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教体育 > 教 育 > 教育总论

让教育稍稍有点诗意/大夏书系

  • 定价: ¥49.8
  • ISBN:978757602099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华东师大
  • 页数:211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如何让教育时空持续生长曼妙的诗意?厦大附中校长姚跃林说道:要从平凡生活中看到“诗”。
    “生活不必一直紧张庄严,奋斗的青春也需要温柔以待。”不同于乏味枯燥的教育理论,《让教育稍稍有点诗意》用一个又一个的教育故事,传递着生命的温暖与诗意。
    厦大附中如何仅用十年时间,就脱颖而出跻身福建名校之列,成为福建基础教育改革创新的典范?因为他们的教育哲学:让教育稍稍有点诗意。现今时代迫切呼唤新的教育哲学,需要一种基于建设全球命运共同体之上的教育哲学,或许此书能给我们以启示。

内容提要

  

    本书是作者的教育随笔集,大部分作品已发表在《人民教育》《中国教育报》等。本书围绕“让教育稍稍有点诗意”的主旨,从日常教育的点滴切入,从篝火晚会到学生新书发布会等学校的“闲事”,都能一一在作者笔下呈现出“诗意”来,既有对事件的真实还原,更有对教育的回味和反思,最后都落在让校园“有家的气息”的教育“初心”上。本书文笔老辣,叙事简洁,思考深入,是一线教师反思教育日常的极佳读物,也是教育管理者有益的镜鉴。

媒体推荐

    理性的钢铁虽然能铸造梦想的航船,但它是生硬冰冷的死物,需要有一腔热血的舵手和水手的驾驭,航船才能启程。理性由有温度的心灵掌控,濡染诗意的光泽,以绕指柔般的温润熨帖生命,梦想才能启航。教育的哲学其实就是生活的哲学,教育的外延与内涵应该延伸于整个生活,生活的诗意可以饱满教育的诗意。
    ——余春玲(厦门大学附属实验中学教师)

作者简介

    姚跃林,厦门大学附属实验中学校长,中学语文教师。1984年至2007年任教于安徽省示范高中蚌埠铁路中学,从事语文教学工作,并先后担任班主任、教研组长、教务副主任、副校长、校长等职。其间获得全国优秀教师、安徽省特级教师等称号。2007年9月到漳州招商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参与创办厦大附中。在《光明日报》《中国教育报》《中国青年报》《人民教育》《福建教育》《教师月刊》等报刊上发表文章近200篇。

目录

理想篇  让教育稍稍有点诗意
  当理想遥不可及时
  学校的使命与教育者的情怀
  用文化力量推动学校健康发展
  服务品质是学校教育的重要内涵
  审美追求:学校教育的责任
  让教育带着温度落地
  未来还做这件事
  内涵发展校本探索背景下的教师队伍建设
  在追求良好师生关系中锻造师德
  校园文化美在师生关系
  何谓人道的应试教育
  十年只做一件事
  2020年第一天
生命篇  要从平凡生活中看到“诗”
  要从平凡生活中看到“诗”
  请关注学生的现实快乐
  温暖2012
  树有故事
  森林校园中的落叶
  校园文化的经济价值
  感动:有一种孝叫顺
  我想玩滑板
  为了一场约会
  少给师生贴标签
  何必吝啬那点阳光
  奔跑的男孩
  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一致姚校长的一封信
  他毕业两年了,但仍是附中的学生
  拯救小鸟
  此时的温暖好如良药
  校长不过是搬凳子的人
  离学生近一点再近一点
  秋高气爽何不开门上课
  让文学馆成为学生梦想起航的地方
理性篇  科学的也是艺术的
  要理性看待学校“换帅”
  给班主任减负比加薪更现实
  教育信息化要以师生为本
  专业化破解不了“班主任荒”
  回望传统方能拥有更多自信
  专业精神应成为好校长的信仰
  用法治甘霖滋润爱的花朵
  “爱情课”应成为中学生的“必修课”
  人人都需要一个“成人礼”
  填报志愿请善用你的选择权
  扎根课堂方成名师
  好的家校关系就是好的教育
  校长要两耳常闻“窗外事”
  体育,学生动起来是根本
  我们不妨照照这面“镜子”
  优秀教师自身就是“优质课程”

