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逆天的冒险

  • 定价: ¥68
  • ISBN:978755701896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广东旅游
  • 页数:363页
  • 作者:(南非)威廉·博莱...
  • 立即节省:
  • 2021-10-01 第1版
  • 2021-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这本92年前的书在2016年被埃隆·马斯克提及后再次畅销。
    这不仅仅是一本冒险家的传记集。博莱索试图通过分析他们的命运,从亚历山大大帝、卡萨诺瓦、哥伦布等人的本质中提炼出纯粹的冒险家精髓。
    中文简体首译,详细注解了较少出现的、为人所不了解的名词、历史掌故。
    这本书鼓励人们不要甘于平庸,世界上仍有空间供冒险家开辟新天地。

内容提要

  

    本书在1929年首次出版时立即成为畅销书。作者威廉·博莱索以他标志性的记者风格详细描述了11位伟大的冒险家的生活——亚历山大大帝、卡萨诺瓦、克里斯托弗·哥伦布、洛拉·蒙特兹、卡廖斯特罗(和塞拉菲娜)、瑞典查理十二世、拿破仑一世、喀提林、拿破仑三世、伊莎多拉·邓肯和伍德罗·威尔逊。博莱索把这些人物的奋斗和成功都表现得淋漓尽致,并展示了他们是如何与传统和墨守成规抗争,从而获得不朽的名声和恶名的。

媒体推荐

    我们当时都不认为他是个天才,我想他也不认为自己是个天才,他太忙了,太聪明了,而且,在这个城市里,他太尖酸刻薄了,不愿意去做一个天才,因为在这个城市里,天才是五分钱一打的,勤奋工作更有意义。
    ——欧内斯特·海明威  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我认为博莱索是最聪明的。当他40岁去世时,他已经成为一个强有力的、有独创性的作家,但是他的思想范围远远超出了文学的范围。他能对事实进行快速而准确的总结,并由此得出正确、合乎逻辑的结论。……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是,他从不盲目地接受别人的意见,而总是自己思考问题,并不断向我强调在任何时候都必须这样做。
    ——沃尔特·朴兰蒂  1932年普利策奖获得者,《纽约时报》记者
    博莱索用想象力给生活涂上了色彩,而想象力必然是建立在痛苦经验之上的,他的心灵在肮脏的羞辱和幻灭的忧郁中幸存下来……
    ——诺埃尔·考瓦德  1943年奥斯卡荣誉奖获得者
    因为博莱索是一个光芒四射的人。在他的陪伴下,普通事物都变了样,具有神秘的魅力和重大的意义。他的谈话好像属于一个熟悉人类生活中隐藏的因素和事物无限变化的人。在他面前,人们很容易相信自己对那些在日常生活中显得言过其实、遥不可及的大事有一种隐秘的感悟。和他一起迅速地穿过通常是关闭的大门,进入了灵魂的庄严殿堂。他是个热心的向导。无论谁碰巧在那里,他都带着他一起去探险,而没有停下来问问他的同伴是否有智慧或勇气进行这样的冒险。
    ——沃尔特·李普曼  传播学史上具有最要影响的学者之一

目录

前言
作者导言
第一章 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
第二章 卡萨诺瓦(Casanova)
第三章 克里斯托弗·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
第四章 洛拉·蒙特兹(Lola Montez)
第五章 卡廖斯特罗(和塞拉菲娜)[Cagliastro(and Seraphina)]
第六章 瑞典的查理十二世 (Charles XⅡ of Sweden)
第七章 拿破仑一世(Napoleon I)
第八章 路奇乌斯·塞尔吉乌斯·喀提林(Lucius Sergius Catiline)
第九章 拿破仑三世(Napoleon Ⅲ)
第十章 伊莎多拉·邓肯(Isadora Duncan)
第十一章 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

前言

  

