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风骨峥嵘(阮章竞研究资料汇编)/中国现代文学馆钩沉丛书

  • 定价: ¥92
  • ISBN:9787515107950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西苑
  • 页数:483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风骨峥嵘:阮章竞研究资料汇编》作为“中国现代文学馆钩沉丛书”系列之一,是阮章竞先生研究资料汇编,收录了关于阮章竞的“回忆录”“谈艺录”“纪念文章”“作品阐释”文章,呈现了阮章竞个人成长、革命经历、艺术创作、为人交友等。

内容提要

  

    阮章竞(1914—2000),诗人、画家、剧作家。曾用名洪荒、啸秋。广东中山人。中共党员。主要作品有大型歌剧《赤叶河》,长篇叙事诗《圈套》《漳河水》,长篇童话诗《金色的海螺》等。阮老生活在一个翻天覆地的大时代,革命将他从一个油漆店学徒变成了出色的诗人、剧作家和文艺界的领导。他扎根于人民生活的丰厚土壤中,以“说真话”的艺术信念创作了大量的为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优秀作品。他的成长经历和文学创作实践,他的革命理想和艺术探索,都有很多值得我们去挖掘、研究和铭记的东西。
    阮章竞先生对中国文坛的贡献使得他成为中华红色文脉研究中的重要一员,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扎实推进“四史”宣传教育,全面交流百年来党领导下的中国红色文艺研究最新成果,在中国现代文学馆的主持下,张立群教授广泛搜集阮章竞的作品、著述和相关研究成果,编成《风骨峥嵘:阮章竞研究资料汇编》一书。本书分为上下两编,上编“个人文集”是阮章竞个人的回忆录和谈艺录,下编“研究文集”是他人的纪念文章和对阮章竞作品的研究阐释。本书通过传记、书信、访谈录、回忆录、文艺评论、作品研究等各类文献形式,相对完整地呈现了阮章竞个人成长、革命经历、艺术创作、为人交友等方面,具有纪念价值、研究价值和史料价值。

目录

上编  个人文集
  回忆录
    缅怀舒舍予先生/阮章竞
    忆星海先生/阮章竞
    少年读书忆语/阮章竞
    我的写作道路/阮章竞
    忆李季/阮章竞
    他永远活跃在人间——痛忆康濯同志/阮章竞
    在民族解放战争中成长——创作生活的回顾/阮章竞
    中国解放区诗歌回顾——中国解放区文学书系诗歌编序/阮章竞
    风雨太行山——太行山剧团团史/阮章竞
    太行山的文化事业/阮章竞
  谈艺录
    我怎样学习写作/阮章竞
    漫忆咿呀学语时——谈谈我怎样学习民歌写《漳河水》/阮章竞
    我与祖国共命运——答米兰《人与书》编者问/阮章竞
    走向诗歌的漫长旅程——阮章竞谈话录/刘增杰整理
    阮章竞与友人论诗的信/阮章竞
    当前戏剧界的几个问题/啸秋
    群众文艺创作上的几个问题/阮章竞
    谈文艺创作中的几种倾向/阮章竞
    群众对诗人的要求是什么——1958年8月3日在《诗刊》编辑部座谈会上的发言/阮章竞
    读《白杨颂》/阮章竞
    与青年朋友讨论儿童文学/阮章竞
    致青年作者/阮章竞
下编  研究文集
  纪念文章
    阮章竞评传/刘增杰王文金
    父亲和他的刻石/阮援朝
    无尽怀念——父亲阮章竞十年祭/阮援朝
    珠江游子太行魂/阮援朝
    《阮章竞太行山笔记手稿四种》影印本编者阮援朝在国图的发言/阮援朝
    《晚号集》序言和后记/阮援朝
    苍凉的“晚号”/阮援朝
    魂归太行——悼念老诗人阮章竞/彭龄
    人去精神传——悼念阮章竞同志/梵杨
    永远的阮章竞——在纪念《漳河水》发表六十周年座谈会暨《阮章竞绘画
    篆刻选》首发式上的致辞/陈建功
    在阮章竞百年诞辰纪念座谈会上的讲话/铁凝
    漳河水,水流长——纪念阮章竞百年诞辰/杜学文
    “阮郎风骨剧峥嵘”——访诗人阮章竞/高洁
    阮章竞同志谈戏剧/李乡浏
  作品阐释
    读《漳河水》/闻山
    解放了的漳河永欢笑——谈谈《漳河水》/谢冕
    漫话《漳河水》/黄仲文
    谈《漳河水》的人物塑造/王东华
    阮章竞《漳河水》的独创性/刘烃
    诗苑双璧各有千秋——《王贵与李香香》和《漳河水》艺术成就比析/周希沼
    《王贵与李香香》和《漳河水》的比较/石锋
    阮章竞与赵树理——纪念阮章竞诞辰一百周年/成葆德
    抗战史诗的青春书写——浅析阮章竞小说创作及其当下意义/赖洪波
    论阮章竞文学创作对战争记忆和民间叙事的坚守/曹亚明阮援朝
    战争的回声——阮章竞的怀人诗作及抗战书写/阮援朝
    谈阮章竞的叙事诗/丁力
    艰难的探索——论阮章竞的叙事诗/刘守华
    精益求精不断前进——阮章竞解放前诗歌创作的艺术成就/李昌陟
    重读《四月的哈瓦那》/彭龄章谊
    不忘过去是为了未来——读阮章竞的《夏雨秋风录》/尹一之
    嘹亮晚号诗心不老——评阮章竞的《晚号集》/伍夫楹
    论阮章竞的戏剧创作/杨一中
    童真与诗心的空间:阮章竞的童话诗探微/黄雪敏
    精神家园的守望者——阮章竞童话诗歌人物“原型”探微/徐亮红
    感应时代脉动激扬民族精神——论阮章竞文学创作的思想特质与价值取向/艾斐
    阮章竞笔下的民国中山社会——以《故乡岁月》为中心/胡波
    谈阮章竞诗歌的民族特色/甄淑堂
    阮章竞诗歌的民族化探索及悖论/陈培浩
    阮章竞的主流创作与个性抒写/阮波
    阮章竞诗述太行山/齐荣晋
    阮章竞新诗导读/甘小盼
    阮章竞的艺术道路/孙绍振
    阮章竞的非凡艺术成就/屠岸
    记潮汕第一个大型潮州方言歌剧《赤叶河》
    当今诗人应向阮章竞学习什么?
附录
  附录一  评点阮章竞《漳河水》(未完稿)/顾随
  附录二  相关文献辑存
后记

