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人生如逆旅幸好还有苏轼

  • 定价: ¥59.8
  • ISBN:978757260492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229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一纸苏轼,给不安的你八个锦囊,告诉你苏轼是如何炼成的。
    国风画家符殊紧扣内容,精心绘制38幅画作,全面打造绝美苏轼形象,颜值高。
    2013年度“金话筒奖”得主朱卫东倾情献声,演播同名音频作品随书附赠,听觉享受。

内容提要

  

    苦了,不顺了,想想老朋友苏轼。
    面对逆境时,我们都该唤醒自己心中的那个苏轼。
    这是一本关于古代大文豪苏轼的随笔集,从故乡、亲情、赏花、友情、谈吃、家风、品茶、生死这八个侧面,展现这位古人流芳百世的诗意魅力和思想力量,给人以精神的提振和人生的启迪。

目录

第一章  故乡:此心安处——苏轼的他乡和“吾乡”
第二章  亲情:我有一个哥哥叫苏轼
第三章  “花”和爱情:宋人苏轼的“花序”
第四章  交友:人人都想成为张怀民
第五章  吃货:吃法决定活法
第六章  家风:守护苏轼的童年
第七章  吃茶:一碗清水煎红尘
第八章  生死有命:苏轼的有涯和无涯

前言

  

