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判尘不到(原名判官)

  • 定价: ¥54.8
  • ISBN:978757260487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412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随书附赠松云山概念珠光明信片X4、作者手写主角名字藏书票X2、夏樵日记折页X1、Q版异形书签X1。
    随书8P彩插,知名画师温捌、墙头绘制绝美插画。
    《判·尘不到》首发晋江文学城,网络原名《判官》,为畅销书作家木苏里完结作品。目前总积分超260亿,超74万收藏,完结近一年人气屹立不倒,完结评分9.8分!
    作者木苏里有213万微博粉丝,号召力强,读者购买力强!其作品《一级律师》《某某》《全球高考》累计销量超三百万册,实打实的畅销书作家!其判官超话粉丝47.1万,超1.8亿阅读。
    小美好官博有关此书的相关微博一经发布,读者反响超高,官博也将长期重点宣传此书。

内容提要

  

    曾经有人告诉过闻时,他们这一行是一门苦差,要见很多苦事。
    后来,闻时也见过无数人的舍不得、放不下、怨憎会、爱别离。
    临到自己身上,他才知道原来不忍别离这么疼……
    而他以为始终站在红尘之外的尘不到,其实在背后目送过他许多回。
    最后一次,是尘不到身限囹圄,也不忘哄骗他离开。
    尘不到说:“闻时,别回头,我看着你走。”
    此后,再无回音……
    好在天不许归期,人却终归会重逢。
    闻时最终还是等到了尘不到回家。
    那人倚在门边,对他说:“我来讨茶。”

作者简介

    木苏里,晋江文学城人气作家,作品内容天马行空,笔力成熟动人。喜爱幻想类作品,信奉文字是有温度的东西,致力于为读者带来充满阳光的作品。已签约出版《全球高考》、《某某》、《一级律师》等作品。