前言

  

    国人自古重“史”。而新史料的发现。对于历史研究的推进是不言而喻的。即便是湮没于历史烟尘中的一鳞半爪,也会使史家乃至读者如获至宝。在文学历史的阐述、文学理论的论证以及文学批评活动中,新史料的发现当然也每每相伴而生,同样为新的立论和新的阐发提供坚实的基础。更有学养深厚、学风笃实的学人,常常会把搜集所得的资料整理编撰,既是为自己的研究课题服务,亦可供他人参考。这些资料,我们并不陌生,在林林总总的校点本、辑佚本、笺注本、年谱、诗文系年、书目、索引里都可窥其面貌。比如,鲁迅先生为了撰写《中国小说史略》,也曾搜集了大量的小说史料,又将这些史料整理成《古小说钧沉》《小说旧闻钞》等。这部自周至隋的三十六种散佚小说,毫无疑问成为研究唐代以前小说的重要参考书,也为普通读者带来了极大的阅读兴趣。这正是“钩沉”的价值。梁启超所谓的“过去人类思想行事所留之痕迹”,为我们了解前人所思所想,乃至理解“人类社会史可能性的一切”和历史进程提供了依据。这些“痕迹”的再发现,无疑多多益善。
    作为集文学资料中心、文学展览中心、文学交流中心、文学研究中心等功能于一身的中国现代文学馆,在收集、保管、整理、研究中国现当代作家的著作、手稿、译著、书信、日记、录音、录像、照片、文物
    等文学档案资料的过程中,在和广大的研究者、作家及其家属、后人接触的过程中,不断接触到曾被历史遮蔽、湮没、忽略的有关人物及有关史料,因此,编辑、出版“钩沉丛书”,是水到渠成之事,也是现代文学馆工作的题中应有之义。这套丛书,旨在把我馆认为值得引起注意的、涉及现当代文学的史料予以发掘,把某些有助于文学研究的带有资料性的著述予以出版。举凡作家的年谱、回忆录、传记、散佚作品等均在丛书出版范围内。这一工作,有赖于著述者的劳动,也有赖于广大作家及其家属、后人的支持,这是需要向著述者和支持者致以诚挚谢意的。
    然而,我以为不能不指出的是,“钩沉”是有价值的。但“钩沉”出来的,却未必件件都有价值。
    因此,其一,这套丛书所含所有书籍的出版,唯以我馆认识到的参考价值为取含,是否真有“价值”,有待研究家和读者的考量与开掘。其二,“钩沉”。绝不是为了“爆料”,为了“翻案”,为了“听唱翻新杨柳枝”。这在世道浇漓、学风蒙尘的当下,是不能不有言在先的。也就是说,若有人欲借本丛书中涉及的一些史料断章取义、哗众取宠,谋取商业利润,概由炒作者自负其责。这套丛书所涉及的资料和史实,并未经过本馆的考证与甄别;所涉及的观点,只代表编撰者本人的价值立场与学术见解,与文学馆的立场、见解无涉。
    如果诸公能够从这套丛书中获取一些资料,经过甄别辨析,成一家之言,作为丛书出版的组织者,便欣欣堪以慰之。
    是为序。
    2010年5月7日

