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教体育 > 科 学 > 科学、科学研究

和这个世界讲讲道理(智识分子2020s)(精)

  • 定价: ¥78
  • ISBN:9787121419461
  • 开 本:16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电子工业
  • 页数:331页
  • 作者:万维钢|责编:张毅
  • 立即节省:
  • 2021-11-01 第1版
  • 2021-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中所有内容都是有趣的,其任务是给读者带来启发。如果现代世界的智识是我们追求的月亮,那么这本书是指向月亮的手指。
    全书共分为四章。第一章“社会的规律”也许能让你适应用学者式的思维考虑社会问题。第二章“教育的秘密”致力于破解现代教育。第三章“历史的定律”专门研究大问题。第四章“未来的谜题”关心的不是科幻小说里那种遥远的未来,而是迫在眉睫的、已经开始了的21世纪20年代。

内容提要

  

    传统上的社会问题、人生问题、思想问题,现在都可以用科学方法进行研究。本书作者万维钢具有学者深邃的洞察力和科普作家的叙事才能,长期关注当今社会科学领域的最新研究进展和各类社会问题,力求以精练流畅的笔法,将犀利独到的观点传达给读者,并辅以严谨的科学研究证据支持。本书的内容深刻、丰富、有趣,具极强的可读性。

目录

第一章  社会的规律
  做个复杂的现代人
  单纯问题、两难问题和“棘手”问题
  别用“常识”理解复杂世界
  “苦”没有价值
  高效能任性
  外部因素、自身因素和“构建因素”
  关于明星的“零阶道理”
  信号与刷分
  最简单经济学的五个智慧
  贝叶斯定理的胆识
  人的正义思想是从哪里来的?
第二章  教育的秘密
  高中是个把人分类的机器
  早教军备竞赛的科学结论
  补习班、考试和阶层的因果关系
  原生家庭、天生智商、终身学习:到底都有多大用?
  能把穷人变成正常人的教学法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和常青藤的绵羊
  美国人说的圣贤之道
  说英雄,谁是英雄
第三章  历史的定律
  大尺度和硬条件:四万年来谁著史
  社会为何非得是这样的
  技术左右天下大势
  放诸古今皆准的权力规则
  该死就死的市场经济
  技术、国家、生物和公司的存活率问题
  到底什么叫“内卷”?
  暴力在边缘
  美国社会的主要矛盾
  突破辉格史观
第四章  未来的谜题
  我们对人工智能可能有点想多了
  人工智能祛魅
  如果想法挖掘越来越贵
  排位稀缺:富足时代什么最贵?
  平价的奢侈品
  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

前言

  