目录

第一章 百家坟(下)
第二章 无名冢
第三章 烟火人间
番外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手机虽然是新买的,但是闻时学起来很快,除了打电话、发消息,最先学会的就是用地图。
    他坐在后座,在APP里输了三个地点看了一下,发现谢问办事的桃花涧刚巧夹在小李庄和板浦之间。
    他以为老毛会顺理成章地在桃花涧停一下,结果车子速度放缓的时候,他抬头一看,看到了板浦的路牌。
    “咦?老毛叔,你是不是走过了啊?”夏樵问。
    很显然,盯着地图的不止闻时一个,只是闻时没吭声,而小樵是一个笨蛋。
    老毛嗓子里仿佛卡了鸡毛,清了好几下才含糊地说:“没有啊,哪里走过了?这不是刚进板浦吗?”
    小樵一脸纳闷地说:“桃花涧呢?谢老板不是要去办事吗?”
    办什么事,也就忽悠忽悠傻瓜。老毛在心里说。
    然后谢问朝他瞥了一眼。
    很不巧,作为一个与檀师联系非常深的橦,他就算在心里说说,也很有可能被谢问听到。于是老毛正襟危坐,忽然对前方路况有了十二分的兴趣,神情特别专注。
    车里一时间没人说话,夏樵再次感觉到氛围的微妙。他忽然有点后悔问那个问题了,尽管他不知道为什么。
    谢问借着后视镜扫过他,跟闻时隔着镜面对视了片刻,这才开口打破安静,道:“先来这边也一样,我不急。”
    细想一下,这话实在很扯,因为闻时也不急在这一时。他只是好奇沈家那些人的笼里为什么会有他灵本的碎片,所以来看看。
    其实就算不看,他也有些预感……
    “哦哦哦。”夏樵得到了回答,根本不想深究,结果注意力被另一件事吸引走了。
    “老毛叔……”夏樵倾身扒着驾驶座,颤颤巍巍地叫了一声。
    “干什么?”老毛看路依然看得很专注,反正就是不看老板。
    “你开车不调后视镜的吗?”夏樵指着那面能照见谢问眼睛的镜子,说,“后视镜对着副驾驶座,真的没问题吗?”
    “噢,我忘了。”老毛仿佛刚想起来,伸手去拨了一下后视镜。
    夏樵:“……”
    老毛是很淡定,但夏樵的魂丢了一半。
    他趴在座椅后,感觉这一车人能活到现在真的是一个奇迹。但他很快又发现,除了他以外,这辆车里好像根本没人害怕。
    他们当然不会害怕,金翅大鹏控制车,别说不用后视镜了,甚至可以解放手脚。要是控制一辆车都能出事,老毛大概就不活了。
    可惜,整车人只有夏樵不知道。
    于是他在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因为过度紧张晕车了,下车时腿都是软的。
    闻时扶了他一把,谢问也建议道:“你还走得动吗?要不就在车里待着吧?”
    夏樵连忙摇手,心想再待下去,真要吐了。
    唯有老毛同理心不如人,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会晕车的檀。”
    夏樵一脸虚弱地问闻时:“真的没有吗?”
    闻时迟疑了一下,夏樵就喃喃道:“好的,哥,你不用找借口了,我知道了。”
    闻时:“……”
    他的表情带着一丝郁闷和迷茫,谢问看笑了,然后颇有兴致地给小樵解释了一下:“常人出现你这样的反应,一般有两种原因,一是真的晕车,二是因为某些原因,灵本忽然不太稳。”
    “真晕车确实没有。”谢问说完又补了一句,“你应该也不是。”
    “那我是第二种,灵本不稳?”夏樵心想,这还不如会晕车呢,起码命在。
    谢问又开了口:“人灵本不稳会难受、容易生病,但是橦如果灵本不稳,表现出来就是忽生忽死。”
    所谓灵本不稳,就是灵本在躯壳内动荡,契合得不太好,太轻飘了,一会儿出来,一会儿进去。
    楦在灵本离体的瞬间,更接近于木偶,在灵本回到体内时又更接近于人。
    夏樵更迷茫了,他好像哪种都不是。
    闻时不太放心,索性闭了眼凝神看向夏樵,终于找到了原因——夏樵的灵本现在确实是不稳的状态,但并非因为灵本在躯壳内外摇摆,而是灵本的内部不稳。
    毕竟沈桥曾经给夏樵度过灵,这就相当于夏樵身体里有两种灵本——沈桥强度的,以及原来的。偶尔夏樵状态不好,灵本确实会相互冲突,不太稳当。
    出现这种情况,其实反应不会很大,但小樵可能太娇弱,所以才表现得如此明显。
    闻时简单地给夏樵解释了一下,夏樵终于放了心,连带着晕眩、恶心的症状也稍稍缓解了一些,就是心里更愧疚了,蔫头耷脑的,觉得自己是废物。
    李先生给过一个旧址,他们根据地形估量了一下,找到了如今大致的位置。
    但正如李先生自己所见,沧海桑田,时过境迁,这一带早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沈家那栋回字形的洋房早已没了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座中学。
    时值下课,学校里人声不断,校门外的小吃店也人声鼎沸,街道上骑着小电驴的人来来往往,十分热闹,半点也看不出来一个世纪前这里存在过什么人,发生过什么事。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毕竟沈家洋楼被大火烧过,能留下的东西实在有限。不过既然三米店那个密室里有沈家旧物,就说明现在还能找到沈家存在的痕迹。
    好在附近的人热情爱聊,杂七杂八的传闻也听得不少。闻时见夏樵一直蔫蔫的,便推了他去当探子。
    在迅速获得信任方面,夏樵可能有天赋。没多久,小探子就带回了消息:“他们说沈家虽然没了,但当年挺风光的,有座祖坟山,还雇了专门看坟的人。”
    闻时问:“看坟的?”
    夏樵点头道:“对,据说看坟的人还住那座山附近呢,好像开了一家土菜馆还是什么。”
    开店的和开店的仿佛在一个圈子里,他们很快要到了土菜馆的名字,顺着地图找到了地方。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