后记

  

    经历近一年的整理与编排,《风骨峥嵘:阮章竞研究资料汇编》已基本竣工。值此出版之际,我想就本书成书经过说几点体会,并以此表达对本书付出辛劳的师友表示感谢。
    《风骨峥嵘:阮章竞研究资料汇编》作为“中国现代文学馆钩沉丛书”系列之一,是我协助中国现代文学馆撰写专著《阮章竞研究》过程中“意外的收获”:这本书是我计划撰写《阮章竞研究》时给自己加的一个项目,而其目的就是在已有“评传”“年谱”和“研究”的基础上,将“阮章竞研究”做得更为完整、充分。本来按照最初的计划,《阮章经研究》是作为“中国现代文学馆钩沉丛书”之一出版,但由于《风骨峥嵘:阮章竞研究资料汇编》更具有史料意义,所以,在最后确定时,《风骨峥嵘:阮章竞研究资料汇编》被列入“钩沉丛书”,这一点是需要着重指出的,而其给我留下最深刻的体验就是学术研究同样有“邂逅”与“偶然”之说。
    《风骨峥嵘:阮章竞研究资料汇编》初稿电脑统计共55万字,收录了关于阮章竞的“回忆与自述”“文论钩沉”“亲友回忆”和他人撰写的评论共计110余篇。在定稿过程中,为了回避一些问题,许多有价值的文章只能以存目的形式留存、供研究者查找,这是需要指出的,同时也是令人感到遗憾的。此外,由于很多文章都发表于上个世纪,因此在一些涉及写作时间的文字上都做了一些处理,这种作法如果按照严格意义上的史料整理,自是有一些不妥,但换一种角度思考,也自有其合理之处。好在每篇文章都有出处,有兴趣于此的研究者可借助现有的十分优越的文献查找手段,两相对照,注明援引出处,似乎也未辜负“研究资料汇编”之名。 《风骨峥嵘:阮章竞研究资料汇编》得以顺利的出版,首先应当感谢中国现代文学馆梁飞老师、李洱老师等对本书的支持。感谢阮章竞之女阮援朝对本书提供了许多宝贵的资料和意见。感谢西苑出版社社长赵晖、本书责任编辑樊颖老师为此书付出的努力。在编辑过程中,樊颖老师对本书的结构进行了精心的设计,对其中的篇目进行了严格的筛选并对许多文字进行了处理,正是他们的无私精神和严肃认真的工作态度,才使这本书诞生。此外,我还应当对我的博士研究生何方丽、博士后汤振致以诚挚的谢意,他们为本书的资料查找、文字转换花费了大量时间与精力。 《风骨峥嵘:阮章竞研究资料汇编》出版得到山东大学杰青学者学科建设经费资助,而从溯源上说,也可以说受到我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2018年一般项目《新诗史料学建设研究》(编号18Bzwl68)的资助,这一点也是需要提及的。 是为后记,感谢每一位阅读此书的读者! 张立群 2021年8月12日于沈阳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不久,我也随上海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到太湖周围活动了三个月,国民党地方当局使用了各种手段逼我们离开。12月中我到了南京,决定到武汉找星海先生,请他设法把我送到延安去。
    我是在南京东(中)华门火光冲天的时候在浦口渡江的。日本飞机在江面上空低飞扫射争离南岸的难民船,许多难民被打中,掉进急流。我想尽各种办法从浦口转到郑州,终于到了汉口。但打听不出星海先生的住处。我想到在书店最容易碰到熟人。果然见到乌析零,同去田冲家,终于找到了星海先生。
    星海先生看见我时非常高兴,说打听好多人,都不知道我到了哪里。我记不得他带我去的剧院叫什么了。这天晚上,先生和我在剧院后台,一直谈到深夜。他希望我到武汉大学开展歌咏工作。我告诉先生,我不想在国民党统治地区工作,请他帮助我到前方八路军去。他毫不犹豫地立即表示赞成,说我的决心很好,说他将来也要去。没有被褥,他拿了好几幅幕布叠起来给我当被子。我俩就躺在后台地板上过了一宵。
    过了几天,先生告诉我,读书生活出版社有人要到太行山前方八路军去,要找一个会教唱歌会画画的人。先生推荐我去。我当然高兴了。
    在武汉,我亲眼看见苏联援助中国的飞机第一次凌空迎战,击落多架日寇飞机后,我看见先生高兴得像个小孩子。他告诉我苏联飞机性能如何好,飞行员如何英勇,说得有声有色。先生和我,在那家戏院的后台,像享受了一次丰富的会餐似的,当然只能是精神会餐。