    1918年德军投降后,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骑着马穿过绿树成荫的香榭丽舍大街。这个“人们心声的发言人”“希望的缔造者”,无论走到哪,都有谦恭的民众以前所未有的热烈欢呼声向他致以问候。有一个年轻旁观者在观礼台上注视着,在他看来,这个人如同火星来客一样,让人生疑,捉摸不透。他是一个潦倒的乞丐,名叫赖亚尔(Ryall)。
    赖亚尔有荷兰和康沃尔郡血统。1917年,作为一名索姆河(Somme)战役后新上任的陆军中尉,他窝在一艘英国轮船的汽锅室内,从南非回来。德国炮弹爆炸曾将连同他在内的16名士兵淹埋。当抬担架的人将他们挖出来后,他是唯一的幸存者,尽管脖子折了,但他还活着。此后,他从前线撤了下来,却于1930年在阿维尼翁医院逝世。当时赖亚尔被送到医院,一位墨守成规的法国内科医生的提议让病情雪上加霜,他要用吗啡麻醉病人来治疗阑尾炎。在赖亚尔昏迷的最后一晚,他又一次梦回索姆河,一遍又一遍爬出战壕进攻,低声抚慰他那些早已逝去的战友,其实那些在暗处的德国人也是胆战心惊。
    在他休养生息的13年里,除了做记者和与一两个女人有过婚姻,赖亚尔放松了下来,以一种独特的超然态度在思考着人类的闹剧。这些思考的结果导致他留下了各种杂记。在他有生之年,大部分作品以笔名威廉·博莱索(William Bolitho)发表出来。其中有一本名为《逆天的冒险》,现在读者俱乐部正为其成员将此书再版。任何人,无论是现在第一次看,还是像我一样第三次看,都将与我们这个时代最活跃和最有创造力的人在一起,度过难以置信的充实和激荡的时光。他将会拾起许多吸引人的历史信息碎片(当然,还有一些错误信息),他将会在这个过程中积累发人深省的精神食粮,也将会在这段经历中收获些许深埋的凌乱情感。
    在本书中,威廉·博莱索这位“当代的普鲁塔克”(Plutarchos Athene)描写了11位人物。由于他少年时代的机遇、-自己的喜好以及那种特殊的超然,这种超然是所有已走到世界尽头、眺望墙那一边的人皆有的,博莱索比任何皮奥夏人都更像是一个旁观者。他突发奇想要写以下这些人的传记:
    亚历山大大帝
    卡萨诺瓦
    哥伦布
    洛拉·蒙特兹
    卡廖斯特罗(和塞拉菲娜)
    瑞典的查理十二世
    拿破仑一世
    喀提林
    拿破仑三世
    伊莎多拉·邓肯
    伍德罗·威尔逊
    在这本书中,瑞典的查理十二世这章写得最出彩,伊莎多拉·邓肯一章则非常随意、最不值得一读。这11个人有一个共同之处:每个人都是冒险家,都曾短暂地主宰过世界。他们是勇敢又独立的挑战者,都是逆天之人。
    听博莱索讲话,如同在听一个游离于时间的人讲话——诺埃尔·考沃德(N0el Coward)和沃尔特·杜兰蒂②(Walter Duranty)这两位不同代的人也说他们愿意不远千里去听博莱索演讲。同样,博莱索会拾起亚历山大和拿破仑这样的人物放在手中,如同别人对木偶那样认真摆弄。他似乎叹了口气,放下木偶威尔逊,然后这样睿智地写道:
    “有些人认为,威尔逊和亚瑟、传奇人物亚历山大以及其他许多仅次于以上人物的人,尽管战败,但却留下了希望和承诺。那联盟,就像是他的血肉之躯的象征,是从他的心里撕下一块留给我们的碎片,指引着继续他冒险之旅的后人。”
    博莱索1929年还在写作,第二年便去世——虽然当时《我的奋斗》(Mein Kampf)的两卷己在德国发行,他可能没意识到,在阿尔卑斯山外,已经开始了另一场冒险之旅,这与他的模式非常吻合,如果博莱索还在世,他肯定非常愿意给《逆天的冒险》增加一章。最后一章读起来很有愉悦感,因为在博莱索所书写的生命中,最让他津津乐道的,是每位冒险者达到顶峰时的那个眩晕时刻。博莱索常常驻足细看这11位英雄是如何被自己的成功所困。他说,当海盗清点战利品时,便成了十足的小偷。