前言

  

    序奋斗的青春也需要温柔以待
    人们常说“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我想说,生活只有做到眼前不苟且,才能有诗和远方。在有些胶着低沉的现实中如何使灵魂轻盈灵动?如何让教育时空持续生长曼妙的诗意?姚跃林(作为其妻,我从未连名带姓地称呼过他,平时随口随意地喊习惯了,写这篇序时对如何称呼他很是犯难,仅别扭于此一处,恕我后文简称“姚”)的《让教育稍稍有点诗意》,或许能予您以启发,甚至给您以答案。姚常常说,教育要有温度。并非因为夫唱妇随,我个人也坚定地认为,教育的诗意需要用心灵的温度去培育。
    用心灵的温度培育教育的诗意首要的是理想有温度。
    追求“为人的教育”,不附带任何条件地服务于学生的健康成长,始终围绕“校园如何使人更美好”的命题建设和管理学校;努力使学校保持它应有的美好模样,努力创造适合学生自我可持续发展的教育,提倡利他行为的审美化这一德育的理想境界,把审美追求作为学校教育的责任,使学生自由自觉地成长为全面发展的人;凝聚校园文化,培养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发挥校园文化的育人功能,希望学校成为社区文化和精神的高地,希望学生走出校园就成为国家的优秀公民。凡此,是姚的教育理想。
    因为这理想,姚只身来到举目无亲的漳州开发区,在厦大附中基址的寨山工地上满面风霜,一身灰土;因为这理想,他在多重价值冲突中挣扎冲闯,一面忍受心脏的隐痛,一面竭力寻求突围;因为这理想,他主张校长专业化、安静做真实的教育,年年月月过着“687”的日子,陪伴在同事和学生中间。于是,一座现代化的学校逾历十年终于建成,耸立于山海之间吟风听涛;于是,校园建筑的每一间教室、每一处楼台,都观照到人性,成长的生命在受到尊重中更加自在、丰厚和润泽;于是,身边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亲人,时常能得到暖心暖肺的关爱、帮助和支持,每天能收获无数声脆生生亮堂堂的“校长好”“老师好”的问候;于是,和谐发展成为校园主旋律,唯美的师生关系让校园阴雨天也晴朗,晴朗天阳光更灿烂;于是,“马老师”们的背影、毕业生们的留言、食堂阿姨们的微笑,等等,让理想张开了翅膀。
    因为理想的着力点是人,所以理想有了暖暖的温度;由于是用滚烫的激情去追逐、守持理想,因此理想有了灼灼的热度。暖暖的温度和灼灼的热度氤氲蒸腾,于是涵养出了美美的诗意。
    用心灵的温度培育教育诗意的关键在于对生命有温度。
    教育园地的生命固然指一个个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但并非仅限于此。香樟、南洋楹,一慢长,一速生;小叶榕、小叶榄仁,一旁逸斜出,一亭亭净植;凤凰木喜热,火焰木耐寒又耐热:它们都是高大的乔木。栀子花白,三角梅红;米兰花素碎,扶桑花艳硕;七里香馥郁,花叶鹅掌柴默默无闻:它们都是低矮的灌木。乔木、灌木是生命,野生的芒草、人工栽种的沿阶草,跑动的松鼠、飞翔的鸟雀等小草与动物也是生命。在附中校园里,所有的师生员工、两千多棵乔木,无法计数的灌木、花草和动物,都是人性观照的对象。生命因多样和不同而美丽。
