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芒花祭

  • 定价: ¥52
  • ISBN:978753175190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方文艺
  • 页数:244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这是一本描写乡间的散文集。
    盛忠民写芒花,写番薯花,写乌桕树,写箬米,写蒲瓜地,写麦香时节,写大麦不黄小麦黄……这些在旁人眼中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生活,在盛忠民的笔下都闪着金色的光芒,那是源于他对生活的热爱,对美好事物的观察。

内容提要

  

    本书收录了作者多年来精心创作的70余篇散文作品,这些作品大多在公开发行的报刊上发表过。在作者笔下,乡村物事、乡村记忆、亲情友情得到了很好的诠释。这些散文篇章大都从细微处着手,仿佛是作者与乡间的所有对话和交流,在这些文字中能闻到一股山野的气息,这种气息来自泥土、草木、庄稼,或者虫子、飞禽、家畜。作者总是在与自然对话,那些蔬菜、稻谷、牲畜、昆虫、花草,甚至石头、瓦片、炊烟都在以自己的语言与这个世界沟通。

作者简介

    盛忠民,1965年出生,男,浙江杭州人。杭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富阳区作家协会理事。有大量散文作品发表于《散文选刊》《西部散文选刊》《海外文摘》等。

目录

番薯花开
  芒花祭
  婚纱
  番薯花开
  借肉
  乌桕树
  梅雨
  得夜头
  收经
  蒲瓜地
  大麦不黄小麦黄
  那一年端午
  箬米
  六月六
  老堂前里的旧故事
  那间远去的老屋
  没头爽和踏浮桩
  七月十五
  麦香时节
鸟兽虫语
  老鹰
  萤火虫
  蟑螂
  蜂
  蚂蚁
  囤积冬粮的老鼠
  猫头鹰
  阿黄
  那些蛇的故事
灶间堂桌
  栀子花是一道菜
  芥菜芯
  蒸茄子
  酒酿馒头七月半
  豆腐羹
  臭豆腐
  吃牛记
  土烧酒
  香榧
  小鹿花糕
  荠菜花先开
  旮旯里的竹碗橱
  立夏味道
村落旧事
  富春剡溪
  颜家桥
  古井呓语
  永远的百花坟头
  百步坎,流逝的记忆
  紫霄宫
  石头垒砌的村子
  双联村逸事
  忽略不了的村庄
  民乐乡旧事
  觅迹井田畈
乡间物语
  故乡茶韵
  走向荒芜的故乡
  父亲、竹林和大雪
  石菖蒲
  茶思
  祖坟
  爱的羁绊
  三笋巡按
  矮鬼堂哥的幸福生活
  沈家老宅与报恩桥
  无花果
  稻子黄时品谷香
  母亲节随笔——未有察觉的爱
  烟雨枫杨林
  清明祭
  香樟·落叶
少年情怀
  白棕花
  栀子花落时
  驻守蓬莱
  雷神
  踏上岱山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芒花祭
    奎叔走的时候,我还小。只记得,阿朱婶做了好多草鞋,放进他的棺材里。“五七”时,又烧了好几双,说是奎叔生前最喜欢她做的草鞋,穿着舒心。
    奎叔长得牛高马大,因为后脑勺生了一鸡蛋大小的肉瘤,大家都叫他大奎芋艿头。奎叔也不介意,乐呵呵地应着。在我印象中,奎叔从没跟人红过脸,倒是时常帮别人。阿朱婶是奎叔的老婆,两人相差有些年龄。据说她有风湿性关节炎,就很少出去干活,经常在家做草鞋。
    阿朱婶有一张很别致的草鞋床(做草鞋的木头架子),由于双脚不便,只能在草鞋床里坐着,一天到晚编织草鞋。编草鞋有很多材料,外畈人田多稻草多,就拿稻草编织,稻草编的草鞋虽松软些,毕竟不耐用。山里人很多是用毛竹箬壳撕了条做,很结实牢固,可惜太硬了,新穿时容易打起脚泡。阿朱婶做草鞋,却用芒花的衣为材料,做起来的草鞋又牢固又松软。
    起初,奎叔养着好几头牛,不时地去割些牛芒干草来喂牛。村里四周有大片的牛芒干草,牛芒干草是芒花的一种。叶片坚硬,边上有锯齿状,一不小心会划破皮肤,有时甚至衣裤都会被划破。不过,奎叔好像从来没被划破过,他天天割来喂牛,一把把地用干草叶捆着,拿一根毛竹扦杠一担担地挑在肩上,开心时还哼几句戏文。这时,阿朱婶会微笑着对别人说:这个该死的芋艿头,不知有什么事,成天这样高兴。
    芒花又开了,一大片一大片,像一杆杆战旗,在风中猎猎作响。阿朱婶站在门口眯起眼睛眺望,催促着奎叔好乘时节,去收割芒花秆。待奎叔收来芒花秆,阿朱婶抽取芒花芯,撕开芒花衣,再晒在自家门口,然后搓绳做草鞋。因为阿朱婶的草鞋做得好,很多人来买。有的甚至定做,阿朱婶总是很便宜地卖给人家。
    不知从哪里听得消息。阿朱婶说有个村子种家芒花,是经过改良的芒花。芒花又粗又壮,又高又大,而且叶片也宽而软,不会割人。奎叔二话没说,去那里弄来了一些家芒花箭头,在自留地上几乎都种上了家芒花。果然,家芒花比牛芒干草好,做出来的草鞋更加松软合脚。更让人称奇的是这些家芒花不需要施肥,只要入冬时烧一把火。第二年长出来的芒花更加茂盛。阿朱婶感叹着说:踏不死的麦娘,烧不死的芒娘啊!
    阿朱婶的风湿病后来好了,是因为吃了蕲蛇。那一回在芒花地里。奎叔发现了一条很大的蕲蛇。他胆子真大,几下子就打死了蛇。本来可以卖好多钱,但想想阿朱婶有风湿病,人家买去也是为了治风湿,就强忍着自己煮了,给阿朱婶吃。不要说那蕲蛇也真的神奇,吃下去以后不到半年,阿朱婶的风湿病就日见好转。
    那一年初冬时,芒花凋谢得特别快。奎叔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离去。阿朱婶很伤心,说,都是她害的,要不是她让他种家芒花,地里也不会来蕲蛇,蕲蛇不来,他也不会打死蕲蛇。人们很奇怪她的说法,后来才知道,奎叔是属蛇的。用阿朱婶的话来说,奎叔是用自己的命来医好她的风湿病啊!
    渐渐地人们忘记了奎叔,阿朱婶也不做草鞋了,儿女都大了。草鞋和草鞋床都成了人们看着怀旧的东西。但阿朱婶的芒花地里,每年的芒花依然开得闹满,奎叔的坟墓就葬在芒花地。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