手工艺者排在了“天皇—公卿—武士—僧侣”之下,处于金字塔最底层。身为铁匠之女,阿仲嫁给了尾张中村的下级武士木下弥右卫门昌吉。木下弥右卫门有自己的土地,平时在田间耕作,一旦有了战事,就得作为足轻组头应征奔赴战场。他的主君,是尾张半国国主清洲织田家旗下的重臣织田信秀。
    在一次合战中,木下弥右卫门的腿部被砍伤,落下了残疾,最后只能辞去职务,回到田间务农。
    木下弥右卫门与阿仲生下了一男一女,长子日吉丸生于天文六年(1537)二月六日。据说因为阿仲怀上这个孩子时,出现梦日入怀的吉兆,生下孩子之后就给取了“日吉”这个名字。
    日吉丸自小便长得“猴头猴脑”,外加一副十分老成的面孔,还有一只手多长了一根手指,后来被切掉了。日吉丸的童年也并非如他的名字这般吉利。木下弥右卫门在日吉丸七岁那年(1543)去世,阿仲不得不带着孩子改嫁给了织田信秀的“同朋众”竹阿弥。
    所谓的“同朋众”,乃是以僧人身份为领主提供猿乐、连歌、茶道、围棋等表演的弄臣。这个竹阿弥出自织田家臣水野氏的庶家,竹阿弥成为同朋众之后就失去了武士的身份,他与阿仲后来又生下了一个儿子小一郎和一个女儿阿里。
    竹阿弥为了把木下弥右卫门留下的土地传给自己的儿女,和阿仲成亲后便常常虐待日吉丸。阿仲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把日吉丸送到邻近的光明寺出家当了一个小沙弥。
    但是日吉丸既无心于禅法,也没想过把僧人当成自己的终生职业。在他眼里.光明寺内住着的只不过是一群靠施主的施舍供养着的乞丐而已。在寺中一年多的时间里,日吉丸从来不守和尚的清规戒律,每天只是上山打鸟、下河抓虾,和周边的孩童一起嬉闹。久而久之,僧人们将他视为寺中的魔障,但是一旦有人抄起家伙要打他,日吉丸就毫不畏惧地说道:“总有一天,我必烧掉此寺,格杀汝等!”听到这种豪言,寺僧们反而不敢下手,最后只能好言好语地把日吉丸送回了竹阿弥家。
    接下来日吉丸又在竹阿弥的打骂之下,度过了一段在田间耕地、到河里捕鱼贴补家用的岁月。到了15岁的时候,他终于厌倦了农家生活,从母亲手中要来一点儿亡父的遗产做路费,独自踏上了四处流浪的旅途。
    既不想做农民,又不想当僧侣,日吉丸的目标是要像父亲木下弥右卫门一样,当一个金字塔中下层的武士。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为自己取名为木下藤吉郎,并开始寻找主家仕官。
    在此以前,在尾张若要说到人人景仰的武将,无疑是有“尾张之虎”外号的名将织田信秀。尾张共有上下八郡,织田信秀本来只是下四郡领主清洲织田家的家老,最后却在乱世中崛起,不断攻城略地,逐渐取代主家,成为下四郡的真正主人。但是这个织田信秀,却在天文二十年(1551)去世了。继任者,是信秀的长子织田信长。这个信长早年由于行事怪诞,得到一个“尾张的大傻瓜”的外号。当时国内的民众也都不看好由这个傻瓜接信秀的班,认为织田家的家业定会败在信长的手上。在这样的背景下,藤吉郎自然不会仕宫于织田家,他最先试图攀附的,是东海道第一的强者今川氏。
    今川家是与武家首领足利将军家同族的名门,一直以来担任着骏河、远江的国主。进入战国时代之后,今川家向西扩张领国,压服了三河的松平氏,一度将势力延伸到尾张。名将织田信秀后半生的主题,便是对今川的和与战。可以说骏河的今川氏,也是让尾张人闻风变色的强者。
    然而像今川这样的名族,自然不会收纳藤吉郎做自己的直属家臣。藤吉郎最先投靠的,是远江国的头陀寺城城主——松下加兵卫之纲。头陀寺城是远江引马城的支城,松下之纲的顶头上司是引马城主饭尾连龙,饭尾氏之上,才是骏府的今川家,故而头陀寺的松下氏只能算是今川家的一个陪臣。一个在远江没有土地与家名的庶民,要想成为武士,不啻白日做梦,至少需要与武士身份相称的功勋。只是松下之纲性格温厚,经不住藤吉郎的苦苦哀求,才把他收在门下当了一个杂役。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