    不同的生命有共同的特质:鲜活而独特,脆弱而高贵。对生命有温度,就是用挚爱对待生命,就是敬畏生命、赞美生命、呵护生命。教育即陪伴,教师即课程,人的现实快乐不可或缺。“午间加油站”“周末服务站”“周末乐园”“跳蚤市场”,“一帮一”成长导师活动、“四点半”学堂、文化月活动,对师生全时开放的图书馆、阅览室、文学馆、体育馆、游泳馆,个性化的琴房、舞蹈室、合唱室、陶艺室、书法绘画室、夜间自习室、滑板运动区,让附中成为全体师生体验现实快乐的共同的“家”。给生病的同事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替焦虑的家长找孩子谈心,让奔跑的男生换下湿衣服,为学生举办新书发布会;帮学生代购代邮、送学生到医院就诊,为老师撑伞、送伞、送金嗓子喉宝,给老师一个可爱的熊抱;师生并肩奔跑于操场、竞技于球场,一起拯救受伤的小鸟、救护落入窨井的小奶猫……对生命有温度,才朝夕陪伴,彼此走近,心灵沟通,成为各自生命的得意春风。生命因相互给予的温度而更加精彩。
    国际部草坪的芒草红了一茬又一茬,亦乐园裸露的岩石已变成相思树林;参加各种赛事的老师同学捧回了簇新的奖状、奖杯、奖牌,那个脸长痤疮、心怀怨愤的小伙子已经换了看人世的心肠和眼光,曾经穿着拖鞋到校报到、赤脚考试的小孩已然西装革履回母校开讲座……教育的故事一个又一个,每个故事都是浸透着灼热的真情善意的诗篇,如春风化雨,给生命以温馨,给灵魂以滋养,使生命茁壮、提升,进而有能力展开生活艰难曲折的褶皱,获得诗意,同时用心灵的温度传递生命的温暖和诗意。
    用心灵的温度培育教育的诗意需要让理性有温度。
    教育的理性是指教育要尊重规律,尊重教育教学和生命成长的规律。教育教学是为了生命的成长,教育教学规律不能悖逆于生命成长的规律。因此,厦大附中把“以人为本,以德育人,自立立人,和谐发展”作为核心办学理念,践行符合教育教学规律、适合学生成长、适合学校发展的教育观、教师观、学生观、课堂观、质量观、文化观、活动观、环境观等,努力处理好教育平等与差异教学的关系,强调教育教学的科学性和艺术性结合,强调和谐课堂,实施人道的应试教育,在遵循普遍价值观的前提下努力实现教育对人的起码尊重,避免机械套用和揠苗助长,避免把学校办成高考工厂或应试牢笼,避免人为地制造紧张乃至恐惧的气氛,摒弃平庸式的平凡和理性幌子下的冷漠,倡导自律前提下的自由及奋斗过程中的幸福。
    “师道”“宽柔以教”的石刻在附中校园里不太醒目,它们刻于石头,更要铭于心坎,见于行动。如何依法治校、处理家校关系,如何回望传统、投身当下,如何破解班主任荒、提升教师的幸福度,如何让学生全面发展、为学生减负等,大大小小的问题带着温度拷问理性。理性的戒尺与艺术的笙箫巧妙相融,必须用有温度的心灵去丈量、舒缓理性规范的尺寸和苛严。让每天必扫的落叶落花堆积几天,最美风景便喜上镜头和眉梢;暂停常规遵守的计划日程,去赏月吃月饼过中秋,月饼便有了家的味道;放下手头的书笔作业,去校园歌手海选舞台上一亮歌喉,然后发现自己并非上不了台面;一改惯常从容文雅的步履,飞奔去抢购校园美食周中馋嘴的美食,然后大快朵颐的愉悦多天蔓延进书本和梦床……生活不必一直紧张庄严,奋斗的青春也需要温柔以待。
    理性的钢铁虽然能铸造梦想的航船,但它是生硬冰冷的死物,需要有一腔热血的舵手和水手的驾驭,航船才能启程。理性由有温度的心灵掌控,濡染诗意的光泽,以绕指柔般的温润熨帖生命,梦想才能起航。