    献给21世纪20年代
    继2014年《万万没想到:用理工科思维理解世界》出版之后,2016年,我的第二本书《智识分子:做个复杂的现代人》又得以出版。你现在看到的这本书《和这个世界讲讲道理:智识分子2020s》,其中有近一半的篇幅是《智识分子:做个复杂的现代人》的精华内容,你可以把本书看作《智识分子:做个复杂的现代人》的升级版;当然,我更愿意你把本书当作一本新书来看,因为超过一半的内容是最新的、从未发表过的,并且自成体系。
    我希望本书能体现21世纪20年代智识分子的认识水平。我们这里讲的不是具体的谋生技能,而是现代世界——特别是有关社会的——智慧和见识。比如说下面这些:
    团队里的超级明星真的有用吗?“吃苦”是出人头地的必要条件吗?
    “道德”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坏人更容易成功,我们为什么还要做好人?
    给孩子上补习班有用吗?既然“素质教育”那么重要,拼死拼活考大学值得吗?
    基因、环境和技术进步对社会的影响是怎样的?历史有必然规律吗?
    21世纪什么最贵?赚钱的方式变了吗?人怎样获得真正的自由?
    对这些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过去几十年、上百年以来有无数人议论这些问题;现在无数的公众号文章整天讨论这些话题……但是我希望你以本书的答案为准。如果别人讲的不一样,很大可能性是他讲错了。
    为什么呢?不是因为我本人如何——就回答这些问题而言,现在个人的才智并不重要——是因为本书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当前科学理解”。现在已经是21世纪20年代,时代早就变了。传统上的社会问题、人生问题、思想问题,现在都可以用科学方法研究,而且都正在被无数的科学家研究。本书最大的自信,就是所有结论——不管听起来有多么离奇——背后都有强硬的科学研究证据支持。
    当然科学研究的结果不一定就是对的,科学始终在进步。但是目前而言,科学对这些问题是这么说的。这些是此时此刻,你所能得到的最好的答案。
    五年前我还是一个以研究受控核聚变等离子体为生的物理学家,《智识分子:做个复杂的现代人》出版后不久我就离开物理学界,成了一名全职的科学作家。我的任务不再是自己生产新知识,而是把别人最新发现的知识介绍给读者。
    科学家的职业病是,希望什么好东西都是自己第一个发现的,然而我的书中涉及的所有严肃理论大都基于别人的研究。但是我能追求这个:书中有些思想,是我第一个告诉中国读者的。而且我做到了。《智识分子:做个复杂的现代人》出版后被很多书籍、报刊和网络文章引用,有相当的影响力,还在中国台湾出了繁体中文版。比如关于教育的内容,我的书的编辑林飞翔告诉我,每年高考前,都会有杂志或自媒体引用书中的文章。
    其实这主要不是我的功劳。那些知识已经有了,是很多个科学家在一线研究出来的,我只是把它们报告给你。科研前线有无数个好故事,你要是不知道就太遗憾了,这就是为什么你需要科学作家。
    从2016年开始,我在罗振宇的“得到”App写一个叫作《精英日课》的专栏。本书绝大部分新内容出自这个专栏。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了解最新的思想,把它们介绍给读者。有时候好素材不好找,我甚至会感慨科学进步的速度太慢了……但是跟五年前相比,我其实是变得更谦卑了。我的一些想法发生了巨变。
    比如说人工智能。2010年至2020年是智能手机的年代,最初人工智能并不是热门话题。2012年,我在《上海书评》发表了一篇介绍人工智能的文章,叫《工作输给机器人以后……》,那可能是中文世界第一次感受到人工智能对人的威胁。那篇文章也收录在《智识分子:做个复杂的现代人》中。
    现在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说,21世纪20年代是人工智能的年代。但我的感受反而是人工智能并没有我们当初想象的那么厉害,它并不会抢走人类的好工作。在本书里我用了很大篇幅详细介绍了人工智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相信你读了之后会有同样的感受。
    再比如说,五年前的我比较迷恋“量化”(quantitative)研究,崇尚一切都用数据说话,对传统的“质性”(qualitative)研究有点轻视,现在我的看法变了。我强烈意识到了用数据和实验方法研究社会问题的局限性。你会在本书中看到更多的定性分析。
    科学作家总会“以今日之我打倒昨日之我”,但我觉得这是挺好的体验,希望本书能带给你同样的体验。
    本书不是一本学术著作,不是一本教材,也不是一本完备的行动指南。我能保证的是,书中所有内容都是有趣的。“有趣”其实是个特别高级的标准,为了达到这一点我付出了艰苦的努力。这本书的任务是给读者带来启发。如果现代世界的智识是我们追求的月亮,这本书是指向月亮的手指。
    虽是如此,我仍然希望你能从书中体会几个思维视角。全书分为四章。
    第一章“社会的规律”,也许能让你适应用学者式的思维考虑社会问题。有些听起来是“常识”的道理,你仔细考察一番,会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普通人思维最大的毛病是分不清“感觉”和“思考”,他以为他在思考,其实他只是在发表自己的感受,甚至是在宣泄情绪。对比之下,学者能用冷静、客观的态度考察社会问题。特别是他能容忍并且能拥抱“复杂”。
    第二章“教育的秘密”致力于破解现代教育。可能你是个学生,可能你家里有个孩子是学生,我希望你能理解,现代学校教育,不是,一个“培养人才”的体制。那怎么应对这个体制,我列举了一系列最新的研究结果,希望能带给你一点“player思维”。其中player是能“玩转体制”的人,但我们的目的不是占便宜,而是成为英雄。
    第三章“历史的定律”专门研究大问题。我们不妨假装自己是治国安邦的大人物,使用全局的、像鸟俯视大地一样的视角,想想历史如何演变,社会发展有什么大势。我们会先提出几个定律和趋势,再说说怎么运用历史的趋势,再反思,历史真的有不可违抗的趋势吗?
