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读者原创版)

  • 定价: ¥38
  • ISBN:978780770300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孔学堂书局
  • 页数:214页
  • 作者:编者:读者原创版...
  • 立即节省:
  • 2021-10-01 第1版
  • 2021-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如果说人间有什么东西值得特别珍爱,无疑就是时光不能改变的东西,就是人心沉淀下来的东西。情感如此,文字亦如此。这套《读者·原创版》十年典藏精选美文系列(全四册),汇集了《读者·原创版》杂志2005—2014年精华篇章,每一篇都是经过时间淬炼,得到读者认可与喜爱的暖心佳作,纯美动人,生花妙笔,只为向热爱文字的你,献上一场文化盛宴。全套书,在进行细致的划分后,分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只为与你相遇》《生活,别来无恙》《写一封无法送抵的信》四卷,以便将十年精华文章以其发表时的原貌,全方位展现给忠实的读者。
     翻开这本《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属于这个时代的文艺气息扑面而来,以文字和阅读守护现世人生与诗性家园。

内容提要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在人生的旅途中,每个人都与孤独为伴,少不了被伤害,而阅读就像一座随身携带的避难所,是我们对抗孤独,治愈自己的最好方式。是的,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阅读,让我们不再独单,不再悲伤。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读者·原创版》十年典藏精选美文系列中的文艺卷,本卷所选编的内容,既包含当代美文杰作,也包含了对现当代文学、文艺大师的深刻解读;有对时代电影的品评,也有对古典雅趣、诗意情怀的致敬。

媒体推荐

    这样的人己成遥远的绝响,唯有他温情的理想主义.从明天开始做一个幸福的人的美好期许。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的亲切祝福.还在顽强地提醒我们:有一种可能,叫幸福:有一种品质.叫单纯:有一种文字,叫诗。
    ——格桑亚西

作者简介

    读者原创版编辑部,最初是《读者》杂志里的一个原创专栏,后于2004年独立成刊。创刊于2004年9月,作为读者出版集团刊群中的第一新军,是国内领先的综合性原创青年杂志。创刊以来,已发行数千万册,受到了众多读者的厚爱和欢迎。文章以社会、话题、情感、人物、心理、资讯为主线,集粹原创首发内容,与《读者》和时代精髓一脉相承,又散发着自己的独特气质。

目录

辑一
辑一  当电影与旅人狭路相逢
  感动与自我感动——关于《立春》
  绢恋:男人在爱的旅途中
  卫生间里的婚姻课
  美丽有罪
  绝世舞步
  成长如蜕
  漂泊啊,漂泊
  1900,他从未上岸
  水上的乡愁—台湾电影里的漂泊与归宿郝频
  南京睁开眼,南京不哭诉
  当童真的眼睛与人间苦难相遇——十部最值得看的儿童视角电影曾颖
  当电影与旅人狭路相逢
  爱无尽,梦飞翔
  动漫不是思想的敌人
辑二  循着海明威的足迹
  循着海明威的足迹
  诺贝尔文学大师众生相
  茶花女柳
  总有一天
  寻访简·爱
  消失的情人
  张爱玲的三朵玫瑰
  菲茨杰拉德的梦幻爵士曲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诗人骆一禾
  风流宛在梁羽生
  喜欢现在这个年纪——专访王海鸰
  七堇年:看清世界去爱它赵款款
辑三  邂逅自己
  邂逅自己
  你为什么唱歌
  三杯上马去
  小半生
  陌上花似锦
  耽于美丽
  时间之河
  “中国风”歌词游戏十六法方文山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在普救寺中怀念《西厢记》和古老的爱情
  一两银子的红楼梦
  江湖中的知识分子

前言

  