    教育的哲学其实就是生活的哲学,教育的外延与内涵应该延伸于整个生活,生活的诗意可以饱满教育的诗意。很难想象,一个生活毫无诗意的人会留心教育的诗意。生活的诗意同样需要用心灵的温度去培育。我们夫妻携手走过了37个春秋,从未拌过嘴红过脸,我熟悉的姚是家庭的“孝子”“暖夫”“慈父”,是一个一心追求“美好”细节的理性主义者。无论闲忙都定期跟母亲煲电话,生活拮据时邀我看书、听盒带,日子富裕时带儿子逛书店、看电影。我们最爱好俩人散步,边走边看边聊。姚有一双容易发现“美”的眼睛,喜欢笑着用镜头记录下身边的美好,再在朋友圈里炫出来。热爱生活,用赞美的目光欣赏生命,用良善的诚意感恩生命,这就是追求平凡栖居中的诗意吧。
    诗意给人以美感的意境,它包括情和境两个方面,而这两个方面都必须统摄于美。教育如莳花植树,本不乏美美的诗意。教育者能感到肩上有小到个人家庭、大到民族国家的责任,心里有对从地面到天空的生物灵长的温情,足下迈出无论在小径还是大路上都端正坚实的前行步伐,教育园地才能产生诗意。希望教育的诗意不止点点滴滴,而能蔚然弥漫。那不仅是姚《让教育稍稍有点诗意》文字背后的深愿,或许也是所有人的期盼;那不仅是个人的福祉,应该也是国家的幸事吧。祝愿教育的诗意早日能春光满园!
    余春玲
    2021年1月20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当理想遥不可及时
    当理想变得渺茫而遥不可及时,你是否能够不停下追寻的脚步?倘若仍能义无反顾,这应该算是“坚守”了。
    教师并非我儿时的理想职业,而当我迈进师范学院的大门时,我知道这辈子的职业基本注定。四年的时光一晃而过,也曾有过通过考研而改行或者做个大学教师的念头,但父亲去世带来家庭的巨大变故,我需要尽早工作来承担长子应尽的责任。毕业分配一波三折,最终进了上海铁路局蚌埠铁路中学,算是比较好的单位:城市里的一所大学校,条件较好,待遇稳定,多少有一点福利。虽处改革开放初期,百废待兴,人才奇缺,但一大批“文革”前工科毕业改行从教的老同事,基本没有弃教从工的,他们已习惯“教书”。由此,我明白了教师差不多是“从一而终”的,我决定好好教书。
    在安徽蚌埠这样一个火车“拖”来的城市里,铁路工人有着先天的优越感,铁路职工子弟自然也有这种优越感。读不读书无所谓,不行就当个铁路工人,横竖一家人都在铁路上,挺好的。因此,铁路职工子弟比较“淘”,老师付出就特别多。一上班,老教师就告诉我,别给他们好脸色,否则“镇”不住。我有自己的个性,脸色是装不出来的,很快与学生打成一片。我带他们骑车到郊县玩,带他们坐火车到合肥、南京玩。厨艺虽不佳,有时还做饭给他们吃。快乐倒是快乐,但成绩一般,我觉得有些压力。因为所有的时间都投放在教学和班主任工作上,自己看书学习的时间很少,仔细掂量,觉得一辈子这样下去似有不甘。工作一年后,我准备考研。然而并非想考就可以考,在我已认真准备了一段时间后得知,单位不可能同意我考研。一番斗争后,我横下一条心:这辈子就当老师了!
    接连带了三届初中后我跟班上了高中。那届学生,无论会考、高考,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加之此前的两届中考成绩亦不俗,我的教学成绩和班主任工作能力得到认可。我先后获得市“优秀班主任”、上海铁路局“十佳青年教师”、上海铁路局“优秀青年知识分子”等称号。1996年8月,连续做了12年班主任后我直接升任业务副校长。两年后我担任校长,那一年我35岁。后来又获得“全国优秀教师”、省“特级教师”称号。20余年里,我一直站在三尺讲台上演绎着自己的粉笔人生。作为一个教师,我似乎应当满足,从所谓的工作业绩和一批学业初成的学生那里可以找到自我安慰。但作为一个“教育人”,内心的焦灼感有盛于初入杏坛:为什么条件越好,学生读书和老师教书的幸福度越低?这是当代教育人的集体悲哀。