    《逆天的冒险》是读者俱乐部的第一本书,是从我提名的书单中选择的。把书名提交给我那热爱辩论的同事后不久,我开始向国会图书馆定量推荐书单,每年我都会这样做。这些书会录制成有声书,供盲人使用。经过仔细思考后,我将博莱索的书从名单中删去,那是因为他粗糙的散文听起来不舒服。在孤独而又贫穷的少年时期,他艰难地从仅有的书中学习知识,因此文笔欠佳。年轻的时候,他从未听过学者顺畅的演说。他自学成材,写着粗糙又笨拙的散文,因此这是他的一个弱点,否则他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地描述自己。博莱索说自己是个自学者。事实上,他经常这么称呼自己。
    即使这样,如果他写关于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的文章,我也会很愿意去读。对希特勒,博莱索既不会感到恐惧,也不会有什么深刻印象。这是因为,在一个己准备踏上返回火星之旅的路人看来,希特勒的成功与残暴,并没有什么区别。
    亚历山大·伍尔科特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
    犹太人,那些永恒的当代人,他们目睹了一切,记住了一切。他们用童谣的方式轻声低吟着世界的历史。正如我开头所引用的童谣,是亚历山大大帝的火,他烧毁了阿契美尼德王朝(Achaemenian Empire),这个王朝曾经统治了世界,打败了残暴的亚述(Assyrian)犬,亚述犬噬咬了聪敏的巴比伦(BabylOnian)猫,而猫啃食了贫穷但纯真的儿童。上帝从摩西处买回了这个处在食物链底端的族群。这就是犹太人对历史的解读。如今,用火来形容亚历山大再合适不过了。他像火一样地生存着、战斗着,但却英年早逝,如火一般熄灭了。
    在所有的研究中,亚历山大居于首位,不仅是因为其生卒年之早(公元前356年—公元前323年),还因为他是这类冒险者的代表人物。每一个冒险者都与亚历山大有些相似,甚至有些伟大的冒险家故意去模仿他。在亚历山大身上,我们可以找到所有冒险者性格成长和进化的秘密。
    这部分是由于他的意外出生,使得他成了伟人之子。处于这种境地的男孩们,通常是心理怪物,扮演着一个苦情又可笑的哈姆雷特角色。然而,亚历山大却从中加倍地收获了精神上的激烈反抗,培根(Bacon)在驼背与矮子的例子中提及,亚历山大成长的阶段必然与父亲背道而驰,其父亲凶暴的性格从各个方面限制其眼界。在他的发展阶段,与之相关的其他因素:一是母亲奥林匹亚丝(Olympias),这个如虎般狠毒妇人的影响,她同样憎恨腓力(Philip),是出于另一种嫉妒;二是他的导师亚里士多德(Aristotle)的影响,这是亚历山大的父亲特地给他聘请的。
    腓力二世曾拥有十分辉煌的伟业。在他十几岁时候,王族中人设了一个阴险凶残的阴谋,将他卖给了他的敌人底比斯人。他们想把他从他父亲的王位上赶走,甚至是他作为宫廷主人的权利,似乎也不值得去争取。就是这样的开始,在接下来的二三十年里,腓力二世不仅建立了和平昌盛的马其顿王国,更成为全希腊的统领。这壮举中的艰难险阻,不亚于一个年轻的墨西哥小伙对抗法律、习俗和种族歧视,只身一人来到美国,达成如此壮举是多么难得。然而腓力并不是一个冒险家,他伟业中冒险成分还不如下一盘棋中的多。他所做的,是建设。他称得上是生命的工程师。他生命中的成就都是事先有所设计,最后再收获成果。一切都在他掌控中,除了儿子对他的爱。
    他的儿子是个很幽默的人,有大山一样的性格和岩石般硬朗的身体:他会被宴会的快乐所感染,像学生一样热衷运动;他并不太严肃,他对生活的满足大于对他自己的满足;他脸上常常带着笑容,喜欢游戏。他不仅征服,更要压制。普鲁塔克写的一段话透露了亚历山大的秘密。