    前言
    《读者》大约可以代表我们人生的一个阶段,一段大部分人共同拥有的成长记忆。这段记忆里有青春的面孔和经典的文字,和着书墨的味道,不断带给我们启发和惊喜,就像人生时常会带给我们的那样。
    《读者》也代表着岁月的流淌,更代表着无情岁月里的人情温暖。在这里等待你的,是打动心灵的经典美文,是曾经或即将带给我们无穷勇气与力量的励志故事。你所想要的、你所缺失的、你所迷茫的,在这里,都可以寻觅到答案。
    《读者》还代表着一种品质,从杂志到图书,编辑们一遍遍从每年发表的文章中推敲、筛选,选择好的内容,再配上精美的彩插,汇编成书奉献给读者。
    《读者·原创版》作为读者出版集团刊群中的一支新军,与《读者》的时代精髓一脉相承,又散发着自己的独特气质,是国内领先的综合性原创青年杂志。其拥有一支实力雄厚的作者队伍,这些优秀的作者用其独到的笔触为读者提供好的阅读体验。自2004年9月创刊,《读者·原创版》一直坚持以文字记录时代与现实生活,用故事温暖亿万读者,得到了众多读者的厚爱和欢迎。文章以社会、情感、人物、心理、资讯为主线,集粹原创首发内容,各种思想在这里碰撞、融合,丰富而多元的内容集结,使《读者·原创版》在各类人文杂志中历久弥新,独具吸引力。
    如果说人间有什么东西值得特别珍爱,无疑就是时光不能改变的东西,就是人心沉淀下来的东西。情感如此,文字亦如此。这套《读者·原创版》十年典藏精选美文系列(全四册),汇集了《读者·原创版》杂志2005—2014年精华篇章,每一篇都是经过时间淬炼,得到读者认可与喜爱的暖心佳作,纯美动人,生花妙笔,只为向热爱文字的你,献上一场文化盛宴。全套书,在进行细致的划分后,分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只为与你相遇》《生活,别来无恙》《写一封无法送抵的信》四卷,以便将十年精华文章以其发表时的原貌,全方位展现给忠实的读者。
    其中,《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读者·原创版》十年典藏精选美文系列中的文艺卷,本卷所选编的内容,既包含当代美文杰作,也包含了对现当代文学、文艺大师的深刻解读;有对时代电影的品评,也有对古典雅趣、诗意情怀的致敬,翻开这本书,属于这个时代的文艺气息扑面而来,以文字和阅读守护现世人生与诗性家园。
    《只为与你相遇》是《读者·原创版》十年典藏精选美文系列中的情感卷,所选篇目涵盖青涩初恋、情感变奏、爱的箴言、婚恋人生、亲情乡情等内容,以真情至爱、至真至性的笔触,讲述感人至深的爱的故事,讴歌人间的真善美。
    《生活,别来无恙》是《读者·原创版》十年典藏精选美文系列中的励志卷,由极具感染力的心灵美文精选汇编而成,汇集了生活中鲜活的点滴,展现了世人追求未来的希望和勇气。真实质朴的文字,讲述了一个个感人至深、发人深省的故事。让你在书中找到一份慰藉和希望,获得更多的力量和智慧。
    《写一封无法送抵的信》是《读者·原创版》十年典藏精选美文系列中的心灵卷,荟萃有关人生感悟的精品散文,从舒缓压力、提升自信、拓宽思路、培养创造力等多个方面探讨培养内心能量的途径,是一本为读者用心打造的暖心读本。
    我们期望借此打造出一套有思想的深度读物,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套书,不单是《读者·原创版》这十年来所有文字中结实柔软的那部分的汇总,更是一个个鲜活生命的冲突、较量与和解,一段段平凡人生的疼痛、眼泪和微光。
    感谢你们,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打开这套书,这样和我们相遇。
    我们相信,书中总会有一个故事、一些人、一次邂逅,一段旅途,让你从别人身上看到了自己,无论是恋情的青涩、亲情的温暖,还是成功的喜悦、失败的痛苦,关于你的精彩时刻、青春时光,《读者·原创版》伴你共见证。
    《读者·原创版》编辑部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20年前,也是春天,诗人海子走向山海关,在火车道上,结束了自己属于诗歌的年轻生命。他留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芬芳诗句,至今温暖着我们的心。他希望“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他想要“从明天开始,做一个幸福的人”。他真诚地努力过,后他选择放弃。有人说,他的离去标志着那个纯真年代的终结。有人说,他死于孤独、抑郁、江郎才尽。20年了,那时北京,多少往事青春。整整20年了,当年的诗人老的老,疯的疯,下海上岸,富裕或者清贫,只有海子永远不老,只有诗歌永远年轻。
    整整20年过去,安徽怀宁查湾村乡下的弟弟们偶尔翻开哥哥的诗集,依然困惑于“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的诗句,他们想不通“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实际意义。他们迷惑:大米蔬菜,那时并不金贵,至于房子,时间一到,公家分配,在不在海边,春天秋天,又有什么关系。大学毕业,留居北京,工作体面,够让人羡慕了,总之,一切的一切似乎和死亡都扯不上关系。
    但是海子还是走了。1989年3月的一天,他悄无声息地去了山海关,口袋里只有单程车票,没有酒钱。他找了一处无人的铁道,躺好,松口气,微笑着等待火车,就像等待 一首好的诗歌。他仰望阴霾的天空,眼角有温情的泪水。
    那是北方的早春,萧索、寒冷,小酒馆门口挂着厚厚的棉帘,眼镜片结满朦胧的雾气,丁香和玉兰全都光秃秃的。
    那是纯真年代激情消退的日子,理想主义坚守的阵地伤亡惨重,物质主义的进攻势如破竹,炮火连天,空气颤抖,天空燃烧,援兵杳无音信,而诗歌已经弹尽粮绝。海子对1989年的小酒馆老板说:“我给大家朗诵我的诗,你们能不能给我酒喝?”老板的回答生硬却带有诗意:“我可以给你酒喝,但你别在这儿朗诵。”酒客哄笑,诗人悻悻走开,再也没有回来。海子在那个迷惘的年份选择山海关,选择卧轨,选择死亡,悲壮惨烈的一幕和《太阳》中的意境几乎一样:“正是黄昏时分,无头英雄手指落日,手指日落和天空,眼含尘土和热血,扶着马头倒下。”
    性格纯真的海子,有一些被动,一些腼腆,还有安徽乡下人特有的忠厚。他没有选择主动凌厉的方式,譬如刀片、枪口、毒药、绳索,他只是低调地侧身一躺,仿佛铁轨就是筒子楼里简陋的单人床。
    海子是1983年夏天毕业分配到大学哲学教研室的,他拥有一张旧办公桌,显眼的地方写有白色文字和编码,藤椅破旧,腿用铁丝捆扎,用过不止一代人。矮身量红脸膛的海子老师在三尺讲台上讲授哲学,辩证、唯物、存在、意识,他的心却在藏北的旷野飞翔。课堂上男生睡觉,女生偷偷抹口红,陈旧或者簇新的大楼外面,沙尘漫天,呼啸着北方悲伤的风。
    我的意识里,不断回放这样的对话:“难道你们不需要一个诗人?”海子困惑地问。“我们只需要哲学老师。”一个声音坚定地回答。我确信在20世纪80年代的中后期,这样的问答不止一次。我喜欢他的短诗《日记》,那些深情又伤感的句子:
    P125-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