    苏轼,以及我们热爱的那个世界
    1079年,四川眉山人苏轼在开封的大牢里被监禁一百余天后,幸免一死,被贬往湖北黄州,这座城市现在名叫黄冈。
    2020年年初,湖北忽然成为许多人挂念的地方。对一些人来说,它是他乡,对另一些人来说,它却是“此心安处”的故乡。
    故乡是地理意义上的,是孕育了“人之为人”的那些东西的地方。
    故乡有时光明,有时黑暗。身处黑暗时,文化的故乡会反哺我们,给我们温暖、力量、爱、仁慈、诗意……我们以此去重建我们的家园,弥合受伤的心灵。
    湖北,也属于苏轼。
    彼时的他穷困潦倒,精神高度紧张,他生怕自己的性命随时会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夺走。在这举目无亲的荆楚之地,眼看青春逝去,他悲哀地写道:
    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
    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
    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
    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
    然而,擅长逆境求生的苏轼并没有绝望。黄州,反而成为他一生中创作力旺盛、生命质量的一个时期。
    我们今天看到的前后《赤壁赋》《记承天寺夜游》等精彩绝伦的文章,都出自这个时期。“东坡居士”的别号,也来自他作为一个农民在黄州东坡开荒种地的求生体验。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仍然爱它。”
    苏轼就是如此。他总有一种力量,超越于逆境和悲哀之上,把他乡变成故乡。近五年的生活,黄州早已成为他生命里的另一重“故乡”。
    而苏轼,也是我们文化故乡的一部分。正如学者朱刚所说:“每一个中国人,若认真省视自己的精神世界,必会发现有不少甚为根本的东西是直接或间接来自苏轼的,称他为中国人‘灵魂的工程师’绝不过分。”
    这便是写作《人生如逆旅,幸好还有苏轼》这本书的缘起。通过八个篇章,从故乡、亲情、赏花、友情、谈吃、家风、品茶、生死这八个侧面,体会这位古人流芳百世的诗意魅力和思想力量。
    苏轼一辈子漂泊,离故乡越来越远。纵观他一生的轨迹,他从四川眉山小城里出来,来到当时的北宋都城开封,开始了官宦生涯。紧接着在杭州、密州、徐州、湖州、黄州、惠州、儋州等地辗转,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他对他乡生活不适应,但他更有把他乡化为故乡的强大能量。因此,第一章为大家带来“故乡:此心安处——苏轼的他乡和‘吾乡’”。
    如今,尤其在危难关头,我们也常耳闻目睹许多家人互相支持、感人肺腑的事情——事实上,人伦之美一直是中华文化的精髓。苏轼和弟弟苏辙,也是如此。他们患难与共,一起走过艰苦的岁月。今人在读到苏轼和弟弟互寄的诗文时,也常常被打动。因此,第二章主要探讨“亲情”,看看身为哥哥的苏轼,有着怎样温厚的一面。
    在故乡与亲情之外,还有爱情。爱与花,也常常联系在一起。宋代人爱花,甚至掀起全民簪花的时尚风潮,苏轼也不例外。不过,他对各种花的喜爱程度是不一样的,他在心中给不同的花排上了顺序。所以,第三章用来介绍宋人苏轼的“花序”,表现他的爱情观和美学思想。
    既然有了亲情和爱情,当然也少不了友情。若论交友,苏轼一定不输任何人。他因大爱收获了许多朋友,许多“敌人”也与他化敌为友。在今天这个时代,人之所以孤独,往往是因为没有爱,或者缺乏给予爱的能力。而苏轼,给予的爱多,得到的爱和尊敬也很多。在第四章中,我们都来做苏轼的朋友,成为承天寺夜游里的张怀民。
    一个人的魅力,还体现在他的“烟火气”上。苏轼作为吃货,绝对当仁不让。今天的时代,食物越多,人们越不知道吃什么,越没有饮食的乐趣。为什么苏轼能吃得那么津津有味,那么让人眼馋心痒呢?事实上,善吃需要一种敏锐的感受力。在第五章,主要来说一说吃货苏轼的那些事。
    苏轼的童年也值得一谈。谁在守护苏轼的童年?苏轼是天才,还是由家庭教育、后天努力所造就的?在今天,还会不会诞生第二个苏轼?
    苏轼从小受母亲教导,不伤害小动物。他还写过:“为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在苏轼成百上千的传世诗词之中,这句诗毫不起眼,却展示出苏轼的慈悲力量。第六章来聊一聊苏轼的家风。
    宋代人的生活,尤其是文人雅士的,喝茶必定是绕不开的话题。宋词中,茶的主题也频频出现。我们都记得苏轼的那句词:“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苏轼是宋代著名文人,聊到苏轼,怎么能不谈一谈“茶”呢?第七章,就让我们走入风雅,用一碗清水煎红尘。
    当然,一切生命都逃不开生死。死亡,是每个人都无法回避的终极问题。如何面对它,就成了几千年来许多古圣先贤永恒的话题。孔门弟子子夏说,死生有命;老子说,生生之厚;庄子鼓盆而歌;孟子舍生取义。而苏轼,也怕死。他曾经渴望成仙,也迷过养生之道、长寿之法。但他在人生浮沉里,最终摒弃了成仙的渴望,选择拥抱无常和有限。最后一章用以展现苏轼的生死观。
    苏轼是一个真人,一个善良的人,一个爱美的人,是真善美的结合。我们在赏花、享用美食和吃茶间,探讨苏轼作为生活家的美学观;又在故乡、交友、家风里感受他的人伦观。作为人,他是凡尘仙;作为仙,他又是天上人。正是苏轼在各方面优异的表现,使得他能够跨越近千年的时空,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为今天的我们继续提供反思的源泉和无穷的意义,丰富和充盈我们的生命。
    在艰难的年代,诗人何为?让我们和苏轼一起,回到中国人的“文化之乡”。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故乡之于我们,是亲人,是方言,是食物,是街巷,是山川河流,是寒来暑往;是熟悉感、安全感、归属感和认同感;是少年离家时道过的再见,是人生迟暮时落叶归根的大地。
    古人安土重迁,父母在,不远游。每逢临别时,执手相看泪眼。“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对如今的我们来说,四海为家早已不稀奇。许多人从十八岁离开故乡读书开始,工作、恋爱、成家,在别的城市安家落户。我们对他乡的了解甚至远远超过故乡。
    那么在当下,当辗转不定成为人生常态,故乡之于我们,又是什么呢?我们又该如何面对他乡与故乡的关系呢?
    别急,先来听一个故事。
    1086年,苏轼与好友王巩久别重逢。王巩曾被贬谪到广西宾州待了好几年,处境艰苦。被贬时,他的一个叫柔奴的歌姬也毅然随行。如今北归,老朋友相见分外高兴,柔奴为他们表演歌舞助兴。
    苏轼问柔奴:“岭南的日子,应该过得不好吧?”
    柔奴回答:“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说出这么有智慧且充满力量的话,这打动了苏轼。他填了一首词送给柔奴,也就是我们非常熟悉的《定风波·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教分付点酥娘。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苏轼说的“此心安处”,也就是我们所热爱的那个世界。苏轼漂泊一辈子,他情感的故乡既在他的出生地,又超越了出生地,他走到了没有任何边界的更广阔的地方。
    苏轼一生都热爱故乡四川眉山,这是生养他的膏腴之地。到凤翔为官时,他看到当地山色少绿,尘土飞扬,非常怀念故乡的山水。他还喜欢海棠。在宋朝,四川盛产海棠。被贬湖北黄州时,苏轼曾在定惠院之东意外发现了一株盛开的海棠,于是这位大诗人感动得流下泪水,想抚摸它,又不敢触碰,因他把这株他乡海棠看作故乡的亲人,怕花朵像雪花一样飘落。
    对故乡的爱,也融合在苏轼对家族、父母和妻子的爱里。苏轼的第一任妻子王弗是眉州人,十六岁嫁给他,去世时年仅二十七岁。苏轼把她的灵柩运回眉山,葬在自己父母的身边。十年后,在密州任职时,他梦见妻子,梦见眉山温馨的家,于是写下了动人心魄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么真挚的感情,不因时空和死亡而被阻隔。送王弗灵柩回去以后,苏轼再也没有回到故乡去,一直到六十六岁生命完结。他再也没有机会走在故乡碧绿的蜀江边,踏上眉山的石板路,回到熟悉的家园,敲开童年的大门。
    苏轼面临两难:他一方面想自由地思考,自由地生活;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参加科举从政。他离开故乡,经历宦海的沉浮,这几乎是每一个有理想的士大夫唯一的选择。苏轼对自己的期待很大,“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他的确才华横溢,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要实现梦想太难了。苏轼天性率直,易真情流露,以这样的性格在一个虚伪的官僚社会里是很难生存的,这也注定了他后来的悲剧。
    有时候被贬,有时候是工作调动,苏轼频繁迁徙,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开封、凤翔、杭州、密州、徐州、湖州、黄州、登州、颍州、扬州、定州、惠州、儋州、常州……每个地方多则几年,少则几月,苏轼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
    但奇妙的是,苏轼一生漂泊,却能随遇而安。他像一颗生命力顽强的种子,在任何地方都能扎下根来,伸展开自己的枝叶,开出美丽的花朵,结出丰硕的果实。
    初到杭州上任,苏轼就觉得似乎前生来过。在杭州,他找到像故乡一样熟悉的东西。他在《和张子野见寄三绝句·过旧游》一诗中写:
    前生我已到杭州,到处长如到旧游。
    更欲洞霄为隐吏,一庵闲地且相留。
    在杭州,苏轼也发现了比故乡更好的东西,他在《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首(其五)》中写道:
    未成小隐聊中隐,可得长闲胜暂闲。
    我本无家更安往,故乡无此好湖山。
    P2-8