    “每当他听到腓力二世占领一个重要的城镇或是赢得一场重大的胜利,这个年轻的小伙子非但没有表现出高兴的样子,反而对他的同伴说‘我的父亲会一直这样征服下去,直到留给我们去完成的都是一些平庸的事情为止’。亚历山大并不想继承一个能给他带来富足、奢侈和快乐的王国,他想要的是一个能让他驰骋疆场、解决冲突、实现自己雄心壮志的国家。”
    仇恨英雄和崇拜英雄一样,都是模仿,只不过是以相反的方式展现。亚历山大被自己强烈的欲望所束缚,希望将自己身上所有与腓力相似的个性都去除。如果他敬佩腓力二世,他本会保留这一切,但他强迫自己成为父亲的对立面。腓力二世以精明著称,亚历山大就选择鲁莽行事,行事手法也十分招摇。腓力二世能言善辩,亚历山大就自傲寡言,刻意掩盖原本活泼的天性。腓力二世把自己在奥林匹克车马赛中的胜利印在钱币上以满足虚荣心,而当别人问亚历山大是否愿意参加奥林匹克竞技会的赛跑项目时(因为亚历山大的脚程十分快),他的回答则是:“会,如果有国王愿意与我比试。”针对父亲性格中爱运动的这一面,亚历山大很早知道这一特性在大家对他的期待中所占据的重要分量,他特别注意反差,并在父亲的品位和自己的品位之间画出了一个奇怪的区别。所以,腓力二世喜欢看拳击和摔跤,亚历山大则“公开宣称自己对摔跤的各种运动都厌恶无比”,其中包括以潘克拉辛为名的一种戴着指节铜套打的拳击运动。
    驯服布西发拉斯(Bucephalus)的故事至今仍被荒野西部的小说家们所传述,这是亚历山大和腓力暗中对抗的一次突发事件。“塞萨利人斐洛尼库斯(Philonicus)将一匹名为布西发拉斯的骏马带到腓力面前,售价13塔兰同(约1600英镑)。腓力二世和王子一行人到原野去试骑,却发现这匹马的性子激烈,让人根本无法驾驭。对于腓力二世随员任何的安抚手法,完全不予理会,不给任何人骑上它的机会。见此,腓力二世觉得这样一匹野性未驯的马实在扫兴,便叫随从把它牵走。这时站在一旁细细观察的亚历山大说道:‘多么好的一匹骏马,大家都是因为缺乏驾驭的本领和胆量,才就此放弃!’腓力二世刚开始并没有注意他说的话,接着却听到他把这几句话重复说了好几遍,看到他为这匹马被牵走而深感懊恼的神情,就对他说道:‘听你这种口气,竟敢指责那些比你年长的人,难道你比他们更会调教这匹烈马?’亚历山大回答:‘我的确比他们做得更好。’腓力二世问:‘若你骑不上这匹马,你能为你这莽撞的行为做出什么补偿?’亚历山大说:‘我愿意买下这匹马。’听及此,所有随行的人都大笑起来,腓力二世和亚历山大约定了赌注,然后亚历山大跑到马的旁边,先抓住缰绳,把马头转到对着太阳的方向,因为他观察到这匹马是被跟着自己移动的影子影响,才会感到烦躁。尽管马儿仍未平静下来,但亚历山大试着用言语去安抚它并牵着它走了几步。接着不动声色地解下自己的斗篷,身手敏捷一跃上了马背,坐定以后稍微拉紧缰绳,无须鞭策也不用马刺,就将它制服得服服帖帖。不过一会儿工夫,他发觉胯下的坐骑不再倔强反抗,已经耐不住要去奔腾,便让它用全速奔跑起来,同时用声音和马刺去激励它。
    “一开始,国王和随行人员非常担心他,现场鸦雀无声。等到亚历山大飞驰到尽头处转过马头,带着它往回跑时,所有人都给予他响亮的喝彩之声。他的父亲,只是亲吻了他一下,然后说:‘我的孩子,去找一个配得上你的王国吧!马其顿对你而言实在是太小了。’”
    腓力二世是这个盛产驯马人国度里最精明的马贩,而眼前这位年轻人却帮商人以高价卖给了他一匹烈马。他此番话中淡淡的讽刺味,连普鲁塔克都没发现,不过其中当然夹杂着骄傲之情。伟人总是嫉妒自己的父亲,侏儒才嫉妒儿子。即使面对儿子的愠怒和傲慢无礼而大发雷霆,腓力二世对亚历山大仍然持有一种欣然的自豪,一种夹杂着喜爱与父爱的自豪。
    P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