    在那几天里,先生和张曙、盛家伦、刘雪庵、夏之秋等音乐家筹备中华歌咏协会。先生说用这个名词能团结更多的音乐家。我参加了这个筹备会的成立。多谢田冲同志为我保存了一张极为珍贵的筹备会成立合影照片。
    我上太行山前夕,先生见我穿得单薄,就脱下他的呢大衣让我穿上。我问先生穿什么,先生说他还有一件棉大衣,非让我穿上不可。第二天,先生起得很早,坚持送我上火车。到了江岸站,先生拉我到街边早点小摊儿,坐在一条矮长凳上,一边吃锅贴,一边跟我说了很多话。桂涛声三人来了,先生拉着我对桂涛声说:“桂先生,洪荒(我当时的化名)是我的好朋友和学生,我现在拜托你,你一定要帮我把他带到八路军去!”汽笛响,车轮动了,在车门口,先生握着我的手说:“我们将在延安见面!”车开了,先生还在扬着手,直到我看不见他。他,多像长兄送弟弟上征途啊!我脸上挂满感激和依依难舍的泪花。我怎能想到这一别,我此生再未见到先生了!
    在太行山上,我还不断收到先生的新作。名作《在太行山上》,像晨光旭日,照耀着太行山,温暖着每个战斗中的军民的心,引起的共鸣,像群山回声,长期在烽火中回荡着。事实上到现在仍然在回荡着。再一部就是同光未然同志合作的《黄河大合唱》,这部震撼历史的中华民族战斗颂歌,它传到太行时,人们不是倾倒陶醉,而是战马腾飞,搴旗破阵,变为了强大的战斗力量。这部长盛不衰的《黄河大合唱》,直到今天,我还从未听过一部如此震撼人心的声唱音乐。只有为祖国的自由而战斗的战斗者,才能懂得它的价值。艺术除了有使人享受美的作用之外,还有一个更伟大的东西,就是使人真正认识自己!如果说哲理名言,可以随心所欲地解释,但艺术的感染力,是不需理论家去多做解释的。
    抗战进入最艰苦的时候,日寇疯狂地推行“三光”政策,敌后根据地受到的破坏和人力财力损失,是无法计算和难以形容的。人民需要自力更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坚持抗战。把日本鬼子打出中国去,既需要战斗颂,也需要欢乐颂。在人民真正需要的时候,先生的《生产大合唱》传到前方了。在硝烟弥漫的炮声中,唱起“二月里来好春光”,多豪情,多浪漫!
    我从在战争中教唱冼星海先生的创作过程中,深刻认识到一个音乐家之所以受到人民的尊敬和怀念,绝不是靠上帝的恩宠,更不是随风向的变化,而一定是与时代、与人民的心声同步。聂耳、冼星海就是这样的伟大的人民音乐家。
    在抗战中期,很久得不到先生的作品。在与外界隔绝一年多的整风学习之后,才听说先生去了苏联。我还是盼着“在延安见面”,或者在先生所赞美的新中国来临时的这一天见面。
    1942年5月“大扫荡”中我负了伤,党组织曾经要我到延安去。但我那个时候说,两年就打败日本帝国主义了,我不想离开太行山。宣传部部长彭涛同志问我,为什么大家都想去你不去啊?我说我去了,就看不见我们太行山怎么样把曰本人赶下山去,所以我不去。彭涛同志哈哈大笑地说,你这个人真怪呀,好好好,大家都想去就你不想去,好。我说我想去,但是胜利就不能亲眼看见了。延安等打完仗再去。星海先生送我上太行山,我从未忘怀他对我的关怀教诲。主要是我对抗日战争充满了恋战思想,想打走了日本鬼子才下太行山去见先生。我总想在胜利的时候见到先生,我要向先生汇报他送我到华北去的征途的作用,向他汇报我在太行山如何参加战斗锻炼成长。
    谁料在抗日胜利的时候,听到的却是星海先生已在莫斯科病逝!听到这个噩耗,我是多么的难受啊!这样,不论在延安还是在新中国,都永远不能见面了!
    我很早就想把我跟星海先生的这段认识过程写一写。此时此刻我特别想到的是先生教我指挥,唱救亡歌曲的时候,要我把合唱队拥抱在两手之问的怀抱里。我感到先生就是这样,把整个听众、我们的人民、我们的民族拥抱在怀里,代表他们,把他们的心声和愿望,变为音乐还给人民。所以他的歌曲有那么大的魅力,能够把亿万群众拥抱在他这个指挥的手里头,拥抱到怀里头。
    我是在中华民族最紧急的、最危险的时候,认识先生的。他对我的关怀和教诲,海枯石烂,我永远不会忘怀!
    1985年10月30日P01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