    我一直认为,在教育大环境不可能发生彻底改变的时候,减轻学生课业负担,让学生拥有快乐的学习生活,根本靠老师;提高教育服务品质进而提高教育质量,为学生提供全面发展的机会和个性化发展的平台,关键在学校。学习不可能没有压力,读书不可能没有考试,升学不可能没有竞争,学校不可能拒绝排名。因此,从本质上说,今天教育出现的问题永远无法杜绝。但是,如果一所学校能时常“仰望星空”,教师就能够从事“真教育”,稍稍降低对“术”的要求而更注重“品格”的砥砺;如果一个老师能时常“仰望星空”,他就会尊重学生的选择,体会学生的感受,关注学生的身心健康,激发学生全面发展。因此,师资队伍建设和学校文化重构是实现我的教育理想的突破口。师德高尚,业务精湛,好老师之谓也。德高能化人,业精无重负,所以教师是至关重要的。学校文化建设的核心是人,是师生,且首先是学生。学校当有促进学生全面可持续发展的文化保障和文化自觉,置身于这样的文化氛围,学生就能够快乐学习,健康成长。课堂沉闷师之过,校园压抑文化之错、校长之过。建设一所具有文化竞争力的学校、让教育稍稍有点诗意是我的理想。
    认准了目标,我就开始了跋涉,我坚信这样的跋涉是有价值的。但在一个局促的校园里,一所“老大”的学校,学生走读,行色匆匆,教师心态浮躁,专业发展遭遇“瓶颈”,跋涉注定是艰难的。倘若能苟同现时价值观和教育观,做一个随波逐流的人,我应当终日陶醉在“幸福”中。然而,我不是一个“安分”的人。
    从零开始或许更易于实现自己的理想。2007年9月,我从原单位校长任上辞职,参与筹建厦门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后文简称“厦大附中”或“附中”)。在体制未明了的情况下,我几近“下海”。是什么值得我冒这样大的风险?其实就是一个字:“新”。校园新,依山面海,建设标准高;教师新,可以按自己的意愿组建一支队伍;学生新,可以按自己的教育理想来培养。看着规划图,我突然感觉到“理想”离我近了许多。其实,当时厦大附中除了有一张不知道是哪位“秀才”在《人民日报》和《中国教育报》上自说白话画的“饼”以外,其他什么都是未知数。
    一路走来非常不易。坦率地说,至今,漳州招商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后文简称“开发区”)并不具备建设一所中学的条件,更不要说建设一所一流学校,更何况是三年以前!香港科技大学创校校长吴家玮在回答“香港政府给予了香港科技大学怎样的支持”时说:“香港政府最大的支持就是‘说干就干’的决心。基础的支持是经费。”当时的厦大附中最缺少的就是“说干就干”的决心,核心层常常犹豫不决,总是走一步干一步再说一步。不少人认为,所谓“一流学校”的目标是缥缈的,所以,写在纸上的是“一流”,干起活来有个差不多就行。虽然困难重重,但我以为在开发区要“真想”办一所好学校是完全可能的,所以,我很快调整工作策略:全力往前推,不到黄河不死心。我也相信那句话:如果你真想做一件事,全世界都会来帮你。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