    第四章“未来的谜题”关心的不是科幻小说里那种遥远的未来,而是迫在眉睫的、已经开始了的21世纪20年代。人工智能究竟是什么?现在干什么最赚钱?可能你以前听到的都是“科技永远向前”之类的陈词滥调,我要说的恰恰是,现在科技研发有陷入停滞的危险。预测未来是危险的,但不管对错,这些内容都能让你体验到事物演变的视角。
    我小心地给出了所有的原始研究文献。如果你想进一步了解甚至研究这些问题,可以从那些文献人手。
    “智识分子”这个词,大约是民国时代最早出现的,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用了。原本的意思其实就是我们现在说的“知识分子”。鲁迅先生在一封致萧军、萧红的信中说道:“您的朋友既入大学,必是智识分子。”
    这句话相当酷。现在上过大学的人太多了,然而其中大多数人是配不上“智识”这两个字的。事实上“知识分子”——泛指各种脑力工作者——也早就贬值了,按以前的标准现在城市里大多数人都是知识分子。
    我想重新启用“智识分子”这个词。我认为
    智识=智慧+见识
    新时代的“智识分子”比“知识分子”高级,他们在学问食物链上的地位,大约相当于鲁迅那个时代凤毛麟角的那些上过大学的人。
    我在《精英日课》专栏中经常说,当今的智识分子应该效法古人,做一个“士”。春秋战国时代的士是贵族的最下一层和平民的最上一层。士是思想最活跃、行动最自由的人。士是能对自己、对身边的事物、对国家大事负责任的人。智识是负责任的必要条件。
    智识分子有想法、有观点、有见解,能提出解决方案,能欣赏复杂事物,能区分理论和实际、想象和现实、情绪和思考,能面对不确定性而不变色。
    您既读本书,必是智识分子。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谁更自私?
    “儒商”冯仑曾经去香港跟李嘉诚吃了一顿饭,被对方平易近人的态度所倾倒,回来特意写了一篇文章。冯仑说李嘉诚居然在电梯口等着迎接众人,吃饭、照相都用抽签排序,这样“尊重在场的每一个人”,连中间演讲的题目都是“建立自我,追求无我”,充分体现了他“钱以外的软买力”。
    这个故事并不令人震惊。人们普遍相信真正的精英都是这样和蔼可亲甚至仙风道骨的,他们的成功根本不是靠投机钻营,而是靠正大光明的软实力。人们甚至认为精英的思维方式都跟普通人有本质区别,比如我们经常看到诸如“穷人宽容自己,富人宽容别人”这样的正能量故事。
    可是光听故事不行,还得看研究。在2012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心理学家保罗·匹福(Paul K. Piff)和合作者一共做了七项研究。这些研究都表明,富人和所谓上流社会的道德水准不但不比普通人高,而且比普通人低。
    在头两项研究中,研究者在旧金山湾区的一条马路的人行道边上和一个十字路口观察了过往的数百辆车。在这两个没有红绿灯只有交通标志的地方,加州法律规定车必须让行人,十字路口上后到的车必须让先到的车。那么哪些车会老老实实停下来礼让,哪些车会能抢就抢呢?研究者把车按豪华程度分为五等,结果是最低等的车在两项研究中都是最遵守规则的,而最高等的车在两项研究中都是最不守规则的。排除驾车者的年龄和性别等因素,结论仍然非常明显:开好车的人表现得更差。
    第三项研究招募了100多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本科生做受试者,先调查他们的社会经济背景,给他们讲述了八种日常生活中的不道德表现,然后问他们,你有没有可能做出同样的事情。这八件事并非专门针对富人设计,在我看来普通人更容易遇到:比如在餐馆打工偷吃东西、把学校的打印纸拿回家、买咖啡被多找了钱不还等。结果,社会经济地位高的人更容易做这些不道德的事。
    剩下的几项研究发现,越是“上层社会”的受试者,越认为贪婪和自私是好的,认为在工作面试时说谎是可以接受的,而且他们真的在实验中为了赢得奖品而作弊。不但如此,哪怕仅仅被研究者进行心理影响而“觉得自己属于上层社会”,受试者都变得更容易偷东西。
    怎么理解这些研究?一个解读是富人之所以道德水准低,是因为他们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们。普通人资源有限,必须彼此依赖才能更好地生存,所以特别看重自己的形象,不敢做不道德的事。而富人有充分的资源可以保持独立性,他们不需要别人关心也没有必要关心别人。比如有研究发现在与陌生人的交往实验中,越是富人,表现出的对对方的关注和互动就越少。
    这等于说,富有会导致不道德。2015年的一项最新研究有类似的发现,实验表明:社会经济地位更高的人群如果作弊,主要是为了自己,而普通人如果作弊,很多是为了别人。更进一步,仅仅在实验中赋予受试者某种权力,他们也会立即变成自私的人,开始为自己而作弊。
    另一个可能性则是正因为他们不道德,他们才成为富人。前面说过匹福等人的研究发现富人对贪婪的态度跟普通人有本质区别。普通人认为贪婪是个很不好的情感,而富人认为贪婪是成功的动力,他们做事更多地以自利为驱动。一个贪婪的人也许就比一个不贪婪的人更能赚钱。匹福在论文中甚至认为这种越不道德的人越容易获得更多财富的机制是自我延续的,并且可能导致社会贫富差距进一步增大。
    不管怎么解读,研究者们公认一个事实:社会经济地位高的人群往往比普通人更自私。
    国内有些富人踊跃给国外大学捐款,在国人中都引起过激烈批评。你们有钱为什么不捐给中国的大学?为什么不捐给希望工程?
    《大西洋月刊》报道,2011年美国收入最低的这20%的人群总共捐出了自己财产的3.2%;而收入最高的20%的人群则只捐了1.3%。在2012年前50笔最大的捐款中,没有一项是为了用于社会服务或解决贫困问题的。富人的捐款都去哪了?最大的赢家是精英大学和博物馆。
    富人往往更自私。往更深一层解读,那就是普通人捐款大多是因为他们产生了同情心,而富人捐款一般有很强的自利目的。普通人更容易从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角度出发采取行动,而西方上层社会一般更习惯赤裸裸的利益计算。
    P3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